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共青團被整頓:不再是「接班人」?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6年08月09日訊】【熱點互動】(1498)共青團被整頓:不再是「接班人」?:日前,習近平當局出台對共青團的重大改革,將團中央的人員、機構、經費大幅裁減。去年7月,習近平曾嚴批共青團「高位截癱」;早些時候中紀委巡視組亦稱團中央涉及「機關化、行政化、貴族化、娛樂化」等問題。不斷挨批的共青團現在被「動刀」,似乎並不令人意外。然而,為何習當局要對共青團做出重大整頓?一直號稱要做「共產主義接班人」的共青團,不再能「接班」了嗎?

主持人:觀眾朋友好,歡迎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直播節目。日前習近平當局出臺對共青團中央的重大改革方案,從人員、機構、經費上大幅裁減。去年7月,習近平就曾嚴批共青團「高位截癱」;而今年早些時候,中紀委巡視組也稱共青團中央存在四大問題:「機關化、行政化、貴族化、娛樂化」。

不斷挨批的共青團現在被「動刀」,似乎並不讓人意外。不過現在為什麼習近平當局要在現在對共青團做出重大的整頓?一直號稱要做「共產主義接班人」的共青團,不再能接班了嗎?今晚我們就請來了兩位嘉賓就這個熱點的事件做一些評論和解讀,一位是政論家橫河先生,還有一位是哥倫比亞大學政治學博士李天笑先生,二位好!

橫河、李天笑:主持人好!

主持人:非常感謝二位。節目一開始先來看一個新聞短片。

中共官媒新華社8月2日公布《共青團中央改革方案》,該《方案》從四大方面、十二個領域對團中央進行改革。包括改革團中央領導機構人員的構成、機構設置和運行機制。

方案中提到,「實行工作力量『減上補下』」精簡編制。

中共國家行政教授竹立家向媒體表示,「減上補下」就是精簡團中央機構,讓其機構和服務下沉。

共青團一直是中共培植後備力量的基地,許多在共青團佔據高位的成員,在轉任黨政機關時,大多會獲得要職。現今,共青團出身的官員型成了「團派」,也形成了中共勢力中一個重要的派系。

不過,隨著習近平的全面反腐,以及有「團派」色彩的令計劃落馬,團組織官員晉升中的黑暗腐敗也不斷被曝光。

去年7月,習近平在黨的全團的工作會議上怒斥共青團「高位截癱」。今年2月,中紀委通報共青團「機關化、行政化、貴族化、娛樂化。」

北京時政觀察人士華坡表示,共青團出現了許多問題,因此習近平要出手掌控。

過去一年來,共青團頻頻在媒體上出現,從去年9月和地產大亨任志強激辯論戰,到今年7月初,高調介入炒作臺灣藝人「戴立忍事件」,再到「南海仲裁」煽動「愛國主義」、「民族主義」,搞出抵制麥當勞、肯德基事件,以致遭到《人民日報》海外版官方微信工作號「俠客島」批評。

海外一些觀察人士認為,這些事件的背後並不簡單,劉雲山掌控的中宣部魅影重重。

主持人:觀眾朋友,我們今天談論的題目是共青團被整頓,歡迎您在節目中間給我們來電話發表您的觀點。橫河先生,先請問您共青團最新出臺的整頓方案您怎麼看?比如這個「減上補下」如何解讀?對於共青團有什麼樣的影響?

