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 】魏則西事件能追查多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6年05月07日訊】【熱點互動】(1458)魏則西事件能追查多深?:陝西大學生魏則西誤信百度排名前列的醫療廣告醫治無效死亡事件不斷發酵,涉事的武警北京總隊第二醫院也被輿論聚焦,而早前就已經被曝光的中共武警醫院活摘法輪功器官的罪行,也再次被海內外關注。

主持人:觀眾朋友,關注全球熱點,與您真誠互動,歡迎您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熱線直播節目。魏則西事件引發輿論的風暴並且持續的發酵,當局也成立了聯合調查組進駐百度、進駐武警醫院。

然而最近又涉及到了「莆田系」的驚人黑幕,背後涉及到怎樣的政治勢力?而中宣部又發文向全國發布禁令,這背後又有怎麼樣的玄機?那麼習近平準備用3年的時間逐步取消軍隊的有償服務。魏則西事件是開始嗎?圍繞相關話題今天我們將和觀眾朋友展開討論。在開始之前首先請大家觀看一個背景短片。

21歲的中國大學生魏則西身患惡性腫瘤「滑膜肉瘤」後,四處求醫,通過百度搜索,來到武警北京總隊第二醫院,嘗試一種「生物免疫療法」,當花費20多萬元還是去世了。去世前,魏則西通過知乎帳號發文《你認為人性最大的『惡』是什麼?》,抨擊百度和武警二院的欺騙行為。

自4月底以來,該事件通過微博、媒體發酵後,激起了中國網友的憤怒,紛紛抨擊百度的無底線競價排名誘騙了無數患者;「莆田系」民營醫院和武警二院,挖坑榨乾絕症患者的救命錢;監管互聯網廣告的工商、衛生等部門為騙子保駕護航,讓罪惡長期延續。

5月4日,中共中宣部和國家網信辦發布「魏則西事件」網上管控要求。根據《法國國際廣播電臺》的報導,有知情者透露,中宣部和國家網信辦要求媒體對「魏則西事件」的相關報導「全面降溫」,嚴格規範新聞稿源,不得自採自編,除新華社、《人民日報》等官方媒體消息外,不再新發相關報導,評論,不設專題。

通知還要求嚴控跟帖評論總量,刪除關聯性、煽動性、行動性、攻擊性消息,特別是藉機批評中共政權、醫療制度和社會制度等相關言論。

不過,有分析認為,此前魏則西之死激起的民情洶湧指責,媒體紛紛跟進揭露黑幕,明顯是中宣部引導輿論導向的結果。

3月27日,中共黨媒報導,習近平要求軍隊在3年內退出商業化經營。

中國經濟社會學者何清漣在接受《美國之音》專訪時認為,魏則西事件與習近平的軍隊改革有關聯。通過這件事抓武警醫院這個「硬骨頭」,就可以推動軍改的全面進行。

不過何清漣認為,對於老百姓而言,事件應是促使醫療體制改革的機會。

自由撰稿人朱欣欣認為,當局熱炒這件事是出於政治需要,而民間則借這件事發洩不滿,在輿論導向偏離當局的導向時,中宣部才站出來滅火。

朱欣欣認為,中國社會積壓太多的民怨,中共想操控社會輿論已經是不可能了,無論它熱炒任何事件,民間在深挖的過程中,最終都會把矛頭指向中共政權。

主持人:觀眾朋友,關注全球熱點與您真誠互動,歡迎您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熱線直播節目,我們今天是熱線直播節目,請您撥打我們的熱線電話參與討論。今天我們請到了兩位嘉賓,一位是政論家陳破空先生,另外一位是時事評論員藍述先生。

我們看到魏則西事件持續的發酵,現在武警總隊第二醫院已經是被停診,同時工作組也已經進駐百度和武警醫院。那麼背後如何解讀?現在最新的進展先請陳先生介紹。

陳破空:這個武警北京第二醫院停診,它是被迫的。因為它信譽上喪失殆盡,在這個事件中它成了眾矢之的,所以家屬和病患都不相信它了,所以都在紛紛質問它。因為現在結論出來,武警醫院它搞所謂的改革、所謂的改制就是外包,就是外包給所謂的民營醫院,民營就是這個「莆田系」,後面可以談到。

外包之後,這個「莆田系」所組合的這些科室的醫生是臨時拼湊的,臨時找來醫生,臨時成為所謂的主治醫生。而現在更多的醜聞曝露出來,這些醫生的資質很多是假的,有的醫生連畢業論文都是假的,或者說他的畢業證書是假的,還有他們所寫的論文是抄襲的,現在網上越來越多的曝露,他根本就無法行醫了。所以這些病患、這些家屬都憤怒了,因為他不知道正在接受什麼治療。

