冉沙洲:習抓江不是問題 何日動手有玄機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進入2016年,習近平、王岐山反腐「打虎」倒江的步子明顯加快;而到了4、5月份,海內外各大媒體有關習、王要抓捕江澤民、曾慶紅的消息報導,就像雪片一樣從四面八方匯聚於各大網路和報刊。根據各大主流媒體的報導、消息人士的曝料及專家、學者、時評人士的分析來看,習近平、王岐山未來抓捕江澤民已經不是問題。我們還是先來看看,4、5月間,有關習、王要抓捕江澤民的重大消息有哪些。

今年4月25日,是法輪功學員「4‧25萬人上訪事件」17周年。這期間,習近平的講話最是引人關注。4月22日和23日,習近平率5名常委出席全國宗教工作會議,習近平在講話中要求「依法管理宗教事務」,「全面提高宗教工作水準」,「更好組織和凝聚廣大信教群眾」;4月24日,官方公布4名政法官員被處理的消息;4月25日,官方報導習近平對政法隊伍建設做出指示,重提「5個硬要求」;4月28日,親習陣營媒體財新網刊登中國政法大學終身教授陳光中呼籲設立平反委員會的言論。陳光中還表示,社會力量在冤案平反中的作用不可低估。去年底,財新曾接連發表《清算日》與《為什麼需要真相委員會》的敏感文章,影射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活摘器官等反人類罪真相將被曝光,面臨清算。

上述消息,均來自中共黨媒在「4‧25萬人上訪事件」17周年期間的報導。對此,《大紀元》4月28日發表特稿指出,習近平在今年這個特殊的「4‧25」紀念日前有幾項舉措意味深長。他召集全國宗教工作會議,改變江澤民的宗教鎮壓政策;他在政法工作會議推動法治和反腐,在政法系統懲奸除惡;他談信訪工作,說要解決好群眾的利益訴求。這些開明的舉措順天意得民心,值得讚賞。

5月份,不利江澤民的報導更加密集,內容更加敏感露骨。5月22日,陸媒在報導中紀委批貪官的文章中,直接點了江澤民的名;23日,習近平到黑龍江考察江澤民堂妹江澤慧的利益地盤。當天,陸媒披露江澤民的「大內總管」王剛及江澤民堂妹江澤慧在林業系統的違規兼職;24日,習近平登上中俄邊界的黑瞎子島。據早前報導,江澤民曾向俄羅斯出賣了半個黑瞎子島。事實上,黑瞎子島只是江出賣國土的一部分。習登上黑瞎子島,再度引發人們對江澤民出賣國土罪行的關注;25日,中共軍報發文稱,中共前軍委副主席郭伯雄、徐才厚核心問題是犯了政治錯誤,觸犯了政治底線。27日,官媒進一步解讀「政治底線」是指「執行黨的決定,保守黨的秘密,永不叛黨」。軍報對郭、徐二案定性的升級,其實將目標指向江派政變的幕後人物曾慶紅與江澤民;同日,消息人士披露,習近平聽取黑龍江省高層彙報後談及他對早年東北國企改革做法的不滿,認為東北目前的困局和社會矛盾,與90年代末所進行的國企改革有關。當時是中共前黨魁江澤民掌權。消息人士稱:「地方領導聽了,都不敢出聲。」5月23日,上海官方公布準備對上海市交通委員會派駐紀律檢查組組長,而江澤民的次子江綿康曾任上海城鄉建設和交通委員會巡視員。而此前早有媒體披露,江澤民的兩個兒子已被監視居住;同日,海外中文媒體披露,中共貴州省軍區原副司令廖鍚俊少將已於5月20日被逮捕,而廖錫俊是前中共後勤部部長廖錫龍的胞弟,據報,廖錫龍因不遺餘力執行江澤民對法輪功的鎮壓政策而得到江的大力提拔。等等。

從上述中共黨媒的密集報導可以看出,習陣營在全面突破江澤民家族利益地盤的同時,觸及了江澤民的三大核心罪行,即活摘器官、政變及賣國。這表明,倒江由原來的內部鬥爭轉為了公開化,抓捕江澤民進入了輿論造勢階段。而據此前上海律師鄭恩寵引用可靠消息曝料稱,江澤民及其他的二個兒子已被監視居住;而在去年早些時候就有報導稱,江澤民和曾慶紅已被監視居住。事實上,江澤民和曾慶紅均有一年多時間沒有露面,就像被蒸發了一樣。這或許可以證明,習近平、王岐山抓捕江澤民早已進入準備階段,只是在等待著某個成熟的時機。那麼,在中共六中全會及「十九大」將先後來臨的這個不太長的日子裡,成熟的時機何時才會出現呢?

