寤翰:誰製造了紅朝「憤青」與自干五?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以前的自己道地的一「憤青」,就如一個自干五一樣卻不自知。

在重慶工作時,一同事愛極日本的化妝品,我道聽途說的勸說她:據稱,有美國專家檢出此大和國生產的化妝品含毒性,只是此毒10年或者20年後顯現,故風聞此言起,我開始抵制日貨!此舉讓友一經營日貨的朋友大感意外,也許人家視我為自小喝「毒奶」喝成了腦殘,因此無理性的錯過了日本出產的那些世上最為精細與精緻的產品。

又,南斯拉夫大使館被炸就像炸了自己的肺,因民族的屈辱感,自己只差沒跑去美國大使館扔臭雞蛋,故當「911」事件時,被黨文化扼殺了人性、良知與理性並被洗腦成仇美的如自干五一樣的我,像很多紅朝人一樣殘忍、冷酷的說:美國也有今天!可憐,被黨文化造就的「憤青」,無知道義為何物、無知並無視那些恐怖主義行為襲擊無辜民眾的暴行與邪黨荼毒紅朝百姓如出一轍!

另,當年,聽聞日本國想進聯合國常任理事會,門都沒有,南京大屠殺帳都沒清呢!新仇舊恨,自小的黨文化教育終於讓我自覺自愿的淪為邪黨的工具,如自干五一樣的我成了滬虹橋日本領事館的抗議者之一,上午激動萬分的匯入抗議者人流,然後下午從抗議人群中不舍的離去,進了大自考的考場。那時還不知用「自由門」翻牆的我,無知在紅朝若非黨政府需要,遊行示威根本就不可能發生。萬幸的是,始終認為「君子動口不動手」乃人之常情的自己,沒有去攻擊過沿途的日貨店鋪與日系車輛。

可憐的紅朝人,不是要被大和民族慢慢的殺死(如果真施有慢性毒藥的話),像我們現在這般呼吸著被嚴重污染了的空氣,喝著摻了蛋白粉的牛奶,吃著飼料添了砷、高銅等的注水豬肉,嚼著高殘留農藥的菜根,穿著甲醛超標的衣服……我們被自己的同胞人為的施毒,日本人或許都等不到看我們10、20年後化妝品毒發身亡的那天,我們就被同胞親手滅了自己。如果日本人真的將化妝品製作成慢性毒藥,我想他們會後悔死的,白浪費那麼多的時間與精力,連漢奸都不需要,這樣「我害人人,人人害我」、自相殘殺的紅朝人根本就不值當啊!世上有哪個政權無視自己以黨文化舉國教育強制灌輸「祖國的未來與希望」的小孩子中毒都不管的?從出世就讓他們喝毒奶,今又出了毒疫苗,出事了還想捂住蓋子的?邪黨驅之以役民、吃特供的黨官與豢養的紅朝「專家」如是說,適量的工業性蛋白粉無妨,即使腎衰竭也可以治癒。瞧那電視裡說謊話的官員都不敢正視民眾的故做專家言辭模樣,誰信!?

戰天鬥地、瘋狂的掠奪性開發造成的生態災難紅朝的黨官們不擔心,因大多裸官們的子孫後代都移民了,中華民族的未來與這些被黨文化強制灌輸沒有祖國的邪黨黨徒們無關。邪黨治下,在被邪黨暴力與黨文化謊言以黨性泯滅了人性的黨官眼中,被荼毒的都是別人的後代。「同胞」一詞當年被毛共濫用來顛覆了民國政府,如今「同胞」大都成了p民與奴才,與隔絕了紅朝百姓、視民為奴的黨徒黨官們沒有了任何關係。而很多黨徒權貴們早就表演了做貪官裸官的把戲,把妻小以各種名目移居海外,捎帶走聚斂來的大量財富,而絕不讓家人做中國冤死鬼且去當別國的新貴了,自己只等東窗事發前就開溜。官員申報財產為何如此難?因權貴階層靠裙帶關係表演著現代版交替「世襲制」把持朝綱,沒有民眾參與權力監督的黨官中有幾個能夠說得清道得明自己身家的?

