屠赤龍:胡錦濤時代(1)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江澤民靠鎮壓學生,被鄧小平看中,取得中共總書記的位置,企圖復辟社會主義專政的計劃經濟,以文革模式大搞個人崇拜,為自己造神。鄧小平很後悔,想廢黜他,於是有了南巡講話:誰不改革誰下台!江澤民嚇得魂不附體,跑到鄧家哭訴,向鄧小平保證深化市場經濟,擴大改革開放。鄧小平告誡他:「要鞏固權位,靠的是民心,讓人們生活富裕,不能回到窮日子去。」江澤民身體前傾,彎腰鞠躬,盡量把頭低到與鄧小平的個子一樣高,如雞啄米似地點頭,又提出資本家也可以入黨。但是,後來,鄧小平身體出現健康問題,住了院。江澤民又改口:「改革開放中也有姓資姓社路線鬥爭。」那時鄧小平已無精力再替換總書記了,後悔之餘,他想:「得在現有中央委員中找一個人接替他的位置,以延續改革開放,制衡江澤民。」他想來想去,想到了一個人,這個人在地方上以鐵腕手段平息了區域紛爭,其智謀和膽量可以與江澤民一斗,最關鍵的是,這人是個真心聽話的人。這人就是胡錦濤。

於是,鄧小平把胡錦濤叫了過來,說:「現在中央有人不聽我的話,未來的改革開放令人堪憂,下一屆總書記,我想由你代替江澤民,我才放心。叫你來,是想叫你到副職位上來鍛煉,十六大時全面接管江澤民。」

胡錦濤心裡一震,想不到消息這麼突然,他心裡掠過了從陳獨秀到趙紫陽曆屆總書記的結局,他想到的是,在這位置上沒有一個好下場:陳獨秀被打成右派;瞿秋白被國民黨殺害;王明被毛澤東鬥倒;毛澤東自己斷子絕孫,屍體不全,又暴露於地面,被全世界陽氣十足的活人攪擾,老婆又自殺在監獄;華國鋒被鄧小平廢掉;胡耀邦被氣得心肌梗死;趙紫陽被軟禁……他抽了一口冷氣說:「我何德何能,怕是眾人不服。」

鄧小平說:「軍事上有二楊輔佐,經濟上我讓鎔基幫你,你的任務是制衡住江澤民,大政方針上把握住適時唱反調,保證十六大後的改革開放和市場經濟能繼續發展。」

胡錦濤說不過鄧小平,只得同意。於是,鄧小平帶著胡錦濤在所有常委和委員們面前指定了下屆的總書記,又說:「在改革開放的能力、膽魄和智慧上,我看胡錦濤比我行,這是我政治交待。」

江澤民雖然臉上露笑,在鄧小平面前熱情地與胡錦濤握手,內心卻是恨死了鄧和胡。他想:「鄧矮子老匹夫,你馬上要去見馬克思了,你不信任老爹,老爹以後收拾你家崽子,讓你就是在地獄也不得安寧(鄧家後代在鄧死後被江澤民整得很慘,這是主要原因,後話不提)!」

果然,一想成畿,不久,鄧小平死了,江澤民內心狂喜,以致在追悼會上忍不住喜極而泣地拿手帕遮掩。接下來,他以反腐名義搞掉了各軍頭,把槍杆子掌權到自己手中,終於有多餘精力了,擺在他面前最大的事就是搞掉胡錦濤,以便由自己或自己人馬在未來接掌最高權位。喬石、李瑞環等人看出了江澤民這個小人的計謀,暗暗為胡錦濤擔心,想了個辦法,把鄧小平指定胡錦濤接任下屆總書記的消息通過海外媒體向全世界公告,把這事情做實了。江澤民翻不了盤,便也和喬石、李瑞環結下了梁子。

江澤民從上海到中南海時帶來了一個鐵心心腹,就是曾慶紅。曾慶紅善長於耍陰謀詭計,他於是對江澤民出主意:「我們利用美國人,挑起國內力量來整掉胡錦濤。」江澤民說:「怎麼整法?」曾慶紅湊近他耳朵說了他的秘計,江澤民大為高興。

當時,因為中東動亂原因,美國出兵,希望武力維持當地和平。江澤民得曾慶紅的計謀,派出軍隊,以維和名義,在南斯拉夫大使館秘密對抗美軍,美軍忍無可忍之下,轟炸了南使館。江澤民看美國人中計,十為滿意,便在國內煽起對美國的仇恨,要胡錦濤出面解決民憤,抗議美國,解決糾紛。

這麼大事要自己出面,胡錦濤心裡明白,如果搞不好,江澤民便讓自己擔責,有理由廢掉自己。胡錦濤初次領略了他的毒辣,越發覺得自己要小心,對未來充滿了不安全感。

但是旱鴨子趕上架,胡錦濤只得一方面以電視講話形式抗議美國,另一方面,千方百計降低國內百姓的憤怒,把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江澤民要求動用國民之力量向美國施壓。胡錦濤說:「共產政權的穩定來之不易,如果允許民眾大規模遊行示威,他們一旦轉向對共產黨的不滿表達,結果難以控制。」

