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江澤民死定了」這是命!信不信隨你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來自英格蘭中部的萊斯特城俱樂部昨晚奪得英超冠軍。這也是該俱樂部歷史上首次獲得頂級聯賽的冠軍獎盃。許多球迷說,這是足球史上「不可思議的奇蹟」。

萊斯特城的奪冠是因切爾西與托特納姆熱刺2比2踢平的結果。萊斯特城隊上一個年度還在苦苦的保級,今年卻成為了冠軍。更有趣的是當球隊獲勝的時候,60幾歲的教練並不在場而是前往羅馬為自己90幾歲的母親慶祝生日,他應該是最後一個知道自己的球隊獲得冠軍的人,這裡充滿了生活的味道,他何嘗不知道自己的球隊會成為冠軍而自己會成為傳奇式人物呢?但他承諾自己的母親要和她吃一頓飯,所以就飛回了羅馬。

而由於萊斯特城隊表現太差所以在博彩中是1比5000,也就是說如果你花一塊錢買這個球隊贏,他們真贏了,你就會得到5000塊。據說有8個人買了,發財了。可也有一個人過去的時間里都買萊斯特城隊,但偏偏今年沒買。每次他都花20英鎊,如果今年也買他能夠掙10萬英鎊,這就是命!

這一切的發生給我的感覺就是命運,沒有人能夠預測命運,沒人能知道結果。不是依靠經驗,依靠數字分析出來的,而是有更神奇的力量展現在人們面前讓人們無從解釋,但人們一定拚命去解釋。就像我給大家講的手心手背的故事,伸出手你看到手心,但有幾人能知道手背什麼樣呢?你能跟根據手心的樣子和情況推測出手背的樣子嗎?這就是實證科學的基礎,就是人自私愚蠢的結果。

美國之音的報導《江澤民隱跡消聲事關權斗?》其實這個話題人們討論過,說最近又有人死了,習近平露面了,但江澤民沒在花圈上露面。文章中說:「前中共最高領導人江澤民一個月內高調缺席三位前高官的哀悼名單,有違中共官場規矩和江氏為人風格,引發各界關注。」

裡面說「高調」缺席,沒露面還高調,為什麼這麼埋汰他呢?因為江澤民以前現身總是高調的,他最後一次高調現身是2015年9月3日習近平大閱兵。


「明鏡集團總裁何頻認為,中國官員的大規模腐敗發生在江澤民任期,江澤民還嚴厲鎮壓了法輪功,因此一些人對江澤民非常不滿意,恨不得他早死。但是近日網上有關江澤民出事的傳言很可能是某些人的想像和希望。」

當然我不否認說江澤民出事的人中存在著一廂情願的成分,但我還是那句話,江澤民死定了,曾慶紅死定了,共產黨死定了。

2012年3月底,我說過周永康死定了。王立軍出事的時候,我說薄熙來死定了。周永康死定了,我單做了一期《今日點擊》。當時太多人不接受了,他們說,你沒憑沒證,為什麼說他死定了?和現在一樣,也有人說,那是你的想像和希望,只是一個泡等等。李東生死的時候,我也明確講,徐才厚死定了,郭伯雄死定了。以什麼為憑證?

我說今天你不相信生命的關係,不相信靈魂的一切,只相信眼前的一切,就像看到手心去推算手背一樣。這就是聰明人的愚蠢,不是因為愚蠢而是不能突破肉眼看到的事情,局限於自以為是的理解當中。這就是人真實的一面,聰明人的愚蠢和可憐之處。如果一個人靈魂的境界提升了,他能突破有形的手心,他也許也看不到手背,但他不會自以為是的說:根據我看到的手心,手背是什麼樣子。


「歷史學家章立凡說,在過去三年里,新的領導人大力拓展了他的權力邊界,權力幾乎達到巔峰狀態,而老人干政逐步式微。江澤民的影響力在衰落,但中共出於自身的考慮,不會做出逮捕前任領導人的先例。因此沒有必要過度地解讀一兩次事件。」

章立凡是很有名的學者,但他這番話的基礎就是共產黨是萬歲的,共產黨是不會倒的。當年當觸及到周永康死定了的時候,這樣的評論到處都是。當說郭伯雄和徐才厚死定了的時候,這樣的評論也是到處都是。

