誠宇:是怕民眾恐慌 還是怕民眾知道真相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這幾天中國大陸媒體都在轉載一則消息。說的是二零一五年九月,上海公安接到報案,破獲了一起仿製假冒品牌奶粉案,共計生產銷售了假冒奶粉1.7萬餘罐。針對此案,今年四月四日,中共食葯監總局新聞發言人表示,上海公安部門已經對查獲的假冒乳粉進行了產品檢驗,產品符合國家標準,不存在安全風險。四月六日,中共食葯監總局再發公告,稱此前的通報是在說謊,目的是為了提醒消費者如果購買食用了該冒牌產品,不要過於恐慌。

針對此事,民眾反應極其激烈,對中共欺騙民眾的做法非常不滿。食葯監總局說的好聽,乍一聽,好象中共還很人性似的,是站在老百姓的立場上為大家著想。可是誰不明白這種謊言的背後掩蓋的是食葯監總局的瀆職!他們最怕老百姓知道真相。說是怕老百姓恐慌,實則是怕老百姓知道真相。

就中國的奶粉來說,前幾年的三聚氰胺毒奶粉事件中,為受害者家屬討說法的趙連海,就是因為揭露了中共的醜惡,最後被投進監牢。再比如剛剛披露的問題疫苗事件,中共食葯監總局也是在想方設法欺騙民眾。早在二零一零年,《中國經濟時報》記者王克勤已經將這一黑幕揭開,如果當時中共當局要想整治的話,還會有今天這樣的事情再度發生嗎?然而當時的衛生部、山西省政府、山西省衛生廳、山西省信訪局,接連不斷的對這一事件進行包庇和阻撓,最後的結果是,負責簽發王克勤調查報告的社長、總編輯被調離職務。第二年,《中國經濟時報》調查部被解散,王克勤被解職。

中共將假的說成真的事太多了。比如,中共為栽贓法輪功而炮製的天安門自焚,那是中央電視台親自參與制作的假案。二零零二年初,參與造假的央視記者在河北省會法制教育培訓中心,和那裡被非法關押的大法學員進行所謂的「座談」,當時有法輪功學員問她「自焚」鏡頭的種種疑點和漏洞,尤其是已燒得黑焦的王進東,兩腿間夾的盛汽油的雪碧瓶子為什麼完好無損時。面對大家有理有據的分析,李玉強不得不承認:王進東腿中間的雪碧瓶子是他們放進去的,此鏡頭是他們「補拍」的。她還狡辯說是為了讓人相信是法輪功在自焚,早知道會被識破就不拍了。

當然,中共造謠容易,而還原真相就非常艱難。一直以來,大家搞不清自焚者之一的劉春玲是怎麼死的。自焚錄像的慢鏡頭顯示,她是被人用東西擊中了頭部而倒下的。是什麼東西呢?只看到一個條狀物從她頭部飛起到半空中,究竟是什麼東西,誰也不知道。直到十一年後,也就是二零一二年,才將劉春玲的死徹底還原。

一位「天安門自焚事件」的目擊者——重慶渝中區小十字片區進京截訪法輪功的610人員講述:「我在『自焚事件』那天,吃完午飯後,就到天安門廣場習慣性的轉轉,快走到紀念碑的時候,看見石梯下放了好大一堆滅火器,就想:有事情要發生!我一邊走一邊看,不一會,就看見北邊起火了,我跟著幾位警察快速向北跑去。當我趕到時,正好看見一壯碩的軍警掄起一個手提滅火器,猛擊一全身被氣霧及煙塵所包圍的女子後腦,女子應聲倒地。由於擊打者用力過猛,滅火器把手脫落飛向空中。」

中共炮製的天安門自焚當時一播出,就被專家們一致認定是偽案。可是要徹底的還原真相得有多難!更何況那是中央電視台親自參與制作的偽案,再由它向全世界播出,中共是多麼的惡毒和無恥!

中共對真相進行扭曲的手法太多太多。比如,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事件。二零零六年三月這一罪惡被曝光出來後,中共外交部發言人秦剛矢口否認。在海外質疑中國為何有那麼多的人體器官供體可供移植時,中共的衛生部副部長黃潔夫卻以移植器官來自死刑犯的借口進行掩蓋。可是死囚器官只是占整個器官來源的百分之二、三。黃潔夫的這個說法從側面印證了香港媒體報導的98%的器官移植是軍隊控制的事實。如今來自民間的正義人士對中共摘取人體器官進行揭露的幾起報道中,都涉及到中共軍隊對法輪功學員的器官摘取,有的是直接講述了活摘的現場;有的是講述了自己因揭露這一罪惡而被迫害的經歷,及她所知道的被活摘者的姓名;有的說出了她所知道的被活摘器官的法輪功學員人員的數量。

中共為什麼害怕人知道真相?因為那是它犯下的罪惡。平時不管誰取得了成績,它都拉過來戴在自己頭上。對於它所犯下的罪惡,它不是否認,就是歪曲、掩蓋。中共從來沒有考慮老百姓恐慌不恐慌的問題。要說恐慌的話,中共才最恐慌,它怕真相敗露後自己的政權垮掉!

假奶粉、毒奶粉、問題疫苗,毒害的是孩子,是無數個家庭。迫害法輪功,摘取人體器官那是對只為做好人者犯下的滔天大罪。對此,除了說謊,它敢說出真相嗎?就是這次假冒奶粉它透露的這一點實情,也是在它不能自圓其說的情況下,才不得不泄露那麼一點。而對法輪功的迫害,中共連一點實情都不敢透露。一個靠謊言維持的政權多存在一天,就是多一天對世人的毒害!

──轉自《明慧網》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