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0頭目要請一本《洪吟三》你說這天能不變嗎!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5年11月19日訊】評論家石濤說,共產黨滅亡也是今天的中國人唯一的生路。這一切都在過程當中,但反映出來的是這個國家和這個政體,從上至下的糜爛。只能變天。所以不要老想著黨不會死。今天的黨正在死著呢!

其實老百姓自己人人都心知肚明,搞黨史研究的都不相信共產黨的那一套,自己都說「別人我不管,反正我不信,只是為了那份工作才在那幹的。」為的是生存、人吃飯維持生命而已。警察自己都說::「哪有一種信仰迫害另一種信仰的?中國得和世界接軌,得多黨制,不能一黨獨裁!」。全球退黨中心顯示:今天退黨大潮氣勢磅礴,單日三退人數再度逼近十萬,退出中共黨、團、隊總人數:219,530,905人。

目前全球十九萬法輪功學員和家屬正在控告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罪行。一位店主最近推出了一套「油炸江澤民」的產品。受到普通民眾的喜愛,老百姓對這個小丑的厭惡和痛恨可見一斑,這真是民心的真實反映。下面的事情就是發生在大家生活的周圍,看看就知道明白了,你說這個天能不變嗎!

「610」頭目要請一本《洪吟三》

據明慧網報導,〔重慶來稿〕我地區有個610的警察頭目,在江澤民發起的這場對法輪功的迫害中,在名利的誘惑下,他充當了急先鋒,參與迫害了數以百計的法輪功學員,罪孽深重。

他既是實施江澤民邪惡迫害政策的行惡者、害人者,也是最大的受害者:他的身體出現進行性的消瘦。法輪功學員給他講真相,他看了一些真相資料。他知道他之所以得怪病是他迫害法輪功遭到的報應。

如今法輪功學員訴江大潮興起,他不敢再隨意抄家搞迫害了。一天他帶人到一位法輪功學員的家,他叫幾個隨從在屋外等著,自己進屋去了。他進屋就問法輪功學員說:能不能給我請一本《洪吟三》?

普通民眾「油炸江澤民」

〔大陸來稿〕近期,在西安北郊某地,有一家賣臭豆腐的小店生意興隆。原來這位店主最近推出了一套「油炸江澤民」的產品。從而吸引了大批顧客上門。「油炸江澤民」受到普通民眾的喜愛,老百姓對這個小丑的厭惡和痛恨可見一斑,這也是民心的一種真實反映吧。

「黨史」研究員的回答把大家逗笑了

〔大陸來稿〕去駕校考試那天,幾個人在一起聊天。話題談論起當前的社會狀況,說起共產邪黨的種種惡行。

一個三十歲左右的女士說她在政府部門工作,是搞黨史研究的。有人馬上問她:「現在還有誰相信共產黨那一套?」她的回答把大家都逗樂了:「別人我不管,反正我不信,只是為了那份工作才在那幹的。」

一個政府裏面專門研究「黨史」的人都不相信共產黨的那一套,就更甭說普通老百姓了。

「把江澤民這個壞蛋辦了就妥了!」

〔河北來稿〕一天講真相遇見一位男士,我和同修給他講真相勸三退,他聽完後說,我不是黨員,就是個少先隊而已。我們說那就把少先隊退了吧,抹掉向邪黨發的誓毒,在大劫難來時保命保平安,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用「某某」這個名字退了吧?他說行。

我們又告訴他:現在有十九萬法輪功學員用真名真姓控告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元凶江澤民,把控告狀寄到高檢高法了。他一聽高興的說,「太好了!」說著兩隻手像擰麻花似的使勁擰,然後兩隻手攥著拳頭往兩頭使勁一掰,說,「就這樣,把江澤民這個壞蛋辦了就妥了,一切都解決了。」說完滿意的走了。

「我們單位的同事都想買鞭炮準備著呢!」

〔河北來稿〕一天吃晚飯時兒子跟我說:「媽,我也想買鞭炮準備著。」

我問:「買鞭炮幹啥,過年還早呢。」
他說:「我們政府機關、單位同事都想買呢,說等法辦江澤民時好慶賀慶賀!」

兒子還說,「我們機關的人從來不用江澤民的名字,一說『大蛤蟆』都知道是江澤民。」

看守所警察如是說

〔大陸來稿〕一天,我陪一位法輪功學員的女兒去看守所看望同修。

我們剛進看守所,還沒來的及說話,一警察就說:這裏關的都是犯人,不許探視。我對他說:「我知道看守所應該是專關打、砸、搶的壞人……」我的話剛一出口,他一下子來了個一百八十度轉彎,說:「哪有一種信仰迫害另一種信仰的?中國得和世界接軌,得多黨制,不能一黨獨裁!」

於是我們給他講了法輪大法真相,他不但自己退了入過的團、隊,也把妻子入過的團、隊退了。他說他妻子很聽他的話,一定會說服妻子退。

「連黨都退啦!」

〔大陸來稿〕一天,我在街上給人講真相,一抬頭看見一人正要跳公園的牆,我衝他說:「念『法輪大法好』安全!」他衝我點頭,我說:「把你入過的團、隊退了吧!」他邊走邊回頭衝我喊:「連黨都退啦!」

一次,我和一位男士講真相,並告訴他全球法輪功學員正在控告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罪行。他同意退出入過的少先隊,並說:「江澤民不是個好東西!」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