江澤民一聽可能會影響自己脆弱的政權,便立即叫停國內的抗議。事態就平息了,算是胡錦濤勝利了。

江澤民豈肯甘休。當時,國內出現了全國範圍內的氣功熱,中南海一些政治人物都提倡全民健身運動。特別是有一個叫法輪功的,自1992年傳出,由於對人祛病健身和提高道德有出奇效果,為國家節約巨大醫藥費,六、七年後,在全國有一億人在修鍊,法輪功創始人在民眾中威望很高。江澤民十分妒忌,曾慶紅就又出了主意:「民眾都信法輪功了,誰還聽您的?一定要取消法輪功,法輪功講真、善、忍,把他作為政治鬥爭壓下去應該是很容易的,一來樹立您的威望,二來逼中南海里的人表態,看誰與你有二心,特別那個姓胡的,讓他出面,與民眾樹敵,把他整下去就不難了。」

於是,有了羅干連襟何作休在天津一家院校校刊上污衊法輪功的文章,於是有了天津警察抓法輪功學員並要求他們上訪北京的事,於是在江、曾、羅的策划下,有了法輪功學員被引導到府右街靜坐的事,這就是世紀末的四二五大上訪。江澤民見計謀得逞,非常高興,故意寫信給政治局常委:法輪功如此緊密一心,背後有高人策劃,有國外反華勢力背景,堅決取締。

全國每天有上萬人寫信給江澤民,訴說著煉法輪功給自己身心帶來的美好,給國家帶來的好處,法輪功是普渡救人來了,勸他不要鎮壓,以免給自己留個好下場。

江澤民根本沒看過一封信,每天叫秘書成筐成筐直接燒掉。但他內心害怕,害怕每天有這麼多人團結一心,看來法輪功是無法想像的精密,威望遠遠超過自己。他更妒忌了。

胡錦濤被叫到江辦,江澤民故意說:「你覺得法輪功怎麼樣?」胡錦濤意識到了一場政治大運動已經醞釀好了,說:「退休老常委里有好些人在煉,現常委里也聽說有不少家屬在煉,要鎮壓法輪功,要做很大工作!」

「糊塗,糊塗啊,政治覺悟如此遲鈍,法輪功學員大大超過黨員數,完全要與我黨爭奪群眾基礎,還怕什麼工作大不大?」江澤民看了胡錦濤一眼後又說:「聽說你有個叫張孟業的同學也在煉,那個人怎麼樣?先把他拉出來樹個反面典型?」

胡錦濤見風向有點不對,眼睛轉了一下說:「他是我大學同學,年輕時他還是個熱情友善的,現在煉法輪功了,聽說在同學中口碑較好,要查,那就先從他身上下手吧。」

江澤民想了一想,說:「明天通知常委開會,就鎮壓一事大家統一思想。」

胡錦濤出門後,心裡當然有氣,這明顯是擺著故意找碴嘛,張孟業是自己從小最要好的朋友,清華校友會剛開,三天前還在校園裡一起敘舊,張孟業還特別關心自己與夫人身體,送了二本《轉法輪》給自己,自己和夫人畢恭畢敬看過這本書,是勸人為善,講修佛的書,現在被自己恭敬地放在書架的最上層。但一想到中共的歷年政治運動,胡錦濤不寒而慄,年輕時父親和自己被打成右派,下放到鄉下做過各種苦活,那失去自由的痛苦生活至今還記憶猶新,共產黨的運動可是比煉獄苦刑還要可怕,這讓胡錦濤實在犯難。他左思右想,打電話給了北京的同學,一場新的運動要開始了!叫張孟業暫時不要煉了,最好出逃國外。

第二天常委會上,江澤民逼迫了其他常委會的同意,最後問胡錦濤:「錦濤同志表個態吧。」胡錦濤看到了會場外持槍的軍人巡邏,知道政治運動站錯立場、表錯態度就是生死選擇,但他又想起鄧小平「適時唱反調、制衡的告誡」,於是想了想說:「鎮壓我個人是完成贊同,就是經費開資是筆巨大數額。」江澤民跳起來,手指著胡錦濤鼻子罵道:「都要奪你權了,你還怕鈔票,鈔票有的是,算什麼?」

這樣,統一意見後,就發生了世紀末的對法輪功學員的大追殺。發起了二十世紀人類最慘的人權迫害,這場迫害延續到全世界,一直持續了近二十年。

其實,在江澤民要發動迫害法輪功前,早有多次的天象警示。那年早些時候,中國大地上洪水泛濫,巨大的暴雨整整下了一個夏季,至使江淮河流淹沒了無數良田農莊,湖南湖北河南安徽江蘇一帶,洪水使很多城市都變成了海洋,有的城鎮的水淹沒了到了二樓,成千上百民眾被淹死。江澤民異常興奮,他覺得這是天賜良機,是亂中奪權樹威、又能整治政敵的機會。他下令洪水最嚴重的地區,所有水庫、山塘在臨時泄洪。當時省、市一些領導有人抵抗,認為河流已漫堤,此時泄洪,不提前通知民眾轉移,會造成更大洪災,這是草菅人命的做法。但江澤民又下令:為防止水庫崩壩江河崩堤,誰不泄洪,造成崩壩誰就提腦袋上來!於是,在沒法轉移民眾、也沒法通知的情況下,所有的湖、庫、塘泄洪,導致更多的村莊水淹到三樓,民眾更多被淹死了。江澤民的名字就是用水淹死民眾,讓民眾活在水深火熱中,毀掉中國山河物質環境。洪水真讓他興奮,他邀請了一些外國女人在中南海開歌會,昂首地歌唱:《大海啊,我的故鄉》!

