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媒曝光日本黑社會暗殺排球女將郎平始末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1984年冬天,中國排球女將郎平正隨隊在湖南郴州集訓,然而一支手槍對準了她。如果不是因為黑幫只要她的一隻手,而當時她穿著長袖厚衣服,或許世界排球史將被改寫。陸媒《家庭與生活報》近期報導了《日本黑社會暗殺郎平始末》。

1992年9月,在東南亞頗有影響的《泰星日報》刊登一則消息:「泰國警方目前在曼谷破獲一個販毒組織,首犯胡少峰原系香港黑社會天龍會人物,l984年被秘密派遣大陸,企圖阻撓中國女子排球隊出征洛杉磯奧運會,事敗後逃亡泰國,加入BTM販毒集團……」

暗害行動

台灣《聯合報》老資格的體育記者李懷中聞訊立即飛抵曼谷,於獄中單獨會見了胡少峰。

(以下是倆人的談話錄音片段)

李懷中:我是台灣《聯合報》記者,我不是來了解販毒的情況。我對1984年你潛入大陸的事情感興趣。你能不能與我合作?

胡少峰:給我多少錢?

李懷中吃了一驚,心想,你死到臨頭,還要錢幹什麼呢?只好試探地問:「這錢你要派什麼用場?」

胡少峰:這個你別問!

李懷中:那…你開個價吧。

胡少峰:至少五千美金。

李懷中:胡先生,是否貴了點?

胡少峰:那就免談!

李懷中:好吧!我同意。

胡少峰:你把錢寄到大陸去。

李懷中一愣:寄給大陸?你是大陸人?

胡少峰:是的。我是從大陸偷渡去香港的。我這回死定了。大陸還有我的老母親。這點錢算是我這個不孝兒子最後的孝敬了。

李懷中:有地址嗎?

胡少峰:我會告訴你的。

李懷中:你放心,我一定照辦。

不久《泰星日報》在顯要的版面上刊登了題為《昨日的陰謀》的文章,詳細披露了胡少峰被派往大陸暗害女排名將郎平的經過。

1984年1月,香港中區,蘭桂坊榮華里。在擁擠而緩慢的車流中,有一輛不算搶眼的45OSEL型賓士小轎車。車內坐著天龍會小頭目宏仔和胡少峰。

天龍會龍頭大哥唐某在等待宏仔和胡少峰的到來。唐某現在的公開身份是一家實業公司的董事長,港島的娛樂業有他25%的股份。並在泰國、澳門的賭館投有巨額股資,與國外黑社會人物關係密切。

(李懷中和胡少峰談話錄音片段)

李懷中:胡先生,你從未當過殺手,唐老大把如此重要的使命交給你,是不是太冒失了?

胡少峰:開始我也不明白,心裡一直在胡亂猜想。後來宏仔告訴我,這筆生意來得倉促,對方出了大價錢,要儘快兌現。我熟悉郴州,又在郴州有親戚,就選中我了。最後一天,唐老大、宏仔和我看了一場錄像。他要我認識郎平,並交待了我的任務。

李懷中:胡先生,你們的龍頭老大唐先生不是和日本天龍會松山組關係密切么?你說的「對方」會不會是日本的黑社會呢?

胡少峰:我不知道。

李懷中:你回大陸的目標就是暗害郎平?沒有其他的對象?

胡少峰:唐老大說,對方只要求傷廢郎平一隻手。只要她參加不了奧運會,這筆生意就做成了。

李懷中:這是中國大陸首次參加奧運會,有損中國人的名譽么?

胡少峰:奧運會與我有什麼關係?我偷渡香港,就是為了發財!

1984年1月21目,胡少峰以回大陸探親為由,跨過了羅湖橋。

宏仔在三天前偷渡來深圳。兩人在深圳一家豪華賓館裡接上頭,宏仔將一個裝有三萬元人民幣和作案工具的密碼箱交給了胡少峰。

胡少峰到達郴州後,有意地在大街上溜達了一圈。第二天清晨,胡少峰在表妹的陪同下走進北湖公園。很不湊巧,他們轉悠了好幾個地方,只看見梁艷、周小蘭等人在做健身操,卻不見郎平的身影。

進了訓練館,胡少峰才發現策劃這次行動的人犯了個大錯誤。

郴州的冬季,氣候濕冷。訓練館內沒有暖氣,女排運動員一個個穿著長袖運動衫在練習扣球。那個背有點駝的郎平也不例外。而胡少峰所持的特殊手槍,子彈必須直接觸及皮膚才能奏效,這給胡少峰當頭一棒,心裡叫苦。

李懷中:想過別的辦法嗎?難道不可以從隱蔽處朝她頭上或臉部射擊嗎?

