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江澤民已被看管?它創建的體系還在殘酷運轉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共產黨控制下的中國社會就像一個屠宰場,器官供應地。誰握有權力,誰就可以成為掠奪者,誰被權力所控制,就會成為供體,你所有的一切都是屬於國家的。當人權被壓在國家之下的時候,人在這個國家所謂的政體之下,就是可以被任意處置的物件。所有崇尚愛國主義的人要明白,你自己就是被這個主義壓在了下面,當需要你的時候,你就會成為特供品,你沒被當做人來看待。」

昨天一個朋友在我的youtube視頻下面貼了一個帖子:

這個消息是真是假,我們不知道。消息是6月15日傳出來的,據說那天印度總理還給習近平發了一個賀電,祝賀他的生日。

我也不好多加評論,但我一直說,時間是個神,每一個人必須面對自己的命運,進行靈魂的選擇,而有的人可以用自己的生命來展現這種抉擇。江澤民之死是早晚之事,但它創建的系統就像上了發條一樣還在運轉。

美國著名的《新聞周刊》報導《美國政府報告2015年數千名法輪功學員被處決》中說:


「美國國際宗教自由委員會今年早些時候報告說,在2015年,有數千名法輪功學員被抓捕,並被送往拘押中心,在那裡他們經受酷刑,並被最終處決。專家們表示,多年的深入調查和案例報告已經提供了一個供體系統的細節,在該系統里,囚犯們被按照訂單處決。」

聶樹斌的案件就是活摘器官,聶樹斌殺沒殺人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的腎臟和洪晃的母親章含之相匹配。

從這個角度上來說,共產黨控制下的中國社會就像一個屠宰場,器官供應地。誰握有權力,誰就可以成為掠奪者,誰被權力所控制,就會成為供體,你所有的一切都是屬於國家的。當人權被壓在國家之下的時候,人在這個國家所謂的政體之下,就是可以被任意處置的物件。所有崇尚愛國主義的人要明白,你自己就是被這個主義壓在了下面,當需要你的時候,你就會成為特供品,你沒被當做人來看待。


「中共當局在2011年報告說在該國用於移植的器官大部分直接來自死刑犯。法輪大法學會表示這包括相當數量的器官來自法輪功修鍊者。法輪功(又稱法輪大法)信仰團體是一種根植於古老中國文化的修鍊,結合了打坐煉功和『真善忍』道德原則。

中國(當局)對法輪功學員和其他良心犯一直在延續一些也許是最可怕的、令人震驚的侵犯人權行為,但幾乎沒有因此遇到任何的批評,更別說制裁,撰寫該決議的佛羅里達州共和黨眾議員Ileana Ros-Lehtinen本周在一份新聞聲明中說。『該政權慘無人道的做法剝奪了這些人的自由,把他們投入勞教所或監獄,然後處決他們,摘取他們的器官以供移植,這種方式遠遠無法理解,必須受到人們的一致反對,必須無條件停止。』」

《新聞周刊》在美國是非常有份量的新聞雜誌,這篇報導是針對美國國會眾議院通過的一項決議,中共當局馬上反應表示不接受這項決議。《新聞周刊》就把這件事情原原本本揭示出來,並表達自己的觀點。


報導中說:「中國政府官員在2014年年底所作的聲明導致媒體認為該國計劃在2015年1月停止這些做法。然而,許多人權倡導者說,該國在繼續從非自願的囚犯身上獲取器官。美國國際宗教自由委員會今年早些時候報告說,在2015年,有數千名法輪功學員被抓捕。」

共產黨建立的黨國,殺的從來都是中國人,讓其他的中國人成為了助紂為虐者,有的成為了受益者。因為一些人的被殺而讓自己免除被殺,或獲取他們需要的肝臟、腎臟和眼角膜等器官。這是共產黨政權最邪惡的具體行為之一。它讓中國人彼此相互屠殺,還認為是理所當然的。我問你,這是國家嗎?

接受了供體的中國人,花了錢,就心安理得的站在自己利益的角度去看待這件事情,什麼叫滅絕人性?表現上就是當一個人在利益受到衝擊的時候,馬上就選擇維護自己的利益,而置他人性命於不顧。

這種表現在中國社會中,包括到海外的中國人當中,很多人都沒有能力認識到這一點,也不知道自己的尊嚴遭到了傷害。


「法輪大法學會進行的研究顯示:相比其他國家,在中國,器官移植病患經歷的等待期短得驚人。在美國,一個肝臟的平均等候期是兩年,腎臟是三年。然而,在中國,病患通常只需等候幾星期就能獲得一個供體的器官。報告發現,對於來中國「器官旅遊」的外國人,等候期之短也是如此。法輪大法學會認為,在中國,不是患者在等器官,而是器官在等患者。

據原中國衛生部副部長黃潔夫2011年發表在《柳葉刀》上的一篇文章,自2008年以來,中國每年大約進行10000例器官移植。黃潔夫估計每年用於移植的器官當中65%來自死刑犯。011年,紐約大學朗格尼醫學中心(NYU Langone Medical Center)人口健康系醫學倫理主任Arthur Caplan建議抵制與中國器官移植相關的研究。他在《柳葉刀》上發表的一篇文章中建議:除非能證實用作研究的器官不是來自死刑犯,否則,國際生物醫學界應禁止這些科學家在會上發言、在雜誌上發表論文或做移植方面的合作研究。Caplan說8個主要的雜誌已經同意拒絕接受中國器官移植研究人員遞交的任何文章。」

