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寧當俄奸歷史被編入教材 網友:毛澤東是下一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6年07月12日訊】(新唐人記者唐迪綜合報導)眾所周知,共產黨為奪取政權不擇手段,無論是當年的俄國共產黨還是中國共產黨。近年有港媒披露,俄羅斯頒行的新版高中歷史教科書把列寧時代的蘇聯稱作「地獄」,並揭露列寧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充當德國的內奸(俄奸)的真面目。而中共前首腦毛澤東,當年為推翻國民政府奪取政權,甚至曾暗中派人勾結日本侵華軍隊和汪偽政府的歷史真相,也已在海外曝光。輿論認為「清算毛的一天不遠了。」

香港《開放》雜誌2014年3月中旬曾報導稱,列寧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時期充當德奸的事實,已編入俄國高中歷史教材,這是「清算共產黨的重大進步」。而中共首腦毛澤東一樣有勾結日僞蘇共反蔣的賣國記錄,相信「清算毛禍國殃民的一天必將來到」。

這篇報導稱,俄羅斯新版高中歷史教材中指出:在1914至1918年的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德國爲了在戰爭中取勝,對俄國採用了收買叛徒、間諜等非軍事的戰爭手段。正虎視眈眈致力於推翻俄國政府取而代之的列寧被德國人看中,從1915年開始,德國政府一直是列寧的幕後資助者。1917年,流亡在國外的列寧乘坐由德國安排的「密封列車」在德國特種兵護送下回到彼得堡。4月8日,德國總參謀部向德皇報告說:「列寧順利回到俄國。他幹的的確如我們所願」。

教材中指出,德國總共提供了5千万金馬克(約合九噸多黃金)來資助列寧的「革命」,而 列寧在德國豢養之下最終奪取政權後,立刻與德國停戰言和,並不顧俄共黨內的其他人的堅決反對,與德國簽訂了佈列斯特合約,割讓俄國土地百万平方公里,並賠款60億馬克給德國以爲酬謝。

《開放》雜誌的報導同時指出,中共前黨魁毛澤東當初在抗日戰爭爆發後,也曾暗中派遣中共的特務骨幹潘漢年去勾結汪精衛,以圖聯日反蔣。

據報導,中共1949年在中國大陸奪取政權後,時任上海市二把手的潘漢年於1955年被毛澤東親自下令逮捕並判無期徒刑,終身不得出獄。這背後的原因就是毛擔心當年自己派遣潘漢年勾結汪精衛和日本人的舊事洩密,要封潘漢年的口。

中共「紅二代」張戎和她丈夫合寫的紀實作品《毛澤東鮮爲人知的故事》一書中,以大量翔實的文獻記載為基礎,揭開了這段被塵封已久的歷史真相。

據書中講述,1955年中共發起「交代歷史問題」的運動後,潘漢年向他的頂頭上司,時任上海市一把手的陳毅市長匯報說,1939年至1942年期間,當時他身為中共華中局聯絡部長,曾接受毛澤東代表中共黨中央的囑咐,與漢奸汪精衛和殺人魔窟76號的頭子李士群有過一段交往。當時他接受的任務就是聯合日本軍,共同對付國民政府和與國民黨軍隊,並允諾一旦事成,利益共沾。但由於汪精衛和日本方面不相信共產黨,此事最後沒有落實。

中共地下工作歷來搞的是「單線聯繫」。當年在延安是毛澤東直接把這個任務交給了潘漢年,別的高幹不得與聞。這件事,毛當然明白此事是絕對暴露不得的。現在潘漢年居然說出來,所以毛就把潘漢年送入監獄裏,關他一輩子。

共產國際駐延安代表孫平(弗拉基米洛夫)寫的《延安日記》中也曾記載道:「1945年8月18日,我無意中看到了一份新四軍總部的來電。這份總部的報告,完全清楚地證實了中共領導和日本派遣軍最高司令部之間,長期保持着聯繫」(參見開放雜誌2013年六月號)。

報導指出,毛澤東當年給共軍發展提出的原則是「一分抗日,二分應付,七分發展」。甚至連一分抗日也不是毛的意願,「所以林彪的平型關大捷和彭德懷的百團大戰使毛澤東非常不樂意」。

《看中國》2015年7月18日也曾發表題為《誰是漢奸賣國賊?十多億人都被矇騙了》的報導披露,抗日戰爭早期,毛澤東密派中共華中局聯絡部長潘漢年接觸侵華日軍首腦,欲與其達成「互不侵犯」的默契,並與日寇和汪精衛漢奸政權緊密勾結,共同破壞民族抗日事業。

潘在上海勾結日本特務岩井英一;聯絡、收買大漢奸李士群,並由李士群陪同秘密會見汪精衛。中共與日寇進行情報交流,潘將日方情報交流的原始電報傳回延安。

蔣介石的「文膽」謀士陳佈雷1943年也曾指出,潘漢年、李士群之流在京滬江淮一帶公開活動,交往頻繁;並有延安代表馮延壽(化名)在南京與敵軍及汪偽洽商「政治停止摩擦、軍事停止衝突、物資與情報相互交換」等。

陳佈雷還指出,當時李士群為首的特務機構「76號」(「魔窟」)與中共地下黨勾結,共同打擊國民政府的抗日工作人員。日軍攻佔香港後,中共在香港的地下工作人員得到日寇的護送。而且在汪精衛的幫助下,侵華日寇將其侵佔的中國華東地區的8個縣交給中共管理,以使中共軍隊在日寇保護下的「生存地」保存與擴充實力,積極破壞中華民國政府和國軍的抗日鬥爭。

據歷史文獻記載,1937年8月中共中央軍委改組後,毛澤東任書記(主席),主持中共的軍事工作。當時毛就在中共黨內提出「保存實力」,「堅持不打硬仗的原則,避免與日軍發生正面衝突」,「把正規軍和運動戰轉變為游擊軍和游擊戰」,「進行側面的游擊戰」,「中共八路軍的任務是分散兵力,儘速向敵後挺進,用來發動民眾,建立根據地」,「至於和日軍作戰,打得贏就打,打不贏就跑」,「勿將實力暴露,以免遭受不測」等。

事實上,中共確實在抗戰時期打着「開展敵後游擊戰」的幌子,指令共軍在敵後避戰,極力擴充實力與擴大地盤,大肆建立「蘇區政府」,在侵華日軍全力攻擊國軍時,卻不對中共老巢延安發射一彈。而林彪指揮的115師在國軍抗擊日寇的「平型關戰役」中配合國軍伏擊日軍的一支後勤運輸隊得手後,毛立即命令該師「化整為零」,分散在後方「開闢與鞏固」中共的「根據地」。

彭德懷帶領的「百團」破襲戰鬥(破壞交通運輸線等行動),則被指影響了毛「保存實力」的原則,受到毛的嚴厲斥責。彭從此戴上「暴露主力」、「置黨的利益於不顧」的帽子,直到毛發動的「文革」中,這件事仍做為彭的「反黨罪狀」之一而遭批判。有分析指,毛澤東當年痛批彭的另一個沒有明說的緣由,是因為彭的上述行為破壞了毛與日、偽之間的所謂「默契」。

上述歷史事實公開後,有中國網友在港媒的相關報導下留言說:「共產黨就是靠當賣國賊才暴力奪取了政權,是真正的強盜、賣國賊!現在俄國人已知道了列寧賣國的真相,下一個將被歷史清算的人就是毛澤東。」

責任編輯:唐睿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