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天津大爆炸週年:無法驅散的蘑菇雲?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6年08月18日訊】【熱點互動】(1502)天津大爆炸週年:無法驅散的蘑菇雲:去年8月12日,天津濱海新區特大爆炸案,至今已經1週年了,那麼對於死難者的家屬與當年死裡逃生的人們來說,當時的火光爆炸的蘑菇雲永遠成為他們記憶中,無法抹去的傷痛,然而中共的官方卻三鹹其口到底是為什麼?當年事故發生的現場,現在又怎麼樣了?在整個事故調查結束之後,又120多人受到處罰,這一事件背後的背景到底有多深?圍繞相關話題,將於觀眾朋友討論。

主持人:觀眾朋友關注全球熱點,與您真誠互動,歡迎您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熱線直播節目。

去年8月12日天津濱海新區的特大爆炸案,至今已經有一週年了,對於死難者的家屬、對於當年死裡逃生的人們來說,當時的火光爆炸以及蘑菇雲,可以說永遠成為他們記憶中無法抹去的傷痛。然而中共的官方對此卻三緘其口,究竟為什麼?當年的事故發生的現場現在又怎麼樣了?在這起事故整個調查結束之後,有120多人受到了處罰,這一起事件背後的背景究竟有多深?圍繞著相關話題,我們將和觀眾朋友展開討論,在開始之前我們首先請大家觀看一個新聞短片。

2015年8月12日半夜,天津濱海新區一個危險品倉庫發生連續大爆炸,強度之大可以從衛星上看到,甚至引起了地震。爆炸發生後,中共當局立刻對消息進行封鎖和嚴控,禁止中國媒體獨立報導。如今一年過去,官方依然諱莫如深。

此外,網絡上有關爆炸地區重建、殉職消防員的報導也都被刪除。BBC報導說,針對天津爆炸一週年,官媒已被告知哪些能說,哪些不能說;一些倖存者及遇難者的家屬也被警告,不能接受外媒採訪。

據香港媒體《蘋果日報》、《明報》報導,12日上午,10多名殉職消防員家屬到爆炸現場準備拜祭,但被早已部署的公安攔截,隨後被帶走。有家屬表示,每月1700元的補助金,一直沒有拿到。此外,也有在爆炸中失去家園的業主到現場維權請願,抗議至今無家可歸。還有其它報導指出,政府補助修屋或購房的錢遠低於市價。

今年2月,當局曾發布調查報告,建議處分濱海新區區委書記宗國英等人,但至今沒有實際行動,天津代書記、市長王興國更從未被提及。另外,報告稱,事故調查組對123名「責任人」提出了處理意見,對74人黨紀政紀處分,對48人批評教育。處理結果讓外界跌破眼鏡。

天津濱海新區官方微博聲稱,一年來,當地環境質量恢復到事故發生前水平,安全可控。但據多家媒體援引附近居民消息透露,爆炸地點附近仍是一片廢墟,被燒毀的建築還沒有修復。此外,根據美國之音報導,環保組織「綠色和平」表示,天津爆炸的危險化學品信息還是處於不透明狀態。未來發生類似事故的可能性依然存在。

主持人:剛才我們看到了當年的事故發生的現場滿目瘡痍的情景,雖然已經過去了一年,但是好像就發生在昨天。這起事件一週年之後,是否還成為人們心中無法驅散的蘑菇雲?圍繞著相關話題,今天我們將和觀眾朋友展開討論,您現在正在收看的是《熱點互動》的熱線直播節目,歡迎您撥打我們的熱線電話參與討論或發表您的見解。

今天我們請到了兩位嘉賓,一位在現場,是資深的時事評論員傑森博士,傑森好!另外一位是紐約城市大學的政治學教授夏明教授,夏教授您好!

傑森、夏明:主持人好!大家好!

主持人:我們再次回顧一年前的這樣一個慘案,仍舊歷歷在目,但是非常奇特的是官方卻三緘其口,形成一個巨大的對比。傑森博士,您怎麼看這樣的一個現象?

