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唐:透視中國危境的根源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美國第三任總統傑斐遜(獨立宣言起草人)曾說:「When governments fear the people, there is liberty. When the people fear the government, there is tyranny.(政府害怕人民,就是自由。人民害怕政府,就是暴政)。」 網友在「圍觀」對審判浦志強律師叫好的海外水軍時,憤慨地寫下這句話。現下,五毛被圍攻已成常態,那些犀利深刻之語不單改寫網絡文化,更讓國人有了這樣日漸清晰的認知—「不管鄧系的後三十年還是毛派的前三十年都有個共同點:讓人民怕政府。不斷製造恐怖以維持暴政的土壤。」其實,只要細看就會發現,全世界只有這個政黨,以荼毒本國國民為樂。不管是前蘇聯、波爾布特,還是盤踞中華大地的那個團伙。

斯大林曾說,死一個人是悲劇,死一百萬是個數字。沒有比這句話更能代表共產黨對生命和屠殺的看法了。自中共建政以來,到底有多少人被迫害或由於飢餓致死?

歷代皇帝登基後會大赦天下,中共卻正好相反,一上台就舉起了屠刀。毛曾說,「很多地方畏首畏尾,不敢大張旗鼓地殺反革命」。於是1951年中共中央下指示,除浙江和皖南外,「其它殺得少的地區,特別是大、中城市,應當繼續放手抓一批,殺一批,不可停得太早。」毛還批示「在農村,殺反革命,應超過人口比例千分之一……在城市應少於千分之一。」以當時中國六億人口計算,毛一道「聖旨」就有至少六十萬人頭落地。至於這「千分之一」的比例是怎麼計算出來的卻無人能知。

前《紐約時報》副總編輯索爾茲伯裡曾多次訪問中國,採訪過趙紫陽、楊尚昆、薄一波等,他於1992年出版專著《新皇帝們:毛和鄧時代的中國》(The New Emperors ∶China in the Era of Mao and Deng)。書中很多數字來自中共高層官員。1987年10月他在北京採訪中共高幹陳漢生時得知,在中央文革小組負責人陳伯達煽動講話後的1967年12月26日那天,僅在北京東部,就有84000人被批鬥,其中2953人被打死。陳漢生說,僅在廣西,就有67500多人被打死。北京大興,1967年8月26日及隨後幾個星期,125人被拖到街上批鬥,22戶全家被打死,300多人被迫害致死。

前《紐約時報》駐北京採訪主任紀思道(Nicholas Kristof)和伍潔芳(Sheryl WuDunn)合著的《中國覺醒了》(China Wakes)中說∶「據中共前公安部長羅瑞卿的報告估算,從1948年到1955年,有400萬人被處決。」

從其建政到文革後期的大量事實顯示,中共殺人不但要殺得屍橫遍野、血流成河,而且要用十分殘忍的手段。

不知多少讀者看過雷震遠神父的《內在的敵人》。書中記述的中共如何用暴行恐嚇民眾的情節,是任何有著正常思維的人都無法想像的。中共要求所有人包括村裡的孩子們,觀看 13個愛國青年是如何被砍頭的。在宣讀了一些莫須有的罪狀後,中共命令已經嚇得臉色發白的教師領著小孩子們高唱愛國歌曲。在歌聲中出場的是一個手持鋼刀的劊子手。「劊子手是一個凶狠結實的年輕共兵,膂力很足。那共兵來到第一個犧牲者後面,雙手舉起寬大銳利的大刀快如閃電般的砍下,第一顆頭應聲落地,在地下滾滾轉,鮮血像湧泉般噴出。孩子們近於歇斯底里的歌聲,變成了不協調雜亂的啼叫聲。教員們想打著拍子將喧囂的音調領上秩序,雜亂中我又聽到鐘聲。」 13顆人頭接連被砍掉後,中共的士兵們一起對死者剖腹挖心,拿回去吃。一切暴行都是當著孩子們的面。「小孩子們嚇得面孔灰白,有幾個已經嘔吐,教員們責罵著他們,一面集合列隊返校。」 此後,雷神父常常看到孩子們被迫去看殺人。直到孩子們習慣於血腥場面,甚至能夠從中獲得刺激的快感為止。筆者在一個文革記錄片中看到一群幼兒園的孩子們在被「精心」編排的幼兒歌舞中,手拿棍棒、長矛反覆做憤怒刺殺狀,童真的小臉浮現出不置對方於死地不罷休的表情,看得我不寒而慄——那不是些應該只接觸美麗、善良童話的幼兒嗎!

