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美國眾院承認中共活摘器官 壓死共產黨最後的稻草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我原來講過,壓垮中共的最後一根稻草就是活摘器官,《美國之音》的報導《美眾院外交委員會通過敦促中國停止強行摘除良心犯器官決議》中說,「美國國會眾議院外交委員會3月16日討論並通過了敦促中國停止強行摘除良心犯器官的決議案。」

大家注意這裡不是死囚犯而是良心犯,美國眾院外交委員會承認中國活摘器官,死刑犯的器官是死的,這裡的良心犯是活的,無法用死的掩蓋活的了。


決議案的宗旨是對於「一貫和可信的報道顯示中國存在制度性的、國家認可的摘取良心犯器官的問題」,美國國會表示關注。

制度性的就是共產黨制度性的,國家認可的,就是國家恐怖主義,這種恐怖遠遠勝過希特勒的政權,以制度、法律、權力和國家的行為大規模摘取良心犯的器官,販賣獲取暴利,這種邪惡成為了國家的行為。中華人民共和國有這樣事情的存在,它就沒有資格在這個地球上存在一天。


來自紐約州的恩格爾(Rep. Eliot Engel)眾議員對這種做法進行了強烈譴責。

他說:「不是出於自願的器官摘取是對人權的嚴重踐踏。如果這還不夠的話,我們還聽到有受害者因為宗教信仰而成為(器官摘取的)犧牲品。我們還聽到過中國監獄因販賣器官而獲暴利。」

這裡說的信仰是法輪功學員,有關活摘器官的問題,10年前,大致就是這個時候,在美國首都華盛頓DC有兩個人站了出來,第一次揭示出有關活摘器官的事情,當時中共衛生部新聞發言人毛群安一口否認。10年後的今天,美國眾議院外交委員會通過這樣的決議,就是應對十年前在華盛頓揭示出來有關活摘器官的事情。

你可以否認活摘良心犯器官的人存在,你可以說要證據,但你問你身邊的人,你的親朋好友,你所熟知的人,有多少人在過去十年,十五年,接受過器官移植?這些器官可不是動物的,而是活生生人的。但接受器官的這些人有多少人知道身體里的器官到底是誰的?姓名,性別,年齡,他們知道嗎?他們既然接受了人家的器官,為什麼不問這些信息?一個人只有一個心臟,兩個腎臟,一個肝臟,有人花了50萬就拿走了,那麼被拿走的人會怎樣?我稱其為喪盡了人的良知,為了自己的苟延殘喘,這樣的制度下,有多少這樣的人?


決議說,自願是器官捐贈的前提條件,由於服刑人無法自由表達意願,因此摘取死刑犯器官違反了醫學道德。

決議說,中國政府否認存在非自願的死刑犯器官摘取,但是又不允許獨立調查機構對中國的器官移植體系進行調查。

決議還說,中國政府曾表示2015年1月1日起,停止在器官移植中使用死刑犯器官,但是並未解決摘除良心犯器官的問題。

沒錯,中共政府答應不用死的,但沒有說不用活的,買器官的人都想要活的。但我問這些人一個簡單的問題:你們是不是人?我唾棄的是那些不是人的。


《紐約時報》去年11月17日報道說,「中國為了減少對囚犯器官的長期依賴,建立了全國性的『公民捐贈』系統,而把囚犯重新歸類為公民,中國官員就可以把他們納入這個新的系統。」該報道稱,中國只是將摘取囚犯器官的做法換了個說法。有反對使用囚犯器官的人士稱,這種做法無法知道捐贈是否真正出於自願。

所以中共的這個說辭就是騙人的。


人權組織的報告說,中國的良心犯當中有很多法輪功學員,因此他們在被監禁期間更容易由於器官移植而死亡或被處死。決議引用2006年的一項調查說,在2000年到2005年期間有4萬1千多個器官移植唯一可信的來源是法輪功學員。

另外的一項調查顯示,2006年到2008年,有6萬5千名法輪功人士由於器官移植而被處死,維吾爾等少數民族良心犯也是器官摘取的目標。

由眾議院外交事務委員會前任主席、共和黨籍眾議員羅斯-雷提南(Ileana Ros-Lehtinen)提出的這項決議敦促美國國務院在年度人權報告中對中國批准的對包括法輪功學員在內的良心犯進行器官摘取進行更深入的分析,並每年向國會報告禁止向涉及強制器官和人體組織移植的外國官員頒發美國簽證的情況。

這是一個很關鍵問題,今天已經到了美國的人,凡是在中共體制內涉及到器官移植和被移植的人,其實相應的人都遭受過迫害,可以針對個人向美國法院提出申訴,因為共產黨體制下的人是極端自私的,他們最怕的是財產受到損失。


羅斯-雷提南說:「中國殘忍的器官摘除沒有停止。當中國官方的移植數據不符合證人證詞和從事器官移植人數的急劇增加的事實,我們必須看到中國政權所說的是謊言和政治宣傳。」

長期關注法輪功的共和黨眾議員羅拉巴克說,這些強行摘取的器官也被賣到了美國。

他說:「我們不應該漠視這一現象,允許我們的醫生從中國購買被監禁的法輪功學員的腎臟。我們不應該允許美國醫生移植這樣的器官。」

這項決議目前在眾議院獲得了166位議員的支持。

美國「反對強摘器官醫生組織」,今年被提名諾貝爾和平獎,我認為活摘器官的事情揭露出來是導致共產黨滅亡的關鍵因素,因為這件事情太龐大,太邪惡了,涉及的人也太多,被殺的人多,殺人的人也更多,涉及到整個國家政黨體系。

