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習近平強調自己「正統性」王岐山強調「問責制度」針對「關鍵少數」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現在國內的穩定是習近平的第一需要,他最懼怕的就是動蕩,就是有人跑去肯德基鬧,這是習近平、王岐山和栗戰書最忌諱的事情,這也是曾慶紅原來的勢力當中唯一能夠採用的手法。」

我在臉書上發了一個帖子,河北邯鄲發大水的樣子,所有立交橋全都關閉了,眼看著麵包車在馬路上被沖走了,有朋友給我留言說,濤哥,北京也下大雨了。還給我發來照片,路面上滿滿的都是水了。

相關視頻:

有朋友說,今天大陸出現的場面確實有點像1998年江澤民上台那一年,就是他幹掉陳希同那一年。我說過,1998年非常詭異的北從黑龍江和松花江,南到珠江的水系,逢江發水,淹得一塌糊塗。當年淮河卻出現旱情,很詭異。有朋友說,今年也發這麼大的水,是不是這個圈也畫圓了?

在發洪水的同時,國內愛國主義的情緒依然高漲,有人在肯德基門外拉橫幅,都是紅色的橫幅,印的字,我不相信是個人掏錢,我想都是集體統一訂的。誰出的錢,乾的這個活兒?是關鍵。你看西方社會抗議人群舉得牌子,個人做的,五花八門的都有。共產黨和愛國主義抗議什麼都是統一的。有兩個警察去摘他們的條幅,結果雙方打起來了。出動特警,把雙方給勸開了。

相關視頻:

從這件事情看來,上面到底要把愛國主義情操挑起來,還是壓下去,有分歧。上面有分歧,下面就會打架。這和2012年的反日遊行不一樣,當時在西安,公安局的人穿著藍褲子和白汗衫,不穿制服,出來帶頭遊行。那時候,周永康還握有權力,曾慶紅和梁振英聯合起來給習近平下了一個套,讓保釣船在香港出海,還帶著電視台的人去,結果把國內的氣氛都給忽悠起來了。所以,梁振英是曾慶紅的死黨,非常明顯的場面。當時保釣船的船長姓楊,成為第一個來自香港的國際難民,竟然被聯合國難民署批准,被送往加拿大的溫哥華。

而中國這次愛國主義出現的分歧,就是上層出現的分歧,指揮下面做事情的出現了兩個司令部,但打工的就那些,兩個老闆會把他們給壓死的。而習近平和王岐山有自己奮鬥的目標。

習近平7月18日沿著紅色革命的老路又走了一把,法廣報導《北戴河開會前習近平長征紀念碑獻花被指為中共繼承人形象裝身》中說:「習近平18日到寧夏考察,首站到達固原,冒雨向中共紅軍長征會師紀念碑敬獻花籃,並參觀三軍會師紀念館。」

簡而言之就是強調習近平的正統性。他通過這樣的方式強調自己紅二代的身份。他向黨內所有的敵手表示,江山是我們的爹打下來的,他才是最正統的主子。

什麼樣的敵手值得他這麼去顯示?就是他認為竊取了他們父輩奮鬥結果的敵手,是黨的叛徒、黨的內奸和公敵。我說過,他一定會用共產黨最純正的手法、方式、手段、原則和理念,幹死所有他在黨內的對手。這是他反腐的真正目標。前面的官,無論多大都是被個人反腐,無論犯了多大的罪,貪污了多少錢,都是定個人的罪名,從輕發落。被打下的這些東西都是墊腳石,真正的目標是和他正統性形成絕對對立的勢力。

至於北戴河會議到底有沒有,還不知道,因為那是老人干政的標誌,但利用北戴河會議這個名頭和時間做什麼是非常有可能的,7月20日左右正是往年北戴河會議的時間。

我說過六中全會前江澤民死定了,當江澤民死的時候,一串人全都完了,原來的江家幫整體的體系全完蛋。

江澤民真正的掌握實權是1998年發大水之後,而他接班的時間是89六四,他兩腳都沾著血腥,一腳踩著學生的血,一腳踩著1999年鎮壓的法輪功學員的血。2015年他露出了蛤蟆的形象,我一再跟大家表明它是妖魔當道。就像《封神演義》中表現的一樣,中國傳統都是人、妖、鬼、神、魔,到了共產黨,逼著人們相信人是猴子變的,真是糟蹋自己。但老婆叫老公的小三是狐狸精,告訴他們共產黨是邪惡的,他們卻不相信。所以思維非常的混亂。

