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振東:揭示寧夏公交縱火案三大原因?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年伊始,股市熔斷沒有嚇壞眾人。寧夏縱火卻傷害了無數中國老百姓的心靈。從第一時間曝光的遺書以及縱火案主謀所發朋友圈來看,維權討薪早已不是這十天半個月的事情。馬永平曾多次尋求過正常,以及非正常的渠道討薪,期間包括跳樓,自焚。但是這些都沒有得到他想要的結果。說實話,二十萬的薪資不多也不少。少到不至於傷害任何一個包括自己在內的生命,但是,恰恰是為數不多的二十萬以及歷時三年的發酵。才釀成了這怒不可遏的情緒,才有了朋友圈那句「寧夏公交車的點點火光…..」

除了憤怒,我們更要從這起事件中找到教訓。因為這已然不是第一次「報復社會」的新聞了。報復社會不能成為非典型恐怖事件的所有動因。

其實從縱火者家庭情況以及目前狀況來看,是走不到這一步的。首先在縱火之前,他在朋友圈以及日常行為中已經透露出其要解決欠薪問題的想法。他通過跳樓的做法來吸引當事者的注意,希望當事者能夠在眾多注意中與其面談,從而達到討薪成功的結果。但是這種做法對有一部分管用。但是對於一些油鹽不進的無賴潑皮是不管用的。那些人管既然可以欠薪,也可以不管你死活。所以說,當事者的無動於衷是推動事件升級的主因。

第二,從縱火者自身情況來看,這位年齡34歲,有大專學歷,會做生意。能抓住機會掙錢的人應該算是個聰明人。所以在遺書中他才會表示「他不是神經病」。但是這樣一個人為何會如此缺乏「抗壓能力」呢?我相信這二十萬對於他來說「不難掙」。他之所以在這樣的壓力下「脫韁」還有就是家庭原因。爆料表現,由於這二十萬,夫妻離婚,兄弟反目。以前的和諧家庭如今支離破碎。這無形中增大了縱火者的心理壓力。連一個家庭,一些最親近的人都遠離自己而去,試想社會又能給他帶來多少溫暖呢?

第三,欠薪問題是整個社會經濟發展的縮影。近些年中國經濟發展迅速,尤其是房地產行業。從一線城市到三線城市大樓層出不窮。在這雨後春筍般林立的大樓里,包含了多少農民工,分包商的血汗。辛苦工作卻顆粒無收。庫存積壓,樓市不穩。這其中又有多少人被欠薪?又有多少人能挨得過這欠薪的壓力呢?

假如當事者能早點拿出解決問題的態度和方法,馬永平會走向極端嗎?

假如馬永平的家庭能夠多些包容,大不了從頭再來,又怎麼會傷害那麼多無辜呢?

逝者如斯,願生者反省!

文章來源:作者博客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