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孫楊和體育 愛國主義的傀儡?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大家想到了嗎?你今天呼喊著愛國主義,為孫楊高喊,國家利益高於一切,明天你自己,你的孩子可能就會失蹤,而愛國主義卻成了這一切的基礎之一,「國家利益高於一切」混淆了做人的基本概念,以欺騙為基礎,以殺戮為根本手段,營造起來的整個中共體制摧毀著所有的人,包括著高喊著的愛國者,以及孫楊本身。他是被利用的工具,1992年巴塞羅那奧運會的五朵金花現在在哪裡?當年女排的那些人在哪裡?名噪一時的馬家軍其實就是一個笑話。

中國體壇曾出現了為國爭光的女排,中國男足在容志行的帶領下,當時的教練是蘇永順,衝擊世界盃,那是中國男足在過去30年的時間裡面的最棒表現。我當時的印象很深,為了支持男足,我們晚上敲著鼓,從學院路走到天安門,當時我興奮得不停的敲著鼓,手心都是血。而女排就是郎平和袁偉民,那時看瘋了,課都不上了就為了看女排。袁偉民後來成了國家訓練局的局長,掙了錢了就退下來了。而男排大家記得最清楚的就是汪嘉偉,當時人們都說沒見過運動員長得這麼漂亮的。這是30年前,我自己經歷的愛國主義。而我的朋友中就有30年前游泳比賽中奪得過世界冠軍的,破了紀錄的。

今年的裡約奧運會孫楊在400米比賽中輸了,這件事情在國內引起軒然大波。原因就是戰勝他的澳大利亞小夥子霍頓,直截了當的說出有關興奮劑的問題,

BBC報導《澳洲奧委會回應:霍頓有關孫楊言論為「個人權利」》中說:「8月6號晚霍頓以0.13秒的優勢擊敗孫楊獲得400米自由泳冠軍。隨後他在新聞發佈會上再次表示,不想跟尿檢呈陽性的人同場競技。」

孫楊不幹了,國人們不幹了。愛國熱情高漲了,新華社要求霍頓道歉,中國泳協也要求霍頓道歉。就像709維權律師在電視上道歉的鏡頭。此前,中共還要求美國道歉,菲律賓道歉,台灣人道歉。這就是現實環境中我們看到的真實場面。

「澳洲奧委會(AOC)發言人在郵件中對路透社表示:『霍頓為了清白的運動員挺身而出。這是他的深刻感觸,也祝霍頓好運。』澳大利亞代表團稱:『這是霍頓個人的權利。』孫楊在賽後的記者會上稱,『我已經盡己所能證明自己是清白的運動員。』」

2014年孫楊因『心臟不適』使用違禁藥品物曲美他唚(trimetazidine)來提高心肌細胞能量和改善心臟功能。

但當時相關單位未進行申報,後造成孫楊藥檢陽性,遭禁賽三個月處罰。三月禁賽期滿後,世界反興奮劑機構(WADA)最終決定不對此事進行上訴。該事件的爭議逐漸平息。」

但這個理由引起了國外媒體的廣泛質疑,因為孫楊從來沒有就心臟問題而進行備案。

今年4月世界反興奮劑機構暫停中國實驗室檢測資質,「禁止北京反興奮劑中心執行任何與WADA有關的反興奮劑活動,包括對任何尿樣和血樣的檢測分析。」

我臉書上還轉帖了一個帖子,世界游泳教練員協會主席指責道:「沒錯全世界都會有運動員吃興奮劑,但只有中國選手,是有組織的吃,拿納稅人的錢吃。」倫納德的說法,近乎惡毒攻擊,中(共)國,體育總局一直鼓勵運動員服用興奮劑,並歸納出有用、無害、查不出來的「用藥三原則」。

我相信很多朋友並不能接受,這個帖子下面充斥著對澳洲的侮辱性語言。有朋友說「評論都是在罵你,為什麼還發這種假信息。」我覺得這個「假」字用的非常好,在共產黨的中國什麼是真的?媒體中只有日期是真的。

還有朋友說:「全是瞎說,誰能證明孫楊服用興奮劑?」這話也沒錯,你不能說孫楊現在吃了興奮劑。但這種以國家利益涵蓋一切的概念,就像女人給她老公戴了綠帽子一樣,能抓住的有幾個?