也許有人會認為為什麼對科研結果要求那麼嚴格,大家想想,日本人在中國東北的731部隊,就是進行人體試驗,日本人做實驗的一定是醫生,他們做的實驗結果能不能在科學雜誌上發表?德國人在猶太人身上做的實驗,能不能在醫學雜誌上發表?道理是一樣的。

中共活摘器官的問題不是過時的問題,這個問題一直延續到了今天。如果你不信美國政府的官方說法,那麼今天看我節目的很多人,親朋好友中很多都接受過器官移植,但他們並不知道器官是哪裡來的。那麼你根據什麼去反駁美國的調查呢?許多人自己身上帶著的別人器官都不敢問是哪裡來的,理由就是為了自己的活命。那麼什麼叫道德,什麼叫不道德?難道這不是邪惡嗎?這不是滅絕人性的直接表現嗎?

很多人就算這樣也是毫無愧疚感,這就是共產黨洗腦之後的結果。有人滿腹經綸卻為了自己的利益做著魔鬼的事情,人接受了教育,卻喪生了尊嚴,也失去了分辨能力。

而一些正義的中國人仍然在遭受著痛苦。


「廣東維權人士郭飛雄為抗議監獄的不人道對待,從上月絕食至今已38天,郭飛雄的姐姐楊茂平連日要求探監被拒,15號從信中得知,郭飛雄的絕食訴求無一被接受,所以堅持絕食。另外,公民聲援郭飛雄的接力絕食運動至今已進行到第44天。郭飛雄的姐姐楊茂平連日到廣東陽春監獄要求探視被拒絕,靜坐8小時抗議後,15號獄方同意她寫信給郭飛雄,勸說他停止絕食。」

郭飛雄的原名叫楊茂東,現在生死未卜,他和高智晟是同時期的維權律師,還有在美國的陳光誠都經歷了殘酷的迫害。他們的故事記述了中共體制下,即使周永康被滿門抄斬了,共產黨存在下的政法委體系一直在殘酷的運作著。

我說過歷史是重複的,只是表現形式有所不同,《復活》這部電影講的是基督耶穌被殺後復活的故事,有人評價說這部電影真實的反映了《聖經》當中的記錄,影片里主要描述了神出現在人之中,表現是和人一樣的,只不過生命中煥發出那種感召力與眾不同,自始至終表現出來的是一種寬恕和善念。

很多人說你用現在的科學怎麼去證明基督耶穌的存在?而我認為現在的科學去證明神的存在是人的愚蠢。就像一隻螞蟻用全部的知識要去證實高空中鷹的存在,螞蟻和鷹根本就沒有生活在同一個空間中,同一個生命的境界中。人用現在科學的方式,自以為是的能力去證明神存在的本身就是人的墮落,這也是人看不到神的原因。基督耶穌被殺後復活了,展現在了人們的面前,一些見到了他的人都不敢承認,經過幾番的波折才最終相信,因為自己的觀念接受不了。

而在中國傳統文化中也是一種生命連續的角度去看待這樣的事情,以時間為軸,不知道出現過多少次生命的再現,從這個角度看問題,你就知道彼此之間的恩恩怨怨了。

我一直抨擊中共體制對老百姓洗腦的無神論的說法,很多朋友不一定接受,要堅守自己的無神論。在西方社會有許多人也是無神論,西方社會是自由的社會環境中的個體選擇,在中國社會是共產黨握有一切權力,包括教育本身的權力,以洗腦的方式灌輸人們的思想。就像北京吃的烤鴨,那些鴨子是被灌食養大的,而在西方養鴨子是愛吃什麼吃什麼。鴨子是自由的,愛吃什麼,我無話可說,而中國,1千隻鴨子是被灌的,那麼我就會說是灌輸。這是生命的不公平。

無神論最具有傷害性的是朋友們在灌輸情況下形成無神論之後,自己漠視,甚至否認自己的另外一部分靈魂。我形容共產黨是魔鬼式的,因為它的靈魂是魔鬼。為什麼太多的中國人認為不可能戰勝中共,因為被灌輸了無神論,漠視了自己生命的另外一部分——靈魂,以真實生命的形式存在著,一個人自殘掉自己生命的重要部分,怎麼去面對遠遠高於人的魔鬼呢?

我們完整的人本來應該有自己的靈魂的那一部分,但現在很多人否認了自己生命的另一部分,與神佛相連的那一部分,在魔鬼面前怎麼能有勇氣呢?魔鬼自然會給人不可戰勝的感覺。

我說過,人性的復甦就是對共產黨的唾棄,人性的復甦是真正戰勝魔鬼不被魔鬼侵擾的唯一方式,當你人性復甦的時候,自然會拒絕共產黨,來恢復你生命的全部。那時你就會生活在自己生命歷史長河之中,珍惜自己的過去、現在和將來。無神論者,今天無論你有多高的學識,面對中國的現實,你會感到茫然,因為你否認了自己的靈魂之根。這是共產黨最大的邪惡之一。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嚴楓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