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天笑快評】習近平親赴烏鎮 暗含重大舉措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5年12月22日訊】12月16日至18日在浙江烏鎮召開了第二屆世界互聯網大會。這次大會與去年最大的不同就是習近平親赴烏鎮。習此行僅僅因為中國網民眾多(已達近7億),還是另有意義?下面我們分析一下。

李天笑:觀眾朋友大家好,現在又到《李天笑快評天下事》,今天跟大家聊的題目是「習近平烏鎮之行戰略目的何在?」12月16日至18日在浙江烏鎮舉行世界第二屆互聯網大會。今年這個大會跟去年最大的不同是習近平親赴烏鎮。習近平此行僅僅是因為中國網民眾多呢,現在大概有近7億網民,還是另有意義?下面我們就來分析一下。當然啦,精確的說,中國現在已經有6.7億網民,有400多家網站,這個數字是比較龐大的。這些當然都是重要因素,但是我覺得習近平親自去還有重要的戰略目的。下面我們就具體分析。

首先,我覺得習近平烏鎮之行是跟他進行軍改、在金融領域清理江派、同時攻上海幫是一脈相承的,都是要針對江派而去的,衝著江派而去的,這次主要是衝著江派對互聯網的控制權而去的。實際上就是要奪回對互聯網的主導權。下面我們可以直觀的具體分析。

我們這次看到和去年一樣,江綿恆兩次被禁止露面。我們知道江綿恆現在是在中國的互聯網界和電信業當中是具有一定地位的。那麼在這種情況下兩次被拒露面,這個當然絕對不是偶然的現象。與此同時,我們可以看到朱鎔基的兒子朱雲來兩次在互聯網大會上高調露面,去年在小組會議上還發了言,今年在一個飯局上跟互聯網的大佬一塊吃飯,這個照片在網絡上廣泛流傳。那麼現在江澤民的兒子他是搞互聯網的,卻被禁止在互聯網大會上露面;而朱鎔基的兒子沒有任何職務,在互聯網大會上頻頻高調露面。這個當然說明很重要的問題。

我們知道當初江澤民執政的時候對朱鎔基一直是採取打壓、排擠,而且雙方在重大的關鍵問題上是具有不同的立場。江澤民最主要的罪行就是在過去十多年當中,當然江派現在繼續在搗亂、繼續在執行這個政策,就是對法輪功的鎮壓、活摘法輪功學員的器官,而且規模很大。當初在1999年4月25日,法輪功學員到中南海申訴的時候,朱鎔基曾經親自出來接見,做出了比較公正的處理方式。後來江澤民是暴跳如雷,指著朱鎔基的鼻子大罵。所以雙方在這個重要的問題上是有分歧的。

那麼現在江澤民的兒子被禁露面,而朱鎔基的兒子頻頻露面,這個當中的意義是什麼大家可以去分析。當然我覺得是在點題嘛,就是借兒子打老子,就是借打江綿恆在打江澤民,這個是很明顯的。

另外在2014年2月份的時候,習近平親自成立了網絡安全和信息化領導小組,親任組長,這實際上就是在網絡信息這塊抓主導權,打擊江派。劉雲山因為他主管宣傳、文化還有網絡這一塊,他還管傳統的媒體。但是網信辦這一塊實際上被習近平已經拿下來了。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信息。

近幾年我們看到江綿恆控制的中移動的高官頻頻落馬,同時江綿恆連續失去中科院副院長和中科院上海分院院長的職位,而且現在中國聯通也出現了陷落,也開始陷落了。尤其重要的是,上海市副市長艾寶俊被抓。我們知道艾寶俊實際上是江綿恆的一個重要的馬仔,是習近平清理江派、打擊江派的一個重要措施。打擊江綿恆實際上就是打擊江澤民。

