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智晟新書選登之四:特務騷擾家人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6年08月12日訊】(編者按:大紀元獲高律師家人授權,節選刊登高智晟新書《2017年,起來中國》的部分內容。這本書首次完整披露了高律師在整個十年被非法關押期間經歷的酷刑、牢獄生活、軍營武警的暴虐、最高層的膽小如鼠等鮮為人知的內幕。高智晟律師承受了地獄般的折磨仍未屈服,他活著走出了監獄,並看清了中共的邪惡、虛弱、腐爛和崩亡。)

又回到了家,現實的慘不忍睹超出了正常人的想像力。雖然秘密警察從家裡面撤了出去,但從距離上,他們的撤離不足二十公分,僅是從門裡面撤到了門外面,也就只隔了一個門的厚度。他們在我家門口過道擺了一張鋼絲床,上下樓、進出門都必須側身挪移。這種作法既卑鄙又下賤,你無法不用這些詞來描述他們,而我家門口的上半層樓道裡也擺了一張床,每張床上兩個「幹部」全天候坐在那裡,後來多經激烈的交涉,他們同意將我家門口的床移至下樓的下半層平台上,一家人進出門終於恢復了正常。但下樓仍很不方便,仍需側身而行。

回到家才得知,他們在山東綁架我的同一時間,孫荻帶領一支龐大的「幹部」隊伍來到我的家裡,這群黑幫當天的任務分了三項,大批的黑幫成員負責對我家外圍的圍堵及警戒性監控;另一批數人敲開了我家對面鄰居家的門,一進門猛地將鄰居家的男主人撲倒在沙發上,其中有一隻手死死地摀住了他的嘴巴,另兩人將他妻子摁坐在地上,然後有數名不明身份人員在接下來的三天時間裡就住在他們家裡,將他們一家控制了三天,全家人不管有甚麼理由都不得踏出家門一步。做了我的鄰居真是一個意外的不幸,這是我實在要抱歉的。2007年,這家鄰居實在不堪擾攘乾脆把房子低價賣掉而離開了那裡。我的鄰居男主人叫賴新型,女主人叫周穎,是兩個正直的好人。而孫荻本人則率領一群男女秘密警察進住到了我的家裡,對一家婦孺進行全天候寸步不離的監控。從後來回過頭來看他們的所為,那種過程設計的綿密與惡辣以及執行起來的堅韌與一絲不苟,不由使人心生嘆服。

僅對我家裡的搜查過程即不止不輟地進行了幾天幾夜。其實我家並無多少東西可供他們這般投入。但有幾樣東西將他們的注意力攫住,首先是全國各地「法輪功」受迫害者及他們的親人的來信,同樣豐裕的是上訪群眾的來信,有二三十公斤重,另外是我的書籍,據說他們不厭其煩地一頁頁、一封封查看,巴望著能從這些紙張裡,能從具體的字裡行間有「危害國家安全」證據的重大發現。

我的許多好書從此明珠暗投落到這群黑幫手裡。這十年裡,我有萬餘元的書經他們的手永遠地墮入了黑暗,僅2010年4月20日那一次,又有價值九百多元的書落入賊手(其中有價值八百多元的一套《資治通鑒》以及若干陳寅恪、傅斯年的著作),而郭飛雄先生存放在律師事務所的數百冊書籍亦遭致了同樣的命運。

這次「搜查」真正意義上是致我們家落貧如洗。有些值點錢的有形物都如此不翼而「飛」。包括十幾個「袁大頭」、一萬多元美鈔、幾個電腦筆記本、八九台電腦,所有的儲蓄、有價證券等,除了其中的儲蓄及有價證券的極少數追要回來一部分外,其餘的迄今懸而不決。