就好像魏則西接受的治療,說是美國生物技術,生物免疫技術,說跟斯坦福大學合作的。而且開始說的是這種技術早在美國過時。不是過時的問題,根本就是子虛烏有,不存在!斯坦福大學已經聲明了,這件事跟他們毫無關係!他們跟中國醫院完全沒有合作。所以中國這個造假假中有假,一貫反美反西方,但是一旦打出美國的招牌就能夠迷惑民間。中國民間還是很相信美國,迷信美國。所以它這個都是假的,從頭至尾是假的!因此這個武警醫院它是混不下去了,不得不停診。

主持人:花光了20萬,結果並沒有什麼效果,這背後武警醫院和軍隊醫院究竟揭露了軍隊腐敗的怎樣冰山一角?藍述先生,我不知道對此您有怎麼樣的觀察?

藍述:不僅僅是武警醫院,以及中共的這些軍方的醫院,他們的腐敗通過這件事情讓人感到非常非常的吃驚。中共實際上在改革開放剛開始的時候,軍隊就開始去搞一些,比如說用軍隊的資源發一些財,但是這個東西到江澤民執政時期全面進入了高峰,整個軍隊進入了一個大面積的迅速的腐敗時期。

而恰恰在這個時期,90年代的時候,中共又開始搞所謂的醫療產業化。醫療產業化一搞了以後,許許多多的國家醫院,像破空先生剛才講的,它就開始跟地方一些外面的,像「莆田系」這一類的這些來歷不明的人搞一些合作項目賺錢,實際上是以賺錢為目的。

在這種情況下,軍隊醫院和武警醫院正好處在軍隊全面的腐敗時期,同時又處在國家醫院的產業化時期,所以說軍隊醫院和武警醫院就成了醫療腐敗的重災區。為什麼呢?因為武警醫院和軍隊醫院地方上管不著,不像一般地方上的醫院,如果你出了什麼問題,人家還可以去省政府、市政府上訪,或者去法院告你;如果是武警醫院和軍隊醫院它出了問題,老百姓告都沒地方告!所以說軍隊和武警醫院實在是腐敗的重災區。

主持人:我們知道百度在為自己辯解的時候,曾經說武警二院是「三甲」醫院,究竟誰頒發給它這樣的資職?而且就像藍述先生所說的,軍隊醫院和武警醫院不受地方管理部門的管控。那麼又有誰能監管?這暴露出什麼樣的問題?

陳破空:所謂「三甲」醫院就是三級甲等醫院,據說是醫院的最高級別。這種證書只有省市衛生部門可以頒發,也就是說武警第二醫院是北京市政府的衛生局頒發給它的。這就形成一個錯位,北京市政府它是管民營的,它不管軍隊的,它去軍隊裡面頒發它證書;而軍隊的人馬是軍隊管,它不受地方節制。所以這完全是錯位的。

一方面衛生部門給它一個資職;但另一方面,它的人馬、它的內部管理是軍隊體系,所以就是頒發資職的和監管的完全錯位!而且武警醫院也好,軍隊醫院也好,它腐敗它是軍隊腐敗的一個部分。

我大概在幾年前寫過一本書叫做《假如中美開戰》,我就揭露了軍隊的種種腐敗,其中有一個,軍隊林林種種分很多部門,很多兵種,比如說守森林的部隊他就偷伐木材和盜賣木材;守礦山的部隊就盜賣礦山;而邊防部隊就走私販毒,甚至走私槍枝。所以形形色色的兵種都在腐敗。

包括醫院,軍隊醫院的腐敗,本來軍隊醫院是給現役軍人或退伍軍人服務,最後是向社會服務、社會開放。而向社會服務、社會開放實際上是為了賺民眾的錢,而賺民眾的錢它又不是軍醫在服務,它實際上又外包給一些民間郎中來服務。這些民間郎中像「莆田系」這些,本來是在電線杆上打廣告,說治性病的,最後就到了百度打廣告。這些人本來是什麼號稱老軍醫治性病,最後成了軍區醫院治腫瘤。所以這個騙局越滾越大,財源越滾越大,實際上整個是在搜刮老百姓的血汗錢。

主持人:好,我們接一下觀眾朋友的電話。日本的金女士,金女士您好!