文章中說:「報導引述習表示,專程參觀這些地方,就是為了「緬懷先烈、不忘初心」,革命傳統和愛國主義教育基地建設一定不要追求高大全,搞得很洋氣、很現代化,只有體會到革命年代的艱苦,才能使人們真正受到教育。」

「很洋氣、很現代化」就是江澤民統治時期「大屁股撅起」的標誌,北京金融街,上海灘真是越來越洋氣,燈紅酒綠的。里外里就賣這塊肉。習近平反對這些,就是強調自己的正統性,表明自己有資格、有理由要幹死江澤民。他絕對不會說,是因為個人恩怨,是因為江澤民當初把他推上大位就是為了殺掉他,讓薄熙來上去。他會用黨的名義幹掉黨的領袖。槍手死在了槍下。

有朋友問我,濤哥,為什麼國內這麼強調問責制度?我說因為有人要用它,把事情了結了。用它來震懾黨內全體高官,處級以上的官員。共產黨的方式就是去統治人,去洗腦,用驚恐殘暴的手段給每個人心裡營造極端恐懼的氛圍,讓人們自己嚇死自己。所以很多人犯事了就自殺了,昨天剛有一個副局級的自殺了,這些人還不能說是黨的統治給自己造成了恐懼。

問責條例就是王岐山利用了共產黨真正殘酷的手段,在全黨的體系當中營造恐懼,目的就是出事的時候不讓他們輕舉妄動。今天江澤民和曾慶紅家族全都完蛋了,就像2013年周永康給弄出了中南海,有人問,為什麼現在沒有任何風聲呢。因為周永康出事的時候是兩派對壘,會有很多消息透出來,現在王岐山和習近平把身邊都給清理乾淨了,中間已經鏤空了,所以他們抓了誰,整了誰,誰都不敢說了,就像李長春自己說犯了瀆職罪。這些人被控制起來了,都給嚇壞了。原來替江澤民和曾慶紅玩命的,兩個海外中文媒體現在都在編故事,東拼西湊的弄一大堆。再也看不見什麼北京內部人士,中南海內部人士披露什麼消息。

在這些背景之下,我個人認為那些退了休的政治局常委也許都給畫地為牢了,在職的政治局常委讓幹什麼,表面上就得干什麼了,讓露臉就得露臉。

現在國內的穩定是習近平的第一需要,他最懼怕的就是動蕩,就是有人跑去肯德基鬧,這是習近平、王岐山和栗戰書最忌諱的事情,這也是曾慶紅原來的勢力當中唯一能夠採用的手法。

19號王岐山發表自己的署名文章,強調了政治責任,「7月19日,王岐山在《人民日報》二版頭條發表署名文章,用了近3200字的篇幅來解讀1900多字的《問責條例》。文章開篇就以「權力就是責任,責任就要擔當」開頭,強調「落實主體責任這個『牛鼻子』」。要求各級官員要領會中央的意圖,要有「政治意識、大局意識、核心意識、看齊意識」。」

我講過政治責任不是殺個人,而是反黨集團,問責條例就是要所有的官員跟著習近平走,被他打的,犯了問責條例的人一定是習近平的死對頭。現在能和習近平平起平坐的只有江澤民和胡錦濤兩個前任總書記。他弄出這麼大動靜只能打總書記,才不掉份兒。他做這些的目的就是當有一天把江澤民和曾慶紅掛起來的時候,他是完全合法的,合情合理的,他有資格和有身份這麼做。當把蛤蟆做熟了的時候,所有人要明白江澤民是偏離黨的,他們才是正宗的。

這麼費心的原因之一是,部級以下的官員,他也沒有精力全部一個個聚攏起來審查,又不能全殺了,全換了。但裡面又有不穩定因素,所以需要在他們之中營造極端恐懼的心態。從某種意義上來講,當習近平和王岐山看到某些正局級、正部級的官員自殺的時候,是符合他們的意圖的,因為影響巨大。他們用共產黨的做法造成了這種恐懼,所以共產黨一定會在打死它的領袖的過程中,死在它的原則之下。

這一切的發生就像電影里那開頭和結尾遙相呼應的鏡頭,這就是事物發展的規律,說不上來什麼理由。就像太陽東方升起,西邊落下,但並不是結束,而是一個完整圈的一半,這個圈也得畫圓了,和人的生命是一模一樣的,人在世間的幾十年,也是一個圈的一部分,只是太多的人不明白。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嚴楓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