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魏則西之死 撕開了怎麼樣的黑幕?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6年05月05日訊】【熱點互動】(1457)魏則西之死 撕開了怎麼樣的黑幕:一名大學生魏則西的死亡,連日來席捲了中國媒體、民間輿論,魏則西誤信了百度搜索出來的針對他的惡性腫瘤的治療方法和相關的武警醫院,在化光了家人東拼西湊的20萬元以後,含冤離世,這個事件目前還在持續發酵,魏則西的死亡揭示了一系列的醫療亂象以及利益集團,從百度到武警醫院,到莆田系,到監管,這個鏈條上的每一個環節,似乎都出了問題,到底有著什麼樣的黑幕?

主持人:觀眾朋友大家好,歡迎您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直播節目。一名大學生魏則西的死亡,連日來襲捲中國媒體和民間輿論,魏則西誤信了「百度」搜索出來的、針對他的惡性腫瘤的治療方法和相關的武警醫院,在花光了家人東拼西湊來的20萬元之後含冤離世,這個事件目前還在持續發酵。

魏則西的死亡,揭示了一系列的醫療亂象以及利益集團,從「百度」到武警醫院、到「莆田系」、到監管,這個鏈條上的每一個環結以乎都出了問題,到底有著什麼樣的黑幕?今天我們請兩位嘉賓評論和解讀,一位是在現場的時事評論員橫河先生,橫河您好!還有一位是通過Skype和我們連線的時事評論員趙培先生,趙培您好!

橫河、趙培:主持人好!大家好!

主持人:非常感謝二位!節目開始,我們先看一段相關新聞短片。

看著自己的兒子躺在冷冰冰的棺材裡,為人父母傷痛欲絕,這個場面,白髮人送黑髮人,情何以堪!

中國大學生魏則西因透過「百度」搜尋醫療資訊,誤信武警北京總隊第二醫院的醫療宣傳,原本以為找到了希望,卻因為院方治療不當而死。花光了20萬元的積蓄之後離世。過世前他在網路發文,希望不要有更多人像他一樣受騙。

這篇文章像炸彈一樣,炸開了一個醫療利益集團。

根據大陸媒體報導,北京武警二院腫瘤生物治療中心的網站,是百度信譽加V認證的實名網站,其域名的註冊組織為「上海康新醫院投資管理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是「莆田系」醫療公司的大老闆之一陳新賢。

報導說,2014年6月成立的莆田(中國)健康產業總會,號稱是全球最大的健康產業聯盟組織,擁有全國8,600多家民營醫院會員,年營業額達2,600億元人民幣。

據了解,莆田(中國)健康產業總會總顧問為陳至立。陳至立本人就是莆田人。根據《江澤民其人》一書第十八章指出,江澤民的情婦名單中,就數她的級別最高。

外界指出,「魏則西事件」牽扯出了幾個利益集團。莆田系負責挖坑,榨乾絕症患者的積蓄;武警二院負責招攬,為其貼金字招牌,讓患者喪失警惕;百度負責做假路牌,指引患者源源而來;監管部門負責為騙子保駕護航,讓受害者無處維權,讓罪惡長期延續。

主持人:觀眾朋友,我們今天談的是大陸的一位大學生魏則西,他的死亡案件在全中國掀起輿論風暴,您有任何觀點歡迎您在節目中間給我們打電話。

橫河,我想先問一下,就這個事情它可以說是轟動全國,而且是引起了公憤,所以很多人都在說,到底這個事情誰負責?誰是害死魏則西的真凶?您怎麼看?

橫河:首先,這件事情給我一個印象,因為要分析起來誰是真凶的話,至少剛才已經列了一大串。在中國要生個病的話實在是太不容易了,它有這麼多陷阱,一個接一個,連環套,你躱過了第一個、躱不過第二個,再躱不過第三個,最後轉了一大圈以後,回過頭來你還得跳下這陷阱,幾乎沒有逃出去的可能性。這就是說,在中國,要是普通老百姓得個病的話,實在是太難了。

主持人:是,你說到陷阱,魏則西在網上有一篇文章,他裡面就談到,他說他其實作了不少調查,他說「當時想著,百度、三甲醫院、中央台、斯坦福的技術,這些加起來應該沒有問題了。」

所以,我想問一下趙培,我們從第一個環節開始看,就是百度,因為很多人都在說,百度首當其衝要負一定的責任。特別是它的這個「競價排名」被很多人詬病。到底「競價排名」是什麼?你認為百度應該負什麼樣的責任?

