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北京進「戰時狀態」 南海仲裁催化中南海爭鬥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南海仲裁這件事情對中國人而言確實是外交事務當中的重大挫折,這個挫折是黨內打擊習近平的一個強有力的藉口,會促使習近平只能按照他無法選擇的路吃掉對手,否則他的對手會利用這件事情制衡於他,甚至反而傷害到他。換句話說,這件事本來是中共在國際事務當中的失利,實際上促成了中南海最後搏殺的激烈和時間的緊迫。」

法國在過去一年半里,遭受了三次重大的恐怖襲擊。尼斯昨天晚上國慶放煙火的時候,一輛卡車衝向人群,84人喪生,120多人受傷。去年這個時候,我曾經到法國的尼斯去旅遊,撞死人的地方正好是我們當初去遊玩的地方,英國人大道,是尼斯最著名的海濱大道,一側面對地中海,不是沙灘而是大的鵝卵石。另外一側就是高級的賓館和公寓。能夠看到海邊的很小房間就要5、6百歐元一晚,貴一點的就要1千多歐元。

昨天撞人的卡車是租賃的,在人們看完煙火正在散場的時候,從小道沖出來,衝進人群,開了2公里,目擊者說人就像保齡球一樣被撞飛了,我昨天看到臉書上有人上傳了視頻,路上都是屍體,本來想上傳到我的臉書上,後來想想,太血腥了,就沒傳。人在突然被襲擊的時候,變得非常的軟弱。當時人群中應該有一些是遊客,報導說,路邊的一些屍體無人認領。被撞的人大概來自十五六個不同的國家。

發動這次襲擊的據報是突尼西亞裔的法國人。有人說,當把卡車變成武器的時候,像美國現在正在推行的禁止槍支的做法有什麼作用?法國是歐美地區對槍支管理最嚴格的地區,但是法國偏偏出事。

在這兩個月的時間里,世界局勢給我的感覺就是失控。

南海仲裁出結果後,北京進入「戰時狀態」,那是一種準戰爭狀態,在89六四的時候也僅僅是「戒嚴」。「戰時狀態」是自12號8時至17號24時,各單位帶班領導和值班人員必須全天在單位值守。而且在這個狀態下,習近平有絕對的權利廢掉政治局和政治局常委而不需要任何討論。

美國之音一篇報導,也講了為什麼北京進入「戰時狀態」,《南海仲裁,北京進入戰時狀態為哪般?》邀請兩位嘉賓進行討論,第一位是中國獨立記者,前紐約時報中國問題研究員趙岩,第二位是中國經濟學家,時政評論員何清漣。

文中說:「既然是戰時狀態,就是為了應對敵人,那北京市政府的假想敵到底是什麼?何清漣認為,通過北京市政府發布的四條內容,應該是要對付內敵,而不是外敵,應該就是防止有人集會遊行,北京是中國的政治中心,也是異議人士的集中之地,所以現在北京市政府肯定是如履薄冰。所以北京市政府應該是很擔心北洋政府時期的那種遊行發生,說明中國政府也不算糊塗,知道中國的內部矛盾特別多。」

所以敵人根本不是菲律賓或美國,「應急狀態」是怕北京出事,中共雖然挑起了愛國主義情操,但也深深懂得這種情緒也能把它自己的腦袋砍了。別看現在他們在罵美國,但扭臉也能把中共也殺了,中宣系統也知道當把情緒挑起來的時候,誰也不知道應該怎麼控制,他們怕失控。

「當局想要控制什麼輿情?趙岩說,政府現在恐怕就是怕發生當代的義和團事件,這種事情在現代的情況下總是難免的。現在北京的機關人員和警察都已經取消了休假,都在上崗。雖然現在民眾的言論看似和政府是一致的,但是中國的宣傳部門也知道這些官網上的輿情是不可靠的,真正的輿情恐怕和中國政府的期望是不一致的。」

中國共產黨的控制人員認為最不可靠的就是黨的總書記,而黨的總書記認為最不可靠的就是各地方的一把手,因為彼此已經全無信任了。只講黨性而無人性,現實環境中是什麼都能夠做出來的。這種不信任其實在中國社會從最上層一直滲透到每一個人的家庭。所以根本就沒有辦法控制。習近平為什麼換了北京警衛局的90%的官員?你說他信誰?人與人之間就是勾心鬥角。

「何清漣表示,現在表面上來看網路輿情是大部分支持政府立場的,但是實際上中國社會的輿情和政府的立場是不太一樣的,政府現在在意的就是那些看政府出醜和寫段子的部分人,尤其是中間的一部分人就被政府當成了別有用心的人。尤其是別有用心的人利用民意鼓噪造成事件,局面很可能失控,所以現在習近平應該是很害怕這個情況的發生。」

就是沒人說真話了,很多人在我的節目下留言,被觀念控制著說話慷慨激昂,擲地有聲。有人給我留言很理智,說:「你作為媒體人,公正客觀是最關鍵的。」當然這是百分百正確的。但中共控制下的中國社會,不是正常人的環境,是在黨的思想有意灌輸下形成的意識形態,不是重視人性的社會,所以我指出這一點就是最客觀、最真實的。而迴避這一點才是真正「別有用心」的。