在軍隊當中,男男女女都是徐才厚弄上去的,過去的15年,加上張萬年,軍隊完全掌握在江澤民手中。而習近平在2014年6月份處理這件事情的時候,是一刀劈死了徐才厚,很多人驚呼,說這么砍了徐才厚,習近平一定會遭遇不測。非常有可能,稍微有點常識的人都知道,習近平會很麻煩,結果習近平的麻煩不是砍死徐才厚的麻煩,而是在2015年9月底沒有砍死江澤民和曾慶紅的麻煩。也就是說,砍死人沒麻煩,沒能砍死人帶來了麻煩。不砍死江澤民,麻煩多了。

這就是一個人站在不同的角度去看到現在的事情。就像我開頭說的,萊斯特城隊站在英超的角度來說,根本就不可能取得今天的結果。但這樣的事情就是在嘲諷那些自以為是的聰明人。

前兩天網上說,賈慶林的女婿被邊控了,但賈慶林的女婿對港媒說自己並沒被控。


「香港—據港媒報道,前中共政治局常委、全國政協主席賈慶林的女婿李伯潭星期一現身香港,罕見地與幾家傳媒記者相約會面,特意為海外媒體指他因捲入近期落馬的前河北政法委書記張越貪腐案而被當局禁止出境的消息闢謠。報道稱,李伯潭剛從美國返港,周一上午邀星島日報記者同行返回深圳,再出境返回香港,並通過香港律師朋友安排,在酒店接受蘋果日報記者採訪。李伯潭稱有關他被邊控的報道是無中生有,被迫以此方式回應,因謠言對他和家人傷害很大。」

什麼意思?李伯潭約星島日報記者同行,而不是蘋果日報,我相信是和他個人有關係,蘋果日報在香港的地界當中是反共的,李伯潭在回到香港後又故意接受蘋果日報採訪,這是闢謠的手段。但我認為,賈慶林家族遇到了莫大的壓力,如果沒有壓力,李伯潭犯不上這麼干,今天他自由了,並不代表他明天也自由。今天他自由了,帶著星島日報的記者從香港返回深圳,再從深圳到香港,來表明他進入中國邊界沒有任何問題,他為什麼這麼費心呢?人家可是賈慶林的女婿,他帶著記者這麼表演一遍正說明他麻煩在身了。只是他現在還有能力保持自由之身。而這自由之身需要在公眾中得到證實。人陷入麻煩中的時候,會拚命的證明自己沒有麻煩。

在這些陷入麻煩的人忙於證明自己很聰明的同時,魏則西事件在國內持續發酵,BBC報導《魏則西背後的網友力量》中說:


「中國國家網際網路信息辦公室發言人姜軍在談到「魏則西事件」時,稱受到網民的廣泛關注。並「根據網民舉報」,聯合調查組進駐百度調查。被調查後,百度對BBC回應稱:「百度力求為用戶提供安全可信的搜索體驗,並且已經立即對此事展開調查。」5月2日晚間,百度(NASDAQ:BIDU)股價開盤後大幅下跌,以178.91美元收盤,跌幅7.92%,市值縮水約53億美元。」

我認為魏則西這樣的事件在中國屢有發生,動車事故非常類似,包括小悅悅被壓死,事情的根節點在於具體的人,一個弱者的悲劇,但事件觸及到了所有的人在未來時間里都將面對的這麼一個環境。

網民們表現出了自己的關心,因為每一個人都可能成為下一個魏則西,很多人在使用著和魏則西同樣的手段在尋找自己身體能夠健康的答案,當這種虛假的事情充斥到整個中國的環境中的時候,每一個人的生命都受到了威脅,自然就會有所反應。

這樣的反應並不是每一次都能得到權力者的支持,而這次卻得到了支持,有兩種可能,一個是擁有的權力的人原來就想整百度,就是要整治這些民間有錢人,第二個可能,是權力者真的想利用這樣的突發事件轉變國家形象,這裡不是共產黨的概念。共產黨在和國家撕裂。任大炮被整,習近平明確在黨校中說「黨校姓黨」,這裡整頓的都是黨員,人們和輿論驚呼說,他極左了,極左的說法是對共產黨抱有希望,這是思考者的問題,而不是說話者的。

黨和國家正在撕裂,我反復說順天意而行怎麼做都行,很多權勢之人認為自己可以把握時間,把握歷史,不是的,人只能順應歷史,順應天意,人定勝天全是瞎扯,所以我才說聰明者的愚蠢。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嚴楓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