傑森:這個事情我自己的第一反應,就是它完全沒有必要這麼做,因為這是一個巨大的悲劇,我們知道光它自己承認165人死亡,8人失蹤,6、700人重傷住院,而事實上民間對這個數字一直有爭議,只能比這個大很多,肯定不能小。

而且數以百計的房屋被毀壞,經濟損失超過10億美元,而且整個地方滿目瘡痍的場景,一年之後還是那個狀況。它不可能一年之內把這個記憶從大家心中抹去,而這個時候硬是讓大家不能悼念、不能討論這個事情,事實上有非常非常大的強為的因素在裡頭,甚至是很搞笑的。

當年大家都嘲笑它,全世界都在看天津的大爆炸,而天津在播放韓劇,在看韓劇。那麼一年之後,全世界海外大家在討論一年前這個慘案的時候,天津就在事發本地的濱海區的官方微博,濱海公告當日討論歷史上的今天,討論的是紀念朱自清。

朱自清不是不能紀念,但是當你看見窗外這樣子的一個慘烈的場景的時候,你至少得記起去年的這個時候發生了什麼事情,強迫讓全民失憶這是不可能的,而且是掩耳盜鈴的,事與願違,不得不讓大家發問說,為什麼它不敢讓大家討論?背後到底在隱藏什麼、掩蓋什麼?

主持人:夏教授,您怎麼看這件事情,如此重大的這樣一個事故,在現在有沒有反思的必要?中共現在不出聲,而且阻斷相關的一些報導,您怎麼看這背後形成相反的一個反差。

夏明:第一個因素我覺得是中國的老百姓,其實都有隨機受到傷害的這種可能,那麼也就是說中國,天津如果我們看到是一個化學倉庫的爆炸,其實中國現在就是一個危險品、化學品的倉庫,你不知道什麼地方會爆炸,什麼地方會溫度過高,什麼地方有失誤。

所以我覺得這裡邊有一個心理上的恐慌,老百姓他感覺到心理上的恐慌,而且中共領導人也感覺到這種心理上的恐慌,變成一個不可預測性的、隨機性的事件。

這裡邊還有兩個因素,我覺得中共是一定會掩蓋這個事件的,第一個因素我們看到中共在處理所有的危機,無論是人為的還是天災人禍,它都會把它全都說成是不可預測的,或者突發性的,或者千年難遇的,或者一百年只遇一次的。所有這些說法我們看到了,它可以在20年、30年,甚至於百年一遇的各種事件可以同時發生,但是每次這種事件中共都打造了一個大的神話,這個神話就是中共都以救世主的方式出現,就是由黨和政府、軍隊為人民去救災,就會湧現出許多的烈士。

但是老百姓馬上問的第一個問題就是,誰負責?誰是殺人犯?當老百姓提出殺人犯的這個問責的時候,當然你就會跟它的大救星的這個大的官方話語體系會發生衝突,所以一定會遭致各種打壓。

另外一個因素,就在於這次天津大爆炸也揭示出了許多的貪腐,這種官員的盤根錯節,他們這種違章的操縱,這種以金錢為至上,把人民和物質財富,和財產的所有安全、利益全都拋在腦後,完全為他們幾個當官的,他們來分贓,那我覺得這裡邊也揭露出他們這些問題,這些因素加在一起,當然他們要拼命的掩蓋,拼命的打壓尋求真相的人。

傑森:某種意義上講,當它拼命掩蓋的時候,大家反倒要反覆的討論它到底在掩蓋什麼。因為我自己的感覺上,它無外乎兩個,第一個是這個事件本身的真相,第二個是這個事件現在的真相。

本身的真相當然牽扯到死亡人數是多少,事故發生的根本原因是什麼,涉及的一系列的官員和商人,包括官員上到包括張高麗,到底下的一些官員,到底他實際的責任是什麼,實際上習近平聽到報告以後,習近平第一句說的話是,這是官商勾結的人禍,事實上習近平把這個事情已經定了性了。

但是具體在問責的時候,我們知道在今年大概2月份,過年之前,中共事實上是出了個報告,當時說是列出來大概一百多個官員,其中包括5個省級官員,有廳局級的、有縣級的、有科級的,一系列的官員。

但是最終,問責的細節、報告的內容並沒有向大家公布,所以說雖然明顯看到中央是想把這個事情揭開,但是層層的中共這個體系,使它這個事情又變成了一個黑幕。當然我們知道這個涉事的公司,它叫瑞海國際(物流有限公司),這個公司背後龐大的勢力仍然是個謎。這些一切事情都隨著這個爆炸展現給大家,但是與此同時又成為一個永遠的謎,留在大家的記憶中。

那麼大家在討論過程中,它就怕把這個事再揭出來,那麼此時此刻,大家在討論的內容就是說,現在的環境到底怎麼樣?整個污染的處理能不能適合人居住?到底不管是土壤還是水,地下水污染的情況是怎麼樣?未來周邊多少地區會受到影響?