事實上,習近平自掀起反腐「打虎」運動,一開始就把目標對準了江澤民、曾慶紅;3年多以來的反腐「打虎」運動,在各個重要階段,如抓捕薄熙來、周永康、徐才厚、郭伯雄、令計劃等江澤民重要親信;抓捕「610」頭目李東生;抓捕江綿恆的馬仔戴海波、常小兵等;人民日報和習近平先後二次撰文提及「慶親王」、「鐵帽子王」及「丹書鐵券」,把矛頭對準江澤民、曾慶紅;在司法系統實行「有案必立,有訴必應」制度;整肅軍隊、政法委和公安系統;中紀委巡視組進駐上海、頻繁更換上海高層領導;宣布財產公開制度,取消中共高層特權,等等,習、王一直都在不停地做鋪墊,為抓捕江澤民、曾慶紅製造最佳時機。但終因江澤民的「腐敗治國」致使中共從上到下全面腐敗而無法在短期內完成所謂「鋪墊」,因而進程被拖長。其實,「鋪墊」的背後,是中共黨大於法、封鎖訊息、禁止言論等60多年來因一系列惡政而形成的現狀對習王構成的挑戰,體現了中共惡政下變法的不易與改革者的艱辛。要擺脫中共因一系列惡政而形成的現狀,就必須出重招,來它個釜底抽薪。進入2016年,習、王似乎調整了反腐「打虎」倒江的戰略,明顯加快了反腐「打虎」倒江的步子。在習、王開展的一系列針對倒江的行動中,中共黨媒和親習陣營的媒體將反腐「打虎」的靶子指向了江澤民和曾慶紅,並密集地進行倒江宣傳造勢。

中共60多年來一直將黨置於法律之上,致使法律成為擺設,加上禁止新聞自由、言論自由,不僅使中國大陸民眾被禁錮在黑暗統治的鐵幕之下,就連中共內部的官員也同樣處在鐵幕的陰影之下。習近平、王岐山反腐「打虎」倒江,除了勇氣、鐵拳,還需要智慧、謀略;而尋找時機、製造機會,也成為謀略的一部分,貫穿在習、王反腐「打虎」倒江的全程。因此,時機、節點成為習、王反腐「打虎」倒江的一個重要考量。那麼,未來有哪些重大節點值得關注呢?自然是今年7月的中共北戴河秘密會議、10月的中共六中全會和明年11月的中共「十九大」。

外界關注這幾個重大節點,尤其是今年10月的中共六中全會和明年11月的中共「十九大」,原因是這二個節點涉及了中共換屆。習近平、王岐山自中共「十八大」上位以來,在長達3年多的時間中,不只是在進行反腐「打虎」倒江,而是將去毛化、去共產意識形態、否定文革、宣傳傳統文化、振興中華民族等等,與反腐「打虎」倒江運動共同向前推進。據此,外界分析認為,習不只是要倒江,而是要徹底改變中國;倒江關係著中國的未來,意味著新中國的誕生。2016年,反腐「打虎」倒江已進入到一個關鍵時期,抓捕、審判江澤民和曾慶紅指日可待——那麼,中共還有「十九大」?所以人們普遍相信,習、王將會在2017年中共召開「十九大」之際抓捕江澤民。而筆者卻以為,那似乎太遙遠了,習、王抓江或許會在今年10月中共六中全會召開至2017年新年來臨的這一段時間內進行。為什麼會在這一段時間內動手抓江呢?讓我們先來看看即將到來的中共北戴河會議。

中共北戴河會議比起中共六中全會來,雖然影響力要小一些,但它依然是習近平陣營和江澤民集團雙方都看重的節點。江澤民集團在一系列政變、暗殺活動遭到破產失敗、江澤民逐漸失去影響力之後,江派餘孽只好利用重大會議這個節點以發動「會場政變」方式反擊習近平陣營。去年的北戴河會議和今年中共兩會期間,先後都被江派周永康的馬仔、河北省委書記周本順和新疆自治區書記張春賢等用來發動「會場政變」。有分析認為,今年7月的北戴河會議中,處境危殆的江派現任常委劉雲山及其他江派餘孽,或許會聯合上演一場最後的瘋狂。不過,筆者以為,江派今年利用北戴河會議發動「會場政變」的可能性幾乎沒有。今年7月的北戴河會議,對江澤民集團而言,或許意味著嚴冬季節的來臨。屆時。劉雲山等江派餘孽有可能被徹底邊緣化,甚至被中紀委約談,交代問題。原因是王岐山在習當局準備在中共高層實施「財產公開、取消特權」之後,突然祭出一個大動作,令江派猝不及防,因而有可能使江派現任常委劉雲山及前任常委們再次發動「會場政變」的圖謀付諸東流。

