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曉:「建三江事件」親歷者講述的故事(之四)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2016年3月21日一早,孟繁荔、李桂芳、王燕欣走出了佳木斯看守所的大門。至此,曾令世人矚目的三位「建三江案」當事人,歷經兩年的魔難,終於重獲自由;而本案的另一位當事人石孟文,卻因被非法判刑三年,至今仍身陷冤獄。

回首過去兩年來,與大家一同走過的這段經歷,孟繁荔不禁感慨萬千……

…………

四、第二次非法開庭辯護律師均被阻擋在庭外

2015年1月8日,「建三江案」一審第二次非法庭審。王燕欣、李桂芳、孟繁荔在被送往建三江農墾法院前進法庭的路上,真是看到了警察的恐慌。本已有三輛建三江農墾法院的警車來接她們,可佳木斯還出動了一輛警車,一直給她們「護送」出城。到了與雙鴨山的交界處,就聽一個警察在打電話,說:「雙鴨山的朋友已在前面等候了。」接著,看到他們與雙鴨山警察做了交接。繼而每到一個市縣交界處,都會換由當地警察分地段的進行「護送」,沿途還出動了大批警力。

這一切,僅僅是為了對石孟文、王燕欣、李桂芳、孟繁荔這四位手無寸鐵、遵循「真、善、忍」做好人的法輪功學員的非法庭審能夠強行順利推行下去。從其布控的聲勢來看,也充分暴露了中共邪黨貌似強大,但在真理和正義面前,已是惶惶不可終日。

到了前進法庭,警察要把王燕欣、李桂芳、孟繁荔鎖在鐵椅子上等待開庭,被她們抵制拒絕,警察只好把她們送到了休息室。

在法庭上,石孟文、王燕欣、李桂芳、孟繁荔提出質疑:為什麼不讓他們的辯護律師到庭?因為沒有辯護人出庭,他們將拒絕回答任何問題。

建三江農墾法院刑庭庭長王敬軍說:你們不說,我們可要說。為了阻止這些淪為中共迫害法輪功的利用工具肆意歪曲事實,石孟文、王燕欣、李桂芳、孟繁荔就分別為自己做了辯護。當孟繁荔講出自己為什麼去青龍山洗腦班喊話,和曾經在洗腦班遭受的酷刑時,王敬軍一再打斷阻攔,甚至強詞奪理道:「你說的這些,與本案無關。法庭講的是證據,誰看到這些酷刑了,你有證據嗎?」孟繁荔一下看清了他們,在青龍山洗腦班裡,曾經洗腦、酷刑折磨了那麼多法輪功學員,可經他這樣大言不慚的狡辯抵賴,無形中就都給抹煞掉了。情急之下,孟繁荔講述自己遭遇到和見證到其他法輪功學員被迫害的事實時,有些哽咽了。王燕欣和李桂芳互相配合,要求法庭允許孟繁荔講出自己的被迫害經歷。在大家的共同努力爭取之下,孟繁荔才能把自己在青龍山洗腦班遭受酷刑的真相講了出來。

在最後陳述時,大家都從不同角度給這些公檢法人員慈悲的講了真相:王燕欣講了法輪功被迫害的情況,及正義律師為什麼要為我們辯護;李桂芳從自己修鍊後的身體變化,及看守所警察對待大法弟子的態度轉變,講述了法輪大法的美好;孟繁荔講雖然自己遭受了很多迫害,但大法弟子不會怨恨任何人,只是真心希望你們出於做人的道德和良知,不要再繼續參與迫害,善待法輪功學員,那麼我們今天的苦,就沒白承受……

這些公檢法人員都在默默的聽著。對被中共利用和裹挾而參與在其中的迷失生命,身處魔難中的大法弟子,這些發自肺腑的慈悲呼喚,但願能夠啟迪和喚醒他們的人性、良知和善念。

休庭後,那些警察中有的人態度發生了很大變化。有的由衷的感嘆道:原以為沒有律師到庭辯護,你們就都得蔫了呢,沒想到,你們為自己辯護的都挺好的嘛。有的問王燕欣:你是什麼職業,為什麼這麼能說?王燕欣回答道,這與職業沒有關係,是因為我修鍊了法輪功。

當一審庭審結束後,一群建三江警察把王燕欣、李桂芳、孟繁荔送回了佳木斯看守所。看得出來,他們此時真是如卸重負。看著這些可憐的警察們,孟繁荔說:「這麼多天,你們很辛苦啊。」一個警察無奈的說:「我們也沒辦法,我們已經被折騰的連續幾天幾宿都沒睡好覺了。為了這次庭審,建三江已經花了六十多萬了。」(未完,待續)

──轉自《大紀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