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胡燿邦的人性勝過黨性 被中共害死是必然的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5年11月22日訊】胡燿邦百年誕辰紀念這件事情在海內外引起很大的反響。對於他的推崇,很多人說是因爲他人性的一面。法廣的報導認爲,「習近平高調紀念胡燿邦百年冥誕可以提升因腐敗而破壞的共產黨道德的顔值。」我認爲這句話有毛病。

如果習近平知道反腐會揭露出共產黨的腐敗,而道德受損的話,他就不應該反腐。一手反腐,一手藉助紀念胡燿邦樹立共產黨道德的話,那就是自己抽自己嘴巴,自己玩自己、自己整自己。

所以,我跟大家講,在看待今天事情的時候,你不要站在政治的角度去看。當你站在政治的角度去探討他的人性的時候,你得不到任何結果,因爲今天我們面臨的是人性、靈魂和理念的衝突和重新再認識。

揭露腐敗是習近平和王岐山上臺以來一直在做的,他們本可以不把腐敗公佈出來。他們可以跟著一起腐敗,賺錢。這樣,他們也可以同樣滅掉向他們說不的人。他們爲什麽不這樣做呢?他們爲什麽非要把胡燿邦和趙紫陽死後上來的很多官員就像割韭菜似的給斬殺掉呢?然後再把死去的人拿出來往臉上貼金?根本就犯不上。

法廣的另一篇報導說,習近平在評價胡燿邦時,集中在他的道德和操守上。有人說,習近平這樣的說法,相當於給胡燿邦平反。我跟大家講過,共產黨根本就沒資格平反。一個專殺尚有良知和人性的人的政黨,一個高級動物的政黨,你能讓它平反嗎?

當年胡燿邦給百萬人平反,以中共組織部長的身份,同時他又是一個尚存人性的人。一個尚存人性的個體解放了上百萬的人,包括習近平和父親習仲勛,包括劉少奇的兒子劉源和鄧小平的家庭。然後鄧小平以黨性吃死胡燿邦,並主持開槍殺害了學生,然後讓一隻動物(蛤蟆)江澤民上臺,中華民族遭此大難。

中國成爲了一個沒有人性的社會,因爲有人性的人在這個社會里必定吃虧,社會吃掉人性。我問每一位朋友,你相信自己的人性嗎?你相信自己人性的力量嗎?很多朋友會說,我相信自己的人性,但是現實生活中,我的人性無法阻礙我做惡事。因爲當你進入到社會的時候,你的人性與道德即刻面臨危險,被社會所逼,社會的現實就是這樣。你如果表現出人性的一面,你會受氣,會被欺負。所以這個社會的現實就是扼殺每一個人的人性的。當每一個人在現實生活中已經沒有能力去維護自己人性、去維護自己做人的基本尊嚴的時候,這不就是一個魔鬼的社會嗎?

其實共產黨自己都說自己是特殊材料製成的,不是人的材料。它們是猴變的,否定神的,否定人的靈魂的。人的道德是與人性相關的,共產黨根本就沒有資格談道德,因爲它們是不講道德的動物,是專門反道德的。

胡燿邦完全是黨內的異類,他保持人性,在1987年遭到鄧小平和薄一波強烈攻擊的時候,唯一站出來保他的是習仲勛。習仲勛當時和薄熙來的爹薄一波發生很大衝突。虎父無犬子,薄一波是一個兩面三刀的人,他的兒子薄熙來文革的時候,把他爹打折了兩根肋骨。等到江澤民上臺,薄熙來又求他爹,向江澤民求權。真是一個「無毒不丈夫」。而恰恰是這個薄熙來與習近平命運所致,不得不針鋒相對,有著一種無法掙脫的惡緣。

當2012年王立軍出事時,美國副總統拜登告訴當時在美國訪問的習近平,薄熙來和周永康聯手要在2014年做死他。讓習近平知道真相:江澤民曾慶紅把習近平當成傻瓜,替薄熙來佔個位子,待薄熙來進入政治局常委成為政法委書記時,反吃掉習近平。所以習近平家族和薄熙來家族是天生的冤家。這個扣是解不開了,命該如此。一個尚存人性,一個充滿黨性,也算是天生的一對兒。今天是人的人性與佛性和另一面魔性和魔鬼之間的對壘。每一個人都是如此。

