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臨床倫理學教授:中國可怕的秘密移植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6年06月17日訊】今年早些時候,馬來西亞政治家、國會議員Datuk Bung Moktar Radin前往中國接受了腎移植,但沒有提及接受移植的腎源。外國人前往中國進行器官移植的報道鮮少出現在媒體上,但是他們可能是試圖解開中國秘密器官移植系統秘密的一個重要環節。

早在2000年代中期,中國的醫院肆無忌憚地在網上向國外客戶打廣告,提供腎臟、肝臟和心臟移植手術,並且等候時間是2至4周,短得驚人。相比之下,在象澳大利亞、英國和美國這些國家,患者通常要等待幾年,許多人在等到一個可用的器官之前就死去。儘管最初否認,中國官員最終承認了幾乎他們所有的器官都來自死刑犯。用死刑犯作為器官供體被一致認為是不道德的,因為擔心那些犯人可能是被操縱或脅迫,而不是真正的自願。自願捐獻是全球各地絕大多數移植項目的核心,雖然也有例外。

把來自死刑犯的器官賣給外國和中國的患者違反了這一道德原則,這似乎足以讓中國在國際移植界中被拋棄。但這僅僅是中國可怕的秘密移植的一部分。國際知名調查人員收集的證據表明,中國的良心犯,主要是法輪功學員、維族人、家庭教會的基督徒和藏人,被謀殺摘取他們的器官。在關了數百萬中國國民的勞教所里,法輪功學員佔了大部分,他們被做醫學測試,檢查他們可供移植器官的健康狀況。這個過程創建了一個活體器官庫,在那裡,可以為外國患者和富裕的中國人找到潛在匹配的器官供體,之後,他們被按需殺害,他們的器官被用於移植。這種反向匹配過程保證了在極短的等待期內找到一個合適的器官。

許多人很難相信,由於國家政策問題,中國的良心犯被系統地殺害以獲取他們的器官這種說法。這種行為違反了中國已簽署和批准的條約下的國際法律義務,並可能構成了危害人類罪。而且那些證據是不容忽視的。獲獎的紀錄片《難以置信》(Hard to Believe)給出了令人信服的理由,Matas和Kilgour,Trey,還有Gutmann,他們仔細研究所撰寫的書籍也是如此。當然,要調查象這樣的一個秘密非常困難。中國不可能開放它的監獄和醫院來接受嚴格的國際檢查,儘管在移植界要求絕對的透明度(世界衛生組織原則11)。但是,如果中國沒什麼可隱瞞的,應該很容易證明器官的來源是符合道德的和合法的。大多數國家都有透明的器官獲取制度,首先是自願捐獻者,他們的器官屆時會與在器官輪候名單上的人做匹配。捐獻者人數、移植數量以及捐獻者死亡的情況都是公開的,可以被獨立審核。在中國,關於捐獻者以及移植的信息是模糊、不可靠的,在媒體上宣布的數字不斷地更改、自相矛盾、不一致,看上去更象是宣傳,而不是可被驗證的事實。

儘管各種努力,包括由「反對強制摘取器官醫生組織」(DAFOH)向聯合國發起的一個請願,但一些國際社會成員似乎不願意涉及由人權律師、醫生和調查記者們整理出來的越來越多的證據,甚至不大願意在這個問題上挑戰中國。令人吃驚的是,2016年國際器官移植協會(移植外科醫生的首要國際機構)大會將在香港舉行。在香港舉行這一引人注目的會議發出了一個強烈的信息:中國的移植項目現在達到了可接受的標準。象這樣的舉動,以及澳大利亞、美國、英國和其他地方給予黃潔夫這樣的中國外科(移植)醫生學術好評和榮譽頭銜,起到了歡迎中國進入國際移植界的作用。

的確,許多人似乎相信中國當局聲稱的2015年改革已經停止了不道德的做法。雖然現在中國有一個貌似自願捐獻的系統,但是這並沒有杜絕繼續使用囚犯的器官。我們不應鋪開紅地毯,而是應該要求這個簡單問題的答案:究竟中國的移植器官從何而來?直到我們知道這個問題的答案之前,我們必須警惕那些掩蓋真相的迷霧。

本文譯自《英國醫學期刊》博文網站,2016年5月刊登的悉尼麥考瑞大學(Macquarie University)臨床倫理學教授Wendy Rogers的文章,題目為「中國可怕的秘密移植」。原文China』s Terrible Transplant Secret

2016-06-15

作者:Wendy Rogers

編譯:周潔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