趙培:「競價排名」的意思就是說,當網友搜索一定名稱的時候,誰給我的錢高,就把誰排在前面,這就是「競價排名」。這一系列的事件,可以說都是百度「競價排名」引起來的。

它應該負什麼責任呢?其實在中國,歷來對這個事情非常有爭議,因為明明是廣告,卻用搜索結果來標示。2008年11月8日,法律界和互聯網的14名人士成立「互聯網反壟斷聯盟」,認為百度「違反廣告法、存在點擊欺詐、涉嫌勒索營銷、銷售違禁品」等一系列罪名。

咱們就講「魏則西事件」,可以說,如果百度有競價排名,等於是給莆田系或者武警二院打廣告,就違法了。我們可以舉美國「谷歌」的案例,美國谷歌沒有競價排名,它是直接打廣告,2013年6月,全美檢察官協會就告了谷歌,為什麼呢?因為它幫助一家非法藥物網站打廣告,而且谷歌跟它的所有客戶說明白,只是廣告。最後告訴成功,谷歌被判罰5億美元。

所以可以說百度是在非法廣告,或者是給這些假冒、偽劣產品打廣告,它一定是要負上法律責任的。

主持人:就是說,其實谷歌也是有競價排名,但是它很清楚標示是廣告;但是百度就讓人以為是自然搜索的結果。

趙培:對!我們可以對比一下二者的不一樣,其實名稱也不一樣,百度的就叫做「競價排名」,就是你看不出哪個是掏了錢的?哪個是自然搜索出來的結果?谷歌的叫什麼?叫「競價廣告」,就是打廣告。大家如果能夠上網用英文搜尋,可以看一下,它廣告前面有一個小的標示符「AD」,甚至會標出特殊的顏色在上面,講明:這就是廣告,下面的搜索結果是按照引擎的整個搜索結果作出來的。所以二者是完全不一樣的。

關於魏則西的這個事,甚至有特別好事的網友,在谷歌上作同樣的搜索,比如先搜索魏則西得的病「滑膜肉瘤治療」,網友說,谷歌用0.41秒呈現了20.6萬個結果,排在第一位的是「維基百科」關於英文名稱的解釋,說明這是什麼病;下面的結果是一群醫生自發建立的網站,對於病情研究手法的討論和最新進展。大家又搜索治療方法,也搜出20多萬個結果,排名第一位是手術切除、第二位是化療,但是很多醫生都不建議使用。魏則西所經歷的DCCIK的免疫方法根本就沒有。

然後大家又搜索魏則西所用的「DCCIK免疫療法」,結果谷歌用了0.53秒給出了7,520個結果,排名最前三位的是三篇學術文章,引用次數分別是5次、3次、29次,著重提出,這個方式還需要大量臨床應用檢驗,不建議使用;還需要精密的設計和更多的實驗報告才能使用。所以說,如果魏則西在海外用谷歌搜索的話,他絕對不會被坑到這個地步。

主持人:橫河先生,我們聽趙培剛剛講的,谷歌搜索出來的和百度搜索出來的是完全不一樣的結果,還不單是廣告不廣告的問題!

橫河:搜尋任何資訊都是不一樣的。所謂廣告,剛才趙培已經說了,谷歌的廣告部分和後面的檢索出來的部分是分開來的,有非常明顯的界線把它分開來;百度你要去查的話,你就分不清楚哪個是廣告、哪個是搜索出來的結果?搜索出來結果實際上就是以廣告為主,但它不這麼說。所以有人說它,一是違反廣告法;另外,它對搜索的結果進行了人為的干預,人為干預不能算是搜索結果。這是沒有什麼爭議的!

「競價排名」的名詞和方法,並不是海外搜索引擎發明的;是百度發明的。現在中國方面有一些文章說,百度首創了這個方法以後,世界各大搜索引擎都跟著學。還有這麼一種說法,我倒是沒有看到。其實不是的,這完全是兩個概念把它混淆在一起了。

主持人:我想,百度「競價排名」的搜索結果,其實很多信息是搜索不到的,還不光是廣告不排出來。像魏則西說,最後是一位國外的網友通過谷歌搜索,才幫他搜索出這種治療方法其實並不有效,只用於臨床。

橫河:中國的網路是局域網,跟全世界網路是分離的,所有搜索的結果是不一樣的。比如「魏則西事件」出來以後,到百度上搜索還能搜索到很多這種免疫療法;如果上谷歌去查,哪怕是用英文或中文,發現用中文搜索出來的大部分文章是中國人寫的,並不是西方科研的。

比如這一次在百度查出來的很有名的「CLS生物治療技術」,這一詞彙如果用英文去查是沒有結果的;唯有這麼幾個結果,全都是跟這家莆田系的腫瘤治療有關係。就是說,在國際上是沒有這個名詞的。

主持人:要是單單說百度有責任(它可能是有責任),現在國內是不是只有百度獨此一家搜索引擎?如果有別的搜索引擎比如谷歌,它是不是就有對照和參照呢?