而且包括補償的問題,補償的問題是不是按當年的承諾實現了?很多人說沒有實現,那麼沒有實現,到底為什麼當年能承諾,為什麼現在實現不了?所有這些事情又牽扯到了現在官員的問題,和現在官員執行能力的問題。

這些事情在我看來,它掩蓋的東西實在是太多了,它唯一能做的就是讓大家閉嘴,因為任何一個討論,包括官媒的討論,它都覺得怕控制不住,失控。所以你可以看到,這個事情是中共一貫的做法,它事實上是靠強迫大家失憶,把這個痛苦的記憶埋藏到大家意識的深處,其實最終的結果就會引發更大的隔閡。

任何這種強迫失憶的結果,就是中共政府和中國老百姓產生非常深的互相不信任,中共政府認為老百姓對它是很恐懼,要隨時推翻它,中國老百姓認為中共說的都是假話。

那麼這種根深蒂固的不信任,就是一次一次這種造成人為的災難,然後再用後期的掩蓋,使得留下各方面心理陰影,最終一系列累積起來的話,就是不可解決的一系列的社會突發事件,突發不可解決的問題。

主持人:面對著這樣一個很多重大的事故,到底是天災還是人禍,老百姓一直提出各方面的質疑,關於這次的特大災難,可以說中共官方定調是人禍。夏明教授,我不知道您怎麼看,這件事情是天災還是人禍?究竟哪些可以表現出來?

夏明:對,這次是完全的一個人禍了。首先第一個就是經營的瑞海國際公司,它的經營本身它的好多項目,它是不能經營的,而它在整個安全檢查過程中,也出現了很多的漏洞,以前天津的消防隊也都提出了很多的意見,但是它們動用權力關係,那麼也就進入到了,這個生意也是塊肥肉吧。

另外的話,整個天津港的規劃、當時的建設,到底這些危險品離住家的距離有多遠?在整個過程中它們也完全都是違章的,因為它的距離相距只有大概是六百多米,而照規定的話,起碼要在一千米以上,而且即使一千米以上的話,也不應該有這麼密集的這些居住的小區,這裡邊也都有一個完全是草菅人命的做法。

另外一個,就是這裡邊還有發現發生事故的最初的處理,到底是應該用水去滅火,還是應該怎麼樣,用其他的化學泡沫,或是沙去滅等等,因為這裡邊它如果是一個化學品堆積的集聚地的話,那麼我們知道水往往是會把事情搞得更糟,當然這裡邊很多科學的東西我也不是很懂,但是中國官方就認為,它說水首先是去降溫的。

但是我們知道它的很多化學物品,根據水的化學作用,它會發生更多的爆炸,所以這就是為什麼後來天津市政府和周邊都人工的要排雨,把雲驅散,就是因為不要降水。那麼所有這些東西都是有很多人為的失誤,所以我覺得應該說這是一個完全的人禍,而不應該把它看成一個天災。

主持人:那如果說當時事故發生的時候是人禍,我們來看現在一週年之後恢復的情況,現場其實根據臺裡邊的新聞報導來說的話,現場大坑還依然存在,到底現在的事故現場怎麼樣了?您怎麼去解讀它現在恢復的一個進度?

傑森:當然中國沒有第三方的調查的一個機構,我們只能從個別的外部媒體,和一些它個別的爆料出來的消息來做一些判斷。當時爆炸了以後滿目瘡痍,像戰場一樣,面對這悽慘的場景,天津當局為了安撫人心,當時是承諾說去年年底就要建一個紀念性的公園,保證今年的7月份這個公園就整個建成,讓大家之後永遠緬懷這樣一個慘劇。但事實上,此時此刻我們看到很多照片展現的仍然是大坑還在,毒水還在,公園的影子還不存在。

當然我可以完全理解,中共當時它只是個空頭支票,它並沒有做任何的可行性研究,它就做了這樣的承諾,因為它知道中國老百姓,因為媒體被它控制,一切的宣傳口被它控制,而且信息被它控制,數據被它控制,它知道只要把老百姓當時的注意點拿走,讓當時的情緒穩定下來,這事以後就完全可以控制住的。所以說當時它沒有做任何可行性調研,就已經給了這樣的空頭支票,那麼這個空頭支票許諾的公園永遠不存在。我也不是說立刻讓它建公園,因為如果當地布滿了毒水、毒土壤,我還不希望有個公園讓大家在裡頭被毒害。

但是當時的承諾和此時此刻的靜音,事實上是想一脈相承。當時的承諾是為了安撫人心,此時此刻的靜音不讓大家說任何的話,不讓討論這樣的一個承諾,不讓大家拿到它當年的空頭支票來對證,事實上目的地也是使得達到它當年消除大家整個情緒的一個目的。