胡錦濤的秘書對胡說:「民眾在水深火熱中,這時,你巡視地方,是體察民情、撈取社會支持和政治資本的好機會,要不通知地方,明天準備巡視工作?」

胡錦濤想了想說:「不能功高蓋主,靜待安排吧,可能江主席另有打算。」

胡錦濤想的也是,洪水之種事,找個安全地方巡視一下,在水裡安排一下電視鏡頭,既討好百姓又傷不到一根毫毛,這種事怎麼能輪到自己呢?果然,第三天,江在沒有洪災的河北拿著喇叭喊:共產黨領導下,一定能戰天鬥地!取得勝利!而命令胡到災情最嚴重的湖北考察。湖北書記也是胡的老部下,這個新聞聯播播了二十分鐘,新聞說:湖北死亡最嚴重,經濟損失最慘重,湖北要負責。言下之意,湖北書記的背後人物,胡錦濤也要擔責!

湖北書記在電視中痛泣洪災的悲慘時,卻提到的是上下級黨委可以未雨綢繆,把工作做得更好,可惜沒做,反而臨時泄洪,隻字沒提胡錦濤視察的事,而黨委,就是直指江澤民為首的中央。江澤民氣得大發雷庭,要革辦湖北書記,後來,曾慶紅、羅干提出要把湖北作為全國法輪功重點迫害的試點,說湖北書記有大用,全國省委書記都不先動,讓湖北頂黑鍋,便暫時保住了湖北書記。

鎮壓法輪功開始時,天象大變。1999年7月的那天,本來是晴朗的天氣,突然天空變黑,發生了日蝕,整個中國,從西到東,半小時內,由黃變黑。民眾到處發出害怕尖叫。江澤民命令軍警、國安特務扮成法輪功學員,嫖、賭、抽、打人、罵人,什麼壞事都干,然後又說法輪大法好,讓世人誤以為他們是煉功的,這還不夠,叫那些人和一些妓女在房間里亂搞,然後到處宣揚說他們是法輪功學員。

胡錦濤回到家裡,拿起書架最上面的《轉法輪》一書,對劉女士說:「你轉交給北京同學,叫他替我還給老張吧。」

劉女士接過書後,天空由黑變黃。

但是,中國人歷史上對共黨的政治運動已是非常厭惡,再說,法輪功在中國已有七、八年了,大家覺得很好,不願意參與迫害,都只管自己賺錢,自己過上更好日子。由於民眾對迫害不積極,江澤民覺得沒達到他想像的效果,於是,在曾、羅策划下,製造成了天安門自焚假新聞,一下子,全國被攪得雞飛狗跳。

這一把世紀偽火一下子把中國燒得焦黑,民眾仇恨、狠斗情緒全被激發出來了,於是,全國大抓捕發生,許多法輪功學員被投入牢房,坐老虎凳、灌辣椒水、毒打、打毒針、甚至活摘器官、屍體標塑……只要法輪功學員被打殺,警察不但不犯法,而且有獎金。各種酷刑的目的是要強迫煉功人寫轉化書、揭批書、悔過書、決裂書、保證書。而且他們的眾多親友、單位被株連,包庇要罰,舉報有獎。於是全國很多人為了利益,出賣良心,共同迫害法輪功學員,勢態進一步惡化。

張孟業被特工汽車撞死,他老婆被抓坐牢,他小女兒——經常隨父來北京拜見胡家人的、被胡夫人認為乾女兒的小張,逃到北京,打電話求劉保護。胡不同意,他的夫人劉女士最後心生同情,偷偷叫保姆把張的女兒帶進她家。

劉沒有見小張,只是叫保姆給小張看了一些歷史資料。小張不知何意,看到資料是反映1936年到1989年的共黨內部資料:

「1936年,紅軍長征途,到了江西,毛澤東為進一步集權,發動了AB團運動,整肅異己份子,殺掉了不聽話的三分之一紅軍。」

「1940年末,延安整風運動,大批來延安抗日的全國知識分子,被寫自查,彙報與國民黨的關係,很多人看著親友在眼前被殺,被整殺、自殺、瘋掉的約佔四分之一。」

「1951年至1956年,三反五反反右反富運動中,約有500萬地主、資本家、富翁和右派死於民兵和地方幹部手中。」

「大躍進餓死4000萬。」

「文革中知識分子,黨員幹部死於紅衛兵和民兵、無產階級衛士手中的人約有500萬。」

「1989年,約有100萬學生、青年、市民死於軍警手中。」

……

(未完待續)

──轉自《大紀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