在我看來,習近平高調紀念胡燿邦,裡面有個人的恩怨,與人的理解相關。習近平沒說給他平反,只是頌揚人性的本身,反過來說,如果2012年,江澤民黨的體系很完善,而習近平還沒有藉助反腐幹掉江澤民人馬的時候,今天習近平的行為就是反革命,習馬會就是叛黨。

紐約時報報導說,習近平在紀念胡燿邦的時候沒有提及自由化和下臺的問題。在我看來是不能碰,自由化和下臺是政治問題,今天談的是人性的問題。我認爲,如果提及自由化,那就是認可共產黨可以繼續延續下去,但只談胡燿邦個人人品、人性和道德理念的時候,談到的是一個活生生的人。而這活生生的人在正常的社會中,是至高無上的,被解釋成人權,被解釋成生命的珍貴。在正常的社會和法律中,人都是至高無上的。

當你站在政治角度上去看,你就被共產黨洗腦了,你就會被它整死。因爲,當你站在政治的角度上看,你會認爲共產黨是萬歲的,永遠存在的。你就等於承認了,沒有共產黨,中國就會亂。所有人們認可胡燿邦的人性但卻被黨性給吃死了。有人問我,你不是相信命嗎?這是不是命?這是命。這個命就是讓所有人認清魔鬼的品質,重新喚醒人性與靈魂的價值。我認爲,政治就是一個障眼法,專門障住那些利益之人和自私之徒的眼。人性尚存的人會懂得從這現實的衝撞中,重新認識自己生命的價值。

我一直跟大家說,時間是個神,人的情感也是神,在控制著人,隨著時間的過程,今天是真正恢復人性的過程。對很多人來講,也是一個要經歷痛苦的過程,因爲要從高級動物蛻變成人,首先要經歷的是思想痛苦的轉變。

我偶然看到了一篇文章,講的是美國巴頓將軍的輪回轉世,巴頓將軍是二次世界大戰時期的傳奇式人物,有人把他稱爲戰神。在二次世界大戰末期的時候,他帶領美國第三軍團只用了280多天,橫掃整個歐洲大陸,殲滅了德軍百萬多人,奪回了無數的城鎮和村莊。巴頓將軍戰績顯赫,二戰結束後回到美國西部的家鄉,萬人空巷,人們都出來歡迎他歸來。他傳奇式的戰績也為人們所傳頌。

有一次,他帶兵把德國人圍困住了,但天氣非常惡劣,在這種情況下,德軍很可能出現反包圍。面對困境,巴頓將軍竟然印了20幾萬份的禱告詞,發給全軍將士,向神祈禱,祈求天氣轉好,這份禱告詞是請神父寫的,結果真的出現了兩天的好天氣,他得以大獲全勝。他的祈禱起到了關鍵作用。


巴頓將軍認為他曾經歷過古代戰爭。這是古代將領漢尼拔(Hannibal)雕塑。(www.manlihood.com)

人信不信神,其實就是人信不信自己的靈魂。當不相信神的時候,其實就是在侮辱著過去時間裡自己靈魂的輪回轉世,特別是中國人。中國人靈魂如果高貴的話,無神論的說法,其實就是在侮辱著自己生命過程。

所有和黨靠近的,想藉助黨獲得自己利益的人,不得不相信自己是猴子變的,那麽也就不是人了,中國古時就有附體一說。但今天,我們能看到這一點,能夠對此進行思考的時候,相生相剋的理,那麽不就是魔鬼之路已經走到盡頭了嗎?天滅中共,退黨、退團、退隊,從每一個人人性角度上說,難道你不應該做嗎?這個叫政治嗎?政治其實狗屁都不是。

就像巴頓將軍自己都知道自己轉世了兩千多年。他在危難當中祈求神明。今天在中國社會的官當中,有多少人敢這麽做?有多少人有這樣的認知?在中國社會,誰要這麽做,那就是神經病。一定是沒吃藥。今天的人在扼殺人性又不覺醒的時候,吃藥都沒用了。現在是時候重新認知生命了。

當我們認識到這一點的時候,就是恢復人性的時候,而不是政治層面上的輸與贏和手段。但是共產黨一定會用共產黨的組織方式和建架結構以及黨的紀律乾死共產黨。所以黨死的時候,你會看到也是黨的紀律最嚴密的時候,作爲一個人來講,為動物去陪葬那就是生命最大的悲哀了。

責任編輯:嚴楓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