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平:江澤民已成瓮中之鱉 習近平或在下一盤更大的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不覺之間,已經臨近2015年歲末。回首2013年以來,中華大地,變局初起,反腐滅蠅,改革建制,大戲連連,時而高潮迭起,時而亂象紛呈,令人眼花繚亂,看似撲朔迷離。面對這出正在上演的紛繁大戲,面對這盤正在博弈的複雜棋局,對於中國的當下時局和未來大勢,我們可以給出怎樣的觀察和判斷?從中,有人看到了權力鬥爭,有人看到了習式集權,有人看到了改革重啟,眾說紛紜,莫衷一是,見仁見智。

顯然,權力鬥爭、習式集權、改革重啟三種視角都有一定道理,但如果局限於這三種視角,其觀察和判斷就可能失之於簡單化甚至不準確,而忽視了另外一種更大的可能性。眼下,在權力鬥爭中,江澤民已經成了瓮中之鱉,拿下江澤民,只待時機,清算江澤民作惡集團,幾無懸念。三年來,種種跡象表明,習近平可能正在布局一盤更大的棋,也就是,拿下江澤民之後,下一步大棋該怎麼走?這不是一盤緊盯當下權力鬥爭的小棋,而很可能是一盤面向未來民族復興的大棋,這下一步大棋很可能不是保黨改革,而是搭建各種平穩過渡的轉型平台,為最終徹底拋棄中共做好各項準備。對此,筆者認為,權斗、集權和威權轉型三者相輔相成、環環相扣的分析框架,可以用來觀察和判斷中國的當下時局和未來大勢。

一、權斗視角:權力鬥爭,江澤民已成瓮中之鱉

2012年初以來,胡溫習李和江曾周薄之間的權力鬥爭是海內外有目共睹的事實。胡溫十年,江澤民因為貪腐荒淫、禍國殃民種種罪惡而擔心被清算,而從政治局常委、軍委、中央和地方政府等各個系統全面架空胡溫,繼續維繫中共作惡體制。習近平上任以來,江澤民作惡集團故伎重演,妄圖繼續架空習近平。2012年2月王立軍出走美領館,江曾周薄密謀薄熙來上位中共常委並在將來拿下習近平的政變計劃曝光,中共內部權力鬥爭大幕開啟。在權力鬥爭中,胡錦濤裸退,胡溫習王聯手,以反腐作為抓手,強力反擊江系血債派,江澤民集團在權力鬥爭中節節敗退。習王上任三年以來,鐵腕反腐,從政治局到軍委,從中央到地方,大批老虎紛紛落馬,其中絕大多數都是江系血債派成員,周永康、薄熙來、徐才厚、郭伯雄、谷俊山更是江系血債派大員要員。目前,習王反腐大網正在從江系外圍向江系老巢、大本營逐步逼近,層層收網。中紀委巡視已經深入到宣傳、教育、三峽、南水北調、金融、電信等江系血債派掌控的要害部門,軍隊改革將進一步清理江澤民軍中殘餘勢力,江澤民的江蘇老窩已經淪陷,王岐山親信、上海紀委書記候凱正在對上海市十多個部門展開巡視,其中科委、城建等多個部門正是江綿恆、江綿康所盤踞的核心部門,江澤民的上海老巢也將淪陷,江澤民已經成了瓮中鱉和死老虎,只待時機成熟就會被拿下。

從習近平上任的背景來看,從江澤民集團的兇殘來看,一切都註定了習近平與江澤民之間的權斗必是水火不容、你死我活的殊死搏鬥。拿下江澤民,清算江澤民集團,是習近平必須完成的規定動作。如果不在權斗中拿下江澤民、清算江澤民集團,習王連自己身家性命都難保,更談不上干成改革建制的大事,更不能平復民眾對於江澤民集團貪腐、荒淫、維穩、禍國、殃民的深重民怨。以反腐作為抓手,既拿下了江澤民集團,又可以暫時避免大的震蕩,還能夠贏得民心支持,一舉多得。可見,權斗視角抓住了當下中國變局的關鍵和要害,從權斗視角,可以對中國時局、亂象和走向做出非常好的觀察和判斷。但是,僅僅局限於權斗視角,還不足以觀察和判斷拿下江澤民、清算江澤民集團、權斗之後的當下改革舉措和長遠時局走向。

