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丹東執法者強侵民宅 欺騙恐嚇受害人家屬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6年06月24日訊】 6月14日,遼寧省丹東法輪功學員畢桂英被綁架之後,因迫害單位丹東市元寶區興東派出所和丹東湯池鎮集賢村女子看守所,一直拒絕不讓與家屬見面,畢桂英家屬非常擔心畢桂英的身體狀況。

6月22日,家屬委託律師到丹東湯池鎮集賢村的女子看守所了解了情況,才發現先前興東派出所警察所說的一切都與事實不符,他們不但非法抓捕和關押法輪功學員畢桂英,還用謊言欺騙畢桂英家屬進行抄家,以此獲得他們抓捕和關押的所謂「依據」——法輪功資料和書籍。

畢桂英說,她身上當時沒有一份法輪功資料,她在向兩位過路行人講述法輪功被迫害真相時,正好在丹東市元寶區興東派出所附近,結果那兩個路人聽完真相後告發到派出所。

警察根據路人的描述,在路上抓到了行走中的畢桂英。畢桂英除了說出了自己的名字之外,其他什麼也沒說,更沒有說出自己家的住址,也沒有帶著警察到自己家抄家。

那麼,興東派出所的警察是怎麼找到的畢桂英家?我們從畢桂英下午3時被抓,到4時多抄家的一個來小時的空白時間,可以推斷他們是通過姓名查出了畢桂英的家庭住址。但他們在抄家時,卻對畢桂英的丈夫謊稱是畢桂英開的門。

當日,畢桂英丈夫正在室內做按摩時,聽到敲門聲,但並沒有出去開門,隨後,聽到開門和有人進屋的聲音,就趕緊到客廳看個究竟,結果看到5個警察已經進入室內。

畢桂英丈夫詢問,他們是怎麼打開的房門?本以為家中無人的以副所長徐政為首的興東派出所警察一看無法應對,就謊稱畢桂英本人開的門,可是畢桂英丈夫並沒有看到畢桂英本人身影,就詢問畢桂英在哪裡時,他們又說開完門之後又被押回到了警車隨後將送往看守所。

然後,5、6個人開始對畢桂英家進行非法抄家,從畢桂英家抄走了一些法輪功資料和書籍。

但是謊言還不止這些。根據徐政等人對畢桂英丈夫所言,畢桂英是在小區發法輪功資料後,被在那裡蹲坑的他們抓到,並從畢桂英身上搜到了1、2張法輪功資料證明畢桂英散發了法輪功資料。而且在審問中畢桂英本人也承認自己發了法輪功資料,並在口供上籤了字,他們因此依照證據進行抄家。

可是畢桂英本人說,她除了說出了自己的名字之外,什麼也沒說,更沒帶著他們抄家還給他們開門。

那麼我們可以看出那些警察是私自用某種手段打開的畢桂英家門,但是他們原以為家中無人,私闖民宅後,卻發現家中有人,因沒有任何抄家根據就謊稱——畢桂英已經認罪,並給畢桂英扣上反黨的罪名來欺騙和恐嚇畢桂英丈夫配合抄家和到派出所協助調查。從這一事實足以說明以徐政為首的興東派出所警察的行徑是私闖民宅,非法抄家,和非法拿走畢桂英的私人物品。

他們「執法犯法」,並用謊言欺騙並強加迫害非法的行徑,早已不是一個正常國家執法人員所為,完全超出了作為一個人應有的道德底線。從中我們也看出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有多麼的荒唐!

但是,何明知「執法犯法」,他們為何還要非法抄家呢?他們雖然接到舉發,卻沒有從畢桂英身上得到確切的證據,為了找到「物證」——法輪功資料和法輪功書籍,因此不得不從畢桂英家中尋找線索,這也是中共十幾年來迫害法輪功的一貫手段和方式。

但是謊言最怕的就是穿幫,因此以徐政為首的興東派出所和看守所等人,不但堅決阻止畢桂英家屬與畢桂英見面,為了達到這個目的,他們還給畢桂英扣上反黨的罪名來恐嚇和讓畢桂英丈夫知道這個事情已經超出了一般的「犯罪」,而讓畢桂英家屬放棄任何希望。他們手段之卑劣也折射出中共執法機關的現狀和無可信度可言。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