橫河:共青團其實從八十年代開始,它就是作為向共產黨輸送幹部的一個基地,所以在一般的群團,我們所說的群團就是工青婦,工青婦當中它就很突出。實際上在五十年代、六十年代的時候,共青團跟婦聯、總工會是在同一個等級上的,它沒有特殊的使命。

現在「減上補下」實際上就是把團中央給減少了,最主要的向各省大員輸送官員的,實際上是中央一級的,當然也有省一級的,所以「補下」就是加強底下的工作。我個人覺得就是回到五十年代的時候,共青團原來的那個身份,就是你們別指望再去當接班人了。

主持人:就是說這樣一個整頓對共青團的影響很大。

橫河:對,就是它總的方向就變調了,原來是輸送人才的,共產主義接班人嘛,現在變成共產黨聯繫青年,原來這句話一直在講的,就是聯繫青年的橋樑,原來是一直講的,但是顯然現在是當真的,另外一個功能就沒有了,或者是很明顯的就要減弱,然後去加強那個所謂聯繫青年的,就跟婦聯社聯繫婦女的是平級的,就是回到原來的地位上去。

主持人:它原來應該有的這樣一個功能。

橫河:原來設置的功能,五十年代、六十年代的功能

主持人:李博士,我們看到新聞中也提到了,它從去年7月開始,共青團就是一直被批,可以說是處於風口浪尖。您認為習近平為什麼要在這個時候強力去整頓共青團?

李天笑:我覺得有幾個比較重要的因素:第一個因素,就是習近平在他整個的政治生涯過程中,他觀察得出的結論,就是共青團用快車道這種方式迅速升官,從學校到機關,然後再到一個市,或者實權單位的一個領導,然後升到省部級,這種快速的跳過縣委一級,就是最基本的中國政治單位的一個基層磨練,缺乏政治磨練,習近平對這個是非常不滿意的。

在這個過程中最使他不滿意的,我覺得是令計劃這個例子。令計劃當時在本地做一個共青團的縣委的一級官員,然後到中央黨校裡面訓練,訓練以後直接就進了團中央搞宣傳部,搞了多少年之後又進了中辦,這個過程完全跟基層是脫離的。

主持人:就是所謂的快車道。

李天笑:這種情況就造成一種比較容易出問題的可能性,他憑著自己能說會道、字寫得漂亮,或者什麼意識形態這種東西,或者詞轉得比較好一些,這樣的話就上去,沒有實際工作的能力。這樣他在嫌烏紗帽小的時候會動歪腦筋,拉幫結派、搞團團伙伙,這個我覺得對習近平的印象是非常深的。

尤其我們可以看到一個很明顯的例子,就是2014年底的時候,中共高層出臺第一個《關於加強和改進群團工作的意見》,2014年底。

主持人:不到兩年前。

李天笑:大家回想一下,那個時候正好是令計劃被停職、被抓的時候。

主持人:也就是說可能想整頓。

李天笑:還有一個就是,習近平下了決心了,在這個時候,令計劃這個事情對他是一個最關鍵的觸動。

主持人:那您認為他下了決心是要做什麼?

李天笑:就是要把共青團進行整頓,這種現象不能再持續下去了。接著下來我覺得推動這個事情的話,是共青團多次攪水,就是剛才電視裡講到的,包括在文革五十週年的紅歌會,共青團也有一個組織,作為一個主辦方出現,在這個肯德基、戴立忍事件,還有任志強事件裡邊等等,共青團都扮演了一個攪水,跟習近平搗亂的實際作用。這樣又觸動了習近平要把這個共青團徹底整頓。

還有最重要的一點,就是習近平講過「改革是一場革命」。那麼在共產黨的語禁當中,革命就是一種制度代替另外一種制度,就包括習近平自己講的是一種深刻全面的社會變革,這裡面就包括對政治制度的動刀。

現在共青團的組織結構跟共產黨非常相似,它有一個統戰部,也有組織部和宣傳部,那當然上面它沒有常委,它也有書記處,所以這個結構非常相似。如果說對共青團動刀以後,這個相對比較容易,那麼就造成了在抓捕江澤民以後的政治變革當中就有了一個典型,同時也樹立他自己的威信,就是他能夠動一個整個系統。我剛才提到一個「俠客島」,「俠客島」是親習近平陣營的一個作者。

主持人:《人民日報》的。

李天笑:他曾經在解讀習近平共青團改革方案的裡面,他講到習近平做過多次各個領域的座談會,但是對一個整個的系統進行改革,這是首次。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原因。

主持人:好的,橫河先生,您怎麼看這個問題,他為什麼要在現在對共青團做出這樣的整頓?

