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曉容:中共為何干擾聯合國人權特使大陸調查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8月23日,聯合國人權特使菲力浦.奧爾斯頓告訴路透社記者,中共當局干擾他在中國大陸的工作,使他無法會見想要見的人。奧爾斯頓是聯合國極端貧困和人權議題特派專員,剛剛結束在中國為期九天的訪問。他說,到訪之前,他已經按照常規,把想要會見的學者名單通知了中共當局。可是,他所要求的拜會都沒有得到安排,他被告知,這些學者應該是在度假。

奧爾斯頓說,他被帶到昆明市附近的一個樣板民族村,那裡的官員讓他觀看少數民族豐富多彩的舞蹈,但不是參觀教育或有關語言和傳統的保護。奧爾斯頓表示:「聯合國的一貫原則是特派專員有權會見任何人以及訪問任何地方,過去我以特派專員身份到訪很多國家,都是遵循這個原則。」

奧爾斯頓提到的原則在大陸行不通,對他個人而言是個特例。然而,對中共當局來說,則是常規操作,了解中共本質的人們早已見怪不怪。在大陸,有冤情的訪民、異議人士、維權人士,要想爭取正當權利,舉步維艱。中共對內嚴控本國民眾,對外阻擋和干擾聯合國特派專員等國際調查,目的無非是維持其專制統治。面對民怨和譴責,掩蓋真相、隱瞞實際的惡劣人權狀況成為當局的要務。

本次聯合國專員入境考察訪問一事,令人聯想到另外兩個國際調查的事例。2005年底,聯合國酷刑問題特別報告員曼弗雷德.諾瓦克對中國進行了13天的訪問。事後,這位十年來首名獲邀的人權法專家告訴媒體,在中國期間,中共外交部的官員始終堅持著從頭到尾要派政府官員隨他同行。中共政府的一些部門,特別是公安部和國家安全部,曾多次試圖阻礙或限制他了解一些情況。在他下榻的酒店和周圍地區,經常有情報人員監視。中共通過竊聽他的電話,掌握證人的行動,對證人進行恐嚇打壓,以阻止他們在北京會談。許多他要求會見的酷刑受害者及家屬受到安全人員恫嚇、警方監視,或是阻止、指示他們不得前往會面。此外,在西藏的一個秘密、戒備森嚴的監獄被發現後,政府完全不顧他擁有外交特權、豁免權以及調查詢問的自由,僅僅允許他同少數個別人面談。

諾瓦克沒有取得可自行訪問關押場所的授權函,所以,他必須在外交部官員陪同以及提前一個小時通知的前提下,才能訪問拘押場所,而且他不被准許攜帶攝影機或其他電子器材。他特別指出,在與在押人員交談的過程中,他觀察到顯而易見的恐懼,這是在以前訪問中從未遇到過的,有相當多在押人員不願與他交談或要求保密。儘管受到了如此荒唐的限制,諾瓦克還是通過有限的調查得出了酷刑在中國普遍存在的結論。

另一個例子發生在十年前。2006年3月28日,在中共活摘器官的罪行曝光三周後,中共外交部發言人秦剛首次否認活摘器官的指控,並邀請記者前去調查。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台記者隨即申請簽證前去調查,結果簽證被拒。2006年4月4日,「法輪功受迫害真相聯合調查團」成立,調查團數度要求進入中國,對中共活摘器官的罪行進行調查,但是都遭到中共拒絕簽證。

有意思的是,幾天前,「環球時報」在社評中提到:「美國駐華大使館曾於2006年3月派員前往「法輪功」所稱活摘器官的瀋陽蘇家屯醫院調查,後提供報告表明實地查看沒有發現任何證據可以支持「法輪功」方面的報導和指控。」

且不說「實地查看沒有發現任何證據」不代表否認或推翻指控,單就調查一事而言,根據兩位元聯合國特派專員在大陸的工作經驗,人們不難想像,那次的蘇家屯實地訪問經過了怎樣的提前安排和精心準備。隨後即有秘密證人「瀋陽老軍醫」向大紀元時報投稿指出:(蘇家屯)現場證據已遭中共清理、被關押者被轉移。「轉移5000人只需一天,用封閉和鐵路貨車運送。」

為了應付外界的監督和抨擊,中共設立了許多樣板觀摩基地,不僅有樣板民族村,還甚至弄出了「樣板監獄」。恐嚇威脅之外,一次一次的「參觀遊戲」營造出「盛世」的太平假相,湮沒了百姓的血淚。本次聯合國特派專員透露的大陸工作受阻資訊,充分說明,只要中共存在,就會不斷的製造假相和恐懼。若要探究黑幕背後的真相,還自由於民,必須衝破中共的防火牆、謊言牆、恐怖牆。

──轉自《大紀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