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山雪蓮:誰才是中華民族真正的政治敵人?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法輪大法弟子是在喚醒人們的善念良知,讓人們遠離災禍,而不是在搞政治。

在越民主越進步的國家,宗教信仰人權的位置是最高的,也就是他的自由度是越大的,相反的在越不自由、越集權的國家,宗教信仰人權的位置越低,因為集權國家用政治籠罩了一切,當所有的東西都為政治服務的時候,宗教信仰和人權就沒有了自由空間。生活在大陸的人們都對政治非常敏感,當法輪功民眾集體上訪和勸人退黨時,人們就認為法輪功搞政治是反華組織,說《九評》是抨擊共產黨的反華文章。全世界很多預言都提到,天要滅中共,被蒙蔽的人都難逃劫難,就像南亞海嘯,瞬間幾十萬生命遇難,當時有很多善良的當地民眾,告訴人們要來大海嘯,相信的就逃生了,我們現在所做的,就是告訴大家,上天要滅中共,趕快逃生吧,而逃生的最方便可行的辦法,就是三退(黨、團、隊),在精神和形式上遠離這個禍源,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只有虛榮自大與狂妄妒嫉的江氏小丑,才會把政治、階級鬥爭、打壓異己,當成權力與慾望的角逐的對象,並挑起了這場慘無人道的迫害運動。

我們在揭露迫害,講清真相過程中,做法看起來和美國的馬丁•路德金和印度的甘地沒有什麼兩樣,都是採用了非暴力的抗爭形式,但是馬丁•路德金的目的,是為美國的黑人爭取人權,甘地是為了印度爭取獨立,他們都有其政治目的,而我們是人在塵世,而心在方外的修煉人,不慕榮華,不貪權貴,沒有政治企圖,沒有花名冊,沒有組織,沒有武器,不是太平天國和義和團,是遠離政治的一群善良的修煉團體,都是在自願的自己出資印資料傳真相,希望人們退出中共邪惡組織,遠離災難,擁有美好未來!

誰才是中華民族真正的政治敵人

旅居澳洲的法學教授袁紅冰曾對媒體爆料:「從毛時代的政治挂帥,到江澤民時代的講政治,都在以國家恐怖主義的名義告訴中國人,搞政治是共產黨才能擁有的特權,共產黨的歷史一直在反覆的向人民證明,政治就意味著通過一次又一次的思想整肅、政治迫害、權利傾軋,來摧殘人性,剝奪人權,毀滅文化,毒害生命,共產黨已經使政治變成了一個充滿血腥、陰霾、獸性和暴力的領域,共產黨在告訴世界,中國的政治就是殺戮與罪惡。」

「中共官僚們把法輪功學員以和平方式抗暴維權的行為,指責為搞政治,請問難道只有對江澤民集團所犯下的群體滅絕罪和信仰滅絕罪,聽而不聞,視而不見,才叫『不搞政治』嗎?難道任由中共暴政,肆意的踐踏人權,欺壓民眾,而不敢發出一聲聲音,才叫『不搞政治』嗎?難道面對中共的宣傳機器,為了掩蓋他們的罪惡,而偽造的謊言,不敢講出真相,才叫『不搞政治』嗎?」

「共產黨把自己等同於中華民族,這更是無恥之極,且不論任何一個政治組織都沒有資格與承載著五千年文明的中華民族相提並論,只就共產黨對中華民族的背叛和傷害而言,它便是只配在華夏祖先靈前叩首謝罪的千古罪人,在培育出一個從無恥到墮落的程度上,都堪稱空前絕後的貪官污吏群體之後,在把社會財富出賣給了,腐敗的權利和骯髒的金錢,和墮落的知識結成的黑幫同盟之後,共產黨還能把自己等同於中華民族,在如此深刻的傷害了中華民族之後,共產黨還自稱它能夠代表中華民族,這難道還不是無恥至極嗎?」

《聖經》約翰福音第六章有這麼一段記載:耶穌宣講上帝的國,當時以色列國已經滅亡,一些猶太人以為耶穌是他們的王,於是幾千人拿著武器來到耶穌面前,希望耶穌領導大家推翻當時的統治者,重建以色列國,但被耶穌拒絕了。釋迦牟尼是王子,他的父親對他寄予厚望,但是釋迦牟尼卻放棄了王位,出家修行,耶穌和釋迦牟尼在傳法時,都被當時的統治者妒嫉,被認為是有政治野心,為什麼人類歷史上總是把傳播正教的覺者,當成政治敵人來對待呢?人生百年和人在生前和死後的永恆相比,不過是白馬過隙一閃而過,而人在世間形成的觀念卻能左右將來永恆的歸宿,這應該是每個人嚴肅面對的問題。

有人說××黨養著你們,給你們開工資,現在人們不愁吃不愁穿,反過來反對?

