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江派省級大員紛紛折損 習近平為了一個日子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人都是自私的,很多人都是只會關心自己。就像很多女人拚命的化妝,但實際上有多少人真正的關心和看她們呢?只有她們自己每天照鏡子去看。因為每一個人只注重她/他自己,根本就不會真正的去看別人。也正是人的這種自私的局限性,讓這些災難能夠一個個的發生。」

雷洋案驗屍結果出來,


「6月30日公布的屍檢結果稱,雷洋因胃內容物吸入呼吸道致窒息死亡,兩名涉案警察已被逮捕。5月13日在屍檢現場,親屬看到死者雷洋的睾丸位置異常腫大、右手脫皮、腿有瘀青及傷痕。雷洋妻子在刑事報案書中指,雷洋在事發當天根本沒有嫖娼的時間,官方說法不能成立。」

驗屍並不是很複雜的事情,但拖了這麼長時間。說明與此案相關的機構和人員,包括原來的政法委體系和公安體系,可能影響到中央層面,出現了討價還價、甚至打殺。

兩名警察被抓,不用感到歡聲雀躍,好像人民獲得了勝利。雷洋以自己的死引發了人們的抗爭,來喚醒今天的每一個人。而他的死也是被動的,這就是有命運在其中。命運的背景就是警察的惡,而被雷洋給碰上了。而警察的惡就是這個制度的惡。

這些事情好像是獨立的,但實際上是連貫在一起的,一個個災難事件構成了邪惡制度的完整的畫面。但有人只看到了眼前的災難的那一部分,與自己有關的那一部分。

人都是自私的,很多人都是只會關心自己。就像很多女人拚命的化妝,但實際上有多少人真正的關心和看她們呢?只有她們自己每天照鏡子去看。因為每一個人只注重她/他自己,根本就不會去真正的去看別人。也正是人的這種自私的局限性,讓這些災難能夠一個個的發生。

網上有消息說,


「前天網路老友金重齊,殺了國保,現為公安部A級通緝令通緝犯。金重齊長期被國保騷擾,忍無可忍,終於釀成悲劇。黨國的國保們作惡要有底線,懇請各位關注。」

金重齊殺國保事件和楊佳殺警事件一樣,楊佳2008年7月1日在上海市公安局閘北分局殺死了六名警員。

殺人當然是罪惡的。但你說那些警察為了多少錢能對老百姓干出這種缺德事?但他們乾的非常理所當然,全是年輕小夥子、姑娘。打起老百姓真是刻骨的仇恨,下手賊狠。你看一些警察和國保其實就是流氓中的流氓,一戴上國徽就成了老百姓的主子,頤指氣使的樣子。

那個邪惡的行為和思想,我認為就是被魔鬼佔據了自己的生命,自己都意識不到。我在節目中一再啟悟大家的就是認識到自己靈魂的尊貴,怎麼能被那些邪惡佔據了、放棄了自己的做人準則呢?無論你相信不相信,善惡到頭終有報應。


中紀委監察部6月30日拿出來的消息是,「羅志軍不再擔任江蘇省委書記、常委、委員職務。」

香港《動向》雜誌6月號報導王岐山約談了江西省委書記強衛和江蘇省委書記羅志軍,以及江澤民侄子上海市政協主席吳志明在內的77位高官。

強衛已經被拿下了,現在輪到羅志軍了。羅志軍一直在江澤民、曾慶紅、周永康和薄熙來整個要殺死習近平和王岐山的黨的系統當中,是主要大員。羅志軍也是江澤民家鄉的地方官員。

從2013年習近平三中全會,習近平抓了周永康,和李東生之後,出現的一連串的故事都是和羅志軍有關。2013年底陳光標到紐約耍了一頓飚,引出的卻是2001年共產黨偽造的所謂法輪功學員天安門自焚,陳光標是在羅志軍的指揮下。

而像陳光標這樣的造假耍飚的行為在中共官場是數不勝數。蘋果日報報導《魯煒免職 他做了這些事令習震怒》中說:


「去年12月烏鎮世界互聯網大會,中共十分重視,習近平親自赴會演講,負責策劃的魯煒為製造「萬邦來朝」景象,竟讓一些外國留學生和在華謀生的外國人假扮「各國專業人士」與會,事件令中央震怒。」