就說三鹿吧,不是合資方紐西蘭國內的選舉壓力(在野黨虎視耽耽的督促),我想暴光更不知道會在幾時,我們花錢買自己同胞生產的毒奶慢性自殺的時間會更長,連計劃生育都省了,只是苦了病孩的家長了,那負擔啊……紐西蘭人稱人間凈土,人間道義與社會良知到了紅朝就被「潛規則」化了,據說北京奧運前紐西蘭就問題奶粉知會了國內,可是一切為了奧運大局與經濟利益,紐西蘭也選擇了沉默。這意味著,因為這個「大局」,在正常社會「人命關天」的大事,在邪黨治下,已經中毒的人只有繼續這樣的噩夢,孩子們在國人沸騰的愛國情懷中無辜無助的吞咽著毒奶,指望從來就不尊重國人視國人命如蛋白質的邪黨就是痴人說夢,不僅邪黨踐踏紅朝人的尊嚴,而且被暴力與黨文化謊言荼毒的紅朝人也無知尊重為何物,這樣的人又如何期望別人尊重?我們又有什麼理由去要求別人的尊重?比如紐西蘭的沉默。更令人氣絕的是,當年,黨政府很氣壯的公布調查結果(已經被刪除的由邢質斌主播的央視新聞聯播對國家質檢總局關於奶粉質量檢查結果的通報):供應奧運與殘奧的奶粉沒有添加蛋白粉!彷彿沒有就此惹火燒身造成國際事件似乎我們還應該給三鹿們頒發識大體保奧運、殘奧的國際和平勳章一樣!清末的官場現形記之官員嘴臉——今日的自殘紅朝人論,可憐邪黨治下,紅朝人的命啊,草民、小民、賤民、奴才的命!!

我曾經為做一個中國人那麼自豪,而因為邪黨的荼毒竟然就覺得了可怕與羞辱,而今方知,作為中國人,就如神韻藝術所生動再現的五千年中華文明的燦爛與輝煌一樣,是理應自豪才是,而淪落為邪黨治下無知自己文明與祖先被黨文化洗腦成「無神唯物無根」的紅朝人才應該感到羞愧。因為發生如此多這樣觸目驚心的陽光下的罪惡與難逃其他民族強烈鄙視的視人命如草芥不重國計民生的邪惡體制,把紅朝社會變成了人間地獄,並製造出了很多如我一樣美其名曰「憤青」實乃自干五的思想與思維方式被嚴重扭曲的紅朝人,也製造出了「舊社會」沒有的、麻木不仁或者欺善怕惡的阿Q或者以阿Q聊以自慰的紅朝人!

想起「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的悲憤,源於王位之爭而兄弟相殘,可是為了區區的錢欲,同胞啊同胞,我們同喝一江水,同為中華魂,卻竟然就敢冒天下之大不韙讓國人花錢買自殺!是什麼蒙住了國人善的本性甚至於把踐踏、扼殺他人生命視為合理?是什麼讓我本善良的文明禮儀之幫淪落為貪婪成性的惡的國度?因為顛覆了古之「盜亦有道」的無道邪黨及其黨文化以謊言與暴力扼殺了紅朝人的人性、良知與理性,把紅朝人變成馬列心喪失了人的靈魂,故而無知或者無視「君子愛財取之有道」的古訓。而這所有的紅朝悲劇,誰能說與17年來邪黨殘酷迫害踐行「真善忍」做個更好的人的法輪功修鍊者無關?

原本紅朝人有機會走向「仁、義、禮、智、信」的真正的華夏一族的正途的,如果江氏沒有與邪黨相互利用殘酷迫害法輪功神佛修鍊者的話。可憐,「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己所不欲勿施於人」等等至今惠澤日韓民族的儒家智慧,在我們民族幽幽傳唱了幾千年後,竟然就此被邪黨以黨文化精心包裝「禮教吃人」、「倫理道德吃人」來為邪黨製造的人吃人社會漂白自己、並被它連根拔起與斬斷!而濃縮了五千年中華文明精髓的法輪功的「真善忍」原本可快速提升紅朝人下滑的道德,並讓紅朝從返禮儀之邦的,卻又被江氏利用邪黨殘酷迫害加以阻斷。

古語云「人不治,天治」,「人不收,天收」。紅朝人須知,中華民族的苦難就要到頭了。不過,紅朝人須知,只有「三退」退出邪黨的黨團隊組織,拋棄邪黨,才能早日擺脫苦難,擁有一個沒有邪黨的光明未來。

備註:2008年9月以〈戊子悲歌〉草就了此文。今略有補充與修改。

作者提供,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雨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