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川:巴拿馬文件與習江惡鬥同步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4月3日爆出的巴拿馬文件在世界引起了軒然大波,文件曝光後,西方媒體四面追擊,西方各國積極調查,冰島總理和西班牙工業、能源與旅遊大臣也先後因醜聞事件辭職。

與西方各國反應不同的是中國大陸:外交部對外稱「捕風捉影」、宣傳部門對內嚴格封殺,彷彿這件世界性的醜聞與中國無關。然而正是這看似與中國無關的世界性爆炸新聞,其重心或許正是在中國。從該文件爆出的時間點、文件涉及的人物、中共對該文件的處理方式等諸多方面考查,巴拿馬文件的出籠與大陸習江惡鬥剛好同步。

中國大陸自三月兩會以來,習江惡鬥呈白熱化趨勢,任志強事件餘波未平,第一封倒習公開信硝煙再起。兩會結束,習近平出訪之際,要求罷免習近平的第二封公開信再現網路。

習近平於4月1日出訪結束,時隔一天,4月3日,巴拿馬文件被重磅拋出。據媒體報導,該文件共包含1150萬份世界各國政商名流海外洗錢的記錄。第一批泄露的文件涉及12位現任及前任國家領導人及128位各國政客及政府官員。其中中國部分包括習近平姐夫、劉雲山和張高麗家屬、李鵬之女李小琳、賈慶林的外孫女李紫丹及薄熙來之妻谷開來。

雖然此次巴拿馬文件是以世界的金融醜聞為背景,涉及到俄羅斯總統普京、冰島總統、英國首相、沙特國王,但最引人注目的是中國,尤其是現任首腦習近平。

第一批泄密文件中涉及到多位中共現任及離任官員家屬,但重點突出的是習近平姐夫鄧加貴,習近平姐夫被第一時間爆出,並且內容頗為詳細。而對於披露出來的劉雲山及張高麗,至少在習近平姐夫被拋出來之後的24小時之內,媒體報導沒有劉雲山和張高麗家屬的進一步資料。在名字就是點擊率的互聯網時代,習近平在一開始就被置於最搶眼的位置。

雖然習近平姐夫的相關內容並不新鮮,其姐夫本人的公司也在習近平正式上任後關閉,就巴拿馬文件曝光出的涉及習姐夫的相關內容本身對習近平並無大礙。但在世界各國都在熱議、施壓、追責涉及巴拿馬文件醜聞的政要名流的責任時,巴拿馬文件遭到中共的否認及封殺,中共這種處理巴拿馬文件的方式令中國民眾反感。對於不分「趙家人」姓劉還是姓習的中國民眾來說,他們會認為,這是習近平的護短行為,是當局在封殺公民知情權的一貫做法。顯然,巴拿馬文件的披露,在中國大陸與先前江系的一系列攪局行為達到了相同的目的,折抵了習近平反腐打虎以來贏得的一部分民意,令民眾對「習近平的處理方式」不滿。但確切的說,這種封殺行為是習近平的對手、掌管宣傳的江系劉雲山的拿手絕活兒。

繼第一批泄漏資料突出了習近平姐夫的報導之後,國際調查記者聯盟相繼增加中國部分的相關資料,其中補充了劉雲山的兒媳和張高麗女婿的名字及其海外離岸公司的有關情況。此外還涉及到前政治局常委曾慶紅弟弟曾慶淮、賈春旺女兒賈麗青、毛澤東的外孫女陳東昇及胡耀邦之子胡德華。至此,在已經公布的文件記錄中,中國人開辦的離岸公司人數全球第一,中共政權下的腐敗再次成為世界關注的焦點。

客觀的說,不僅巴拿馬文件泄漏的鄧加貴的記錄對習近平沒有什麼影響,即使是劉雲山和張高麗家屬的離岸公司資料對這兩個江系官員的影響也不大,因為劉雲山、張高麗家族在國內的貪腐程度遠遠超出巴拿馬文件披露的內容。但多位江系官員的出現,卻使巴拿馬文件在外觀上更具有某種迷惑性。與2014年離岸金融解密曝光的全是胡習人馬相比,這次巴拿馬文件加進多數江系官員的手段似乎更高明些。但兩次離岸醜聞有一個共同特點,那就是以習近平為主要突出對象,而習近平的對手、中國第一貪的江澤民家族卻被保護的嚴嚴實實。這不能不令人猜疑,兩次行為出於同一目的,就是打擊習近平,阻卻習近平圍剿江澤民的步伐,巴拿馬文件不過是2014年離岸金融解密的升級版。

可以說,此次的巴拿馬文件不但意欲抹黑習近平,製造天下烏鴉一般黑,營造習近平反腐但習近平家族本身也不幹凈的效果之外,其更大的目的在於給習近平當局添亂,阻卻習近平當局對於江澤民的步步緊逼。

回到巴拿馬文件拋出的時間點,不僅是兩封倒習公開信相繼出現的節點,而且是江澤民父子被內控的消息不斷傳出,江澤民罕見缺席中共新老常委均有出席的場合的時間點。同時,江澤民被習近平當局封殺不準露面,而江澤民卻通過各種不正常渠道拚命的詭異露面。值得一提的是,中國大陸著名維權律師鄭恩寵分別於3月24日及4月21日兩次肯定的披露江澤民父子被內控的消息,而江澤民也在一個月內三次缺席中共「大人物」的悼念場合。

種種跡象表明,江澤民的處境岌岌可危,離公開拋出只有一步距離。這種背景下在國內拋出第二封倒習公開信,在國際上重磅拋出中共權貴人數最多的巴拿馬文件,客觀上給習近平當局製造國內國際的雙重壓力,完全可以解讀為江系在江澤民被控制之後的瘋狂阻擊行為,是江係為阻擊習近平當局隨時拋出江澤民而不惜代價的火拚行為。

也許有人質疑,巴拿馬文件是世界性醜聞,國內的江系人員怎能操控?但是別忘了,盜空了中國大部分財富的江澤民血債集團能在國內發動經濟政變、做空股市而讓習李束手無策,在國際上運用金錢收買各國情報為己所用又豈是難事,況且江系的二號人物曾慶紅不曾經是中共最大的特務頭子嗎?

然而,該來的總會來的,上天清算江澤民的安排不會被人改變!2月29日廈門江澤民題詞的集美大橋突然迸裂就是江澤民的下場和結局真實寫照。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新唐人版權所有,轉載請注明出處。

責任編輯:李明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