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台上放下自我 謝喬琪詮釋王昭君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第七屆「
全世界中國古典舞大賽」亞太初賽8月1日在台北舉行,
圖為少年女子組參賽選手謝喬琪表演。(陳柏州/大紀元)

【新唐人2016年08月02日訊】謝喬琪以劇目《出塞曲》參加8月1日在台北演繹廳舉辦的「全世界中國古典舞大賽」亞太區初賽。她說,一個舞蹈演員必須放下自我,才能詮釋所扮演的角色。在準備賽事的過程中,讓她體會王昭君的勇敢與堅忍。

舞台上,謝喬琪將自己化身為王昭君,詮釋王昭君行至塞外,望著漢宮,思念著家人的悲壯與無奈之情。「如果她不出去和親的話,漢朝和匈奴可能就要戰爭,所以她去和親,就可以免於戰爭。」所以在舞台當下,謝喬琪心裡就想著,為了大家要得離鄉背井。


第七屆「全世界中國古典舞大賽」亞太區初賽8月1日在台北舉行,
少年女子組選手謝喬琪上場表演。(白川/大紀元)

「我剛開始很好奇,這個人為什麼有這麼大的勇氣,能出去那麼遠的地方。」於是謝喬琪買了許多書籍,了解王昭君從小到大的經歷,她也因此感受到王昭君的超然性情,她說:「感覺她就是仙女。」

儘管不同的書籍,對王昭君有不同的描寫,但對謝喬琪而言,了解越多,就越佩服王昭君的勇氣與犧牲的胸懷。她說,王昭君從小受到父親的栽培,除了有家庭教師的教導,並讓她學習琴棋書畫。「有一本寫她有未婚夫,要結婚的前夕,皇上要選美,所以她離開家去宮廷。」所以從第一次離家到宮廷,至後來與匈奴和親,「等於『離開』了兩次。」

「所以覺得她很能忍,而且她去和親是受到畫師的陷害。」謝喬琪領悟,要演好這個角色,就得學會忍住與承受這些無常的安排與他人的陷害。

而恰恰在謝喬琪學中國舞之前,在她自己的人生字典裡,很難忍耐,「個性是火爆,別人一說就炸,無法接受批評。」她笑著回憶說,剛開始學舞時,老師一糾正動作,她便十分煩躁,且無法接受,「覺得怎麼我什麼都做不好。後來自己靜下來想想,覺得既然選擇了這條路,一定要為自己的選擇負責。」


新唐人第七屆「全世界中國古典舞大賽」亞太區初賽8月1日在台北舉行,
圖為少年女子組參賽選手謝喬琪表演。(陳柏州/大紀元)

習舞漸入佳境,也學會忍耐與接受他人的意見與批評後,首次參加「全世界中國古典舞大賽」,就以詮釋堅忍的王昭君參賽,對謝喬琪而言是一個頗為奇妙的過程。但對她而言收穫不僅如此。

大賽的技巧比賽項目中,有一個旋轉後再踹後腿的動作,「剛開始我連站都站不好,平常下課時轉不好就會覺得很煩,就不想練,但是大賽有這個動作就非得逼著自己去練習。」

另一個收穫是,謝喬琪克服了以往懼怕他人觀看自己演出的心態,「上台不能有這個心,不然就沒辦法跳出來。」

比賽往往能讓選手成長,這也是她參賽抱持的心態,「就覺得大賽能促進自己,才會來參賽。」更何況這是她響往已久的國際賽事。

對她而言,一個好的中國古典舞演員,在心靈上必須放下自我,在舞台上放下自我;而外在的條件就是實實在在的花時間、花精力,不怕苦的練好基本功。此次參賽更讓她體會這些條件的重要性。

雖未入圍,謝喬琪期許自己在今後的舞蹈道路上:「實實在在的學好,老師教給你的,不僅練了,還要把它練得更好。」因為中國舞對她而言是,「生命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轉自《大紀元》

責任編輯:李鳳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