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銘:溶入反迫害運動 解體滅亡中共惡魔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據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四月九日報導:二零一六年三月九日天津市第一中級法院在不開庭審理、不通知律師、家屬的情況下,下達刑事裁定書,駁回法輪功學員熊輝豐先生的上訴,二審維持冤判。在二十天後才將二審裁定書郵寄給熊輝豐的家人,而此時熊輝豐先生的辯護律師仍不知情。同時熊輝豐的家人還收到了天津市南開法院三月二十八日的通知,稱熊輝豐已被送往監獄。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二十五日,南開法院對熊輝豐第二次庭審。但僅在開庭前一天才通知律師,致使律師聯繫不到家屬,開庭時熊輝豐的家人都沒有到場,庭審十幾分鐘就匆匆收場了。兩周後熊輝豐收到送交他本人的判決書,冤判其七年半重刑。熊輝豐當即提交了上訴書。

律師在辯護詞中講:「現有法律和司法解釋對邪教的規定與懲罰違背了憲法對言論自由和信仰自由的保障,多年來的過度適用已將之淪落為理當廢止的惡法。」「熊輝豐與人為善,按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做一個好人,他不但沒有危害社會、破壞法律實施的主觀意圖,更沒有實施過危害社會、破壞法律的行為。」

律師指出:「熊輝豐現已七十八歲,可能是中國大陸境內最大年齡的法輪功在押被告人,重判七年半,不知經辦此案的檢察官和法官會不會因此而青史留名。」現年七十八歲的熊輝豐老人,退休前曾任航天部八三五八研究所副所長、研究員、中國宇航學會的理事,是享受國家特殊津貼的專家。曾因科研工作的傑出成就獲得一九八五年度《國家科學技術進步三等獎》、一九九三年度《光華科技基金二等獎》等殊榮,在航天部及研究所享有極高的聲譽。

熊輝豐先生因堅持信仰法輪功,曾於二零零一年被非法勞教兩年六個月。期間,研究所只發給少量的生活費,政府特殊津貼從此停發。他的老伴、兒子被綁架到洗腦班。二零一四年八月二十六日上午,熊先生再次被抄家、綁架,同年九月九日,被非法批捕。八三五八研究所就此停發了熊老的全部退休金。

熊輝豐老人還樂善好施,默默資助貧困學生。他被非法拘禁後,家人在收拾熊老書櫃時發現了二十五封來自河南省、湖北省受助學生、家長、希望小學校方及上級機關的信件,還有二十多份《中國青少年發展基金會》頒發的捐贈卡。從上述資料中得知,自一九九五年開始,熊老開始向《中國青少年發展基金會》捐款,資助貧困地區的孩子們完成小學學業。受資助者不少於二十二個孩子。

熊輝豐的老伴劉元傑女士,原是八三五八研究所的高級工程師,曾為中國的飛航導彈領域做出了傑出的貢獻,多次獲得航天部的二等功、三等功,在航天部及研究所享有很高的聲譽。她與丈夫共同修鍊法輪功後,原來嚴重的心臟病、高度近視都痊癒了。但多年來反覆的被迫害,嚴重的傷害了劉元傑女士的身心,特別是年近八旬的丈夫再次被綁架,使她的精神狀態近乎崩潰,於二零一五年三月三日含冤離世。

從熊輝豐老人和老伴劉元傑女士的悲慘遭遇,使我們更清楚的看到了中共的邪惡本質和魔鬼嘴臉。在億萬修鍊法輪大法的學員中,從我國第一代製造原子彈的專家於長新將軍到工作在各行各業的專業技術人員,被中共非法關押、誣判的難以數計。他們沒有絲毫觸犯過憲法及法律,只是追求了一種做好人的信仰,就遭受到如此的迫害。

從二十萬控告迫害元兇江澤民的訴狀中,使人們了解了當今在中國大陸發生的這段慘絕人寰的歷史,了解到了中共江澤民集團犯下的滔天罪惡。令人遺憾和心急的是這場迫害仍然在繼續,善良的法輪功學員們仍然在橫遭屠戮。熊輝豐先生已經是一個年近八旬的老人,老伴又含冤離世才一年時間。這樣一位曾經為國家航天事業做出特殊貢獻有功之臣,還誣判他七年半重刑,只有滅絕人性的魔鬼才能幹出這樣的事!這樣的罪惡令人神共憤天地不容啊!

目前中共惡魔不但在中國大陸塗炭生靈,也危及了整個人類社會。今天在全世界發起的退黨運動,就是人類在選擇自救。兩億三千萬的退黨大潮已經使中共幾近崩潰,逾二十萬法輪功學員及家人對迫害元兇江澤民的控告,是被迫害者發起的震撼人類的反迫害運動。世界各國民眾發起的聯名舉報迫害元兇江澤民,是對聲援逾二十萬法輪功學員及家人訴江的正義之舉。中共滅亡是天定的,是歷史的必然,上天不會容忍壞人無度的作惡。

願更多的人特別是中國民眾能夠站出來溶入進這場波瀾壯闊的反迫害運動,制止這場危害人類的血腥迫害,解體滅亡這個作惡多端的中共惡魔。反迫害的根本是拋棄中共,就像兩億三千萬勇士那樣聲明退出中共邪黨組織,何愁中共不滅!拋棄中共,自會有光明的未來,追隨中共,只能做中共的陪葬品!

──轉自《大紀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