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維平:韓正狡猾 丟了西瓜撿芝麻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近日,國內官媒報導說,今年12月1日,上海市閔行區人民檢察院表示,歷經15年追逃,終於通過「天網行動」找到了出逃公務員顧震芳的下落。2000年,她貪污公款92萬元後出逃泰國。顧震芳以黑戶身份在當地生活,懷著前夫的孩子嫁給一名當地人,生活始終窮困潦倒。2006年,顧震芳觸電意外身亡。這篇標題為《上海女公務員貪污出逃6年後身亡,懷著孩子嫁給泰國殘疾人》的大作,最能顯示江派老巢最高地方官韓正的心態:當習王反腐的利劍終於以艾寶俊落馬挑開上海官場的大幕之時,狡猾的韓正急需具有傳奇色彩的故事轉移視線,消解人們對艾寶俊之後抓捕大老虎升級的期待,於是,可憐的顧震芳立即成為上海市民熱議的人物。

這是一個簡單而又複雜的年代,當官的總是希望他們的聽眾和觀眾頭腦變成石頭,不加思考地產生仇恨,蔑視或恐懼的心理,進而對自己的真面目霧裡看花,順從他們複雜而陰險的旨意行事,由於上海的地方官掌握著黨政,媒體與公檢法司,因此最有力的愚弄人的武器隨手可得,我想,此時此刻花費那麼大的精力,財力和人力去泰國尋找一個已死的經濟逃犯,並連篇累牘地加以渲染,放大她的所謂令人悲傷的傳奇故事,絕非一時心血來潮,讀者可以想像,並產生更多的疑問:上海一個區的檢察院幹了15年,不惜出境追逃,連泰國的移民官和死人的醫院都找到了,耗費了多少納稅人的銀子啊,才找到一個貪了不過一百萬的小小的「出納員」,實際上她才帶跑了15萬元,而且還懷了身孕,最後也死掉了,堂堂的「大上海」就是這樣丟「西瓜」撿「芝麻」,糊弄習近平和王歧山的。

眾所周知,上海是江澤民的老巢,是經濟發展和貪腐最烈的地區,多年來,王歧山打老虎威震全國各個省市,接二連三地有數十隻大老虎入籠,但唯有上海針刺不進,水潑不入,直到今年11月10日才抓捕了第一隻老虎,是副市長艾寶俊,而且他還是遼陽人(外來戶),人們戲稱「上海首虎」,也就是說還會有「二虎」,「三虎」什麼的,要我看,這是「王閻王」與江派最後的大決戰,攻下來就全勝收兵,攻不下來就功虧一簣,上海官場不僅貪官多,層次高,方位全,領域廣,而且後台硬,根子粗,江澤民及其兩個兒子,孫子,成群結隊的黨羽,大秘曾慶紅等都是「保護傘」,韓正也是其中的一個小的「鐵帽子王」,他們深知中紀委拿下艾寶俊案後,絕非結束,而是開始,他們感到危急,真是「兔死狐悲,唇亡齒寒」,故此韓正使出了絕招:用追捕「小女子」的傳奇故事矇蔽人們的眼睛:你別抓大老虎,去找蒼蠅吧,別抓「大西瓜」,去撿「小芝麻」吧。

「六四」之後,由於江澤民是踩著學生的血跡爬上高位的,他沒什麼資歷和本事,為了籠絡官員,不惜犧牲黨的廉潔,其主要手段就是鼓勵各級官員貪污受 賄,正因為強制拆遷和倒賣土地能從中獲利,所以官員們抓經濟一包勁,這樣幹下去,一方面經濟大發展,上海高樓林立,橋樑突起,億萬富豪出了一大批,但另一方面造成社會矛盾尖銳,貧富兩極分化有天壤之別,資源和空氣破壞污染嚴重,官民警民衝突不斷,江澤民靠謊言,欺騙,鎮壓和冤獄維護專制政權的統治,無所不用其極,已是民間冤聲載道,積重難返,既使是進一步加強統治的習王,也不得不「壯士割腕」而強力反腐,自「令計劃事件」之後,人們普遍的質疑和期待是,你抓胡錦濤的左右手和心腹,那麼,江澤民的「大秘」和死黨是否廉潔?你王歧山為什麼不敢抓?我不必列舉媒體上有關江澤民兩個兒子貪腐的報導,讀者可以自己閱讀,我只想下一個簡單的結論:肯定上海官場勝過「小出納」的人很多,不僅級別高,涉案金額巨,而且情節惡劣得不知高過顧震芳多少倍,為什麼上海閔行區檢察院放著身邊的多如牛毛的案件不辦,卻捨近求遠,浪費國家錢財,在15年之後,想起了「女出納」,跑到泰國去鬧笑話呢?

我說他們鬧出笑話,不是沒有根據的,首先,官媒說,2000年,當時任職上海海事局吳涇海事處出納的顧震芳,利用職務之便,貪污公款92萬餘元。隨 後,她攜帶部分贓款出境逃亡泰國。那麼,當時檢察院為什麼不立即追逃呢?為什麼讓她法外逍遙了整整15年?第二,報導說她離職逃亡時帶著身孕,這符合人之常情嗎?除了92萬元,還有什麼隱情,她結婚了吧,她的先生是何人?從記者描述的故事情節看,不像單純的一個經濟案件,似乎還有一些情感糾葛,這究竟是怎麼回事?15萬元,值得她拋棄先生和令人羨慕的職業,帶著身孕「跑路」嗎?第三,一個小小的出納員能把近百萬元的錢據為己有,一定是財務監督制約機能有問題,相關責任人處理了嗎?沒有主管領導簽字,她能提出現金嗎?第四,看了有關她的報導,心裡很難過,記者似乎為了引導讀者鄙視她,濃墨重彩地渲染她嫁給殘疾人,生活困苦,死於非命,等等,還有幾張照片為證,但恰恰使人對其產生疑問,困惑,憐憫和同情,反倒對其恨不起來,試想,2000年,上海海事局為何要 淡化它,而如今要濃抹此事?叫人「一頭霧水」。

原來,「一頭霧水」是上海官場決策者的彫蟲小技,韓正是一個很有心計的陰謀家,他過去以江澤民為靠山,曾利用職權不斷地為他的兒子江綿恆和江綿康及 其他死黨輸送物質利益,讓他們悶聲發大財,嚴重地敗壞了官場的風氣,現在,則竭力在公開場合與習近平套近乎,與江派劃清界限,並空喊廉政建設而聲東擊西,其實,他在骨子裡並不喜歡習王這樣的奮力打虎者,近期,媒體披露的一些觸目驚心的有關股市惡意做空者的案件,比如,11月1日,被稱為「私募一哥」的澤熙投資管理有限公司法人代表,總經理徐翔因涉嫌從事內幕交易被抓,就旁證了這一點。有一段時間,海外某網媒散佈謠言為韓正塗粉抹脂,說他將出任中央改革辦的專職副主任,則從一個側面,流露他的黨羽對其過高的奢望,唇亡齒「寒」的韓正自導自演,故意放風也有可能。如今,原浙江省溫州市委書記陳一新,已回到習近平的麾下,奪得此位,他的到來,使2013年11月,18屆3中全會決定成立的改革辦形成「一正三副」的新格局,看來,除了等待反腐利劍宰割,沒別的出路的韓正沒戲了。「小女子」顧震芳的故事,再精彩也救不了他及上海的眾多老虎們。

2015年12月1日於多倫多。

--原載自由亞洲電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