日本金女士:你好!我想說現在一切都是次要的,現在最重要的是成立一個國際法律調查團和國際警察。有一個遠距離大腦控制和遠距離健康控制為主的犯罪團夥已經控制了美國政府、日本政府等民主政府,也許中國政府也被控制了。

主持人:您指的是「莆田系」嗎?那我們一會兒可以再具體講一講這個情況,謝謝您!其實剛才觀眾講得挺大,我不知道她是不是指中國這個「莆田系」?其實我們一直在說「莆田系」「莆田系」,究竟是怎麼回事?這背後又隱藏了一個什麼樣的內幕?

陳破空:這次提到莆田,我想起我以前看的武俠小說,我以前看了很多武俠小說,結果武俠小說中福建莆田這個名字經常出現,什麼莆田大會、莆田比武,各路武林高手身懷絕技、千奇百怪,都在那裡匯集,而且黑道人物神出鬼沒,就證明莆田在歷史上還是一個非常複雜的地方。結果沒想到所謂武林聚集的這麼一個江湖聖地莆田,現在給攪到江湖郎中的聖地,江湖郎中現在身懷絕技,身懷假技也好,也是千奇百怪的在那邊會合。

說這個「莆田系」居然大到什麼程度呢?說承包了80多所的軍隊醫院。而且這個「莆田系」原來都是江湖郎中,莆田出來的這些有的是農民,有的是無業遊民等等。我剛才說的在電線桿上到處貼東西,這些人最後說是發展成民間醫療系統、民間醫藥公司,還發展出什麼詹、陳、林、黃四大家族,各自控制一大塊,最後通過解放軍醫院,主要就是行賄受賄。

舉例來講,陝西的一個軍醫院,一到過節給什麼院長、政委,下面的科室主任、主治醫生,30萬元、40萬元、2萬元、5萬元……等等,不等,行賄。行賄的結果就是拿到這些醫院的外包,外包之後,我剛才講了,臨時去湊醫生,甚至臨時湊江湖郎中。

而這些江湖郎中根本沒有任何資質,甚至有的人恐怕連現代化的儀器都不會使用,假裝在那裡擺弄,甚至是打著美國的旗號,打著外國的旗號,反正在中國是撒天大的謊也不犯罪,整個社會都是假嘛!所以從百度假,假到醫院,假到「莆田系」。

所以「莆田系」整個就是一個騙子公司,但這個騙子公司,其它也是詐騙公司,軍隊醫院也是詐騙,百度也是詐騙,所以你看到每個環節都造假,每個環節都是詐騙,每個環節都是腐敗,這就是中國。實際上這是一個典型的整個中國式的鬧劇。

主持人:如果說它是這樣的一個造假的集團,但是「莆田系」卻恰恰承包了很多醫院的科室。藍述先生,我想請教一下,您的了解,「莆田系」背後究竟隱藏了一些怎樣的黑幕和具體事實?它又是怎樣發展壯大的?

藍述:這個「莆田系」它在80年代的時候,還是在電線桿子上貼治狐臭、治療不孕、男性不舉、性病等等;然後90年代就到了公立醫院,特別是武警、軍隊的醫院裡面去開一個專家診所;然後到了本世紀初前10年,他們就開始承包醫院的這些科室,主要是醫療產業化的一部分。

那麼「莆田系」的幾個大老,在2014年成立了一個全國性的莆田健康協會。當時陳至立,大家知道陳至立就是前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這個人是莆田人,當時還專門給他們這個健康協會寫信表示祝賀。這個莆田你可以看到國內有很多報導,在它的資本滾雪球越滾越大的過程中,實際上它是得到了中共這個體制從上到下的各級官僚機構的支持,一片是叫好的。

那麼陳至立這個人大家也知道了,教育產業化、醫療產業化都是她搞的,她是1988年開始發家,當時進入上海市委,可以說是江澤民「上海幫」的核心成員之一。在整個江澤民以腐敗換團結,以腐敗為基礎發展經濟的過程中,她是最得力的一個幹將。所以「莆田系」背後它官方的背景和它的黑幕是非常非常深的。

陳破空:「莆田系」背後還有這麼一個人物,最近兩天暴露出來,它背後有些大股東,其中一個大股東叫劉永好。劉永好是誰呢?是四川新希望集團的總裁,這個人曾經當過中國的首富,這個人跟周永康和周永康家族關係非同小可,周永康他又接上江澤民這條線了。劉永好他為什麼成為「莆田系」背後的一個大老?他資金怎麼來的?如果說順藤摸瓜的話是可以摸出大名堂來的。

主持人:我們再來接一下觀眾朋友的電話,洛杉磯的成女士,成女士您好。

洛杉磯成女士:你們好!我和魏則西的年齡不是差得很多,而且魏則西這個事情,我相信在國際上已經引起很多注意,那麼我跟一個美國朋友交流了一下魏則西這個事情,然後美國的朋友都聽傻了。

美國人不太明白這個事情是怎麼回事,他就覺得百度沒有責任。那我就說因為中共它長期網絡封鎖,那他就沒有正確的信息,魏則西他作為一個年輕人他可能不會想到去翻牆或怎麼樣,所以才導致了他就沒有獲得正確的信息,才這麼離世了。我就想把這個事情分享一下。

主持人:謝謝!