仔細回想起來,我們幾乎人人都是在不斷類似的仇恨教育中長大的。而整個社會在60多年彼此爭來斗去的過程中,人性中的惡已經被放大到最大,妒忌、貪婪、自私、惡毒成為中國人生活的常態。今天社會一切黃、賭、毒的敗像其實均來源於此,然後我們所有國人,又都變成了受害者,很多人還習焉不察。

文革中自殺人數也創下世界記錄。世界歷史上,從不曾有如此多的人在如此大的範圍內,用如此多的法子結束自己的生命。僅一個陝西省,文革中自殺的中共黨、政幹部就有兩千多名。作家巴金回憶道:「當時大家都像發了瘋一樣,看見一個熟人從高樓跳下,毫無同情,反而開會批判,高呼口號,用惡毒的言辭攻擊死者。」 對於後來被稱為「浩劫」的文革,官方的統計數字是:「總的估計,因大量冤假錯案受到誣陷、迫害和株連的達到一億人以上。」

一直被中共說成「三年自然災害」的三年大飢荒,實際上的自然年景是風調雨順,大規模嚴重的洪水、乾旱、颶風、海嘯、地震、霜、凍、雹、蝗災等自然災害一次也沒有發生,絕對是一場徹底的「人禍」。一手炮製了環江縣水稻「畝產十三萬斤」特號新聞的柳州地委第一書記賀亦然曾說:不管柳州地區餓死多少人,也要爭個第一!有的民戶被搜刮到僅剩藏在尿罐裡的幾把米。很多地區農民有糧也吃不成,甚至被下令「滅火封鍋」。民兵夜間巡邏,見到火光就搜查、追捕。許多人連野菜和樹皮也不敢煮吃,被活活餓死。筆者在農村的親戚,就差點慘遭同樣厄運。

當中國全國出現大批餓死人的時候,毛澤東還下令搞「反瞞產」運動,並出口糧食去支援亞非拉「兄弟國家」。在《墓碑——中國六十年代大饑荒紀實》一書中,我們看到如下駭人聽聞的數字:中國在三年大躍進期間曾餓死了3600萬人,另因飢餓而少出生4000萬人,僅就3600萬餓死的人數,就相當於投向日本長崎原子彈所殺死人數的450倍,唐山大地震死亡人數的150倍。第一次世界大戰死亡人數為1000萬,中國1960年一年就餓死了1500萬人。第二次世界大戰七八年時間裏的死亡人數為4000萬—5000萬,而中國,三年就死亡3600萬。有來源說,在中共統治中國前長達2129年的歷史中,因氣候災害而死亡的人數總共是2991萬人,但在共產黨統治期間,僅僅三年,餓死人數就超過中華民族兩千多年自然災害的死亡人數。可這三年卻氣候正常,沒有戰爭,沒有瘟疫。而據前中共總書記趙紫陽估算,「當時餓死的人數在4300萬到4600萬之間。」

接下來的六四屠城,特別是江澤民發動鎮壓法輪功民眾的暴行,甚至出現不打麻藥就摘除活人器官的驚天慘案,且殺人數量之巨令中共高層都驚呼「足以亡黨」。不信你看,只要是共產黨統治下的國家,幾乎無一例外,都發生過大規模屠殺本國民眾的滔天罪行。

由中共一手扶持的波爾布特紅色高棉在柬埔寨僅僅維持了四年的政權。然而就在短短四年裡,波氏在這個不到800萬人口的小國裡竟屠殺了200萬人,其中包括二十多萬華人。西哈努克國王的兩個兒子被柬共殺害後,周恩來一句話,柬共便乖乖地把西哈努克送到中國。周恩來一句話可以救下西哈努克,但是對於柬共屠殺二十多萬華人,中共卻一聲沒吭!當時華人去中國大使館求救,使館竟然坐視不理。1998年發生的印尼大規模屠殺、強姦華人事件,中共還是不吭一聲,不僅不救助,在國內還拚命封鎖消息。似乎海外華人死活與那個政黨毫無關係,甚至連人道主義援助都不予提供。

相同的,俄羅斯學者普遍認為,前蘇聯大清洗中被鎮壓人數是2000萬人,超過當時全蘇總人口1.9億的1/10。 一些人甚至只因在集體麥田里揪了幾穗麥子,就被關進勞改營達10 年之久!