我就反覆說,中共在做很多事的時候,它是在玩弄中國老百姓的整個情緒,它非常明白什麼時候我能用什麼樣的方式控制你的情緒,什麼時候我可以用什麼樣的方式把你這個情緒按下、壓下。但是結果是更深層的在中國老百姓心中沉積的這種不可名狀的、不可言語的對於真相的缺失,一代人對真相持續的把它做為奢侈品,這樣真相的缺失,最後造成的就是官民不信任,老百姓之間互相的不信任。

甚至很多人認為真相實際上是不可存在的,我宣揚我的,你宣揚你的,這是中國誠信問題。你說中國整個誠信體系的逐漸崩潰,也都跟這一系列的真相缺失的處理方法是非常相關的。

主持人:我們來接一下觀眾朋友的電話,加州的丁先生,丁先生您好!

加州丁先生:主播好。關於這個事情天津一年很快,它主要就是很多都是豆腐渣工程,這個豆腐渣工程偷工減料,所以現在還有像傘狀的雨雲出現,它老不改進的話,不管是習近平當權還是從前的溫家寶當權,這都是它的敗筆,再不改的話,它的政權也差不多就完了。

主持人:謝謝丁先生。夏明教授,您有沒有什麼要回應的?同時我知道一些遇難的家屬,他們要進行周年的拜祭,但是公安卻對他們進行了阻止,您能理解這樣的行為嗎?

夏明:這裡邊涉及到兩部分,因為這次我們看到絕大多數死傷的,其實是消防隊員和公安人員。所以在這種情況下,當然消防隊員和公安人員他們的家屬有很多的不滿,這裡不滿也都涉及到第一時間、地點是不是該讓他們進去,或是進去是不是該採取那樣的滅火方式等等。或者當時如果大家對堆放的物品性質沒有完全的清楚的話,到底是誰的責任?以後這些人怎麼樣賠償?尤其政府給他們許多的說每個月還會繼續發1千塊錢,這些最後也沒有落實。

就像剛才傑森有講到,中共政府像哄小孩一樣的,把這些家屬在他們情緒非常激動的時候、在他們人群積聚的時候,把他們給哄掉,把他們給散掉,最後他們就不兌現了。所以對於這一部分人他們當然有很多不滿,不管他們滿意還是不滿意,他們也有權利在生死場上紀念他們的親人。

另外一部分就是有些業主,因為這些業主現在損失很大,因為他們案子接了到底怎麼辦?房子政府說給賠償,但是政府出的價低於市場價格,讓他們連房貸沒法處理好,更沒辦法在其它地方買到房子的話,當然他們有很多冤屈。

還有另外一個很大的冤屈是什麼?就是所有的這些居民在那邊居住,都沒有一個安全感,到底這些化學藥品都是哪一些?這裡面當然就值得很多討論,因為這些很多化學藥品其實都是做化學武器的,像氰化氫是劇毒的。所以在這種情況下,到底這些毒品最後是怎麼樣揮發的,或怎麼樣熔化的,給周邊地區到底有多遠、多長時間會帶來致命的影響。

同時還有這麼多當時的親身經歷的救災的人,包括這些沒有犧牲的消防隊員和公安人員,他們的身體傷害到底有多深?所有這些東西我覺得都是應該深入的研究,去找到答案。這樣的話,給這些家屬,還有給所有的業者都有一個滿意的答覆,我覺得這一點現在是沒有做到的。

傑森:它阻止死亡家屬去悼念是個非常卑劣的做法。因為中國人有這樣的傳統,當家人去世以後一方面從活著的人心理上,他通過一年年的拜祭,逐漸逐漸消除對親人的思念;另一方面他也相信在拜祭的過程中燒紙,也是給那邊的親人送去那邊生命需要的物質,這是中國傳統的一個理念。

某種意義上講你已經承認這是人禍了,或者政府應該給死亡的消防隊員或是警察的責任人,在這樣的情況下,你沒有愧疚感,沒有跟他們一塊去拜祭死者,反倒把他們當成一個政治事件,把他們抓走,這從人性上完全說不過去的。

另一個事情就是大家都知道這一次是人禍,主要原因是中共官員監控不力,讓一些公司堆放過多的有毒的爆炸物品。事實上監控不力的事情,在整個處理清理材料的時候又出現了,我們有報導說現場數萬輛高級轎車整個被毀掉了,包括很多這樣外邊的公司,包括勞斯萊斯、克萊斯勒他們基本上把汽車已經報廢了,但是保險公司為了減少自己的損失,硬是把報廢的車買回來,然後又拍賣出去,然後維修人員把它修好以後又把車賣出去。