橫河:如果有谷歌,大家當然願意用谷歌,但谷歌是被排擠出中國的。谷歌被排擠出中國當然不是因為搜索的關係,但是多少有一點關係。百度有一套自己的方法,把中國的網路局域化、娛樂化和完全商業化;谷歌就有很客觀的搜索結果,中共當局不滿意,就設了個計把它給趕出去了,趕出去以後,百度一家坐大。

其它的搜索引擎要麼很小,再就是它也不大可能完全突破封鎖,達到在海外用谷歌搜索的程度;有一些勉強能用的東西,又加入了中國的網路封鎖的行列。所以為什麼說中國的網路是「局域網」呢?是因為你只要不翻牆,你根本就看不到實際的東西,所謂「把現實世界虛幻化」了的是中國的局域網,是最明顯的。

主持人:是。趙培先生,有人說害死魏則西的真凶之一是中國的防火牆,還不單是百度的問題。您怎麼看?

趙培:我非常認同這種說法。我們看百度做的這個事,其實中共封鎖網路之後,對百度這樣的企業是有要求的,比如要刪什麼樣的帖、什麼樣的搜索結果不能顯示等。百度做了這套技術是有成本在的,然後百度就拿了這套技術出去賣錢,怎麼賣錢呢?你不是要危機公關嗎?你不是要網路水軍嗎?我百度可以幫你啊,我刪個帖子多少錢,我幹個什麼事多少錢。這就是百度能做到的。

可以說中共是個壞東西,百度有樣學樣,學得也是一樣壞,它學的那些招數都用來對付商業上的人。還是用來對付中國的老百姓。

這一次百度能夠被拎出來說,是因為它後台投靠的周永康、薄熙來下台了。我們提到的那一次谷歌被趕出中國的事件,其實是周永康跟薄熙來聯合策劃的,他們跟百度有交易,他們負責製造「谷歌涉黃」的假新聞,另外再通過攻擊谷歌的機密,把谷歌趕了出去。他們得到的好處是百度開放了給他搜索溫家寶、胡錦濤、習近平三個人的漢語拼音、拼寫,馬上就可以負面新聞,作為打擊他們三個人的手段。他們倆人倒台之後,百度的這些醜聞才能夠見諸於中國媒體、見諸於中國的報導。

主持人:是,有背後的深層因素。我們現在看另外一方面的因素,醫院。我想請問橫河先生,武警醫院是三甲醫院,所謂國內最高級別的醫院,但是魏則西當時可能不知道,三甲醫院的科室是被外包的,現在媒體揭示,是被莆田系外包的。是不是這樣?

橫河:對,中國的醫院很奇怪。中國的醫院以前絕大多數都是公立醫院,私立醫院幾乎沒有,1990年代開始醫療改革、醫療產業化,產業化當中有一個重要因素,可以把科室包下去,軍隊醫院就可以把科室包給外面的人。莆田系在這之前,最早的時候不就是電線桿上貼廣告的嘛,治什麼皮膚病、性病等,好像這些正規醫院上不了台面的。

主持人:就是來自莆田的這些遊醫?

橫河:對,就是江湖郎中,貼這些東西。等到醫療改革產業化的時候,他們已經積累了一定的資金,有了一定本錢以後,一是開始辦自己的醫院;還一個就是到很有名的醫院去承包,軍隊醫院被包的是最多的,他們的治療從不傷大雅的、治也治不好、也治不死、一拖多少年的這種病,逐漸發展到屬於很尖端的腫瘤。

腫瘤的治療在全世界都是很尖端的醫院、很尖端的發達國家才能做的,結果它這個民營的,幾乎壟斷了中國絕大部分非常規治療的腫瘤治療方法。

主持人:誰來監管它的醫療水平和醫療效果呢?