期間最使我不願寬恕他們的是,這些黑幫成員對我妻子耿和的暴力毆打以及多次對我女兒格格的毆打。可以把任何酷烈的暴虐加在我的身上,因為我在做著使你們感到憤怒和不安的事,耿和和孩子有甚麼錯?她們善良得甚至連螻蟻尚不肯傷害,僅僅因為跟我的身份關係,竟遭到如此令人不齒的暴虐,耿和的一個手指被暴打致殘,永遠不能伸直。她並不給我講,是我發現追問下格格才講給我。而女兒格格被暴打竟成了家常便飯,而孩子極似我的個性更是加增她被暴打的頻率。

每天有不低於六名的男女特務跟在孩子身邊進行騷擾,連孩子在學校上課時,幾名特務竟無恥地打開教室門,搬來凳子就坐在教室門口,連孩子進個廁所都有兩名女特務貼身盯蹤,而當時只有3歲的兒子,只要一出門,就會有四至六名的特務跟著孩子。耿和每天出門,則更是會有不低於八至十名的男女特務貼身盯蹤,每次進幼兒園去接高天昱,跟著她的黑衣大陣煞是可觀。因為她們娘仨加上我岳母,分別為不同的特務包干盯蹤,我被綁架後,岳母從烏魯木齊趕來,卻不允許她進我家,說必須由「大領導」批准後方可。老人來的當天晚上就開始由六名特務負責盯蹤,當晚老人就只好在外面住下。耿和說有一次她們在家裡憋悶,決定在小區旁一家小餐館去吃點飯,到了餐館,跟蹤她們四人的特務緊隨而至,那些特務完全可以守在餐館外面,可這不符合他們的行事風格,他們的人進去還不到一半,小餐館已擠得水洩不通,那餐館老闆娘不明白耿和她們幾人吃碗湯麵竟帶著幾十名保鏢擺譜,就出面求耿和體諒做小本生意的難處,她們終於只好放棄。

對中共盯蹤我家人的特務的凶悍,外人真的是難以置信,我被「釋放」後也多次遭遇特務耍橫,從純生物人的角度,你只有無助及無奈的悲哀。

有一次在我家旁邊的曉林餐館外面,那是個星期天,由於一些特務故意搗亂,屢屢踩我們的腳後跟,實在使人憤怒難抑,但我擔心嚇著了孩子,故努力隱忍著。不料那平時最壞的「娘娘腔」得寸進尺,走一步踩一次耿和的腳後跟,我被一種巨大的羞辱摧抑著,後悔今天出門,因為每天一出門就要被他們羞辱,可孩子實在不能總關在屋子裡,我想他們應在我們一再忍讓面前有所收斂,但終於事與願違,忍無可忍的耿和停下來希望「娘娘腔」不要這樣,提醒他路人正在圍觀,沒想到他竟然像潑婦般發動了他的「娘娘腔」,不僅大罵而且還要撲上去打耿和,另外幾名特務立即過來將我控制住,一名圍觀者立即上來隔開耿和,那「娘娘腔」竟一時狂怒難抑至狂撲不已,作為個體,我們並無仇怨,他們的那種狂怒實在讓人難以理解!在路人的保護下,我們一家只好放棄了外出返回。後來聽說這次衝突被路人發到了網上。

另一次是2007年6月3日,又是一個「敏感日」將至,做賊心虛的黑惡勢力集團,數倍地增加了在我家周圍的黑暗力量以資警戒。毆打過耿和的特務也出現在其中(後來耿和又不能確定是不是他),我走過去問他為甚麼打人,不料他猛地站起來用雙拳發瘋般擊打我的頭部,我被打得抱著頭蹲在地上,他仍猛擊不止,直打得我看到天地搖擺旋轉、嘔吐不止,好在耿和和孩子都不在跟前,沒有讓她們目睹這暴虐的一幕。我回到家裡本來不打算講,無奈因為一直嘔吐被耿和發現,最後在醫院進行了檢查。#

附:高智晟新書訂購鏈接

https://www.amazon.com/dp/B01JTGUFU0/ (電子版)
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719455(精裝)
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719448(平裝)

(大紀元首發,轉載請註明出處。版權歸高智晟及其家人。)

責任編輯:李明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