如果是你吃著共產黨、喝著共產黨,那應該所有的活都是共產黨在干,共產黨種地、共產黨下工廠、共產黨打工、共產黨搞科研。而實際上是農民種地、工人做工、老百姓在打工、知識份子搞科研,所有的財富都是老百姓自己創造的。是咱中國人從小就被這個邪靈洗腦、控制、奴化了。它給你灌輸的都是『爹親娘親不如黨親』,剝奪了億萬人的個人財產,壟斷了社會一切財富,甚至人們原本自由的精神和靈魂。你想想,如果你在家獃著它會給你工資嗎?那是我們辛苦的血汗錢,是咱老百姓養活了它。因為中國的老百姓不但養著政府官員的開支,還要養著和政府同樣數量的「黨」的各級官員,包括滿足他們的貪污腐敗。而共產邪黨總是騎在人民頭上,吃喝拿要。他們開的工資都是老百姓的納稅錢。按理說中國的老百姓是最勤勞最有智慧的,為什麼還富得這麼緩慢,甚至有的還生活的非常貧困?中國的老百姓得多付出多少呢?據官方統計,中國的官員每年公款吃喝的費用是二千億,轎車的費用是三千億,出國旅遊的費用是二千億,一共七千億。他們有錢吃喝玩樂卻沒錢辦教育,本來應該國家給拿的教育經費卻讓老百姓自己掏腰包。現在房價、醫療費用昂貴,老百姓難以承擔。自從共產邪黨執政,他們走了一條高稅收,高積累,低收入的路,假如你能創造300元的產值,它只給你開30元工資。你的工資是你的勞動所得,你工作時創造的產值足夠養活你一輩子,所以退休金也是你工作的時候賺來的,幹活掙錢在任何一個國家、任何社會制度都是天理,相反在中國你的勞動與你的所得根本不成比例,是中共邪黨剝奪了你的勞動所得。在國外,沒有共產黨的國家裡,都相信有神佛存在,有自己的信仰。在那裡和咱們干同等的工作,工資要比咱們多的多,而且稅賦低,福利好,很多國家都是免費醫療,義務教育。

有人說共產黨是干過許多壞事,但要一分為二的看問題,功大於過。現在中國在共產黨的領導下不是很富裕,免了農業稅,還給補助,國際地位也提高了嗎?

共產黨對中國人民根本就無「功」可言。它對中華民族干盡了壞事。首先,中共自建政以來所製造的一場又一場政治運動,都是迫害好人、殺人的運動。事情過後,為了平民憤、維持它的獨裁政權,唱著高調要「一分為二」的看問題,象毛澤東的三七開、鄧小平的四六開等等,讓老百姓不要計較它致死了八千萬的中國人,繼續被它奴役。

規定殺人償命,共產黨和平時代殺了百千萬中國人,怎麼就不償命呢?事情過後,給那些被殺的人來個「平反」,找幾個替罪羊了事。時至今日,這個殺人無數的邪黨依然以「偉、光、正」自居著。邪黨說的「一分為二」完全是掩蓋自己的罪行,欺騙老百姓的謬論。其次,中共自建政以來沒收了老百姓的土地、工廠和國家所有的資源,搞計劃經濟,農民種什麼、工廠生產什麼、生產多少都是邪黨說了算,老百姓想自己種點什麼,想發家致富,自謀生路,它就割資本主義尾巴,把老百姓管的死死的,那時候老百姓很貧窮,吃了上頓沒下頓。又由於一次又一次的政治運動把中國的經濟弄到了幾乎崩潰的邊緣,共產黨為了維持它岌岌可危的統治地位,七十年代末開始搞改革開放,經濟搞活,說白了就是共產黨對老百姓放手了,管的不那麼嚴,農民種地有了選擇的餘地,工人搞承包,生意人搞個體,中國人民通過自己辛勤的勞動,生活開始有了好轉,使中國的經濟有了突飛猛進的發展,應該說中國的發展是在共產黨對人們放鬆管制的情況下發展起來的。如果中國沒有共產黨,不搞一場場殺人的政治運動,憑著中國人民的勤勞和智慧,中國經濟早就騰飛了。現在農民種地雖然不用交農業稅,還給補助,但是種子化肥都在漲價,整個費用下來比交稅的時候還高,羊毛出在羊身上,吃虧的還是農民。

有人這樣說過:毛澤東把全國人民的衣服扒光,鄧小平給你一個褲衩,胡錦濤給你一個大背心,卻讓你感恩戴德。如果沒有共產黨,我們早該穿西服打領帶了。國外經濟發達國家都沒有共產黨,反而生活水平更高。在共產黨統治下的中國老百姓一直生活在苦難當中,生活有一點好轉就很知足,根本不知道西方自由民主國家的人民生活的多麼富足,這也是許多高幹子女攜巨款移居國外的一個重要原因所在。

作者提供,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李明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