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器官移植系統諸多黑幕正被揭開(3)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6年07月11日訊】追查國際在行動(三)第三集、一台移植手術使用多個備用供體器官

調查中,我們發現:許多醫院都為一台移植手術準備多個備用供體器官,甚至拿活人直接做備用器官。

現在讓我們一起看這2個實際案例:

例1:一個腎移植手術就用了8個備用腎:

上海市器官移植研究中心主任譚建明(截至2014年6月主刀腎移植4200多例),2003年曾在上海市第一人民醫院為一名患者做腎移植手術,在2個多月中用了8個備用腎配對測試,由於患者的抗體反應,7個沒成功,直到第八個腎相配成功移植手術得以順利完成。

更為驚人的是,

例2:前中共衛生部副部長黃潔夫做一台手術,用了3個備用肝供體,其中2個竟是活人

據中共官方媒體《烏魯木齊在線》、新浪網和《中國護士》雜誌報導,2005年9月28日下午,中共衛生部副部長黃潔夫在隨同中共政法委書記羅干參加新疆自治區成立五十周年活動時,順便在新疆醫科大學第一附屬醫院演示了一場自體肝移植手術,用了3個備用肝供體,其中2個竟是活人。

原定黃潔夫是做一台異體肝移植,當切開腹腔後發現可以做自體肝移植,於是臨時決定改做自體移植。自體肝移植就是,將患病肝臟取出,切去腫瘤等病灶,再將其肝臟移植回原位。為防萬一自體移植失敗時緊急改做異體肝移植,需要有備用肝。因為,原先準備移植用的肝臟,界時過期失效不能再用。

於是,黃潔夫聯繫位於廣州的中山醫科大學第一附屬醫院和重慶的第三醫科大學西南醫院,分別讓他們準備一個備用肝。《中國護士》雜誌報導中稱28日下午幾個小時之內廣州中山三院和重慶西南醫院就找到了「相同血型和基因位點」的備用肝。「29日下午6點30分,匹配的肝臟就由重慶運來了!廣州中山醫院的三名醫護人員也帶著轉流設備和一個肝臟火速趕到新疆! 」

黃潔夫的手術從29日晚七點一直做到30日早上十點,在觀察24小時後,黃宣布手術成功,不再需要備用肝臟了。這時,已過了40個小時。

分析與論證

中共衛生部2006年發布的「肝臟移植技術管理規範」規定肝臟冷缺血時間不超過15小時。

1、最初準備的移植肝被廢了,因受冷缺血時間的限制不能繼用。

2,從重慶和廣州運來的兩個備用肝只能是兩個大活人,因為受冷缺血時間的限制,。否則從重慶和廣州2個備用肝起運到自體肝移植手術確定成功就過了60多個小時了,事先摘取的肝臟早就失效了。

3,有一個游離於司法體系之外的特殊在押活人供體器官庫存在。也就是說,在司法之外有一個可隨意用來取器官殺戮的人群。因為,死囚處決是有嚴格法律規定的,必須有法院和檢察院的專人在場,驗明正身之後處決,處決之後還要檢驗。在黃潔夫的手術中,重慶和廣州的醫護人員能夠帶著備用供肝活人坐飛機行走,證明這2個備用肝供體是游離於司法體系之外的特殊在押的人。

4、活人供體器官庫涉嫌為國家級、數量龐大。從黃潔夫跨省市調配自如提示為國家範圍;從器官配型機率看兩地選取備用肝成功的速度,其儲備活人供體數量之龐大。

這起被媒體意外泄露的操作過程也印證了:還有,黃潔夫做的肝移植是全肝移植,一個肝一條命,這一次手術就有三條人命備用。

這裡還要告訴大家,這種現象不是個別的、散在的情況,1999年後至今在中國普遍存在著。

相關鏈接: 中國器官移植系統諸多黑幕正被揭開(1)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