人們或許沒有忘記,多日前新唐人援引港媒的消息報導稱:約1,500名高官親屬被限制離境並須上報財產、護照、國籍等資料,而前中共黨魁江澤民高居該名單榜首,現任中共政治局常委劉雲山和張高麗也名列其中。涉及的高層還有曾慶紅、李長春、賈慶林、賀國強、吳官正等前江澤民重臣。報導稱,此次行動由王岐山親自坐鎮,孟建柱、趙樂際及栗戰書等皆參與指揮有關行動,責成所有被限制離境、出國的家屬、親屬必須在60天內書面上報有關財產、護照、國籍等資料。掐指一算,60天的期限正好卡在了北戴河會議的節點上。屆時,江派現任常委劉雲山、張高麗及前任常委江澤民、曾慶紅、李長春、賈慶林、賀國強、吳官正等人的巨額財產來源問題,有可能成為北戴河會議的一個重要議題,因而成為習陣營、胡團派等與會高層官員攻訐的對象。可見王岐山未雨綢繆,防患於未然,不僅設法杜絕江派利用北戴河會議搞「會場政變」,還置江派於被動挨打的地位。今年7月的北戴河會議,有可能成為江澤民集團全面潰敗的重要節點。

王岐山祭出的限期「上報財產、護照和國籍」的大動作,實際上是把江派現任常委及前任常委一起打包,以便進行一次性圍剿,從而使習近平的反腐「打虎」倒江駛入快車道,為下一步習近平組織新的領導班子,為今年10月召開中共六中全會,增加籌碼,創造條件。北戴河會議後,習近平、王岐山必將會乘勝追擊,一手深入反腐「打虎」倒江,不斷擴大戰果,為最後倒江創造條件;一手組織屬於自己的全新的領導班子。習近平只有從中央到地方層層安排自己的人馬,才有可能全面杜絕抓捕江澤民後出現動亂。今年10月的中共六中全會,對習近平至關重要,對中國大陸民眾乃至台灣及全球華人都至關重要,因為它關係到抓捕罪大惡極的中共元兇江澤民,關係到習近平在中國大陸實現政治大變局,從而建立一個嶄新的大中國。

按照中共慣例,六中全會的既定目標,是要為新一屆的中共黨代會成立新的領導班子,並選出新的中共最高領導人接班人。習近平要組建的新的領導班子,與中共六中全會的既定目標並不衝突。但至少有二個地方不同。首先是要將江派、毛左等全部排除在他的領導班子之外。不少境外媒體相繼報導了習未來新領導班子的成員,如王滬甯、汪洋、李源潮、胡春華、孫政才、栗戰書等,加上王岐山、李克強,都將是習未來政府班底的中堅力量、重要成員。因此,將習陣營、胡團派的人馬安排到習的領導班底,將江派、毛左等悉數排除在外,將成為習布局今年中共六中全會的重中之重;其次是習近平一門心思組織未來政府班底,而不搞隔代立儲。這一點,或許習江兩派大家心裡都十分明白。只可惜,江派已陷入「無可奈何花落去」的境地。經過曝光巨額財產、護照和國籍,江派大員們此刻猶如嚴冬之下的蛇蠍,無力動彈。哪裡還有能力同習近平打下一屆領導班子的卡位戰呢?

習近平若能在今年10月的六中全會上順利完成組建自己的班底,到2017年新年來臨之前這段時間,整肅地方政府將成為習、王的重頭戲。省一級地方政府中,上海、江蘇、江西、安徽、湖南、海南、山西、東北三省、新疆等,都曾被江派染指、腐蝕,成為重災區。不過,這些地區中,尤其是上海、山西、東北三省等地,已分別受到王岐山中紀委不同程度的整肅,剩下來的工作,只是空降新的地方領導人而已。根據近期有關上海市委書記韓正將調離上海、市長楊雄將退休的報導來分析,上海市委書記和市長的人選,如果不出意外的話,北戴河會議前將會由習的親信接替。省一級政府的整肅、調整,將關係到省、市、縣三級政府一、二把手是否全部來自習近平陣營,並關係到政局是否穩定。完成了地方政府的整肅之後,抓捕江澤民的大戰將開始打響。

日前,據大紀元報導稱,王岐山「隱身」的40天期間,中共安徽副省長楊振超、江蘇常務副省長李雲峰先後落馬。據陸媒報導,王岐山在「下一盤更大的棋」,甚至可能有更大的「老虎」被打被拿下。鳳凰博報也證實了上述報導,稱至誠大兵獲悉中紀委不只拿下了兩隻「老虎」,只是有的「老虎」被拿下暫時還不適宜公布媒體罷了。究竟是哪個「老虎」被拿下了而暫時「不適宜公布」?是江澤民的二個兒子江綿恆和江綿康?是江澤民的堂妹江澤慧?還是被稱為江澤民軍司、「慶親王」或「鐵帽子王」的曾慶紅?不得而知。不過,從王岐山在「下一盤更大的棋」來看,這盤棋絕對是跟抓捕上述人員甚至跟抓捕江澤民本人都相關的,這預示著大戰漸漸來臨了,值得期待。

──轉自《大紀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 劉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