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川:魏則西之死江澤民和中共才是罪魁禍首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近日,21歲的西安電子科技大學計算機專業大學生魏則西病逝的消息在網路上被刷爆,原因是該學生在大二時得了一種惡性軟組織腫瘤——滑膜肉瘤。他通過百度搜索找到在百度網站上排名第一的武警北京市總隊第二醫院,經過反覆的無效治療,花光了父母東挪西借的20萬之後,魏則西不治身亡。

魏則西之死,再次捅破了長期存在的百度醫療競價排名醜聞、「莆田系」承包科室亂象、軍隊醫院特權、醫療監管漏洞等多層窗戶紙。有網友形象的概括魏則西之死:「莆田系」負責挖坑,等著絕症患者往裡跳,在他們臨死之前榨乾他們家庭最後的積蓄;武警二院負責招攬,為「莆田系」提供場地、裝點門面、貼上金字招牌,免得患者們不相信;百度負責做假路牌,指引更多患者從全國各地源源不斷地聚集而來;而監管部門,負責為他們保駕護航、大開綠燈,事後負責幫他們收拾爛攤子,讓患者家屬無處維權,讓罪惡長期延續。

魏則西之死,百度、武警北京總隊第二醫院、「莆田系」及相關監管部門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而最終的罪魁禍首則是江澤民中共

百度作惡得益於江澤民中共扶持

眾所周知,百度作為中國目前最大的搜索引擎,是中共一手扶植的結果。中共十六大前夕,江綿恆去信息產業部502所視察,工作人員用谷歌搜索「江澤民」,前10條中就有3條曆數江澤民的罪惡,又驚又氣之後,江綿恆利用禍國殃民的「金盾工程」封鎖互聯網並扶持百度。

2006年谷歌進入中國,當奉行「假、惡、暴」的中共發現奉行「不作惡」的谷歌與自己格格不入並且不屈服、不妥協之後,中共薄熙來、周永康等人用「涉黃」等多種手段構陷谷歌,最終迫使谷歌退出中國,使百度一家獨大。

中共封鎖了互聯網、逼走了谷歌之後,百度成為中共尤其是江系的作惡工具,做為國內最大搜索引擎,百度不僅屏蔽有關法輪功的任何正面報導,同時也屏蔽有關民主、人權、自由等相關資料。在江系的操縱之下,百度還不時的解禁海外親江媒體對胡、溫、習的抹黑報導。

在與中共江系的深度交往中,作為商家的百度深得江澤民的啟發,利用百度的各個項目「悶聲發大財」,其中自然包括誤導魏則西的百度醫療競價排名。而百度這種靠給錢多少來決定網上排名先後的做法也並非一朝一夕,而且先前也不是沒有人質疑,為什麼百度依然順風順水的賺著黑心錢,原因正是中共江澤民犯罪集團背後的默許、縱容及支持。

「莆田系」崛起得益於江澤民及中共的「坑人政策」

除了百度是中共一手扶植外,為魏則西挖坑的「莆田系」崛起也得益於中共江澤民時代的「坑人政策」。「莆田系」本是一群沒有受過專業教育、不懂得醫學專業知識的地方游醫,由於中共江澤民時代、陳至立分管醫療期間推出的「醫療產業化」政策,使得不懂專業卻善於專營的「莆田系」商人如魚得水,乘機承包了眾多的公立醫院,為自己找到了生財之道,也為那些收入不高的公立醫院創立了發財的機會。

關於「莆田系」的醜聞,在大陸至少10年前就有過報導和揭露,但都不了了之,這背後與其大靠山陳至立不無關係。盛傳身為江澤民大情婦的陳至立是莆田人,其分管醫療時期推出了有利於「莆田系」發財而飽受爭議的「醫療產業化」政策,隨後再為「莆田系」發展壯大一路保駕護航。公開報導顯示,在莆田健康總會2014年成立時,陳至立曾以中共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身份發賀信,並且擔任該會總顧問一職至今。