孫楊今年24歲,今年本命年。我看到網上視頻中孫楊知道自己輸了之後的表現,就是幼兒園大班的淘氣孩子,沒有任何家教。下場摟著中國女記者就哭上了。

我的臉書上轉了一段視頻,記者問孫楊,你對霍頓有什麼看法,他說他不認識,還說自己是1500米之王。從這段視頻孫楊的表現,你可以看出他的品質。比賽前後完全是兩張臉。

國內一篇文章《「興」沉大海中國游泳隊興奮劑之殤》中說「2014年一次4X100米自由泳接力賽中,中國打敗日本隊,獲得金牌後,有記者問他的感覺,孫楊回答道:「我覺得是給中國人出了口氣,說實話日本國歌很難聽。」後來日本泳將被法新社記者告訴了孫楊的這個說法,日本泳將說:「我沒有親耳聽到,也不知道孫楊的用意。」

孫楊贏了,說日本國歌很難聽,孫楊輸了,就看到了現在的場面。

有關中國游泳隊和田徑隊吃藥的問題,已經不是什麼新聞了。今天我觸及這個問題,就是想讓大家聽到不同的聲音,因為30年前我在大學的時候,也經歷過愛國主義充斥,看的是男足和女排,後來女排的人掙錢了,有的人已經死了,接著中國泳隊的五朵金花揭開了短池游泳的世界之波,你可以看看1992年巴塞羅那奧運會五朵金花的照片,她們都是年輕的女孩子。

「1998年澳大利亞珀斯游泳世錦賽上,中國選手原媛和教練進入澳方海關時被查出攜帶生長激素(HGH),被海關攔截。」

我覺得這個道理就不用太詳細的說了。

「據前國家隊隊醫薛蔭嫻透露,從1979年初國家體委就派人到法國學習興奮劑的使用方法;79年下半年,國家隊開始從上至下系統推廣興奮劑。1986年漢城亞運會上,中國羽毛球選手李玲蔚爆出使用興奮劑的醜聞,國家體委為了掩蓋真相就以『誤服感冒藥』為借口搪塞過去,並且將責任推到隨隊醫生黃美玉身上,導致後者差點自殺。以漢城亞運會為起點,中國體育開始了『興』沉大海的『征途』,中國的游泳項目也『不辱使命』,釀成了震驚世界的『廣島亞運會興奮劑事件』。」

李玲蔚出名的時候,我還在國內,當時就認為她吃了感冒藥,也沒有任何想法。隊醫薛蔭嫻現在在國內遭到了打壓。我認為這是非常荒唐的一件事情,整個全是欺騙。

愛國主義是殺人主義,今天就在過程中,在中共現實的體制下,把佔有作為高級動物的唯一追求目標。一個美國大學一年級的學生得了射擊比賽的金牌,官媒說我們痛失金牌。比賽完了,才能知道誰拿了金牌,比賽之前大家是平等的,金牌並不是你的,何為「痛失」之語?