二、集權視角:全面集權,習近平大權集於一身

在習王胡溫與江澤民集團之間的權斗過程中,另一個有目共睹的事實就是,習近平在不斷抓權,在全面加強集權,而且,其集權表面是權集中央、權集中共、權集中共常委,實則是權集習近平一身。上位之初,習近平表面上集黨權軍權於一身,然而,事實並非如此。習近平接手的是江澤民集團操控下的胡溫黨政遺產,而江澤民集團實際上先後架空了朱鎔基作為政府總理的權力,瓜分和架空了胡溫黨政軍大權。習近平接手之際,不願做江澤民集團的「兒皇帝」,先是將中共政治局從九常委改成七常委,後又親任中央財經領導小組、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中央網路安全和信息化領導小組、中央軍委深化國防和軍隊改革領導小組、中央外事工作領導小組、中央對台工作領導小組、中央國家安全委員會組長或主席,強化「小組治國」,逐步坐實、掌控和集中政治、軍事、經濟、司法、外交等黨政軍大權於其一身。在中共人事安排中,習近平親信人馬紛紛出任中央和地方要職。軍隊改革將進一步徹底集軍權於一身。對此,有人認為,習近平的權力已經全面超過江澤民、胡錦濤,甚至超過鄧小平,直逼毛澤東,甚至將成為毛澤東以後中國最大的極權者。更有甚者,中共新修紀律條例還規定中共黨員不得妄議中央大政方針,實際上就是不得妄議習近平的各種做法。

對於習近平以反腐名義在權力鬥爭中清算江澤民集團,有識之士反對的不多,基本上贊成。但是,對於習近平全面集權的做法,則頗有爭議和批評。不過,其中也有一定共識。很多人認為,習近平要想有效推進反腐治黨、全面改革,就必須加強集權,結束政治老人干政,防止江澤民集團反撲,直至徹底清算江澤民集團,否則,就會像胡溫時代那樣「政令不出中南海」,因此,習式集權與權力鬥爭相輔相成,互為表裡,習近平加強集權有一定的必要性。但是,共識僅止於此,更多的則是爭議和批評。有人認為這是習近平被權力慾望沖昏了頭腦,有人戲稱習近平為「習特勒」、「習澤東」。許多自由主義者認為,反腐和改革應該通過民主和法治的方式來進行,而不應通過獨裁和集權的方式來進行。然而,這種觀點可能低估了江澤民集團的兇殘本性,低估了中共政治的殘酷現實,低估了轉型期的複雜風險,忽視了「改革未成身先死」的悲劇後果。這些自由主義者還認為,習式集權與自由、法治、民主、憲政等現代文明政治背道而馳,憂心中國將繼續遭受中共黑暗專政統治。應該說,這些憂慮和批評是可以理解的。畢竟,按照正常社會,這些做法與現代文明政治理念格格不入,其中有些做法簡直是倒行逆施,甚至是邪惡至極,不可理喻。習近平上任以來,中國政治亂象紛呈,逆流不斷。例如,高智晟律師因為法輪功群體伸張正義,而身陷囹圄、遭受令人髮指的酷刑折磨,迄今不能恢復真正自由。中共當局還在頒惡法,行惡政,迫害法輪功信仰群體和維權民眾,大肆抓捕律師,惡意醜化公知和民主人士,打壓非政府組織,反憲政,抹黑人類普世價值。不過,從權斗視角來看,這些惡法惡政、倒行逆施許多都是江澤民集團及其追隨者的慣性作惡、攪局作亂,而不是習近平自己的直接所為。不排除某些法律和政策措施可能得到了習近平的授意或認可,而且習近平也沒有立即徹底全面終結惡法惡政。但是,自由主義者忽視了另外一種可能性,這些亂象和逆流可能只是暫時的,習近平可能正在布局一盤更大的棋局,一盤威權轉型的大棋局。從威權轉型視角來看,習近平對於某些亂象和逆流的容忍甚至放任,可能是出於威權轉型考慮,而不是為了維護習式個人集權和中共一黨專政。因此,習式集權可能不僅是為了權斗,也不僅是為了集權,而很可能是為了威權轉型。