軍隊醫院行騙得益於江澤民及中共的縱容

魏則西就醫的是在百度搜索排名第一、獲得「三甲」最高評級的北京武警總隊第二醫院,接受治療的方案是聲稱「與美國相關機構合作的DC-CIK生物免疫療法」,然而,魏則西耗盡家人籌集的最後一筆20萬元治療費才發現,該項「治療」早已被國外證明無效。

在目前的中國,軍隊醫院利用絕症患者和家屬迫切求生、不惜傾其所有的心理大肆騙錢斂財的行為由來已久。尤其是江澤民時代,為了控制軍權、收買軍心,江澤民放縱軍隊大肆經商、縱容軍隊貪污腐敗,鼓勵軍隊醫院有償服務。

就魏則西就醫的北京武警第二醫院而言,雖名義上是公立、三甲醫院,但實際上其大部分科室早已承包給缺乏專業知識、擅長行騙和包裝的「莆田系」,軍隊醫院為「莆田系」江湖醫生行騙提供場地和金字招牌,「莆田系」為軍隊醫院上交滾滾不斷的錢財,不知情的患者成為「莆田系」和軍隊醫院合夥屠宰的對象。為了維持和穩定這種合夥行騙模式,「莆田系」不僅將營業額的五成或六成上交給軍隊醫院,每年還會給醫院各科室主任到院長3萬至40萬不等的禮金。(參見大陸媒體人王志安5月3日微博)

中共的監管形同虛設或為作惡共同體

「莆田系」作為黑心商人,他們是精明的。「莆田系」剛開始承包醫院時除了軍隊醫院,還包括一些普通公立醫院。當2000年衛生部禁止非營利性質醫院中私人承包科室後,「莆田系」依然大量的盤踞在軍隊醫院及武警醫院之中,因為這些醫院不歸衛生部管理,而由解放軍總後勤部管理。

在軍隊內部,監管者與被監管者實為一個利益共同體、一家人,自己管自己的監管方式不僅形同虛設,而且監管者本身就是被監管者的保護傘,共同維持軍隊醫院這塊隨心所欲的法外之地。有關軍隊的事項,不僅地方報紙、輿論不能隨意介入,即使發生糾紛,地方司法部門也不能參與。這種特殊的身份和地位為中共的軍隊醫院作惡提供了極大的方便。

在中共的統治下,不僅軍隊醫院缺乏監管,就前面的百度及「莆田系」而言,即使有相應的監管部門,也形同虛設。百度作惡有中共江系支持,「莆田系」行騙有陳至立撐腰,這種罪惡最終來源於中共的邪惡制度。制度不改變,無論什麼調查組進駐百度,還是什麼衛生局調查武警醫院,都不會有根本性的改變。假藥、毒疫苗、毒奶粉、毒食品等事件層出不窮、屢禁不止,這些不都是最好的例證嗎?

中共猶如一棵有毒的大樹,上述相關的責任部門及責任人都是樹上的毒果實,無論吃了哪一個毒果,都是致命的,無論打掉了哪一顆毒果,再結出的果實依然有毒,因為這棵樹本身劇毒。魏則西身患現代醫學難以治癒的絕症,又吃了中共毒樹上的毒果,並且連食四顆(還有中央電視台的誤導),怎能有活命的希望?

魏則西事件發生後,網上有個帖子:以前有人說:「沒有谷歌我們有百度,沒有臉書我們有微博,沒有YOUTUBE我們有優酷,就上我們中國人自己的網站能死啊?」看來真的能死。

魏則西事件也再一次印證了《九評》的一句話:誰在什麼問題上相信了共產黨,就會在什麼問題上送掉小命。要想有希望,唯有砍掉中共這棵毒樹,拔出毒樹的樹根才能從根本上解決問題。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新唐人版權所有,轉載請注明出處。

責任編輯:李明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