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中國市場經濟就像漂亮媳婦 你得能守得住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6年01月27日訊】我說過,2016年是命運和靈魂的一年,而這一年人的層面出現了看似失控的場面。

昨天股票下降到2600多點午後反彈,中國股市和世界股市出現了脫軌的跡象。這一切的背景和中國體制直接相關,美國之音的《分析:讀懂中國政治才能理解中國經濟》和我們曾經的分析非常相近。

「1月26日,中國股市再度暴跌。同一天,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主持召開中央財經領導小組會議,研究「供給側結構改革方案」以及其他問題。從年初開始,有關中國經濟是否會硬著陸,中國經濟何處去的話題已經是全球關注的焦點。有專家指出,關於中國經濟,讀懂中國政治才是理解的關鍵。他們稱,停滯的改革比股市、匯市下跌以及經濟增速放緩更令人擔憂。」

我們早就說過,改革已死,但現實生活中以反腐為名打擊的面越來越廣,打擊的力度,打擊的深度,對中共官場造成極大衝擊。但在某一個環節下或某種背景下卻更強調中共本身,所以才說出改革停滯,共產黨要繼續生存才有改革的概念,但改革已死確是共識,因為中共已經走向極致,就會崩潰,共產黨崩潰才會讓股市,整個經濟再生,用我們的話講就是變天。

文章引用了索羅斯的話,「金融大鱷索羅斯最近在達沃斯的一番話更是火上澆油。他1月22日在達沃斯接受彭博電視採訪時說,對中國經濟來說,「硬著陸其實已經難以避免。」「我不希望它發生,我只是觀察到了。」」

有很多人聽著不高興,就像我給大家舉得一個例子講,有兩個好朋友,一個看見另一個的媳婦出軌了,你說看見的這個是說,還是不說?他不希望發生,但是他看到了。這事就很難辦了。

「索羅斯的言論立即遭到中國黨媒的批判。人民日報海外版發表評論文章稱,「做空中國者終將敗於市場。」」

共產黨下的經濟是被控制在中國僵化邪惡的體制下,市場經濟是正常的社會環境,今天中國式僵化邪惡的社會制度與自由的市場發生碰撞,而自由的市場是趙家人願意看到的,因為這會給他們圈起來的奴隸以好處,讓他們多幹活。他們希望獲得所謂更多更大的自由市場,但體制不改變,所以出現了問題,人民幣被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所接受,是自由市場的一個典型標誌。很多人說,中國經濟走向世界了,你想想高級動物走向世界,是猴吃麻花-滿擰(和世界規則相反)。長期僵化不改的制度,卻把自由市場作為獲取利益的一個工具,就是用地溝油炸的麻花,看著香脆,咬一口,吐出來也不是,嚥下去也不是。

美國外交關係協會亞洲部主任易明(Elisabeth Economy)「星期一在《國家利益》雜誌撰文說,理解中國經濟的關鍵是中國政治。她說,對於中國政府來說,經濟改革等於減少對經濟的管控,也等於共產黨執政合法性面臨風險。」

我說過,中國經濟更加市場化使得共產黨被摧毀的時刻更加接近,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這都是自然規律。

「她說,關於中國經濟,有一點容易被忽視,即所有擬議中的改革:貨幣、股市以及國有企業等,都需要中國領導人放鬆或是解除對經濟的管控,而這是他們所不情願的。但是,共產黨執政的合法性又與經濟增長分不開。……,因此,中國領導人會持續不斷地試驗,以確定做到多大程度的管制放鬆,同時又不至於影響對權力的掌控。」

舉個通俗的例子,男人都想娶漂亮女人做媳婦,但你得有本事守得住,你是這塊料嗎?守著漂亮媳婦,自己卻被妖魔操控著極其貪婪,自己不改變能行嗎?這都是人自以為是,極端自私的結果。

當大家認識到這個問題的時候,唯一的出路就是把共產黨拋棄了。當中國社會和人們生活息息相關的經濟層面意識到了這個問題的時候,知道這是解不開的扣的時候,不就是天滅中共的時候嗎?所以,我給大家解釋過,什麼經濟學家,金融學家,分析經濟問題的時候,如果不敢觸及共產黨本身的弊端,你什麼知識都沒用。

就像你到拉斯維加斯賭博,你是華爾街的高級金融分析師,你能保證能贏嗎?中國經濟就是一個大賭場。

「易明說,中國領導人習近平才是改革最終的決策者。她說,姑且不說習近平懂多少經濟,即便是精通,也得看他對中國經濟轉型期產生的風險和動蕩有多大的承受力。」

我覺得分析的相當到位,王岐山是國內和國際公認的金融奇才,但是2015年被人在股票上玩了一把,這是事實。

「另外,她說,對習近平來說,將中國推上國際舞台,成為國際大國更有吸引力。中國的「一路一帶」可能並不會產生預想的經濟利益,人民幣被納入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一攬子貨幣,但是中國的金融系統卻可能並沒有為此做好充分的準備。」

說得很明白了,我認為中國人就要敢於面對自己人性,復甦自己的人性,拋棄中國共產黨,它是200多年前的馬克思,一個外國人創建的邪說,跟中國人其實沒有半點關係,為什麼就那麼抱著不放?這個道理很清楚,所以就是一個魔鬼控制人的概念。如果你不願意要它,魔鬼是拿你無可奈何的。但人為了滿足自己的慾望非得抱著它,就像抱著鬼一樣,它一定佔有你的身子,吸光你的精血。

