冉沙洲:中宣部遭「軍中高手」狠批劉雲山不妙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據大紀元6月22日報導,日前,網路上出現一篇署名為「一名軍中高手」的文章,題為「重磅雄文:宣傳系統需要深刻反思」。該文大篇幅狠批當前中共宣傳系統,歸納出宣傳系統七個方面的問題,稱「宣傳系統需要深刻反思」。這篇狠批中共宣傳部門的文章突然出現在大陸網路,不僅意味著中共宣傳部門因負面影響太多而存在著被取消的可能,同時顯示主管宣傳口的中共常委劉雲山、中宣部部長劉奇葆面臨下台或落馬。

文章以先褒後貶的方式全面否定了中共宣傳部門在奪取政權後的正面作用,稱「取得政權以後,中共的宣傳隊伍人數越來越多,全世界沒有哪一個國家有中共這麼多宣傳幹部,沒有哪一個國家像中共這樣重視輿論導向,沒有哪一個國家在宣傳上有中共這麼多投入。」這是在暗批中共本末倒置、勞民傷財,以重視「輿論導向」為名,行禁止新聞自由、言論自由和堅持一黨專制之實。

然後作者話鋒一轉諷刺道,「以世界第一的宣傳隊伍,理應做到自己人意志高度統一,敵人聞風喪膽。然而結果是自己人不信;敵人不僅未喪膽,還在那裡偷笑,這就足以證明宣傳工作有反思的必要。」其實作者並不是為了諷刺,而是在非常嚴肅地發問:既然中共宣傳部門花費那麼多民脂民膏,做不到「自己人意志高度統一」,不能令「敵人聞風喪膽」,且「敵人不僅未喪膽,還在那裡偷笑」,那麼,國家還要保留這個勞民傷財的宣傳部門做什麼呢?所以,作者稱,「宣傳工作有反思的必要」。作者大有取締中宣部的意思,和前不久有關將中宣部改名的傳言相吻合。

為了提示人們反思中共宣傳系統毫無存在的價值,作者在文章最後曆數了中共建政後中宣部在輿論宣傳和導向上所起到的極壞作用,稱「中共內部很多問題,都可以在宣傳部門找到對應的責任。」例如,「畝產過萬斤,不是主流媒體宣傳的嗎?徐才厚、郭伯雄在台上講一套,台下做一套,你們只宣傳他們台上那一套。如果你也報導一下他台下那一套,軍隊的風氣會壞到如此嗎?郭徐也不至於滑到犯罪的深淵裡去。一些領導墮落成腐敗分子,與輿論監督失職有沒有關係?全民道德水準下降與宣傳的導向沒有關係嗎?要讓宣傳有監督和教育作用,應該先教育和監督宣傳工作。」這些話,實際上可以看做是習當局對中共宣傳系統的極大否定,並為不久的將來取消中宣部作輿論準備。

為了證明中共宣傳系統是個勞民傷財的部門,作者羅列出了中共宣傳系統7個方面的問題,即1、宣傳把經典解釋亂了;2、高大全(假大空)的典型喪失了榜樣的力量;3、高高在上的教育方式讓人畏而遠之;4、鸚鵡學舌不是真忠誠;5、動則(動輒)給人戴上敵對勢力的帽子;6、宣傳部門要與宣傳利益脫鉤;7、宣傳系統需要深刻反思。

當然,作者的意圖不只是要狠批勞民傷財的中共宣傳系統,還把矛頭對準了「雙劉」,即主管宣傳口的中共現任常委劉雲山和中宣部部長劉奇葆。文章稱,「當前的宣傳把握不住時代的主題,總想新瓶裝舊酒,把時代的不同特徵往歷史的筐里裝,裝不進去就丟,就削足適履,這是要喪失受眾的。當下,反腐這麼大的時代主題,怎麼不宣傳一些典型?不宣傳也罷,至少,不要對真正抨擊積弊的人實施輿論打壓,不要禁止反腐題材的文藝作品。」

這段話有二層意思。一方面是批主管宣傳口的劉雲山和主管中宣部的劉奇葆把握不住時代的主題,「新瓶裝舊酒」、削足適履,簡單說就是搞老一套,也就是說搞毛左的那套把戲,嚴重違背了受眾的時代需求;另一方面是把反腐提高到「時代主題」的高度,狠批「雙劉」背離「習核心」反腐「打虎」運動另搞一套。作者稱,不宣傳反腐「打虎」也就罷了,相反還對「真正抨擊積弊的人實施輿論打壓」,並在民眾中禁止反腐題材的文藝作品。這是作者在暗批劉雲山與「習核心」對著干,暗批「雙劉」在宣傳工作上的失職與宣傳方向的錯位。作者甚至點明了「雙劉」搞陽奉陰違的一套,稱他們對待領導大量的使用「高級黑」。作者的這些話,明顯將劉雲山、劉奇葆放在了與習近平當局完全對立的位置上,凸顯了「雙劉」與習近平針鋒相對的險惡用心,與徐才厚、郭伯雄等一些墮落成腐敗分子的領導是一丘之貉。

「一名軍中高手」的文章在大陸網路發布,一方面顯示主管中共宣傳口和中宣部的劉雲山、劉奇葆位置不保,恐怕是「雙劉」下台或落馬的先兆;另一方面,該文在大陸網路出現,表明中共宣傳部門或將被取締,或將另改名稱。

另,筆者在網路查找這篇文章,已無法查找到原文。旋即在百度輸入關鍵字查找,亦未查找到,卻顯示出大紀元記者方曉2016年6月22日的全文報導,轉載的時間為2016-06-2315:37:42。這或許意味著原來與劉雲山、李長春沆瀣一氣的百度,如今有意要與劉雲山、劉奇葆切割。這證明「雙劉」已經淪落了,只等著習近平、王岐山動手收拾,所謂坐以待斃即是。

──轉自《大紀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