橫河:現在中國的問題就是這樣,醫療改革以後,實際上把病人一是當做榨取的錢袋子,你可以看到莆田系就是這樣子,它是盯著你錢包裡有多少錢,要把你榨乾,最後留給你回家的路費。這是他們的基本原則。至於技術方面是沒有人管的,莆田系招的醫生,有一點技術的都待不住,他覺得憑技術到這裡來坑蒙拐騙,他不幹,走掉的很多。所以招的很多都是小學畢業生、中學畢業生,就招這些人。

主持人:所以它把病人當試驗。

橫河:當小老鼠。這個小老鼠倒不是莆田系發明的,全世界幾乎所有的藥物,最大量的臨床實驗都到中國去做,在其它國家有很嚴格的規定,一期、二期、三期實驗都有很嚴格的規定,比如這種細胞免疫療法,在美國現在還是一期臨床實驗,最多到二期,還沒到三期呢。不是美國有臨床病例就表示已經進入臨床使用了,不是的!那是特別經過美國國家衛生研究所(NIH)和食品藥物監督管理局(FDA)批准以後才能做的,所以它的案例非常少。

但是你一去查這種治療方法,在中國的臨床報告簡直多得不得了,不是指這種坑蒙拐騙的醫院,就正規的醫院和正規的研究機構的臨床報告都非常多。

主持人:已經把它用到病人身上了。

橫河:對,它已經大批用了!所以中國的老百姓、中國的病人其實就是全世界做醫學實驗的小白鼠,就這麼用了!當然,像細胞免疫治療,在美國你要去查的話,非常難查到,很少,但在中國你要去查的話,特別多,而且大批的論文作者,從第一作者到最後作者全都是中國名字。這等於是一個非常不好的試驗條件,最糟的是國家把它劃為第三類醫療技術。

去年,國務院專門有個規定,第三類醫療技術的審批和監管,由使用單位自己來試。連申請都不需要了,國家已經沒有批准申請的機構了,你們就自己去試。這個是非常嚴重的問題。我現在不知道出了這麼大的事情,所以到處是陷阱,如果有非常強大的監管機構,也不至於到現在這個程度!

主持人:等一下我們談一談監管。我想先請問趙培,剛才橫河先生講的醫院承包,我們先不說其它醫院,就說武警和軍隊醫院,它的科室承包甚至整個醫院的外包,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現在有多普及?

趙培:它其實是從1990年代後期開始的,當時軍隊醫院、武警醫院、消防醫院等官方背景濃厚的醫院要求改制,為什麼呢?因為共產黨經營得不好,經常入不敷出,而且給醫生們發不出工資,所以改制。改制是怎麼改制呢?承包下面一個個科室。這就是江澤民後期搞的。因為江澤民時期,他搞了一個讓軍隊經商,共產黨黨內對這個是有很大意見的,後期,他就把這個給取消了,以後的郭伯雄或者徐才厚這些軍頭,只能從國防經費裡貪汙。

雖然取消了軍隊經商,但是醫院改制之後,軍隊醫院的這個口子還是留下來了,沒有徹底封死,這才造成了莆田系的順勢而入,承包了一個個科室。說白了,軍隊醫院比如武警來講,除了武警總院,剩下的醫院幾乎都有科室被承包,變成了不打私人醫院牌子的私人醫院。

主持人:是,但是民眾並不知道!民眾相信的是「三甲醫院」這塊牌子,但是真正實行治療的卻是完全沒有醫術、醫療認證或醫療保障的這些醫生是嗎?

趙培:對。其實莆田系的發展過程也是這樣的,剛才橫河先生講了,他們做遊醫。1990年代剛開始,遊醫賺了一點錢,花600至1,000元能夠拿下院長,他們掛靠在國營醫院,之後,軍隊改制,他們花更多的錢去買通衛生部門和醫院領導,就能夠承包下來一個個科室,但是老百姓們都不知道,所以這就是一種「掛羊頭賣狗肉」的行為。

主持人:現在線上有一位澳大利亞的觀眾,我們先接聽澳洲邱先生的電話,邱先生您好。

邱先生:您好,大家好。我非常同意剛才兩位嘉賓所說。我想「魏則西事件」咱們老百姓應該張開自己的慧眼,加以思考。最簡單的一個實例,前一段時間國內霧霾,一位朋友打電話給我:「聽說加拿大有一個牌子的空氣清淨機,你們澳洲有沒有賣?」我就告訴他,這不可能是實事兒。因為你想,加拿大的空氣那麼好,會賣空氣清潔機?不可能!

