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著民:還好!“洪荒少女”出現了(視頻)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中國人天生就是一副操心的命。

裡約奧運會開幕前,為其糟糕的治安環境操碎了心。擔心裡約奧運會還能不能成功舉辦?幸好,開幕式非常不錯,中國人繼而又開始惦記中國運動員的金牌數,一定要為國爭光。

靠體育運動來為國爭光,感覺有點低級。

比賽首日,“中國痛失首金”之類的標題衝刺著各大媒體,我沒有搞懂,為甚麼叫“痛失”呢?金牌又不是專門為中國運動員鑄造的,誰得都正常啊。當然,中國派去那麼多人,是不可能不開胡的,不出所料,第二日就有3枚金牌入賬,中國人的心態還稍微平復一點。

何必嘛!體育運動原本就是一個重在參與,得到快樂的運動。沒有必要搞得憂心而嚴肅。

謝天謝地,游出一百米仰泳小組第三成績的“洪荒少女傅園慧出現了。

在比賽中,她使出了“洪荒之力”。

傅園慧是誰?在她接受央視採訪之前,估計沒有幾個認識她。這個從來不按常理出牌的“行走的表情包”,從某種程度上拯救了憤怒加鬱悶的中國觀眾。

她面對央視記者一般正經按套路採訪,不按套路來回答。她沒有感謝這個感謝那個,握緊拳頭表決心。記者問她游出這個成績有沒有保留,她說完全沒有保留,已經使出了洪荒之力了。(“洪荒之力”參見《花千骨》)她這麼一說,央視記者估計都不知道怎麼問了。但不問不行,鏡頭對著呢?記者繼續問,成績有起伏,中間經歷了一下甚麼事情?“我們全隊上下一致拚搏,教練為我制定了專門的特殊戰術,我一定不辜負他們的期待”?可惜,這一些話她都沒有說,是我編的。她說的是,這次訓練非常苦非常苦,鬼都不知道我經歷了那些事。

當然,還有更經典的回答。記者萬般無賴中問她對決賽有甚麼期待,傅園慧表示沒有期待沒有期待了,已經很滿意了,很滿意了。

這才叫一個囧啊!

記者按套路問,傅園慧完全不按套路來,記者的提問水平不好評價。但傅園慧的確讓觀眾眼前一亮:中國運動員其實原來可以這樣快樂地參加比賽。

梁宏達在節目中曾經透露,有一位名將說奧運村對中國選手而言就跟墳一樣,氣氛很壓抑。還有一體操名將說,比賽過後都有標準化的回答記者的模式,得背下來。還有一位舉重冠軍說,平時訓練,他母親到北京來看他,他根本就不敢讓母親到訓練館去看他,因為看了,肯定會哭!

我們知道,體育訓練肯定很酷。但你可能沒有想到,中國的體育訓練練得居然是這麼苦,這麼壓抑。

在我們這個出去就得拿金牌,拿銀牌都是失敗的體制下,傅園慧的搞笑出現,的確有標誌性的意義。

實話實說,我們在心態上還是弱者,在外部表現上不是極度自負就是極度自卑,眼睛總盯著別人的一舉一動,每一句話來評估是不是對我們造成嚴重傷害。比如,霍頓說孫楊的是“吃藥的騙子”,我們立馬上升到家仇國恨的高度。我覺得沒有必要,以前孫楊也說過,日本國歌難聽,這是不是就要造成兩國間外交糾紛呢?完全沒有必要。

競技性的比賽,就是比成績,沒有必要了浪費在口舌之爭。必須要拿出實力來說話啊。

在8月9日結束的男子200米自由泳比賽中,孫楊就奪冠了。這就對了嘛,用實力讓別人閉嘴才是正確的反擊方式。

而傅園慧在女子100仰泳決賽中又使出“洪荒之力”得了銅牌。這一次,傅園慧又出現在記者面前,作為近視眼的她居然還不知道自己並列第三名並獲得銅牌,這還是記者提醒了她,她才恍然大悟,說“自己游得太快了,以前的努力沒有白費,腿都快抽筋了”。不過,問起她與冠軍的差距,她認為主要是自己的手短了點,昨天已經用完了“洪荒之力”。

這就對了嘛。每一個的實力和目標不一樣,何必時時刻刻“苦大仇深“呢?我們都喜歡這樣“喜慶”的傅園慧。

作為觀眾,希望更多的像傅園慧這樣“洪荒少女”,不要揹負那麼多重大國家民族振興重任,你也根本背不起,那就回歸比賽的本質吧。

快樂一點,享受比賽,又有甚麼不好呢?

──轉自《作者博客》 有刪節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視頻:

責任編輯:李明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