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王毅之怒 律師被「撕褲」江澤民主政惡果?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我認為在過去的這段時間里,等待的概念比較重一些,等待一個時辰,等待事情的自然發生。這些自然發生事情的一直都在積累當中。

中共外長王毅前不久出訪加拿大,被加拿大記者問到了人權問題,王毅痛斥了人家記者。「你來過中國嗎?你了解中國嗎?你沒來過,不了解中國,怎麼能知道中國人權問題?」那意思就是中國人權問題只能中國人來說,這相當於說:「你進過豬圈嗎,你了解豬的生活嗎?豬擁有的權力你懂嗎?」與其說王毅在侮辱加拿大人,不如說他在侮辱著每一個普通的中國人。因為在中國的環境下,黨性高於人性的時候,中國人不能等同於生活在地球上其他地區的人,美國人權如果受到侵害,你可以批評,中國就不行,因為中國人和美國人不一樣。

加拿大總理特魯多說,「我們的記者被這樣對待,我可以證實,加拿大外交部長迪翁和部門官員,已經向中共外交部長及中共駐加拿大大使館傳達了我們的不滿。這件事關乎到新聞自由,對我來說非常重要。」

這種衝突就變成了國家級的衝突。

那麼加拿大記者到底知道不知道中國人權狀況?雷洋事件已經不是什麼法制的問題而是政治問題了,很多朋友讓我再說說。我認為雷洋事件就是在一個時辰當中的悲劇,雷洋以自己的生命為代價,引起了旁觀者對生命的思考和關注,對中共邪惡的認識。

人牽扯到利益當中的時候,很多人惡的一面不僅僅是壞而是邪惡,到底有多邪惡?剛剛還發生了一件事情。

德國之聲的報導《律師在法院遭到「撕褲」千名同行聯名抗議》中說:「近日,一封由中國各地律師聯署的聲明已有超過1100人簽名。該信對廣西律師吳良述到法院立案被毆打和撤壞衣褲的惡劣現象表示關切和憤怒。」

雷洋事件涉及到的是北京公安體系,上述事件涉及到的是法院體系,所以只要共產黨存在一天,中國司法體系就是沒有周永康的周永康司法體系的延續,所以周永康是真正的共產黨員,真正的共產黨員滋生出的黨性是敗壞和扼殺人性的。


「吳良述律師6月3日到廣西南寧青秀區法院立案未獲成功,在信訪室法警懷疑吳用手機錄音而與之發生衝突,吳遭毆打。後來檢查證明吳並沒有錄音。當時其他在場的目擊者拍攝的照片顯示,吳良述的褲子被扯壞,胸口上留下被打的紅色痕記。手機也被摔壞。」

這是中共警察在那種情況下的自然反應,當他們戴上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徽的時候,他們就擁有的權力,只要他們認為是在他們權力範圍內可以控制的人,他們即刻以侮辱的方式來顯示自己的權力和不可侵犯,以及自己百分百的正確性。我們能夠看到的所有戴著國徽的人,其實也是權力者手中的繩子牽著的,但對於老百姓,他們也想顯示權力。他們不是按照正常人的行為去行動,而是我是黨,我就擁有權力,我就能置你們於死地。

雷洋的事件還沒有結果,而現在又發生了律師被毆打,其實這些做法是完全一樣的。內在生命的品質是完全一樣的。中國共產黨體制下的一切權力者以侮辱人和權力表達的方式來證明自己的對和存在。

再看另一位律師,王宇,她是「709事件」中首位被抓律師,隨後幾百名維權律師被抓,被騷擾。美國之音報導《中國遭關押維權女律師獲頒歐洲人權獎》中說:「因被控「顛覆國家政權罪」而遭關押近一年的中國維權女律師王宇,6月4日獲得2016年度「特拉里奧國際人權獎」,表彰她身為女性不畏危險、敢於發聲的精神,寧願讓自己陷入險境,也要勇敢捍衛女性、兒童和受迫害的少數民族權益。」,