胡少峰:這不行。黑道中有規矩,說傷手不能傷腳,說傷腳不能傷頭。要不,對方不付錢的。當天下午我接到宏仔從廣州發來的暗語緊急電報,要我火速去廣州,刻不容緩。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只好馬上動身,離開了郴州。

胡少峰在郴州呆了四天。抵達廣州後,他驚訝地發現,「殺人滅口」的厄運也降臨到他頭上了。

事件真相

1984年元月,日本大阪的一幢豪華的住宅內,天龍會松山組的高級頭目正在召開緊急會議。

松山幸男等四個穿著和服的男人盤腿而坐,神態專註地聽著錄音器里播出的天龍聖君宮本的電話錄音。

「……松山君,我再一次鄭重告誡你,中止你們的荒唐計劃吧!否則,一旦暴露,日本民眾是不會原諒你們的,政府方面也不會袖手旁觀。你要記住,你現在是赫赫有名的松山宇宙公司的董事長,是社會名流!十億日元對你來說是微不足道的,你不要因小失大,弄得身敗名裂。請接受我的勸告吧!拜託了!」

中止計劃的具體步驟怎樣實施?香港方面如何交代?四個人都感到十分棘手了。

原來早在1981年,第三屆世界女子排球賽在日本大阪舉行,賽前,松山的宇宙公司向大阪市政府提出申請,要求獨家承辦拋售彩票的業務。這種體育賭博在日本早已風行大多是由黑社會所把持。正當松山一伙人躊躇滿志,準備大撈一把的時候,半路上殺出個程咬金來。東京的川島提出要參與大阪的彩票拋賣。條件是籌辦經費由東京方面墊付,然後五五分紅。松山組猝不及防,一下子處於進退兩難的境地。

松山組和川島組雖然都是天龍會成員,在生意上有合作的歷史也有拆台的先例。

在宮本會長的斡旋下,松山和川島達成新的歷議。由五五分紅改為三七分紅。松山拿七、川島拿三。

之後,川島設宴款待松山和內山二人。

酒過三巡,川島突然問松山:「這次世界女排爭雄,你估計誰會奪魁?」

松山不加思索,脫口說道:「當然是我們日本吶!」

川島說:「我看不見得」

「賭什麼?」

「你贏了,我送你10億日元!我贏了,加倍!20億!」

第三屆世界盃女子排球賽結束後,松山不僅在彩票生意上栽了跟頭,還乖乖地送給了川島10億日元。這以後,松山一直懷恨在心,伺機報復。

1983年11月,當松山得知中國女排和日本女排即將在美國洛杉機拉開戰幕時。立即給東京的川島掛了個電話。再次進行較量。

不同的是,這次松山不再是意氣用事,他策划了一個極其險毒的行動計劃。

一個月以後,矢口從西方某國弄來了由蘇聯克格勃發明的秘密手槍。松山把手槍交給了負責亞太地區的殺手橫田。

1983年12月底,橫田和香港天龍會唐某在澳門會面,雙方達成協議。三天之後,橫田秘密來到香港九龍尖沙咀,和灣仔幫達成了另一項協議,即暗害郎平成功之後對知情中國人的妥善處理。

然而,當一切都在順利進行的時候,行動計劃卻被迫中止。這時胡少峰已經抵達郴州。

事情刻不容緩。

松山等人緊急磋商之後,決定中止暗害郎平的行動。但對知情的中國人的妥善處理的方案不變。

1984年1月21日,也就是胡少峰啟程前往郴州的同一天,橫田戴著一副墨鏡,大搖大擺地走出香港啟德機場的大門……

胡少峰到了廣州便直奔白雲賓館宏仔的住房。

胡少峰進房忙問:「什麼事?」

宏仔說:「對方在前天晚上突然提出,要我們中止行動。」

「出了什麼事?」

「我也不十分清楚。估計有兩種可能。一是對方漏了風聲,被大陸安全局覺察了,不得不趁早收場。二是對我們不放心,他們另外派人干。老大曾經對我講過,他們對我們的行動計劃和人選不大滿意。可是老大為了那筆錢,硬頂下來,還在他們面前打保票。」

宏仔沮喪地說:「老大失蹤了,八成是被人幹掉了。」

走投無路,胡少峰跟著宏仔從廣州到昆明,然後從瑞麗偷越國境。輾轉逃入泰國。

第二年,宏仔在曼谷郊區被人暗殺,暴屍荒野。胡少峰躲進金三角叢林,兩年後才敢拋頭露面,直到販毒被捕。

到此,參與暗害郎平行動的中國人無一倖存。

——轉自:網絡

(責任編輯:任浩)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