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曉輝:聶樹斌案推手現身 原國安部長落馬指數升高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據大陸媒體搜狐網站6月11日在其聚焦欄目報導,轟動全國的河北聶樹斌「強姦、殺人案」幕後的真相浮出水面:1995年「4月20日省高院立案,22號提審他,25號就出了判決書,26號出了死刑命令,27號就殺了。」之所以如此快速,是因為「有省領導批示快殺」。

而去年海外有媒體援引山東省法院系統的知情人士稱:「聶樹斌冤案可以說是許永躍一手造成的。他當時剛任河北省委副書記不久,急於出政績,未調查清楚即批示對聶案從重從快。結果,聶樹斌從刑拘到槍斃不到7個月,而哪個死刑案不是兩三年才有終審結果?」

顯而易見,陸媒披露的「省領導」正是許永躍。彼時的他剛剛升任河北省委副書記,併兼任河北省政法委書記。而此前,他從1983年至1992年一直擔任中共元老陳雲的秘書、陳雲辦公室負責人,1988年還兼任中顧委副秘書長。這一職務,讓許永躍成為1989年「六四」前夕突然被上調進京的江澤民的接機人,因為江的推薦人之一正是陳雲。

當時江不知上調的真實意圖,心煩意亂,是許在機場為江吃了定心丸。為了報答許永躍,江澤民在鄧小平離世並掌握大權後,在1998年將其提拔為國安部部長。1999年後,許秉承江和曾慶紅的旨意,將國安部變成了江、曾監視打壓政治異己的有效武器,尤其在海外為延伸江迫害法輪功的政策不遺餘力。去年落馬的國安部副部長馬建就曾是其得力助手。掌控北美特務的馬建,應該深度介入江、曾、許的秘密行動,比如企圖暗殺法輪功創始人、對神韻藝術團製造多起恐怖事件、破壞「三退」點等。

既然聶樹斌冤案的製造者是許永躍,那就不難理解為何在殺人案的真兇出現後,河北高院視而不見。有消息稱,時任河北政法委書記、現已落馬的張越曾在邯鄲連住三天,並親自指揮「真兇」翻供。這個張越不僅與許永躍、馬建有非常深厚的私人關係,而且還攀附上了周永康,並與背景神秘的盤古公司的郭文貴交情不錯。張越能從北京市公安局調到河北,據說許永躍起了關鍵作用。這就可以解釋為何張越不能讓聶樹斌案翻案,為何最高院要異地審理。

從重從快處理聶樹斌案的基本鏈條清楚了,但還有一個問題是,許永躍為何要如此快速處理?僅僅是為了出政績嗎?恐怕沒有那麼簡單。早前的報導稱,槍決聶樹斌是為了將其器官移植給中共某外交系統高官。如果這個情況屬實,那麼能給許永躍下命令或要求其「幫忙」的應來自北京高層。1995年4月陳雲已去世,而這個高層應該既與那個外交系統高官有關,又與許永躍交情不錯,當是許任陳雲秘書時結交的。儘管現在這個人物沒有浮出水面,但還是那句話,真相總有大白的那一天。

再說說許永躍。不管怎麼樣,聶樹斌是死於他的手中,而他的手中應該不僅僅這一條人命,其因追隨江、曾迫害法輪功而被海外追查國際組織列入追查名單。

2007年,許永躍因陷入「公共情婦門」被胡錦濤提前撤換,2008年任中共人大內務司法委員會副主任委員,而其馬仔馬建在國安部的地位並未動搖,繼續為江、曾效力。馬建在去年年初被抓後,港媒稱,許永躍也被限制了活動範圍,不允許出京。在惶恐中,為了自救,許永躍於去年7月陳雲冥誕110周年之際,寫了一篇回憶文章,並暗示習近平的指示與陳雲的教導異曲同工,以此與江派切割。

許永躍的表態是否能救了自己,目前還是個未知數,但從最高院異地重審聶樹斌案,並暗示其是個冤案後,許永躍的危險指數升高,因為將來一旦追責,其責任不可謂不小。加之其緊跟江、曾所犯下的惡行,以及涉入張越、馬建和郭文貴案等,許永躍落馬也不是不可能的。#

──轉自《大紀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