陳破空:美國人認為百度沒有責任,是美國人太單純,他以為百度跟谷歌一樣,只不過就是個搜索引擎,他就不明白百度跟谷歌的功能完全不一樣!百度跟谷歌表面上都是一個所謂的搜索引擎,表面上都是有競價排名,但是谷歌它有它的規則。比如谷歌有一條規則叫白帽、黑帽和灰帽,它如果鑑定到有人惡意的去宣傳虛假廣告,它會給它打出「黑帽」痕跡,而且2年之內不能進入這個引擎;如果是按照正規在那裡靠自己的信譽、靠自己的服務上去的,那叫「白帽」,這個是受保護的,那麼介於中間叫「灰帽」。

但中國這個百度是什麼呢?幹兩件事都是惡,第一個是它聽命於政府去封鎖信息、過濾信息,去誤導輿論,這是一種惡;另外一個惡就是大規模的打虛假廣告。

有人就去搜索醫療的東西,結果在谷歌上搜索到的是醫療公司和醫療公司的網站,大部分都是這樣;但是百度一搜索全是醫療廣告。所以這個百度就跟阿里巴巴馬雲搞淘寶網一樣,因為淘寶網是說60%多都是假貨,就不管,賣就行了!號稱價廉物美,只管賣!這就是它所謂的淘金之路。

百度就是這樣,只要是廣告只管打。說百度打到什麼地步呢?就這個「莆田系」,百度比如有一年260億的廣告,「莆田系」居然就占了120億的廣告費,「莆田系」占這麼大的廣告費,當然就在百度上縱橫置入,所有的病患都去找它去了,找這些軍醫,找這些診所,大量的病患上那兒去了。

魏則西事件只是引起了注意,武警二醫院只是栽了,但更多的軍隊醫院、更多的武警醫院,同樣是造假或者欺騙,或者是「莆田系」所掌握,而且還沒曝光而已。

主持人:好,我們再來接一下觀眾的電話,舊金山的陳先生,陳先生您好!

舊金山陳先生:你好!說到「莆田系」,我有一個親身的經歷經驗。在1997年之前的前幾年,莆田人剛開始做木材的生意,因為我當時在上海是物資局的木材公司,下面管一些部門商店。有一陣子突然之間發現像蝗蟲一樣的,鋪天蓋地的莆田人在上海的城鄉結合部搞了很多木材夾板的攤位。結果沒有一兩年就把上海的這一類的產業公司,正規的國家的一些木材公司、建材公司,全都給搞垮了。

後來才知道,北京、天津這些公司相繼都被他們全都搞垮了。再後來了解到的情況是說,他們非常厲害,他們能夠買通鐵道部,因為這些木材東西都要從東北,從林業區運過來。

主持人:好的,謝謝,因為我們的時間非常有限,謝謝您提供的信息。剛剛觀眾朋友也提到了,「莆田系」為什麼這樣神通廣大,背後究竟有什麼樣的一個勢力支持?

陳破空:對,它行賄受賄是買通了很多東西,剛才藍述提到的陳至立也好,我提到的劉永好也好,這都可以跟薄熙來、周永康、江澤民這些人掛上。它竟然這麼神通廣大,竟然可以在百度打120億的廣告,那它可以買通大量的官員。

剛好那個時代,莆田人崛起的那個時代,不管是剛才這位先生提到的木材也好,還是後來我們現在說的醫療也好,它崛起的時代恰恰是軍隊最腐敗的時候,也就是江澤民這個所謂的治軍,這個籠絡。實際上在1989年「六四」之後,他就是這個手法,他籠絡軍心的手法。他當時要奪軍權,他籠絡軍心的手法就是給軍隊好處,讓軍隊去經商,讓軍隊去撈錢,提上去叫做以軍養軍,所以最後看下不了台了,軍隊經商到了就是根本不顧軍備,不要戰鬥力的地步。

到了1998年,朱鎔基才開始要制止軍隊經商,但是令不行,禁不止,根本就沒有禁止,軍隊又變著花招繼續的經商。所以我前幾年寫書專門總結了,它的經商是五花八門,從來沒有停止過!這是江時代的一個重大的腐敗遺產。

主持人:那麼這件事情引發了全國老百姓的廣泛的支持,但是中宣部一直禁令,要求全國降溫,這是一百八十度的一個大轉折。藍述先生,我不知道您怎麼分析?這背後究竟有什麼樣的一個玄機?