橫河:這裡面我個人覺得最重要的一個因素是北戴河會議以後,實際上是要為「十九大」做準備。在這之前,我們可以看到鄧小平為江澤民隔代指定了胡錦濤,是團派的。當時八十年代初的時候,胡耀邦是團派的,都是團中央書記的。

這變成一個什麼呢?就是在「十九大」,習近平如果說,就是原來的設計,他如果要連任兩任的話,所謂接班的人可能在「十九大」就要進入政治局常委,進去一個,這個人就是接班的了。現在顯然對共青團動這個手術是明確的不要,他自己不指定接班人,也不讓別人為他指定接班人。這個是一個很重要的因素。

所以就是潛在的可能共青團中央,有人曾經在共青團中央做過的,有過這樣經歷的人,潛在的有可能在「十九大」進去的話,如果能進去,對不起,你不是接班人;如果有可能的話,可能盡量不讓他們進去。這就是我覺得在這個時機去動共青團的一個很重要的因素,是跟共產黨的接班體制有關係。

李天笑:我覺得這裡邊有一點,比方說共青團它有這種經歷,就是你在共青團中央待過,或在共青團省一級當過省委書記這樣的經歷,但是並不一定它就成為一個團派,你比方說栗戰書他也是在共青團省的一級當過副省委書記的,那麼像這樣的人,還有其他的像汪洋啦,這些人你不能夠說他因為經歷當中有過共青團大員的經歷,習近平就會阻止他或怎麼樣。

主持人:您是不是認為沒有真正意義上的團派呢?

李天笑:對,團派這個概念實際上是虛擬出來的,為什麼?因為作為一個政治派別的話,首先它是要有橫向的聯繫,我們沒有看到在李克強、李源潮和汪洋,還有其他這些人當中有聯繫。

主持人:就共同的利益紐帶這樣。

李天笑:再有一個,你也不能說「兩劉」—劉雲山、劉奇葆,跟令計劃這些人是同一類人,都是團派的,你也不能這麼說。為什麼?因為這很顯然,劉雲山他曾經也當過,劉奇葆也當過,但是他們倆都是跟著江澤民這一派裡邊的。所以團派這個概念本身它就是一個分裂的,或者從事實來說是不存在的。

還有一個就是,作為一個派別它要有一個頭,這個頭是統帥,好像是就要聽他的,江澤民、江派是江澤民為頭,底下還有一大批這種人。那現在問題團派,胡錦濤這個人實際上我覺得他不太戀權,最後他對令計劃,他也是放手讓習近平把他抓起來。

所以它不是有這種好像一個派別首領這種東西,它也沒有政治綱領,也沒有共同的政治利益,江派的話有政治利益,所以從各種角度來說,我覺得團派這個概念是沒有的。

橫河:其實我講的不是團派的概念,我現在這個概念是什麼呢?是接班人的問題。就是從這條途徑,實際上他最看不上的就是什麼呢?實際上習近平最看不上的就是一直在機關工作,突然之間從機關當到團中央書記這一級,然後突然之間派下去就是省部級大員,像這種途徑是要禁止的。那麼這種途徑在這之前就是共青團出身的人才有這種途徑。

所以他並不是針對這個團派打擊,因為團中央跟團派的概念完全是不同的,儘管說團派不存在派,但是它有共同經歷,這個共同經歷跟現在的團中央這個組織是沒有關係的。

主持人:好的,非常感謝二位,我們現在線上有一位觀眾,我們接一下觀眾的電話,是澳洲的邱先生,邱先生您好。

澳洲邱先生:您好。我覺得不想讓共青團接班,剛才嘉賓說了,這共青團他們這些派系的這些人的能力比較差,我倒是覺得這個工作能力是在其次的,因為你看這共產黨的幹部有幾個是憑真才實學,或真正能力上來的?都是沒有能力的!他一定想淘汰嘛!之所以不想讓共青團接班,我認為是第一領導人可能不想指定接班人,想繼續執政。