當時整個的有毒的水、有毒的氣,整個瀰漫車子的一切細節,你只是把這個玻璃修了,整個車重新打磨以後把它再上漆了,但是它在所有的縫裡頭殘留有毒的物質,你不清理乾淨,對未來的車主到底有多少的傷害。當然這都是慢性的東西,一般是感覺不到的,但是做為一個政府,在你眼皮底下又是發生監控失利的事情,你完全可以靠每個車號把它清查清楚,你卻不去查。

我們反覆看到為什麼中國能發生的問題都發生了,它在每一次事故的時候,它就這個事故做調查,然後不許別人任何的評論,最根本的官員向老百姓負責的責任心,從來沒有建立起來,所以說真正的做為它的官員,服務老百姓做的監控的任務從來沒有實現出來。這一次突然你看在汽車上再次展現出來。

主持人:我們知道中共官方最後為此進行調查,而且建議查處120多人,其中包括5名省部級的官員,這是一個非常大的數字,它們背後的背景究竟有多深?同時連帶的一個問題,就是剛才傑森博士您講到,它現在三緘其口是為了掩蓋真相。究竟哪一個層級願意做,掩蓋什麼樣的真相,老百姓可能會追究這樣的問題。

傑森:你想這一次封口,它包括網上的封口,很多網站的帖子都直接刪掉了。天津市政府本身它是沒有能力在全國範圍封網的,這個絕對是中宣部這樣的級別來下達的。換句話說比如說中宣部劉雲山在管,這個過程中就是高層的一些因素都展現。

而且它這次反覆掩蓋天津這個事,天津這個事是誰最大的頭疼,是張高麗最大的頭疼。張高麗來自於天津,他的根基在天津,而且濱海新區是張高麗的政績重要的一部分,他在天津做的時候發展濱海新區,是他主要的事情。

所以這個爆炸案發生之後,張高麗做為主管金融的總理,他卻直接對這個事批示了29次,換句話他知道這個事是跟他息息相關的。在「十九大」之前你可以非常清楚的看到,劉雲山為代表的宣傳系在拼命的維持張高麗背後的背景,所以說很多中共高層派系的關係逐漸的浮出水面。

主持人:夏明教授,我想請教一個問題是一年前人們在講問責,究竟是誰的責任?在一年之後,人們也在問,這樣一個重大的事件,未來究竟能否避免?還會不會發生?您怎麼解讀。

夏明:對,因為沒有問責機制,因為其實沒有層層的權利負責任的體系,我覺得未來這種事情還會發生。而且這種事情過去也不斷地在發生,我們知道在天津附近,在2年前也發生過這種爆炸,在其它的地方我們也都知道,像崑山、河南,還有各地方都發生過各種爆炸。

所以我覺得現在中國的問題就在於我剛才說的爆炸,還有惡性事故是一種隨機的,它是一個大概率事件,但是我們不知道它在什麼地方會爆出來;另外中國政府的處理方式,不斷的給受害者造成二次傷害;第三,因為它沒透明,它官官相護,官官相護就會使得任何的責任得不到明確的處理,所以仍繼續犯錯這些官員他繼續在當政,其實會縱容他們犯更大的錯。

另一個就是它掩蓋著,讓所有的陰謀論就變得非常的盛行。所以大家就在討論,到底這是有什麼樣的陰謀?因為有人也提出,這是不是涉及到謀殺習近平,涉及到權力爭鬥等等。我覺得這些東西都使得中共官員和中共上層不願意把這些東西進行深入的討論,因為這裡邊牽扯他們髒的東西實在是太多了。

主持人:傑森博士,最後一分鐘時間,這起事件如果我們反思的話,究竟有什麼啟示?

傑森:不是我們該反思,是中共應該反思。在我看來,你強迫中國人失憶,對這一個慘烈的事情失憶,這是對中國人民完全不負責任的做法,而且不可能做到。你只能突顯出背後有非常多骯髒的事,當年骯髒的事,現在骯髒的事,包括權力體系的骯髒的事,你在拼了命的掩蓋。你只能使中國人對於真理缺失的這種概念再進一步加強,使得陰謀論在中國整個上線。

主持人:非常感謝兩位嘉賓的點評分析,也感謝觀眾朋友的收看和參與,我們下次節目再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