藍述:這個玄機就是中宣部它是看著風向來的,一旦當大家把矛頭指向中共這個體制的時候,那麼它很快就要馬上給你進行降溫。因為大家很清楚,實際上在這裡面,我們剛才談了這麼多,「莆田系」、武警,還有百度等等,我們還沒有談到一個最關鍵的東西,就是監管部門。

我舉個例子,比如說你在美國,你看到任何的有關醫療也好,醫藥也好的廣告,只要涉及處方權的,那麼他說什麼的時候,是非常非常有嚴格的規定的,美國食品藥品管理局(FDA)對它有非常嚴厲的控制的。比如說你看一般的廣告30秒鐘,前20秒鐘介紹它的這個功效,最後5到8秒鐘一定是要講它這個藥,或者這種治療方式的副作用是什麼。因為這都是有法律規定的,它必須要講的,而且用的很多詞都不能隨便改,都必須是根據當時美國食品藥品管理局的。

所以說中共它的問題就是,特別是治療,像醫院這些東西,包括剛才破空先生講的發執照等等,它沒有一個監控部門,它是造成所有這些亂象的一個最主要的原因,它本身就腐敗了。

你回過頭來,你講這個軍隊、武警醫院的腐敗,那你去看看郭伯雄、徐才厚就知道了嘛。所以當大家的矛頭逐漸的指向中共這個體制的時候,中宣部它就出來了。

主持人:那我們知道中宣部主管劉雲山,您覺得這背後劉雲山扮演一個什麼樣的角色?

陳破空:中宣部這個禁令有一個關鍵的話,它說要刪除指向「黨和政府、醫療制度和社會制度」這些言論。但是魏則西這件事情恰恰證明,根源、責任和始作俑者,萬惡之源恰恰就是黨和政府,恰恰就是醫療制度和社會制度,所以這是毫無疑問的,這是萬惡之源,那麼中宣部要去降溫的是這個,這是一個現象。

另外,中宣部前後不一,前面基本上給人的感覺是製造輿論,好像把這件事當成個大事來處理,搞不好是劉雲山給習近平出難題,先是把這個事情搞得下不了台,最後又發現群情洶湧了,指向政府了,現在搞維穩了,又來出場了。

另外還有一件事情,這個醫院也發生了相當於暴動或者抗議的事情,像這個醫院的病患今天群情洶湧,病患、家屬幾乎是包圍武警二醫院,結果很多的警察、便衣出現了,各種崗哨出現了,隔離這些病患。

當局最後不是在清算這些責任人、這些犯罪人、這些醫院,這些始作俑者--「莆田系」,現在看不出來,說是在調查,但是現在又指向了普通的民眾,甚至指向病患和病患的家屬。所以最終就是三部曲:第一部曲,就是網民起來了,群情洶湧了;第二部曲,當局表態要調查了;第三部曲,就是開始鎮壓民眾了。現在還是這三部曲。

主持人:我們看到大陸的媒體也進一步的披露有償服務,就是江當政時期,17年前具體搞出來的,也詳細的舉了事實,我們同時也知道習近平最近他有一個說法,就是利用3年的時間要逐步取消軍隊的有償服務。您覺得魏則西事件是開始嗎?

陳破空:習近平說3年取消,3月份就說這個話了,現在這個是5月份發生這麼一個事情,當然對他這個說法應該是一個推動,就是說更加刺激了3年取消這個有償服務。3年能不能取消?這是老大難的問題。江澤民時代他在講所謂的停止經商,但事實上是表面上講,事實上並沒有停止,尤其留下了有償服務這麼一個大尾巴。

所謂「有償服務」就是以軍養軍,就是軍隊經商,就是貪污腐敗、行賄受賄,就是禍害老百姓。所以習近平能不能制止?關係到確實抓軍權的問題,因為軍權也包括軍隊醫院、武警醫院這些權力能不能抓到手上,也就是他能不能跟江切割,端視他這個3年有償服務能不能終止。可以看得出這麼一個結論吧!

主持人:好,非常感謝兩位嘉賓的點評分析,也感謝觀眾朋友的收看和參與,我們下次節目再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