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街頭的阿炳–二胡訪民辛修祿的故事(一)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6年08月17日訊】在紐約法拉盛的街頭,時常能看到一位身穿長袍,拉著胡琴的老人。在嘈雜的人群中,白髮蒼蒼的他演奏的樂曲顯得格外淒涼。只身住在紐約的他到底有著怎樣的故事呢?

身著褐色長袍,一副墨鏡,微微佝僂的身子,加上一曲淒美的『二泉映月』,今年72歲的藝術家辛修祿,宛如當年在無錫沿街賣藝的瞎子阿炳。

中國廣播藝術團退休演員辛修祿:「我就是想體會一下阿炳當時的心境。用中胡演奏『二泉映月』我是第一個,別人都是用特製的二泉二胡,比較好控制,中胡到了第四把位就非常難控制。」

雖然難度大,但辛修祿說中胡拉起『二泉映月』,聲音更加滄桑,更能訴說心中冤屈。

1989年,中共對六四血腥鎮壓,當時住在北京的辛修祿看到了受傷的人群被送醫的場面,毅然伸出援手,當晚的情景他至今還難以忘記。

中國廣播藝術團退休演員辛修祿:「樓下當時激憤的民眾都在喊著口號,打倒共產黨,打倒法西斯,我就下樓,看見被打死打傷的學生與市民不斷被送往北京醫科大學三院。任何一個有良知的人都會很自然地參與,搭台和把傷員送到急診室之類的事。」

當晚,辛修祿見識了中共面對手無寸鐵的學生使出的手段。

中國廣播藝術團退休演員辛修祿:「我記得我當時就對大家喊:日本鬼子進北京的時候都沒這麼殺過人,這是歷史事實。其中就有一個大學生,從左腳開始壓扁了,接著左胸一直壓到腦袋,絕對是坦克車的履帶壓的,頭上左邊三分之一的臉壓扁了,右邊臉被擠成一個大鼓包。我就問圍著他哭的人,他們說這是北京航空航天大學,精通7國語言的博士後,這麼大本事的國家棟樑之材。」

當天晚上一夜都在幫忙搶救傷員的辛修祿沒想到被公安找上門,抓進了派出所,被一名叫楊學東警察的刑訊拷問。

中國廣播藝術團退休演員辛修祿:「第一句話就很溫和的問:你還認識我嗎?我仔細看了看,說我確實不認識你啊。他站起來啪啪啪就給我幾個耳刮子。他連罵帶打就是一個信號,這時候兩個帶著槍的兵痞進來了,那個兵痞把我踢到地上,用槍坨鑿,就把我打昏過去了。」

在採訪中,當談到自己被虐待的經歷,辛修祿的眼神中閃過的只有悲憤。而當他講到自己被抓對女兒的打擊,才流露出徹骨的心痛。

中國廣播藝術團退休演員辛修祿:「給我抓到監獄的時候我女兒正考大學,三次摸底考試都不行,答非所問。她的班主任老師特別好,問我女兒為什麼考的這麼不好,再不正常發揮也不能這樣啊,我女兒的功課考清華,北大絕對沒問題。我女兒就跟老師說,我爸爸因為六四被抓進監獄了,老師一下把我女兒摟在懷裡,讓她哭個夠。」

後來,辛修祿經過藝術團同事多方營救才得以釋放。在看守所裡,警察打傷了他拉琴的雙手,即便他努力的進行恢復性訓練,依舊不能完全復原。

莫名的牢獄之災讓他失去了在中國生活的信心,孤身一人來到了遙遠的東歐國家匈牙利。開始他拉琴賣藝為生,後來做起了生意。6年之後,已經賺了10幾萬美金。他本來想一直悠閒的旅居下去,但後來的一件事情改變了他的想法。

請繼續關注辛修祿的故事(第二部分)。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