另外我想和李天笑博士唱一下反調,我看您以前的節目,您認為可能就是第一領導人他集權,就想推斷出他想要滅江,他想要政改,但是我保持謹慎的態度,我覺得是他可能想要學習普京,然後一直在台上。謝謝。

主持人:好,非常感謝邱先生。我們先接一下另外一位觀眾電話之後,請二位回應,休士頓的張女士,張女士您好,請講。

休士頓張女士:我覺得他應該把這個共青團,我覺得應該跟他那個軍隊減政,裁減開支有關係,他這樣把它砍下去就少很多事情了,沒人跟他爭權奪利了,少一個山頭,這是我個人的想法。

主持人:好,非常感謝。我們有一位中國大陸的觀眾,我們先接一下中國大陸的觀眾,大陸的何先生,何先生您好。

大陸何先生:主持人好,兩位嘉賓好。就是想說幾句,共青團那個時候我都沒有進,反正一看就知道不是好東西,那個時候小學的時候,進少先隊也拖了很長時間,現在想起來覺得很傻,希望共青團它快點完蛋吧!

主持人:好的,非常感謝大陸何先生。好,請二位回應一下,先請天笑回應一下。

李天笑:我講第一個觀眾,他講不單單是因為工作能力,我覺得這個有點道理,為什麼?因為從工作能力來說並不是主要的,因為現在習近平講的是什麼,看齊意識,政治上要看齊,核心意識,這個是主要的。換句話說,習近平這三年以來做了一件最大的事情,他的主線就是什麼?清理江澤民集團,就是要看你在清理江澤民集團的時候你站在哪一邊?你能力再強,你是江派的人,下去,沒話說;然後你如果說你站在打江這一邊,站在習近平陣營這邊,那你可能上去。

換句話說,就是有很多在共青團原來有過這些經歷的人,那現在有很多人在省部級甚至中央,那麼這些人,我覺得習近平實際上是發出一個警告,對他們來說,看你下一步怎麼走,你是跟著我清理江澤民,還是說你繼續抱著江澤民的這一邊?所以給他們一個機會、一個選擇,發出一個警告。

還有另外一個觀眾提出來,他說對於習近平集權的目的,表示謹慎。集權的目的,我覺得在整個歷史的判斷中,可能要從習近平最後做那件事情的結果來判斷。你比方說蔣經國原來也很集權,很專制,他那個時候也派人到美國來暗殺江南、美麗島事件等等這些事情,但是最後他開放了黨禁、報禁。我們現在給他的評價是什麼?他對民主化轉型起了重要的作用。

那現在如果說習近平最後做了這件事情,他抓了江澤民,進而清算中共、解體中共,把中國變成了民主制。假設喔,他做了這件事情的話,那麼他現在所做的這個集權,我們也許都可以把它作為是一種方式、一種手段,或者達到那個目的所採取的一種途徑;但是如果他沒有做那件事情,那麼這件事情就兩說了。

主持人:好的,橫河先生,對於剛才三位觀眾的電話,他們談到的一些觀點,特別是觀眾說共青團他從小就知道不是一個什麼好的,也沒有加入;然後有觀眾說這是少一個山頭。您怎麼看?