我說過,外交部要玩死習近平,在外交部整個的控制當中,你可以看到總參和國安在外交部的特務手法。習近平出訪時,你會看到他無論走到哪裡都是紅旗招展,就是一種「神經病」的做法。但那些人為什麼去?就是因為給錢。你永遠看不到奧巴馬到哪裡訪問,美國旗幟沿途招展。因為真正強大的領導人不用這種手法。中共為什麼用?因為中南海裡面永遠都是四分五裂的、你死我活的。所以要用愛國主義去矇騙中國人,而且這招是百試百靈。

結果魯煒在烏鎮也玩了這麼一把,把錢給了外國人造假。我說這些東西能是人才怪呢。


「另外,魯煒明知徐麟是習親自點將從上海調來要重用,魯卻拚命壓制徐,不讓他參與重要決策,徐作為網信辦第一副主任,魯卻故意把徐安排到處級幹部辦公室,「魯煒這樣做直接得罪習近平」。」

中共的官是一個比一個賊,但魯煒為什麼敢明目張膽的這麼做?因為他根本沒把習近平放在眼裡。因為他知道他的靠山到今天都有實力和習近平抗衡。或者他的處境促使他不得不這麼做。從中你會看出,這些中共高官們什麼都不信,但同樣都被命運的大手所左右著。這些官員奸詐、狡猾和計謀的本身就是他們今天下場的原因,而他們不明白也沒能力知道其中的因緣,因為他們只注重眼前的利益。

這也是今天官場官不聊生的原因,法廣的報導《中共官員自殺率飆升比胡錦濤時代多一倍》中說:


「法廣駐北京記者海克-施密特引述分析指出,中共官員自殺率飆升的原因可能是意識形態思想壓力,中共自相殘殺內鬥及反腐鬥爭的綜合效應。習近平2012年底掌政以來,自殺或「非正常死亡"的官員(如溺死河中或酗酒而死)已增至120人,比胡錦濤2003至2012年當政期間所報出的68起個案多出近一倍。」

我認為這是黨的框架下的自然反應,「意識形態思想壓力」就是毫無顧忌的用思想意識形態去殺人。我一直講,現在一定是打著紅旗,打到最後被紅旗扎死。因為今天主政的人也沒有其他東西可以高舉著,只有這面紅旗。實現民主?你現在去實施民主制度試試?他們根本不知道怎麼掌控。因為他們周圍的所有人都想要殺他們。

在殺戮的過程中,我們會看到中共本身的解體。在主政的人認為抱著共產黨的大旗才能走下來的時候,給周圍的官員帶來巨大的壓力。過去的官員打大旗是假的,進了房間就把旗子給扔了,鬼混去了,但現在不行,進門也得舉著旗子,他們就憋得不透氣了。

現在被觸及的都是省部級高官的一把手,他們都是書記。羅志軍和強衛這樣的省部級大員以這樣的方式被更換、被拿下,而且這些消息披露都是快馬加鞭的往前趕,這說明習近平和王岐山已經定下了一個日子。

反腐只是手段,表現出來的就是中共內鬥和殘殺,是因為各自都想保住自己的性命。共產黨是靠殺人創立起來的,也會在殺自己人的過程中崩潰。這個圈畫圓了。

一切都在陸陸續續出結果。今天早上錄節目前跟我的拍攝人員說,什麼叫等待?等待什麼?我說等待的是命運,聽上去很頹廢。太多人認為人應該努力實現自己的夢想。就像很多英國人希望離開歐盟,但真的公投離開歐盟了,脫歐的領軍式的人物,倫敦市前市長卻不願意競選首相,承擔離開歐盟的後果。

我說這些的意思就是命運等待的過程,好像很無奈。人們在現實生活中都是追尋希望,追尋自己認為好的部分,追尋自己的仕途,追尋自己的夢想,但就像一個人只看到了自己的手心。

而當人遇到自己的災難時候,人們往往用不期而遇這個詞。總是對不好的事情進行抱怨。但從來沒有想到,這些不好的事情,與命運和自己的期望是聯繫在一起的。災難和期望組成了命運的本身,是人一生的過程。為什麼很多人感到活著那麼累?無論有錢的,沒錢的,有權的,沒權的。因為他們在現實生活中陷入了奮鬥的過程。

他們不知道人的一生就是命運的過程,只能在命運中去等待、去度過,做出選擇。人在這個過程中不認識自己的命運而拚命努力的時候,其實就是佛家講的造業的過程。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嚴楓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