三、轉型視角:威權轉型,名為黨化,實則國家化,或為平穩過渡搭建平台

同樣有目共睹的是,習近平在權力鬥爭、加強集權的過程中,也在廢除惡法惡政,實施良法良政,全面重啟改革。例如,廢除勞教制度,釋放被勞教人員;重啟依法治國、依憲治國,推行憲法宣誓制度,削權政法委,重推司法改革,推行法官獨立辦案制,推行法官終身責任制,推行立案登記制;放寬計劃生育政策,允許生育二胎;推進戶籍制度改革;推進經濟體制改革,發揮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推行「三證合一」登記制度改革,實施市場准入負面清單制度;推行政府管理體制改革,更好發揮政府作用,把權力關進制度的籠子里,建立重大決策法定程序、終身責任追究制度和責任倒查機制;提倡復興儒家等中華民族傳統文化,反對「去中國化」;對外推行互利共贏友好合作和負責任大國戰略。

表面看,這些改革舉措是不得不如此的被動舉措,所謂不反腐、不改革將亡黨亡國。而且,習近平執政以來仍然反覆標榜堅持中共指導思想,在談依法治國時,反覆強調堅持黨的領導,在談軍隊改革時,反覆強調「堅持黨對軍隊的絕對領導」。此外,習近平還講過「竟無一人是男兒」、「紅色江山永遠不變色」、「不走改旗易幟的邪路」等話。這很容易讓人認為,習近平的反腐、改革和「中國夢」,不過是形勢逼迫下的保黨、救黨、堅持和強化黨的領導和一黨專政的「中共夢」。

然而,仔細看,這些改革舉措實則很可能有其全盤考慮和深遠打算,表面上是黨化,實則是國家化,其最終目的很可能是為將來和平轉型搭建平穩過渡的平台。在意識形態方面,馬列邪教是最大的「去中國化」,而習近平最近在「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基本原理和方法論」集體學習上的講話幾乎沒有什麼實質的馬克思主義的東西,習近平反對「去中國化」,提倡復興儒家傳統文化,這很可能是在為轉型之後提供「去馬克思主義化」和「再中國化」的意識形態平台。在依法治國方面,其實質內容是削弱政法委的干預,增強法官獨立性,與其說是「黨化」的法治,不如說是「國家化」的法治,實則很可能是為轉型之後提供司法獨立的法治平台。在軍隊改革方面,其實質內容是確立軍委主席負責制,學習美式聯合作戰指揮體系,黨的絕對領導只是個殼,一旦時機成熟,就可以直接轉成軍隊國家化,這很可能是為轉型之後的軍隊國家化搭建平台。以此類推,實施使市場發揮決定性作用的經濟體制改革很可能是在為將來轉型提供正常的市場經濟體制基礎,在內政外交方面坐實國家元首的黨政軍大權,很可能是為將來轉型之後的國家元首制度搭建平台,等等。

從習近平的家庭環境來看,習近平的父親不支持中共專政整人,堅決支持胡耀邦,這些都可能對習近平產生重要影響。從習近平所作所為來看,習敢想敢幹,經常不按常理出牌,頻頻打破中共慣例、禁忌。例如,高調紀念胡耀邦,以兩岸最高領導人身份舉行「習馬會」,會見緬甸民主化領袖昂山素季,等等。當然,與自由主義者的期待相比,習還沒有放開黨禁、報禁、結社自由、選舉自由,而這些都是自由主義者視為現代民主憲政的試金石。然而,這並不意味著習將來不會走出這一步。但是,這些領域的改革將直指中共專政死穴,其可控度較小,其風險性很大,所以,很可能是放在威權轉型的後期來操作。從王岐山對於托克維爾《舊制度與大革命》的重視來看,習王很可能不是拒絕民主化轉型,而是既反對激進化的轉型,也反對頑固化的保守,而試圖走出一條自上而下、漸進可控、平穩過渡的威權轉型道路。

種種跡象表明,一種很大的可能性是,權斗、集權和威權轉型環環相扣,相輔相成,習近平很可能試圖以加強黨化為名,坐實國家化,搭建平穩過渡的各項平台,一旦時機成熟,拋棄中共,祛黨退殼,國家的還給國家,順利實現民主憲政轉型,這是一條威權轉型的可控道路。當然,這只是一種很大的可能性,不排除還有其他的可能性。如果習近平果真有此膽識,有此智慧,則對民族、對國家幸甚!對於習近平來說,當務之急,則是儘快擇機拿下江澤民,徹底清算江澤民作惡集團,繼續終結各種惡法惡政,為威權轉型創造有利條件。值此之際,各方有識之士,廣大中國民眾,當認清歷史大勢,拋棄中共,助推中華民族復興。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