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底哲龜:所有犯罪都在指向一個終端目標?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這是一個極為可怕的指向,當國家淪為沼澤,淪陷的就是全體國民;當每個人都無法自保,是否處在哪個社會角落都不安全?當每個人都感到恐懼,是否表示國家已經開始出現恐怖?這樣的先例不是沒有,文革時候,反右時候——父子互相不保,夫妻互相背叛,朋友互相出賣——大難臨頭各自飛的社會,人們是何等地孤獨驚秫和不知所以。

我們每一個人都應該反思了,我們應該成熟了。在這樣的體制內誰是安全的?最高統治者安全嗎?不見得!胡耀邦、趙紫陽後果怎樣?擁有實權的人安全嗎?請看薄熙來周永康;中產階級安全嗎?請看雷洋;無產階級安全嗎?請看各地派出所內非民警意外死亡——每一個人都不安全,所以我們無法否定社會不安全,無法否定國家不恐怖。

如果只是因為治安不力和法制欠缺疏漏,那麼可能社會安全還有僥倖未暴力衝擊死角供人倖存。然而、當綜合所有社會犯罪無意思狀態轉而顯現廣泛性規律,且上升為國家級犯罪恐怖時,我們由此感覺一根看不見的黑線在牽動著這一切——那就是,這股力量叫誰死誰就無法逃生;叫誰跳樓就得墜亡;將誰拘役就可能意外死亡。今天還是好好的活生人,而明天你就有可能躺下起不來了。

為此我們總結這樣的實例,是個案嗎?上百的官員跳樓?上萬的官員驚恐外逃?法院門口擁堵喊冤,群體性上訪堵截——就算你獨眼觀世界,那它也絕不是個案啦!

我們發現中國式犯罪和世界級犯罪幾乎都有一條利益鏈,而世界級犯罪或許是團體,或許是幫伙個人,利益鏈指向是多端不定;但中國式犯罪不同的是所有犯罪利益都在指向國家層面,也就是所有不同形式犯罪的利益都從兩條渠道——罰款和沒收流向了國家金庫。無論你採取何種犯罪形式,所得利益最終都流向了國庫;國家成為最大的犯罪利益歸宿地,不知大家有沒有觀察到這個趨同性的終極指向?

無論是販毒,走私,黑幫打劫,貪污盜竊,拐賣婦嬰,賣淫嫖娼,傳銷蠱惑,江湖詐騙,假藥危害,有毒食品,第一個出來罰沒獲益的就是國家政府——雖所有受害者利益都被犯罪侵害,但所有犯罪利益都被國家機器獨吞,這就是不爭的事實!所以、無論社會人怎麼挖空心思犯罪獲利,但最終獲取最大利益的都是一個叫著國家政府的。

一個普遍高度犯罪的國家,受害的自然是百姓民眾,而獲益的卻是國家機器?那麼,基於利益考量動機推理,我們會瞬間滋生一個可怕的念頭——難道國家會喜歡甚至盼望和製造默許犯罪嗎?

想明白了這一點,就知道國人如果停止犯罪?社會如果進入法制有序狀態?那麼一切犯罪利益將斷鏈終結——這個時候受損失最大的是誰?不就是那個叫著「國家政府」的嗎?

想想吧,國人犯罪互害,最終受益的是罪犯個體嗎?錯了,是國家政府——這就是鐵的事實。在國家涵蓋犯罪層面上,所有被侵害的無辜者利益都被其收入囊中——中國式犯罪為何總是被神秘力量驅動?為何總是法網恢恢疏而有漏?為何掃黃打非總是死灰復燃?為何強拆征地屢禁不止?為何房產地價居高不下?想明白這一點,你就會在國家恐怖意識形態層面驚秫無比。

但這還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就是,這個國家是誰在掌控獲利

──轉自《作者博客》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李明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