中共現在的官員跳樓的跳樓,被抓的被抓,國家統計局局長王保安上午好好的在開會下午就給抓了。

抓他兩天前剛剛拿出來GDP的增長指數6.9%,無論真假,那是國家統計局長關鍵的工作之一。中國經濟增長率到底有多少?直接反映出中國最底層的風險到底有多大。華爾街日報有一篇分析說中國經濟實際增長可能是4.3%。如果今天中共承認是4.3%這個數字的話,你說上海股票能跌到哪兒?人民幣能貶值到哪裡?全球股市會受到什麼影響?但這種掩蓋越深刻,時間越長久,有一天帶來的爆炸性的衝擊就越大。所以越早改變這個體制,衝擊就會越小。中國人也就越早擺脫高級動物的控制。

昨天,我理髮了,一貫給我剪頭的人不在,換了一個小夥子,挺普通的一家店,那個小夥子說,濤哥,昨天還有粉絲找你來著,而且,很多朋友留言說:濤哥,很喜歡你的新髮型。哈哈哈……,沒想到朋友們對我這麼在意,其實人注重外表不外乎想表現出一種精神,所有的人都希望留給人一個正面的形象,看到正的東西也會有一種反應。這就是現實環境下人內在和外在的一種關係,這就是相生相剋的道理。

在節目中我分享過一個概念,無論什麼人都要相信人性,我在幾期的節目中都提到今天主政的人如何如何,有些朋友信,有些朋友就不相信,有些朋友說你替他說話。我不替任何人說話,我替我能夠理解的人的尊嚴來講話。人的尊嚴和人性是聯繫在一起的,我在原來的節目中講過,人性是有根的,人性的背後有著佛性,那麼佛性到底在哪裡呢?在我們每個人的靈魂中。人的靈魂擁有佛性,我在修煉中理解的,從師父講的道理中悟到的,人的真正生命價值的體現就是佛性。

父母給予的身體在靈魂佛性的帶動下、影響下,在人間展現一些正的東西,他的真誠、他的善良、他的忍耐,就是人們說的人性,與人的思想,人的肉身同在,雖然人的眼睛看不見。這是人珍惜的。

修煉的人知道這些人性的根源是人靈魂所代表的佛性,佛家講人是有輪迴轉世的,佛性是不死的。而現實生活中卻被人所在的層面各種利益的誘惑下摧毀著人性,為了獲取利益和慾望的一切。在殘害自己人性的過程當中就在傷害著自己的佛性。

中共體制的邪惡,我們經常說的一句話:有黨性就沒人性,因為黨性的背後是高級動物取代了人的靈魂,也就摧毀了人性的根源-佛性的一面。那麼被黨性佔有的人自然也會去摧毀其他人的人性。

為什麼在現實生活中的人只要戴上共產黨國徽的,人立馬就不是人樣子了,表面上說是為了自己能夠吃上飯,但彼此傷害的那種邪惡的程度根本就不是正常人的行為。但是卻發生在中共的體制之下,這就是黨性代替了人佛性的一面直接摧毀了我們肉身所在的人性的一面。

現在是斬妖除魔的年代,我們看到許多西方大片都涉及到這方面的內容,《地獄神探》,《最後的巫師獵人》,這些影片都在探討著各種形式生命之間的那種連帶性和生命的複雜性,而這一切確是現實中人一切外在的基礎,而我們肉眼只能看到人的現實層面,但發生任何事情的背後的原因卻是看不到的,與我們的靈魂共存的生命作用下的結果表現在人間。比如《封神演義》中描述的妲己為什麼那麼壞,她有人的肉體但靈魂已經被一隻狐狸取代了。

我說,2016年是命運和靈魂的一年,命運是人所在層面的生命走過的道路,但在迷中的人們面對發生的一切看不到任何答案,而人的靈魂卻被妖魔鬼怪困擾。靈魂的一年就是要探討我們靈魂中所帶有的佛性,而有些人看上去是人,卻是魔,有些人的靈魂是鬼,有些人的靈魂是動物,這些生命都會在2016和2017年的年代裡彰顯出自己生命的品質。

大家公認江澤民的靈魂是一隻蛤蟆,表現出它生命的品質。很多人知道共產黨背後操控的靈體也是個動物,所以以噬人為樂。人要想保住自己的人性,就要保住自己靈魂中佛性的一面,找到生命的根,這樣你自然會不受邪魔干擾。共產黨那隻動物就無法傷害你。因為當你承認自己佛性的時候,神佛就在你的背後,他們就是要保護所有正的生命。

退黨、退團、退隊從這一點上來說,原因就更加清楚,對我們每一個中國人是否尊重自己的靈魂,保住自己的佛性和人性就至關重要。首先要承認自己是一個人,人就是擁有靈魂,有著佛性和人性之間的關聯,在佛性的作用下你只能拒絕魔鬼般的共產黨。這是我勸大家退出共產黨組織的原因的真實一面。當然也是我在修煉當中的理解。

責任編輯:嚴楓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