所以第一點我們可以看到,習近平親自去烏鎮互聯網大會就是要奪回對互聯網的主導權,在互聯網領域清理江派。這是很明顯的,這是第一點。

第二個,我覺得習近平想借這一次互聯網大會發出逐步開放網絡的信號。在這之前我要講一個背景前提,當初提出來要把中國互聯網建成一個封閉型,跟世界互聯網隔絕的概念和一系列的做法,這實際上是江家父子、江綿恆他們提出來的,而且他們在實施。實際上這跟習近平沒有任何關係,不是習近平搞的。當初建立這個系統花了100多億,建立世界最嚴密、全方位監視民眾的監控系統叫做「金盾工程」(Golden Shield Project);還有一個是「長城防火牆系統」(Great Firewall)。這二個系統就是江家父子建立來一方面是對國內民眾進行監控,特別是對法輪功學員進行監控,打擊迫害法輪功學員;還有一個,阻止中國互聯網和世界互聯網之間的信息流通,為這個目的所建立起來的。

我們知道12月9日,公安部科技信息化局原副局長馬曉東,他也是金盾工程主要的骨幹、總工程師,被審判,而馬曉東實際上就是江綿恆的一個重要的馬仔。換句話說,習近平已經在清理在互聯網系統當中的江派殘餘勢力,這已經在進行過程當中了。當然了,這是一個背景。

我們可以看到在這次互聯網大會上,習近平發出的是什麼信息?習近平發出的是「互聯互通、共享共治——構建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這麼一個概念。這個互聯互通的概念恰恰是針對江綿恆、江派他們搞的一個封閉型的中國區域性網絡系統這個概念而去的。雙方完全是針鋒相對的,而且習近平就是在清理和打擊前面的封閉型網絡系統這個概念。

還有一些非常明顯的跡象,實際上我們可以看到習近平執政以後,在百度上時不時的可以搜索到一些敏感的信息,比方說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罪行、江澤民賣國的罪行、還有一些人權的信息,這些都可以搜索到,當然這些都是一些信號。

另外,我覺得習近平與中共的網絡政策很大的不同在於對西方互聯網公司採取一種謹慎的、歡迎的態度。我們知道實際上這就是在否定江澤民他們搞的排擠、打擊西方網絡公司這種措施。習近平和王岐山曾經親自接見過臉書的總裁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習近平親自跟扎克伯格有多次的互動。在這次訪美期間,在舊金山,習近平跟扎克伯格有過短暫的交談。而且特別有意思的是,習近在訪美前夕,在臉書上建立了自己的主頁。臉書是一個社交平台,它直接跟一般的老百姓建立關係、交朋友。習近平這麼做當然是深有含義的了。

還有,據國內的消息,前一陣子谷歌在國內部分的解禁,確實可以上谷歌,這是不是意味著谷歌將重返中國呢?現在我們還不能夠完全這麼說,要進一步看,拭目以待。但至少這釋放了一個信息,就是習近平跟原來的中共領導人不一樣,而且採取的網絡政策也不一樣,確實有變化,可能預示著網絡會進一步開放。這個我覺得就是釋放這麼一種信息,實際上就是習近平去的第二個戰略目的。

第三個,習近平在這次第二屆世界互聯網大會上提出來的命運共同體、打擊網絡犯罪、國際反恐公約等這些概念,實際上我覺得就是要求國際配合共同打擊江派的黑客力量。這個可能大家都沒有注意到。這邊有一個非常有意思的事情,前一陣子中美雙方在美國舉行了關於網絡安全的高層會議,在這個會議上,中方首次承認對美國政府數據庫進行襲擊。但是否認這是中國政府幹的,就是承認是中國的黑客幹的,但是否認是中國政府幹的。很多人覺得很難理解。

這裡面有一個提示:就是在這一次烏鎮互聯網大會前夕,中紀委的網站遭到黑客襲擊,這是中共自己的媒體報導的。那麼誰會去襲擊中共的中紀委網站呢?我們知道中紀委是習近平、王岐山用來反腐打江的重要利器。這說明有一股反對習近平、跟習近平搗亂的一股黑客力量,我覺得這股黑客力量實際上是跟襲擊美國政府的數據庫、美國公司的數據庫,這二個黑客力量是一股力量,都是江澤民安插在網絡界的黑客力量在幹。所以說習近平在烏鎮會議上提出來的打擊網絡犯罪,實際上在很大程度上我覺得就是針對江澤民的黑客力量,朝江澤民安插在網絡界的殘餘勢力而去的。

總而言之,習近平這次親赴烏鎮,實際上跟他搞軍改等的戰略目的是一樣的,都是徹底清除江派,因為這對習近平來說是生死攸關的。 好,這次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收看,下次節目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