寤翰:欲望的誘惑–美國電影《黑天鵝》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美麗的、追求完美的、承載了母親夢想的芭蕾舞演員妮娜渴望獲得新版芭蕾舞劇《天鵝湖》中「天鵝皇后」的角色。正如藝術總監托馬斯所說,如果只是扮演白天鵝非她莫屬,因這就是妮娜的本色演出,善良、純潔、高尚,而她也技藝高超,完美無瑕,生命中除了芭蕾就是芭蕾,就如一塊無瑕白玉,故托馬斯說她的缺陷就是沒有激情。但是經典的《天鵝湖》演出,需要一人分飾兩角,即同時還要扮演邪惡的黑天鵝。顯而易見,妮娜多年單調的芭蕾舞生涯與現實生活里都沒有黑天鵝的影子。

當爭取角色由渴望變成了欲望,壓力與對自我的挑戰隨之而來。而由純潔的白天鵝蛻變為邪惡的黑天鵝,成為妮娜悲劇的開始。

原本乖順、依賴母親的妮娜,慢慢的由唯唯諾諾開始了反抗。為她犧牲了事業的母親無微不至的照顧與呵護變成了束縛,她首先選擇擺脫母親的控制,以期獲得自我的釋放與自由。而托馬斯一次次的角色暗示,漸漸讓頗具「毀滅性」的「陰暗的衝動」即黑天鵝的邪惡一點點的滲透與侵蝕著白天鵝的純潔,扭曲與變異了妮娜的性格。而平素從家庭到劇團兩點一線生活的妮娜獨自與母親相依為命,生活簡單而單純,沒有朋友。開朗、熱情奔放、頗有女性魅力的莉莉成為她在劇團里唯一的朋友,莉莉身上的特質適合出演黑天鵝,她成為妮娜的替補,因而被妮娜視為潛在的威脅與角色的競爭對手。這樣的敵對意識竟然就是妮娜從一個好女孩由內到外脫變為「壞」女孩的開始,羨慕、嫉妒、猜忌,加之對失去角色的恐懼,以小人之心惡意揣測與幻想莉莉的她,魔性大發,分不清真實與可怕的幻覺,甚至不惜採用暴力攻擊莉莉實質是自殘,還殘忍的傷害了母親,而這一切導演巧妙的借用了人格分裂的形式,竊以為,這詮釋了,原本善良的妮娜對被欲望控制與誘惑之下靈魂迷失人性泯滅的自己深深的抵觸與厭惡。

「知女莫如母」,正如妮娜母親所言,這個角色會毀了她,故而勸阻她擔任此角色以保護她,可惜妮娜已不是過去的乖乖女,黑天鵝的邪惡已經注入了她的體內,她已無法自控的滑向了如地獄一般的黑暗之中。陷入癲狂狀態的妮娜就如黑天鵝附體一般,她咬牙強忍傷痛跳出了她人生之中最完美也是最後的一支芭蕾舞劇,走向藝術的巔峰,也走向了自我毀滅。妮娜想要突破自我與成功的欲望讓她分不清舞者與現實的距離,她最終迷失了本真,被夢想所吞噬。

如果白天鵝代表的是善良、純潔、高尚,那黑天鵝代表的卻是邪惡、欲望與墮落。前者代表著人性、神性也即佛性,後者代表著一個人的魔性。而臣服於自己欲望之中不可自拔的人,被欲望誘惑,即是被魔鬼誘惑,最終被變成了魔鬼,雖然妮娜潛意識中的蛻變並沒有真正的傷害莉莉,可為了走向藝術的高峰,卻讓黑天鵝的邪惡取代了自己純潔的靈魂,就如為了滿足成功的欲望與魔鬼簽約出賣靈魂一樣,她最終以生命為祭,創造了極致的完美,也讓自己走向了毀滅。

從中可見,人們所謂的壓力,大多源於欲望,如果失去對自己的約束,人性與理性被魔性控制,隨心所欲時人就蛻變成了魔鬼,毀滅他人,也毀滅自己。此時,再看儒家的中庸之道,道家的清心寡欲,佛家法輪功的以「真善忍」自律是多麼的智慧啊。

妮娜一人分飾兩角,也許導演要告訴我們,人有兩面,一面是人性即神性佛性,人通過自省修己可以成為天使,就如純潔的白天鵝的象徵;一面是魔性,如果一個人被欲望即魔性控制,就會變成魔鬼,一如邪惡的黑天鵝的象徵。妮娜的悲劇告訴我,黑天鵝就如一個人欲望的象徵,執著自我阻遏著自我的提升與完善,讓人墮入深淵。而儒家的「根本在於修身,不出仁義五常之理」,尤其是以法輪功的「真善忍」自律,則可以讓我們遠離欲望的誘惑,遠離邪惡,尤其可以凈化自己被黨文化污染與扭曲的思想及言行舉止。