所以說,在一個佔有的社會環境當中,勝者王侯、敗者寇的概念當中,新聞媒體,這些受過教育的人都失去了做人基本的理念。大家平等的比賽,結果沒出,那獎牌就不是你的。孫楊差了0.13秒排第二,差距這麼少可以叫痛失金牌。在公平競賽當中非得認為這東西是自己的,憑藉自己的能力沒有拿到手的時候,他覺得全世界都在侮辱他。中共摧毀了做人的道義和準則,一切都以我為中心。

當體育成為了愛國主義的傀儡可以把人充分洗腦之後,可以影響幾代人。其實服用興奮劑摧殘的是運動員的身體,李玲蔚和泳壇5朵金花這些運動員拿金牌的時候,孫楊沒有出生呢。所以愛國主義在中國一直延續下去。

愛國主義很厲害,無論是在國內,還是來到海外,我們都可以看到這些,記得2008年北京奧運火炬圍世界跑的時候,我提到了在西藏的大屠殺和四川地震中死去的孩子,而那時候中國運動員曾經得過金牌的,他們跟自己的國家說拜拜了,到了美國,到了法國,到了德國和英國。他們紛紛成為了外國人。他們反過來支持奧運會,當年9月份是很多中國孩子吃了毒奶粉的時候,他們怎麼就不站出來了?可是你想過沒有,他們在用愛國主義情操侮辱著吃了毒奶粉的孩子,他們家的孩子吃的都是外國奶粉。所以愛國主義就是殺人的,殺掉了秉承愛國主義,口喊「國家利益高於一切」的這些人的靈魂,被人家用繩子牽著自己的脖子。

中國人吃著地溝油,在大陸連雲港大規模抗議,普通的中國人晚上看著奧運正在打擊霍頓,白天發現自己家周圍建了化工場,沒人通知他們,就干起來了,又開始反中共了。

與此同時,愛國主義在掩蓋著中國人自己的同胞遭受著的屠殺,《歐洲議會要求調查中共活摘器官》中說:「7月27日,星期三,是歐洲議會制止中共活摘器官的48號書面聲明徵集議員簽名的最後截止日期,迄今已有來自28個歐盟成員國的400多位跨黨派的歐洲議會議員簽署了該書面聲明。根據規定,該書面聲明不再需要議會的投票表決,即可成為歐洲議會通過的決議。
48號書面聲明指出,持續可信的報告表明,中共在國家認可下、系統化地未經同意就摘取良心犯的器官,主要是法輪功和平打坐煉功的修煉者,還有維吾爾族人,藏族人和基督徒;國際社會一直強烈譴責在中國發生的活摘器官,應採取行動來予以制止。鑒於這種根本惡行的嚴重程度,對於正在中國進行的活摘器官,明確需要立即組織獨立調查。」

大家想到了嗎?你今天呼喊著愛國主義,為孫楊高喊,國家利益高於一切,明天你自己,你的孩子可能就會失蹤,而愛國主義卻成了這一切的基礎,「國家利益高於一切」混淆了做人的基本概念,以欺騙為基礎,以殺戮為根本手段,營造起來的整個中共體制摧毀著所有的人,包括著高喊著的愛國者,以及孫楊本身。他是被利用的工具,1992年巴塞羅那奧運會的五朵金花現在在哪裡?當年女排的那些人在哪裡?名噪一時的馬家軍其實就是一個笑話。

我曾說過,「國家利益高於一切」是在中共體制下最邪惡的一句話,這句話可以讓共產黨屠殺幾千萬中國人而不負任何責任,因為中華人民共和國是共產黨建立起來的,以國家的利益屠殺幾千萬人是為了國家的強大,省了口糧。文化大革命紅衛兵整人,也是為了國家利益。1976年毛澤東死了後,鄧小平再次復出,之前他被毛澤東整了三起三落。然後恢復高考,鄧小平先陰著,表態一定聽華主席的話,兩年之後藉助所謂的越南自衛反擊戰就把華國鋒幹掉了,期間都是為了國家利益,死的都是老百姓。

這種完全扭曲的現實生活環境,讓人感到整個中國社會的愛國主義存在就是一個笑話,一個邪惡的笑話,在未來的時間里,很可能成為年輕人課本當中的一堂課。當人們不認知魔鬼的時候,當人不能從生命理念理解生命的含義的時候,你會看到國家利益高於一切,根本上扼殺了靈魂的認知和道德的準則。自己做了什麼無所謂,只要自己痛快就行了。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嚴楓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