橫河:我覺得多一個少一個山頭,倒不是一個特別大的事情,當然對習近平來說可能很重要。就剛才我們又把這個共青團、中央,和所謂團派,所謂團派,我同意天笑的觀點,就是說它不存在一個派,有團無派,應該是這樣的,但是它確實就是有共同經歷的人,有共同經歷但不一定有共同綱領,是這麼一批人。

但這批人實際上他們在團中央,或者在地方團組織裡面待的時間其實很短,一般也就是兩三年、三四年就算長的了。其它絕大部分時間,十多年的時間、二十年的時間都是在共產黨的這個官僚體系裡面往上爬的,因此共產黨對他們來說是更重要的升遷途徑,只是說那是一塊敲門磚,那是一個捷徑,進去以後他仍然屬於黨的官員。所以它所有的弊病,其實共產黨都有,它是共產主義接班人,它是為共產黨輸送官員的,毛病是來自這個地方的,因此,它的弊病就是共產黨的弊病。

主持人:正好我想到一個問題,橫河先生,就是現在指責共青團的一個原因是說,它脫離群眾、脫離青年,那麼這樣的整頓之後,您認為它能夠更靠近群眾、更靠近青年嗎?

橫河:那就不可能的事情。因為你想想看,就是原來進共青團他還有一個想法,就是走捷徑,所以一定是那種精心鑽營官職的人才會往共青團的幹部、官員裡面去鑽,他的目的就是做共產黨的官員的這個輸送捷徑。那麼官員的目的是什麼呢?是自己的利益。好,現在讓他回去做共青團工作了,就是最積極的一部分人、最會鑽營的一部分人肯定就不想幹了,那與其這樣的話,他不如到別的地方去。那就直接從共產黨這條路走也可以,為什麼要走共青團這條路呢?等於是做基層工作嘛,又苦又沒有結果嘛!

所以這一來的話,剩下來的就是認認真真想去替共產黨做群眾工作的人,其實是沒有的,因為共產黨都沒有獻身精神,都沒有為一個事業獻身的精神,更不要說共青團了,都是想從當中得利益,現在這條利益沒有了,剩下來的,我看共青團也就差不多了。

李天笑:我補充一個,除了共產黨這個因素,對取消共青團這個是有絕對性作用的,因為它按黨的模式在走。還有一個,我們必須要把這個事情放在習近平三年以來做的這些特殊的事情當中去考察,因為離開了一個特殊的環境的話,你講一個普遍的東西的話,它還是不能夠太令人信服,為什麼?習近平現在做三年多以來就是在反腐,通過反腐這種形式在清理江澤民,在打江澤民,因此,這個問題他放在這個裡邊考察,就比較清晰了。

就是說有共青團經歷的大員他是分化的,你比方說汪洋、栗戰書都是共青團出來的,都做過共青團的大員,但是他們兩個現在是習近平的重要助手,尤其是栗戰書;但是另外一方面講,像韓正、令計劃,還有最近下去的三個人,羅志軍、王儒林還有強衛,他們都是跟著江派做這個事情,但他不是說完全下去,他們現在是到了一個人大裡邊暫時拘留一下,然後再處理。

這個過程我們可以看到,如果說把共青團這整個系統給端掉了,或者像外科手術一樣的把它整頓了,這樣的話,我覺得對習近平目前繼續最後的抓捕江澤民、清理江澤民是有利的,因為對他們是一種震懾,這點我覺得是習近平考慮問題的一個主要出發點。

主持人:那同樣的,橫河先生,我們看到中紀委這次對它的這樣一個反饋,所謂的四個化:「機關化、行政化、貴族化、娛樂化」,您怎麼解讀?另外一方面,您認為習近平對於共青團最大的不滿是什麼?

橫河:還是這樣的,我覺得他的最大的不滿,因為習近平自己他是太子黨的,他當初有這麼幾個人選擇了從基層幹起,太子黨裡面絕大部分都做生意去了,就是說去發財去了,那麼只有這麼幾個很少數的人走了從基層幹起的這個仕途。

主持人:就包括習近平本人。

橫河:就包括習近平本人,所以他認為這是一條應該走的路,所以所謂「貴族化、機關化」正好跟他自己的途徑相比較,顯然是相衝突的嘛,所以這是對共青團,不是對團派官員,是對共青團本身這個組織存在,他的看法。

但這個問題又回過來了,你想想看,現在就是對於共產黨的不信任,就是現在任何事情出來以後,除了民族主義以外,其它的國內任何矛盾出來以後,官方的宣傳、官方的說法都沒有人聽了,那就更不要說共青團了。就是連共產黨的話都沒有人聽了,這個中宣部的話,共產黨最主要的這些宣傳工具都沒有人聽了,那你共青團在這裡頭能做多少呢?有一部電影不是叫《Mission: Impossible》嗎?

