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江沉船報告千呼萬喚始出來 幕後真相或被遮掩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5年12月31日訊】(新唐人記者李靜報導)12月30日,中共國務院調查組公佈了6月1日發生的長江沉船事故報告,認定事故原因是強風暴雨襲擊導致。這份本來應該在事故發生後120天內就公佈的調查報告,將主要責任推給了老天爺,引發外界質疑。實際上,事故發生後,民間就曝出多種事故原因分析的版本。不久前,有學者分析,沉船事故原因與三峽工程有關。對於這個隱藏很深的幕後「兇手」和驚人真相,官方在事故報告中沒有提及。

中共新華社12月30日報道稱,中共國務院近日批覆了「東方之星」號客輪翻沉事件調查報告,認定該艘客輪翻沉是「一起由突發罕見的強對流天氣-颮線伴有下擊暴流-帶來的強風暴雨襲擊導致的特別重大災難性事件」。

同時,報告認定,「東方之星」船長和大副對極端惡劣危險天氣下航行風險的認知不足,在緊急情況下處理不力。對二人的處理建議是:船長張順文給予吊銷船長適任證書並解除其勞動合同。再由司法機關判定對其是否涉嫌犯罪進一步調查;當班大副劉先祿在事件中死亡則建議免於處理。

6月1日,重慶東方輪船公司所屬「東方之星」客輪由南京開往重慶,航行至湖北監利縣長江大馬洲水道時翻沉,造成442人死亡,僅12人生還。事故發生的第二天早晨,長江海事局有關負責人在緊急會議上稱,國務院把這次事故定性為「因大風大雨造成的『東方之星』沉船事件」。隨即,這個說法遭到炮轟。

民間輿論表示,過早地把事故定性為「大風大雨造成的」,原本的「人禍」就變成了「天災」。每次在事故發生後,官方總希望從「天災」上找原因。只要把事故定性為「天災」,有關部門就可以把原本再大的人為責任變成了次要責任,就可以讓有關責任人逃避或者減輕處罰,因為「天災」是不可迴避的。

當時有輿論指出,如果是「大風大雨」造成的翻船,當時那個地帶的其他的船隻,為何沒有被刮沉,唯獨這條船遭殃呢?

上個月,旅居德國華裔的水利專家王維洛博士在自由亞洲電台刊發文章提出,「東方之星」沉船事件肯定和三峽大壩的運轉有關,並且推斷三峽大壩的修建已經為長江中下游帶來了各種時下無法預測、沒有規律的危險。

王維洛1980至1985年間參加三峽地區國土規劃並完成大學畢業論文。現為德國埃森市CORS工程評估事務所博士工程師。王維洛長期關注三峽水庫問題,專精於中國的三峽大壩、南水北調等水利工程,並忠於學術上的研究,即使面對當局政治態度的強大壓力,也毫不退縮。

王維洛通過研究各種數據和信息分析發現,「東方之星」翻沉主要有兩個原因:一個是三峽大壩泄洪和排沙在江中形成的「水龍」;一個是江面怒風。

王維洛注意到,2個間接真實的信息成為直接導致東方之星翻船的一個主要因素:三峽大壩泄洪和排沙在長江河道造成的無規律可循的泥沙水流。

一個信息是在沉船發生後,中國有一個微博透露,6月2日早上7點半開始,長江防總命令三峽水庫下泄流量由每秒17200立方米下降到7000立方米。

另一個信息則是,船難發生2個月後,《江蘇科技報》8月20日發表文章稱,長江水文局堅持每天24小時不間斷嚴密監視長江下游水情。對此,王維洛分析,這個消息說明了長江下游的航道問題很大,需要水文局24小時連續不斷地監視水情。

王維洛所掌握的資料顯示,從2015年5月28日起,就加大了將近二分之一的下泄流量。到5月31日14:00,三峽水庫的入庫水量依然是每秒11000立方米,出庫水量依然是每秒14100立方米。王維洛的推論是:三峽大壩泄洪和排沙在長江河道造成的無規律可循的泥沙水流,長江上的水工稱之為「土龍」或「水龍」,誰碰上誰倒霉。

王維洛表示,增加水量對東方之星客輪的安全行駛肯定是不利的,而且船長也不知道三峽水庫突然增加了流量。王維洛最後得出的結論是:案發當天江面怒風,江底土龍,造成人間東方之星的巨大悲劇。

不過,官方的調查報告並沒有提及王維洛分析的因素。

詭異的是,12月18日,中共《人民日報》突然刊發標題為《詳解三峽工程四大效益》的文章,罕見為倍受爭議的三峽工程大唱讚歌。而不少媒體轉載這篇文章時,大多以文中的小標題《汶川地震和極端天氣與三峽工程無關》作為文章主題。

12天之後,中共公佈了長江沉船事故調查報告。外界認為,在這樣的背景下,黨媒為三峽工程唱讚歌之舉,似乎有著一種「此地無銀三百兩」的意味。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