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比ISIS更恐怖的「紅色恐怖」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前不久發生的巴黎事件和殘忍殺害中國挪威人質的暴行,再次引發了全世界對恐怖組織ISIS的關注和譴責。

恐怖主義其實並不是今天才出現的,遠的不說,在近現代歷史上,極權國家的恐怖主義就比ISIS的恐怖主義要早的多,也恐怖的多。

說到極權國家的恐怖主義,人們立馬就會想到納粹、日本軍國主義等等,其實發生在共產黨國家的「紅色恐怖」比之有過之無不及。

蘇共是「紅色恐怖」當仁不讓的首創者。

1918年9月,以列寧和彼得格勒契卡頭子烏裡茨基被刺為藉口,布爾什維克(蘇共的前身)公開聲稱要製造一場針對資產階級反革命的「紅色恐怖」,這可以說是人類歷史上第一次以國家機器全面強力推行的有組織的恐怖活動。9月2日布爾什維克中央向全黨發出通電:「不許再軟弱!不許再有感情上的顧慮!所有的社會革命黨人必須立即逮捕起來。並從資產階級和白軍軍官中獵取大量的人質;只需有輕微的反對活動或有反抗的企圖,或白軍的擁護者中有什麼最小的活動,便須進行大規模的槍決。……契卡和軍事部門應特別努力搜索並逮捕一切改名換姓的人,並不拘何種形式地槍決每一個同白衛分子活動有勾結的人。」布爾什維克的報紙《紅色公報》叫囂說:「我們將把自己的心化為鋼,讓它在自由戰士的苦難和血液的烈火中得到錘煉。我們將讓我們的心變得殘忍、堅硬與不可感動,使得憐憫無法進入我們的心臟,使得它們在見到敵人的血海時絕不發抖。我們將打開那血海的閘門,絕不憐憫,絕不饒恕,我們將成百成千地殺死敵人。讓他們在自己的血裡淹死。為了列寧以及烏裡茨基、季諾維也夫和弗洛達爾斯基的鮮血,讓資產階級的鮮血流成洪水——更多的鮮血,盡可能多的鮮血。」當年9月中旬,布爾什維克領導人季諾維也夫宣佈要消滅一千萬人:「在蘇維埃一億人口中,我們將與九千萬一道前進,對其餘那些人,我們沒有什麼好說的,他們必須被消滅。」

根據《契卡週報》和其他官方文獻列出的集體槍決名單,紅色恐怖發動後的頭兩個月內便有一萬到一萬五千人被處決。1919年2月至6月間,在哈爾科夫一地即有2千到3千次處決,同年12月,該城被布爾什維克再次佔領後,又有1千到2千次處決。在頓河畔羅斯托夫,1920年1月的處決次數為1,000。在奧德薩,1919年5月至8月為2,200,在1920年2月至次年2月為1,500-3,000。在基輔,1919年2月至8月間至少為3,000。在克拉斯諾達爾,1920年8月至次年2月至少為3,000。在庫班省的小城阿爾馬維爾,1920年8-10月間即有2,000-3,000次處決……。而這些只是部份名單。五山城的契卡組織了「紅色恐怖日」,一天內便處決了300人。

中共統治下的「紅色恐怖」也不亞于前蘇聯。以文革為例,1966年8月18日,毛澤東登上天安門城樓檢閱紅衛兵,向全世界昭告「偉大的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開張。當毛得知為他戴上紅袖章的女紅衛兵叫宋彬彬時,特意囑咐她說:「要武嘛。」在「偉大領袖」的號召下,一股充滿殺氣的紅色恐怖浪潮迅速席捲了北京,並從北京擴散到全國各地。當年的北京,大街小巷每天都在上演各種打死人的慘劇劇。據《北京日報》,1980年12月20日披露的數字,從1966年8月下旬到9月5日止,被打死的北京人多達1,762人。

比之於「老大哥」蘇共和中共,「小弟弟」赤棉(即柬埔寨共產黨)更是青出於藍勝於藍。為了「一舉建成共產主義」,赤棉不但大肆屠殺本國人民,而且經常進行內部清洗,1978年最集中的一次就屠殺了近十萬名自己人。據歷史學家研究,在其當權的短短三年多時間裡,柬埔寨至少有100萬人非正常死亡,佔全國總人口的七分之一左右。

可見,與當年的紅色恐怖相比,今天ISIS的恐怖暴行只能說是小巫見大巫了——當然,任何恐怖主義,不管是共產黨的「紅色恐怖」還是ISIS的抑或別的什麼恐怖主義,都是人類的公敵,都應該受到譴責和制止!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