主持人:《不可能的任務》。

橫河: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因為你的綱領錯了,你整個共產黨和人民是敵對的,你替共產黨幹活,你當然和人民也是敵對的,那你怎麼可能去把人攏到一起去為共產主義,為共產黨去效勞呢?所以這個事情還是不能夠脫離和共產黨的關係來看,所以這個任務是不可能完成的。

李天笑:我覺得習近平講的「四化」,中紀委講的「四化」,最後一個「娛樂化」好像沒有人提到,其實「娛樂化」是共青團非常腐敗的一個現象,為什麼?舉個簡單的例子,令計劃和谷麗萍就是通過娛樂化。因為當時谷麗萍的父親在圓明園當幹部,最後團中央派幹部到那邊去進行旅遊,然後團中央的這些人牽線,谷麗萍和令計劃認識了,所以這說明他們這個娛樂化也是他們腐敗的一部分。

主持人:我想很多人還記得去年的時候,地產大亨任志強和共青團隔空互掐,就是不是共產主義接班人這樣一個問題。我想不管說習近平整頓共青團的初衷是什麼,或者他的動機是什麼,客觀上,你們認為會產生什麼樣的效果?我想橫河先生請您先談一下。

橫河:我想很簡單的,就是通過共青團向共產黨輸送官員的這條途徑,肯定是截斷了的,就是作為一個系統,當然不否認可能當中會有些例外,但是從整體來說的話,這條路肯定是斷掉了。其實現在一個退黨大潮,「三退」,退出中共共青團和少先隊,現在已經有這麼多人在往外退了,那麼也就是說這是一個區分,就是正義的,有正義感的人知道善惡是非的人就開始退出去了,那麼要鑽營的人現在又堵住了這個仕途。

主持人:所以只會越來越勢微。

橫河:所以只會越來越弱了。

李天笑:我覺得這個事情,因為它是共產黨斷了香火,直接升直升飛機上去的這些人就沒有可能了,那麼現在「三退」,「三退」的話實際上是退出共產黨,現在一方面是退了共產黨,這個裡面有很多人退出去了,另外一方面又不讓人進去,共產黨解體滅亡我覺得可能會因此加速。

主持人:好,我們現在還有一點點時間,我們很快接一下一位觀眾電話,這位觀眾一直等在電話上,是加州的丁先生,丁先生您好。

加州丁先生:共青團一開始的時候是跟中華民國蔣經國那個三民主義青年團作對的,對立是不對,而胡錦濤那個10年把中國的內政外交搞得一塌糊塗,浪費了10年,他也是共青團的人,所以共青團跟共產黨一樣早該去掉了,這共青團跟共產黨不去掉的話,這個中華人民共和國就完蛋了,臺灣真的可以光復大陸了,就不用反攻大陸了。

主持人:非常感謝丁先生。好,還有一點時間,橫河先生您能補充一下嗎?

橫河:我只是說一下,其實如果共產黨和共青團倒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沒有了,中國還存在,但是中國可能會以一個新的名字出現,不會用共產黨起的這個中華人民共和國這個名字了。

主持人:好,天笑如果還要補充,還有一點時間。

李天笑:我覺得共青團如果說被取消,那麼也意味著它是共產黨的一部分,就是共產黨的一部分被取消了,能夠取消共青團意味著也能夠取消共產黨。

主持人:好的,非常感謝。那我們今天節目時間又到了,非常感謝觀眾朋友的收看和參與,我們下次節目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