我覺得所有的消費者應該認真思考,包括哪家醫院也好、買什麼產品也好,您想想有沒有可能國外也實行這樣的方式、方法?在百度上搜索到的東西肯定都是假的!我說的就這些。謝謝。

主持人:謝謝邱先生。邱先生的話讓我想起國內有一篇文章,最後的結論是「不要相信百度」,這句話重複了三遍。

橫河:問題是不相信百度相信誰呢?這就回到了一個問題──防火牆,防火牆防的不僅僅是政治上的訊息。中國很多人認可「局域網」,認為在中國很自由啊,網上也是什麼都能看見啊!不需要了解外面的東西。

生病誰都難免,結果就是生病的時候找不到真實的訊息。最有用的辦法第一就是打破防火牆,現在還沒有打破的時候怎麼辦呢?大家學著翻牆!要勇於接受外界的事務、外界的訊息。

主持人:是。我想請問橫河先生,談一談監管。百度所謂「競價排名」已經有很多例子了,過去媒體也都有報導。軍隊醫院被承包,過去也發生不少情況,為什麼一直沒有人管?監管部門應該是誰?

橫河:現在就不知道!可以看一下這次派去的調查組,大概中央軍委可以算一個,管軍隊醫院嘛;總後勤部可以算一個,但是中央軍委副主席、總後勤部部長,一連串都是這麼腐敗的大官員。收入的一半要交給醫院,醫院肯定要往上交,一條線的腐敗下來,不可能有人管。這就是軍隊的問題。百度也是同樣道理。

防火牆建「局域網」的情況下起了非常大的作用,中共當時在江澤民統治、垂簾聽政時期,這些是中共統治工具之一,它不可能去管。

說到網信辦,這種消息在外面流傳這麼長時間,網信辦怎麼可能會不知道?想想看,哪個異議人士寫了一篇文章,第二天網信辦就可以派警察找到他家裡去;這麼多人監控、這麼多坑、蒙、拐、騙的東西它會不知道?它當然知道!只是沒有影響到統治它不會把這個作為監管的對象,它把整個維穩力量都放在異議人士、不同政見或宗教信仰團體上面去了,根本沒有放在跟老百姓衣食住行有關的問題上。

主持人:趙培先生,您對監管這方面有什麼補充?針對剛才觀眾的問題,在中國如何看到真相?因為我們看到無論百度也好、央視也好、三甲醫院也好,這一條線上的訊息似乎都不能相信,這個事對於中國老百姓該怎麼辦呢?

趙培:我的觀點可能比剛才那位觀眾更進一步。百度、三甲認證、中央電視台,大家認為魏則西是隨機被害的嗎?不是!他等於是被謀殺的。

所有的搜索引擎,百度是唯一能搜索到有多種觀點、多種結論的地方,中共已經控制住了;三甲認證、對醫院的認證,中共官方控制住了;電視台作為宣傳部門,哪家媒體不是中共控制住了?在這一系列被嚴格監控下得到的錯誤訊息,那就是中共有意給的,它為什麼有意提供呢?是因為它要封鎖住真相。

特別是我想對國內的朋友講一下,我們很多人對法輪功的認知都從百度搜索來的、從中共官方認定的反某教協會來的、從中央電視台得來的,那麼我們對法輪功的認知和誤解是不是中共有意毒害我們、有意灌輸給我們的?那就是。從魏則西這個例子,我們可以看到中共有意做了這一套東西,不光是在迫害法輪功,等於是迫害了全國人,等於是謀殺全體中國人。

橫河:我覺得趙培的觀點很有意思。講到武警醫院,我們知道武警醫院在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起到重要作用,我們想到,它的邪惡不可能只是孤立的一點;一定是成雙、成對,最後成片。當武警醫院可以把人完全做為消滅的對象,盜取器官賺錢,它還有什麼其它底限不能突破?「魏則西案」用承包、騙錢然後全部榨乾的方式,對於中國武警醫院來說,它能夠活摘法輪功學員的器官就是輕而易舉的事情。因此就要想到,對一群人的迫害就是對所有人的迫害,由魏則西的案子可以看得很清楚。

主持人:確實是這樣的,而且是非常典型的案子。

橫河:對!

主持人:今天的節目時間又到了,魏則西的案子背後牽扯非常深、非常廣,有機會我們再探討。非常感謝二位嘉賓,也非常感謝觀眾朋友們的收看和參與,我們下次節目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