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畫派 技藝天承 專訪馬來西亞皇室畫師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6年06月25日訊】旅居巴黎15年的Ken Yang先生是馬來西亞皇室的專屬畫師,他擅長運用文藝復興時期的傳統畫法畫靜物和肖像。他認為,古典藝術能帶人找到回家的路,在創作過程中能感受到神的存在,他覺得作畫就好像和尚的修行,內心的昇華讓他用上天賦予的技藝,傳遞更多更好的能量。

Ken Yang是馬來西亞皇室畫師,他秉承意大利文藝復興時期的技法,繪畫融合了達·芬奇Sfumato的暈塗法,拉斐爾的肖像畫法和波提切利的審美;在技術層面,他將技藝的無可挑剔和高品質列在最重要的位置。他為很多馬來西亞皇室成員畫肖像畫,從國王、王妃與到公主、拿督都是他作品的收藏者。在創作古典畫的過程中,Ken Yang也經歷了由現代到傳統技藝的淬煉,畫風的轉變源自於15年前的盧浮宮之旅。

馬來西亞皇室畫師Ken Yang:「15年前當我第一次到巴黎時,第一件事就是去盧浮宮看那些著名的油畫,盧浮宮裏那些畫真是令人讚歎。那些作品背後所蘊藏的哲理與現代作品完全不同,它們所表達的是用任何言語都無法表達的,看過之後我產生了很大的疑問:跟他們相比,我在做什麼?因為我當時是比較現代派的畫風。現代畫法和古典畫法我都嘗試過,但對我來說古典畫法更具挑戰性,而且比現代畫法難的多,古典畫風更細膩,更有深度,你從中可以看到、感受到更多。所表達的主題直接傳達給觀者,這是畫家與觀者的溝通。作為畫家,我比較想創作有深意的、簡單作品。我認為這種技法是非常寶貴的,尤其今天使用它的人並不多了。因此作為畫家,我覺得我應該繼續讓它流傳下去,我得把它傳給下一代。我的方式就是傾注我的正的能量,因為看畫的人會接收到。這對我來說是一個重要的責任,把美的、正的能量帶給每個人。」

Ken Yang畢業於馬來西亞吉隆坡美術學院,掌握現代和古典雙重畫法,但他認為現代藝術有時會讓人迷失,而古典藝術卻有著厚重的內涵。

馬來西亞皇室畫師Ken Yang:「我自己也有現代藝術的背景,我認為它太隨意了,太隨意了有時就非常容易迷失,而且也不知道到底什麼是美術了?」

在Ken Yang的工作室,我們近距離欣賞到文藝復興時期的古典畫風,領略到歐洲古典畫派對於色彩和光影的嫻熟運用。

馬來西亞皇室畫師Ken Yang:「秘密總是在光線和陰影上,它很重要。當有了燈光,就有了明暗對比,就自然可以帶出很多色調,無數色調,就有了立體感,這就是歐洲油畫的秘密。文藝復興時期木畫板很受青睞,因為它很平滑,可以在上面畫出很多細節。今天使用木畫板的人不多了,必須得有高超的技藝才能在木畫板上作畫,如果沒有純熟的技藝,畫一條線也不能完美,而這不完美會非常明顯,因為木畫板的表面非常平滑,沒有紋路。」

目前,他正在準備2017年以馬為主題的畫展,巴黎南郊的馬場也成了他現在每週必到的地方。Ken Yang在創作過程中力求賦予筆下萬物新的靈魂,畫墨間注入自己的人生哲學,帶給觀者美的愉悅和思考。他的畫充滿了東西方哲學的融合,畫風獨特。她的美源於真實又高於真實,紀錄的不只是生活本身,更是她流動的姿態。

馬來西亞皇室畫師Ken Yang:「我的畫從不是複製照片,照片永遠都只是參考。我不是只把現實中的事物原封不動的畫出來,而是讓它更美更高尚,像一個夢,卻是真實的。」

古典畫所展現的精細技藝與厚重內涵,是畫師通過長久的凝煉和心靈的昇華才能達到的境界。在創作過程中,Ken Yang可以感受到神的存在和那種天人合一的靜心狀態,通過內心的修行,讓上天賦予自己的技藝傳遞更多的正能量。

馬來西亞皇室畫師Ken Yang:「作畫就像和尚修行,得屏除七情六慾後,你才能得到靈感。當我作畫時,我和神是聯通的,是的,我跟神連接著,我是從作畫中認識了他,我能看到我的潛力,因為我的天賦是他賜予的,我不是光憑著練習或學習美術就會作畫了,我的天賦是從他那兒來的,不是嗎?是他賜予我特殊的才能。所以當我能善用我的天賦時我就越來越認識他。而且是無止境的,我不斷提高,不斷被神賜予我的一切感到驚訝。」

新唐人記者仁靜、王嬿喬、畢園法國巴黎報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