「中國官方質疑仲裁庭不屬於國際法庭,引發輿論討論,趙岩說,仲裁庭合不合法,外交部應該是有一個很清晰的思路,但是現在外交部並沒有明確中國到底如何看待這個組織和這份公約的法律效力有一個明確的應對,從一開始就犯了一個很大的錯誤。不能說你加入了這個組織,簽署了條約之後再返回來說這個組織違法。」

我在節目中也說過,中國是《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的締造國之一,不能對自己不利就說這個組織不合法。正常社會會認為這是很尷尬的事情,因為我締造了這個公約,結果這個公約判決我不合法。而中共根本沒有這個法律概念。

這一點和趙威考拉的事件是一樣的,她老公都找不到她們全家人在哪裡,但官方非得說趙威出來了。所以中共玩弄法律到這個程度,超過了當年的周永康。

「解放軍進入備戰狀態意味著什麼?何清漣表示,這個問題確實和中國的政治情勢有聯繫,但是並不代表這是在奪權,而是反映了中國也沒有準備好一場戰爭,中國現在剛剛進行了軍隊指揮系統的改革,這個不是幾個月之內能夠完成的。同時中國的國內矛盾特別多,中國的經濟實力很可能撐不起一場戰爭,戰爭一旦開打,就不是中國單方能夠控制的了。而且現在軍隊內部軍心不穩,習近平承擔不起這樣的後果。」

這裡提到了奪權不奪權的問題,我個人認為習近平也許會利用這個背景來完成2016年的願望。

2015年1月份中紀委五中全會,習近平讓12個上將站在他身後講了一番話,兌現的是2015年砍了徐才厚和郭伯雄。當時習近平把總參和總政排除在會場之外。2015年過去之後,我們看到的是軍隊大換血,但即使換血後,他也不一定相信軍隊的大多數高官。2015年底,習近平要求政治局委員向自己看齊。2016年1月份再次召開中紀委六中全會,一開場就講話說是要對「違反政治紀律、政治規矩的團團伙伙」下手。這就是他2016年反腐目標。

2016年到了這個時候,又利用所謂的「戰時狀態」和國際社會的氛圍,利用國家安全受到威脅的說法,可以廢掉政治局和政治局常委對他的干涉。通常情況下,他做什麼事情要通過政治局和政治局常委,而戰時狀態下,他就不用這麼做。

「戰時狀態」啟動了國家安全委員會的職能,他又是全面小組的組長,想怎麼做就怎麼做。所以我認為,現在具備了客觀條件的一切氛圍,換句話說,他現在把政治局廢掉了都能做到。

南海仲裁這件事情對中國人而言確實是外交事務當中的重大挫折,這個挫折是黨內打擊習近平的一個強有力的藉口,會促使習近平只能按照他無法選擇的路吃掉對手,否則他的對手會利用這件事情制衡於他,甚至反而傷害到他。換句話說,這件事本來是中共在國際事務當中的失利,實際上促成了中南海最後搏殺的激烈和時間的緊迫。

這種緊迫性在世界局勢中也能體現出來。英國脫歐後,極力主張脫歐的倫敦前市長擔任外交部長,他是一個強橫的地方官,外交沒有任何經驗,結果現在做了外交官,意味著要啟動脫歐的程序。《紐約時報》一篇報導直截了當的說,大英帝國就要結束了,因為北愛爾蘭和蘇格蘭有可能離開英國,那麼真正的大英帝國就不再存在了。

美國出現了黑人和警察之間的衝突,這種種族的衝突幾乎無法調和。

昨天晚上法國發生恐怖襲擊後,CNN的一個大標題是,法國怎麼了?其實一些有生命常識的人,不固守200年科學狹隘認知的人,都意識到了一些歷史上的預言正在兌現。《諾查丹瑪斯》的預言也一再提到,最後時刻法蘭西將出現事情,代表著歐洲大陸將發生變化。並不是人們所認為的,歐洲是德國領頭,其實從歷史上都是法國人、猶太人引領歐洲。西方社會的主要國家就是美國、英國和法國,加上德國,德國有二次世界大戰的陰影所以就相對弱化,美英法是聯合國5個常任理事國當中的三位,另外兩個是俄羅斯和中國。

世界局勢看似紛亂,但我認為非常有序,人是有命運的,順應命運的人面對任何事情他心中有答案。

而陷入自我的人,被現在科學和進化論洗腦的人,非常強化自己的認識。有人給我留言,用詞非常的猖狂,我把這些留言都留下了,其實你罵我什麼,我一點也不在意。當歷史翻過這一頁的時候,這一切我會讓大家看到,作為一個歷史記載,看看共產黨把人毀成什麼樣子了。

2003年有一個電影《致命ID》,虛構的故事,講的是一個殺手的人格分裂。

我認為是這個人生命的過程形成了不同的觀念,而這些觀念卻操控了這個人的整個生命,去殺人。表現得有點像愛國主義,從生命的角度上說,其實就是人被觀念附體後的真實表現。所以,作為一個人來講,最重要的是自己在活著,而不是被觀念代替著活了這短短的一生。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嚴楓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