我認為美國政府早就知道這個事實,只不過在等候時機把它拿出來,政策的本身有著罪惡的一面,有著真正不好的一面,他們只不過在應時的向中共體制施壓。美國眾議院外交委員會不是一次通過了這樣的決議,在此之前的決議是要求中共停止摘取死囚犯器官,今天進一步說摘取良心犯器官的決議,他們要等著一個時辰,等到中南海上層打得四分五裂,打得你死我活的時辰。他們是否要顛覆中共的政權?那是肯定的。他們只是苦於沒有辦法,因為不是人的政權對全世界都是危害。任何一個正常的人都應該否定它。

這個政權的邪惡可以讓一個接受他人器官的人為了自己的私利,而不去打聽器官的來源,為了自己的活而不顧及對方的死,想過會遭報應嗎?一個朋友在我的臉書上放了一段視頻,三個裝屍體的袋子,是黃色的,裡面裝著屍體,是孩子被騙到了那裡,被殺了,把器官弄走了。警察在現場的聲音說,「不許照,不許照。」四周聽到的是家人的哭聲,這就是黨體制下的中國社會。

活摘器官涉及的人包括獲得器官的人、摘取器官的人、販賣器官的人,參與的人數是龐大的,我想跟大家提到一個概念,所有參與的人你不遭到報應都是天理不容的,因為你為了獲取利益屠殺了和你一樣的活生生的人,那麼的邪惡。很多人麻木到對此視而不見,獲得器官的人認為我不需要出聲,我花了錢了,我買來的器官。這句話就是能下地獄的話,人喪失了對道義和靈魂的尊重時,所作所為已經不懂得什麼叫道德了,一個黨性的動物是不能用道德來衡量的,那是對道德本身的侮辱。在那樣的環境中很多普通的中國人在遭受著殘害。這是真正的邪惡,在共產黨的統治下,人們遵循著黨的聲音,黨的原則在屠殺著自己的同胞。

其實我個人和朋友們在一樣的環境下長大,我五、六歲的時候上府佑街幼兒園,就在中南海東門,每年12月26日得給毛主席獻禮,向毛主席匯報思想工作,一個幾歲的小孩向一個老頭子獻什麼禮?我還清楚的記得獻禮的時候我激動的渾身戰抖,就像發了燒似的,我那時候就能被整瘋了,整得不是人樣了,從小開始。

在那種情況下,怎麼有可能,怎麼有機會能認識到自己的靈魂呢?因為有黨在,黨就是要把人摧毀了,變成黨徒,變成黨的傀儡,在整個政權下,在整個制度下,是整體摧毀所有人的,包括當權者,包括權力的擁有者。人的靈魂被摧毀就已經失去了對人本身的認知。共產黨今天還在那裡整人,中國大地普遍存在,扼殺人性和尊嚴,所以很多朋友即使來到海外,依然擺脫不了共產黨那種精神的束縛,因為他們在大陸就是以那種方式掙錢的,掙了錢有能力來到了海外,在正常的環境里,就不知道應該怎麼活了。我說過中國每出生一個人就是共產黨的死敵,所以共產黨想法設法從小教育。

有一個朋友在youtube上給我留言,說濤哥這是第一次我翻翻墻看你節目,當你談到靈魂和人性本身的時候,我竟然落淚了,他說長這麼大第一意識到自己靈魂的尊貴,在中國被教育過程中從來沒有意識到自己靈魂的真實,這是讓他非常感觸的。

我們舉個認識自己的最簡單的例子,《臥虎藏龍》第二集,電影拍得很一般,裡面有兩個場景我印象深刻,一個就是楊紫瓊演的俞女俠在教那個女孩練劍,練一劍穿喉的功夫,用劍扎銅錢眼,女俠非得讓她當著心儀的男孩的面去練這個功夫,為的就是擾亂她內心的情感。女俠說,你要想一劍穿喉,扎到錢眼裡去,你必須控制你的雜念。其實我認為這句話是錯誤的,雜念是控制不了的,在人的層面控制住自己的雜念達到全神貫注的時候,你偶然才能成功一次,但你不能使自己的境界升華。因為雜念不是你自己,你怎麼能控制呢?不是你要想,雜念是自己就往外出,你壓抑不住的。這個道理都是師父教的。一個人一心向佛,在師父的指導下願意消除一切不屬於自己的東西,師父就會幫你去除這些雜念和一些不好的東西。


(網絡圖片)

第二個我印象深刻的場景是,俞女俠在塔裡和一個盲人搏殺,那個瞎子把塔裡所有透亮的地方蓋住,俞女俠剛開始的時候是睜大眼睛看,她就輸了,等明白過來,她把眼睛閉上,就能最後取勝了。一個劍俠她要懂得去適應環境而不是戰勝環境,當她睜眼拚命想看清楚的時候就已經輸了,當她閉上眼睛把心靜下來的時候就有取勝的機會了,所以她能一劍把對方刺死。一個境界中的人懂得如何去順應自然環境,而不是戰勝自然環境,能夠和環境成為一體,所以中國古人講天地人合一。影片展現出來了一些現象,而沒能揭示出來內涵。

而共產黨讓人喪失了認識自己的能力,我一再說,你是共產黨員,你還尚存人性,請一定要退黨。我沒有罵共產黨員,但當你不願意放棄共產黨的時候,你的行為就不是人的行為。因為黨組織已經說得很清楚了,有黨性就沒人性。很多人像生意人一樣想腳踩兩隻船,哪頭有好處轉哪頭,根本沒有什麼做人的原則。但當人意識到自己靈魂的存在的時候,人性自然就會恢復,就會意識到中共的邪惡。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嚴楓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