曝姚剛案重大細節 秘書與北大李友關係「極深厚」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5年11月18日訊】(新唐人記者何雅婷綜合報導)大陸證監會副主席姚剛被查,令金融界引起不小的震動,同時中國的網民、股民們也一片沸騰,姚剛這只不小的「老虎」背後究竟隱藏了多少黑幕?追查下去會否牽扯出更大的老虎?外界挖地三尺地去尋找有價值的蛛絲馬跡。日前,有陸媒披露,姚剛前下屬李量和前秘書劉書帆案都與北大方正的CEO李友關係密切,且有巨額利益關聯。這個被外界忽略的細節,恰恰可能是姚剛案的關鍵所在。

劉書帆、李量或是姚剛案的關鍵?

11月13日,中共中紀委網站宣布,證監會副主席姚剛涉嫌違紀,正在接受調查。姚剛在任時曾手握髮行審批大權多年,被業內戲稱為「發審皇帝」,因而外界首先關注的是他在IPO或再融資方面可能存在腐敗問題。有陸媒引述消息人士爆料稱,姚剛被調查,或因為擬上市企業IPO提供便利,存在不當利益輸送關係。但亦有消息稱,姚剛前秘書劉書帆或是案情關鍵。

陸媒《第一財經日報》日前報導稱,姚剛前下屬李量案、特別是前秘書劉書帆案,都與方正案有交集。這個易被忽視的細節,可能是姚剛案的「解鎖之鑰」。

據公開的資訊,劉書帆曾擔任姚剛的上一任秘書。從2014年4月證監會內部輪崗後,劉某開始擔任發行部三處處長,該處主要負責創業板企業發行的法律審核工作。

今年8月25日,劉書帆和原證監會處罰委主任歐陽健生,因涉嫌內幕交易、偽造公文印章,被公安機關要求協助調查。8月30日,當局宣布對劉書帆「採取刑事強制措施」。

隨後,喉舌媒體披露稱,劉書帆在接受調查時供述,2014年下半年,他利用職務便利,幫助某上市公司定向增發事項順利通過證監部門發審會,並幫助該公司股票價格維持穩定並增長。為此,該上市公司負責人吳某向其行賄數百萬元。

同時,劉書帆利用該公司定向增發的消息,向朋友李某借款1000萬元人民幣,通過親友的股票賬戶購買該公司股票,總共獲利300餘萬元,劉書帆分得其中100餘萬元。之後,劉書帆還多次向吳某打聽得知更多內幕消息,持續買入股票,非法獲利數百萬元。

針對上述信息,大陸《第一財經日報》日前報導稱,經其多方求證,上文所說的李某很可能正是方正集團前高管李友。有知情人透露:李某肯以千萬巨款借給非親非故的劉書帆,表明他們二人之間「一定是有極其深厚的關係」。

此前,有陸媒報導稱,姚剛及其家屬曾牽涉到北大方正高管腐敗被查案以及令計劃案件,二者同屬山西籍龐大的神秘權力組織「西山會」會員。

據披露,北大方正CEO李友等人多年來向令計劃家族等輸送不法利益和賄款,又借錢給時任中國證監會副主席姚剛的兒子姚亮,用於購買方正證券3000萬股股票;他們還通過其控制的成都華鼎公司,借錢給時為中國證監會投資者保護局局長的李量,用於購買北大醫藥2000萬股股票。而姚亮和李量皆因此獲得巨額收益。

資料顯示,姚剛在證監會任職期間,從2002年至2015年年初,分管發行部、創業板部多年。這期間,劉書帆實際參與發行工作,是姚剛直接下屬;而李量則一直在創業板發行工作中分管法律及財務處室。

北大方正集團CEO李友和該公司的董事長魏新、總裁余麗,在今年年初已同時被相關部門要求「協助調查」。姚剛的前下屬和前秘書又雙雙與方正案有深度交集,因此,有分析指姚剛這次被查,或與方正案甚至令計劃案有關聯。

葉檀:北京當局要對證監會剜瘡去毒 需從制度上著手

英國《金融時報》中文網專欄作家、知名財經評論家葉檀,日前就姚剛被查發文表示,證監會的一系列人事變動,已經牽涉到舊秩序的整肅,與新秩序的建立。上述諸位被查被抓,乃北京當局在「清洗原證券創口部位以便手術,毒素已深,必須剜瘡去毒」。

文章分析,多數證監會落馬的官員與發行尤其是創業板發行有關。而創業板之所以惹人關注,是因為「創業板除了硬性財務指標外,可以在創新的名義下進行多種操作,怎麼解讀都不錯」。

此前,不止一家媒體提及李量與姚剛等人,與令氏家族的基金有關,投資的上市公司總是能夠上市,並取得高額回報。在創業板井噴的年代,令完成控制的私募基金匯金立方是最大的受益者之一。

文章寫道:「上市可以一言萬金,審批也可以一條萬金,通過市場資金挪騰,巨額財富被攫取洗白。資金市場的財富轉移能力是難以想像的,恐怕以百萬元為單位都是不入眼的小數字。」

葉檀認為,出現上述現象,歸根結底還是制度問題。她建議習近平當局,如果要對股票市場進行的制度性改革,應考慮從審核制改為註冊制,從根本上縮小權力與制度尋租空間。最好的辦法是讓市場化的主體為自己的選擇負責。比如要讓券商為所保薦、輔導的公司負責,就要讓這些市場主體拿出「真金白銀」,進行財富抵押。

同時,在財產權邊界不清的市場,考慮到一切造假、一切操縱都是為了增加個人財富的現狀,處罰的矛頭不能對準邊界不清的公司,最好是處罰受益的實際控制人,因為「當他們因為財富而不得不背起責任的枷鎖時,責任與義務才找到了對象。」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