王宇律師去年被抓之前,她因代理法輪功學員被迫害的案件被法庭的法警打了出去,和吳良述律師的遭遇幾乎類似。只是王宇律師的衣服沒有被撕毀。

涉及王宇律師案件中的一位年輕的律師助理趙威據說在監獄里遭受性迫害,因為她比較年輕,人長得漂亮。

而在過去的時間里,我們看到了太多這樣的故事,那些披著共產黨狼皮的男人去欺辱中國的女人,而他們也是女人生的。但這些人的經濟收入水平促使他們只能喝那些毒奶粉,他們的兒子失去生育能力的時候,他們聲都不敢出。別看他們是當權者牽著的狗。

中共外長在加拿大的做法,警察和法院對待雷洋和律師們的做法其實是如出一轍的。

這一切的過程暴露出來的就是中共制度的弊端。

陳破空先生在文章《陳破空:中共左轉一發不可收拾是江澤民主政惡果》中說:

「一個是政治專制,一個是縱容腐敗,一個是悶聲發大財,要求官員對黨忠心,所謂忠心就是利益均在,腐敗均在,大家都在同一條船上,「同舟共濟」,不否定共產黨政權,也就是用腐敗的方式維持政權,結果使中國官場的腐敗一發不可收拾,達到了深重的地步,而中國的政治左轉也一發不可收拾,為什麼呢?因為政治左轉就是向後退,要在黨內站住腳的人,都要維護這個中共的既得利益,維護腐敗集團的利益,他才能在那個體制中站住腳,因此在江澤民的監控下,主導下,包括後來的領導人都要表現出左傾」

江澤民是「89六四」最大的收益者,在他的統治下建立了慾望和利益的體制,共產黨就像絞肉機一樣把所有的人都絞進去,這架絞肉機的誘餌就是人肉體所帶的一切的慾望,這些慾望在中共的體制下可以充分的得到滿足。而且你會感覺依附它,你會得到更大的滿足。中國大國崛起其實是慾望的崛起和放縱,以及人性的泯滅。這就是共產黨殺人的利器。

而且共產黨一定是既做妓女又立牌坊,外在表現和內在的生命完全是反著的。就像中共外長的表態是一樣的,表面看起來是非常愛國,實際是把中國人當成了豬和奴隸,和其他所有國家的正常人都無法等同。這就是它的邪惡,而他自己卻不知道,還鏗鏘有力的那麼表達出來。這是中共體制下中國人的悲哀,黨性的猖狂和人性的泯滅。

無論你認可還是不認可共產黨,包括反對共產黨的人都會被共產黨這部機器絞死,這就是魔鬼的品質,這種品質就是把中國人從生命的純真帶離的越來越遠。

道理很簡單,我們每一個人都是從孩子長起來的,還是孩子的時候,無論我們的乳牙長的多麼的整齊漂亮,到了一定的時候都得褪牙,換成成年人牙的時候,那就是長什麼樣就什麼樣了。當人長到六七歲上學被教育的時候,孩子頭腦里就形成觀念,形成特性和品質,這些特性和品質就像牙一樣,有長的整齊的,有長的歪斜的。在不同的環境下,人們形成了不同的觀念,按照這個觀念就形成了一種自然概念,好像人就得這麼活著。人背離神,越來越自私的時候,人就失去了對生命真實的認知。

我們都說人最大的敵人就是自己,但這句話如何理解呢?打個比方,人無論跳多高,他都跳不過自己;人無論跑多快,世界百米冠軍,他能超越所有人,但無法超越自己。這就是因為,一個人無論跳多高,跑多快僅僅是局限在人的層面。受困於這個肉身本身。

我們會聽到一個人做什麼達到了忘我的境界,他不知道累,最開心。能達到這個境界,並不是這個人要獲得什麼,或者害怕失去什麼,他是在欣賞著這個過程,全身心的生命融入其中,這種忘我和無我的境界就是生命的另外一個存在形式了,那才是我們生命真正快樂的本源。拋棄自己跳的高,跑的快的成功的觀念,才能超出人層面的束縛,認識到生命的真實。

就像對生命而言,時辰就是生命的規律,該發生什麼自然就會發生什麼,人要學會在這個過程中提升自己的道德和觀念。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嚴楓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