對藝術無止境的追求變成了無法控制的欲望與爭取角色產生的敵意即鬥爭與莫名的仇恨竟然讓妮娜走向了毀滅。因欲望的誘惑被毀滅的還有托爾斯泰筆下的安娜•卡列尼娜。她們竟然讓我想起對權力控制與科學無止境追求的欲望所帶給人類的傷害來,比如人類對核技術的擁有,在冷戰時期造成的前蘇的核災難,近來朝鮮的核威脅、人類核危機等等。還有就是,此黨為了維護獨裁暴政,想最大限度掌控與奴役國人的欲望,斷根了五千年中華文明,扭曲與抹黑了對今次文明奉獻了社會倫理道德卓越智慧的儒家思想,使紅朝人被黨文化鬥爭仇恨暴力哲學無處不在的洗腦所包圍與變異,讓「無神唯物無根」的紅朝人迷失了信仰與文化,深陷入物欲與「人人害我,我害人人」的困境之中,並帶給了紅朝社會毀滅性的災難。

而當初江氏不就是源於嫉妒與對權力控制的欲望變成了一個魔鬼么,他毫無理性的視平和、善良的法輪功信仰為敵,掀起了一場曠世的殘酷迫害好人的政治鬥爭運動。此舉正如法輪大法師父所言,(個人理解的)大意是,迫害法輪功使中共從內部打倒了自己。迫害也讓中共的邪惡展露於世人面前,讓原本視共產主義為瘟疫的文明世界有了更直觀的了解,更加唾棄它,故會孤立它,也孤立受它連累的紅朝。而越來越多的紅朝人也在漫長的迫害中,從此黨及其黨文化編織的謊言中清醒過來,退出其黨團隊組織,以示與邪黨決裂,遠離了邪惡,選擇了良知、理性與道義。故邪黨最終會被從黨文化思想桎梏中擺脫出來的精神覺醒者拋棄而解體。

而薄、周、徐、郭等等紅朝黨官對金錢與地位的欲望,將自己的人性與良知出賣給魔鬼獲取高官厚祿,自己最終也變成了殘酷迫害法輪功信仰者的魔鬼,最終也因此遭受惡報,死的死,進監獄的進監獄。他們不就如被欲望與魔鬼誘惑的妮娜么,最終都走向了毀滅。那,那些至今仍然追隨江氏集團迫害無辜的法輪功的紅朝人呢?你們是因為被此黨及其黨文化鋪天蓋地的謊言蒙蔽了人性、良知與理性呢?還是為了升官發財的欲望呢?如果那些貪腐落馬的老虎們讓你無知那就是報應,不知三退(退出黨團隊組織)自救,將功贖罪,那如紅朝黨徒高官們難逃法網、自毀未來的結局就是註定的了。法輪大法師父說過,大意是,真善忍是佛法的根本體現,是最根本的佛法。以「真善忍」修身的法輪功佛法修鍊者被殘酷迫害,卻還冒著生命危險講真相拯救被謊言蒙蔽參與犯罪的紅朝人,以免這些迫害工具遭受惡報被清算罪惡落入法網,法輪功信仰者將佛家的秉真、大善大忍詮釋得淋漓盡致。要知道,歷史上迫害佛教徒所遭受的報應,就是那些還不停止迫害者的前車之鑒。

不相信有神論並不等於無神。記得一深受黨文化毒害淪為黨員與無神論者的70後朋友自述,他曾在某寺廟,在觀音菩薩像前說了一些失禮的話,後來某些他無法自控的靈異事件教訓了他,也改變了他。2005年他與我們一起去西藏,他多次提起此事,想來他是想提醒自己與我們不要在西藏寺廟裡面與佛像面前失禮以免被神佛懲戒吧。後來可憐的他,旅行未結束,就因黨員身份被公司強制叫回去參加所謂的黨員「保先」運動。不過後來他依舊對我們一本正經的提起此事質疑無神論,可見「保先」的自欺欺人。幾句失禮的言語即報應若此,何況迫害佛法修鍊者的人呢?我佛慈悲,現在放下屠刀還來得及,因為你們與曾經的我一樣,都是此黨及其黨文化謊言洗腦的受害者。可是再晚就來不及回頭了,因為跟隨中共邪黨及江氏將自己變成欲壑難填、人性盡失的魔鬼迫害良善到底,只能走向地獄與毀滅。

作者提供,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李明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