1942年8月14日,斯大林在同丘吉爾的談話中透露,集體化期間僅「富農」死亡人數就達「幾千萬」。以下是丘吉爾在其回憶錄中的記錄:

丘:「請你告訴我,對你個人來說,這次戰爭的緊張情況是否像貫徹集體農莊政策一樣?」
  
  斯:「不,不,集體農莊政策是一場可怕的鬥爭。」
  
  丘:「我認為你一定感到不好辦,因為你要對付的不是幾百萬貴族或大地主,而是幾百萬小人物。」
  
  斯大林舉起了雙手,「幾千萬哪,那是可怕的。一直進行了4年。」
  
  丘:「這些人就是你們所說的富農嗎?」
  
  斯:「是的。」
  
  丘:「結果怎樣呢?」
  
  斯:「他們大部份都為農民所痛恨,被他們的僱農所『消滅』了。」 (《文史參考》)

由於篇幅所限而無法列舉的眾多史料,相信不少朋友均有耳聞。但不知你是否發現,這個政黨不僅喜歡殺人嗜血,而且更冷血的大量殺戮本國國民。就是製造南京大屠殺的日本人,也只殺他的敵人,而非本國人。不僅如此,中共幾十年來還製造出了對人性的漠視氛圍,讓我們的後代食用毒奶粉這類事也成為不足為奇的常態。現在的自然環境更可歸納為 「國在山河破」。我們十三億國人,在中華大地五大水系幾乎被摧毀的今天還能存活多久? 長江黃河的大面積斷流和嚴重污染,讓我們離那天還有多遠?

在共產黨文宣機構的刻意掩蓋下,很多讀者可能從未聽說過:共產黨創始人馬克思,不僅不是後人標榜的「唯物主義」者,而且是撒旦教徒。撒旦就是魔鬼,其教徒需發誓要犯天主教教義中的七宗罪,並永不做好事。馬克思和家人、朋友的通信,記錄了這一事實。1837年11月10日他在給父親的信說:「一層外殼脫落了,我的眾聖之聖被迫離開,新的靈必須來進駐。一個真正的狂暴佔有了我,我無法讓這暴虐的鬼靈寧靜。」他還寫過:「毀滅,毀滅。我的時候已到。時鐘停止了,那微小的建築倒塌了。很快我將緊抱永恆,並伴隨著一聲狂野的嘶吼,說出對全人類的詛咒。」

馬克思還喜歡複述哥德的《浮士德》中惡魔梅斐斯德(Mephistopheles)的話:「一切存在都應該被毀滅。」馬克思還強調「共產主義者絕不宣揚道德」。

和馬克思一起建立了「第一國際」的俄國無政府主義者巴庫寧(Mikhail Bakunin)也寫過:「在這革命中,我們必須喚醒人們心中的魔鬼,以激起他們最卑鄙的激情。我們的使命是摧毀,而不是教誨。」恩格斯在未與馬克思共事之前,在《The Magyar Struggle》一文中指出:「馬克思,這個假裝為無產階級而戰的人,把這個階級的人稱為『蠢蛋、惡棍、屁股』。」

如果一切真實不虛,那麼由撒旦教徒製造併進入古老中華大地上的那個政黨,會把中國人帶向何方?

在5000年曆史長河中,神一直眷顧著中華民族。我們博大精深的傳統文化今天依然強烈的吸引著西方世界,並受到他們的學者和成功人士的推崇。歷史上國人始終信仰神佛,聖賢、將相、文人和皇帝進入修煉之門的比比皆是。 其實現在中華民眾還是內心相信冥冥中有天意。所以在年關,我們依然會為家人祈求健康和平安。神真的依然在護佑你我,並會幫助那些秉持內心良知,在善惡間選擇善念的人度過危難。我們唯一要做的就是去尋找真相,並遵從善去選擇,不管有無信仰,都應儘早抹去自小發過「把生命獻給某黨」的毒誓,以解脫它對自己的控制。待這個時代的篇章揭過之後,你會慶幸自己,因遵循生命深處的強大善念而走進未來。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