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更深黑幕?曝張越反常干預聶樹斌案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6年05月23日訊】(新唐人記者田飛綜合報導)自從河北省政法委書記張越被正式調查後,相關黑幕不斷的被各大媒體挖出。其中,轟動全中國的聶樹斌案十年未能翻案,據曝也與張越反常的干預有關。有評論指出,其中很有可能牽涉到活摘器官的問題。

2005年,王書金承認自己為1995年被判死刑的聶樹斌案的真兇,當時的河北省政法委因「一案兩凶」組成工作組,對聶樹斌案進行重新調查,承諾儘快公布調查結果。

不過,2008年張越接管河北政法委後並未兌現這一承諾。2013年9月,河北省高級法院二審裁定王書金非聶樹斌案真兇,駁回王書金上訴、維持原判。

報導稱,王書金的律師證實,在二審期間,河北政法委的一個工作組曾非法介入案件的核查,並將王書金非法外提,勸王書金不要蹚聶樹斌案的渾水,且承諾王書金如果照辦,將為其被抓前的同居女友和孩子辦低保。而在王書金拒絕後,工作組成員進行了刑訊逼供,在衛生間用木板抽打其腳心,並讓王書金在訊問室的鐵椅子上坐了長達半個月之久。

自2014年12月12日,最高法指令山東省高院對聶案進行異地複查以來,該案複查期限已經四次延長,每次3個月,第四次延長至2016年6月15日。據悉,延期的原因是河北省政法系統個別人士在配合複查時態度強硬,稱「這個案子就別想翻」。

時事評論員橫河分析認為,有兩個原因可能致使張越阻止聶樹斌案的翻案:「一個是河北省的政法系統的人很多是跟聶樹斌冤案有關係的,所以他們要阻止,而張越當然會站在政法官員的一邊,而不會站在受害者這一邊。」

橫河:「另外一個就是張越在迫害法輪功這麼多年當中,他自己每天都在製造冤假錯案,所以對他來說的話,冤案是正常的。如果他要關注某一個冤案的話,也就是說他要關注的所有的案子都是要否定他自己,因此他也要去保那些冤案」。

橫河還提到,坊間還流傳聶樹斌案牽涉到器官的問題。「因為當時河北省判這個案子的時候,據說高院把他要判死緩,後來是因為有高官需要他的臟器,說是配上型了,所以就必須把他處死」。

香港《東網》也在去年5月份刊文評論,聶樹斌案的最恐怖之處不在於是否錯判,而在於是否故意錯判,讓聶成為中國恐怖器官買賣的犧牲品。

文章回顧了中共自2006年以來,對外回復使用死囚器官做移植的質疑時,從堅決否認,到2012年衛生部副部長黃潔夫承認器官移植的主要來源是死囚器官。

文章引用匿名網友發帖稱,石家莊法院早發現疑點,原準備疑罪從輕,判死緩,但是為了給某外交部高官「章某」換腎,臨時決定立即執行。

此後,眾多網友搜索發現,曾任職外交部的一代名媛章含之恰好在1995年腎病加重,已接到病危通知書。而此後據她自己回憶「多活了12年」。此後章某的女兒強調她母親換腎發生在1996年,而聶樹斌被處決是1995年。

文章還以聶樹斌代理律師在閱讀案卷時發現該案的重大疑點,聶樹斌行刑日期存在重大差錯。經網友查證,聶死亡的時間和章含之換腎手術的時間同在1996年。

文章提醒,永遠都不要天真的以為中共官員僅僅是「工作能力欠缺」,或是「死要面子不認錯」。因為專制政權的殘暴向來可以輕鬆突破一般人的想像力,而這個國家還有無窮多的黑幕需要揭開。

聶樹斌案背景

聶樹斌案是指1994年在河北省石家莊市西郊發生的一起強姦殺人案。聶樹斌作為本案犯罪嫌疑人,被河北省高級法院終審判處死刑。1995年4月27日,在未通知其家人的情況下,未滿21歲的聶樹斌被執行槍決。

2005年,王書金(河北廣平人)在河南供稱,1994年石家莊的強姦殺人案是其所為。2013年9月,河北省高級人民法院裁定王書金非聶樹斌案真兇。2014年12月,最高法院指令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複查聶樹斌案。

目前本案正在審理中。

責任編輯:趙雲

相關鏈接: 40名特警持槍上陣 抓這隻「老虎」夠驚險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