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致遠:兩家的分離 一樣的思念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王曉丹,原法輪大法研究會義務負責人之一王志文的女兒,從98年到美國上學,與王志文分離的18年時光,和父親遠隔遼闊的太平洋,更隔著中共冰冷無情的鐵窗;18年的時光,每個夜晚都布滿等待、思念的淚光。就在今年7月,歡聚的溫馨轉眼就被無情的剪刀隔斷。我在18年裡,數千個日夜在思念中度過。王曉丹隔著重洋,思念中共冤獄中的父親;而我在鐵窗裡,看著被鐵窗分割成一塊塊的天空,思念鐵窗外的爹娘。而現在我和王曉丹一樣,盼望著早日與親人團聚,不再被天各一方。雖然我們是兩家人生,但卻是一樣的思念。

王志文,99年12月之前,這個名字只是偶爾聽說過,對我只是模糊的概念。過去不知道他會和我發生什麼樣的關係。而對1999年12月底在北京的我來說,卻有著不同尋常的意義。就這前幾天,從別的學員口中得知,中共即將對法輪大法研究會的幾個義務協調人進行非法審判。

在99年北京的寒冬,我走在陌生的北京郊區偏僻的民居中,一邊念著李昌等幾個義務協調人的名字;一邊裹緊衣服,試圖暖和一些。剛從相對溫暖的安徽來到寒風凜冽的北京,對這裡的嚴寒算是有了切身的體會,風從單薄的衣物中穿透過來,讓你感受不到一絲的暖意。這場非法審判預示著鎮壓將進一步升級,我看著陰雲密布的天空,感覺一場大雪即將來臨。這場寒流即將把北京拖入嚴冬,進而席捲整個神州大地。

回到租住的房間,我寧願站著也不願坐著,地上薄薄的墊子阻擋不了來自地面的寒氣。房子裡坐滿了來自各地的學員,大家都得到了這個消息,大多數人都準備去北京市中級法院,去表達自己的心聲,抗議非法的審判。學員來了就是來說明法輪功的真實情況和自己受益的親身經歷,至於自己會遇到什麼樣的對待,毆打、酷刑、監禁,甚至死亡,大家沒有考慮那麼多。當然對於經歷過歷次政治運動的學員,他們可能知道未來面對的是什麼。

由於有法輪功學員上訪的地區和單位都會被「一票否決」,相關人員都會受到處罰。為了不給所在地區和單位添麻煩,大多數人都不準備報出自己的真名實姓。多年以後,當我知道中共活摘器官販賣來自不說姓名的法輪功學員時,我試圖努力回憶每個我在北京見過的法輪功學員的音容笑貌,除了少數幾個我依稀記得大致的眉眼,可大多數人已經完全沒有印象。匆匆數面,對於不善認人的我來說,十來年後,哪裡還有半分的記憶,我的眼淚不由自主的漫溢出來,心裡感覺有時分明感到好像就在昨日,有時卻漫長的象幾個世紀。那時在幾十天的時間,相視謀面的學員何止百千。雖然不記得臉面,但我知道,他們的英靈與我相伴。

審判的那一天,學員都走了,別離的時候大家輕輕揮手,沒有離愁別緒,幾許悲壯浮上我的心頭,我還要在這裡迎接來自各地的學員,又看著他們走向天安門廣場。來自湖南的阿姨看我耳朵凍得通紅,鞋子也裂開了口子,給我買了鞋子和暖和的帽子和手套,拉著我的手說:「我的兒子也和你這般大了,我很想他,但我一定要為法輪功說句公道話。」然後帶著曾經患過血吸蟲病的病歷去了天安門。

那時我不知道,王曉丹在CNN電視新聞看到了父親王志文被非法審判的畫面,「我跪在電視機的前面,每到我爸爸出現的時候,我就去摸爸爸的臉,嘴裡呼喚著:爸,爸……」;那時我不知道,年邁的父母在天安門廣場一人守住一邊,希望能在兒子被抓走之前,能夠得到他的消息。直到陪同的舅舅因北京的寒冷得了肺炎,才不得不回家;那時我不知道,哥哥已被抓走,正在被非法送回合肥,等待他的是冰冷的牢房。

王曉丹也從學生變得成熟與堅強。這十幾年來,她向身邊的同事、朋友講述父親受迫害的經歷。父女倆的故事感動了每一個人,大家自發地支持曉丹的營救活動。她說:「不管是開記者會、簽名還是遊行,他們都會到現場來參與。」幾乎每個星期,都和學員奔波在講真相的路上。從校園到社會、再到海外,隨著王治文的故事傳播範圍越來越廣,影響力越來越大,曉丹更有機會站在美國國會的聽證會及APEC、UN會議的講台上,用她柔和而堅定的獨特聲音,把中共極力掩飾的罪惡昭告於世界。

而我的父母則奔波在探監的路上,為了擁有探監的權利,他們不得不說違心的話。在我流離失所期間,有學員去我家,母親讓人帶話:「千萬不要回家,走的越遠越好。」有哪一個父母不希望兒女回家,但在中共的邪惡下,母親不得不說出這樣的話。第一次探監,母親說:「我終於知道你還活著,終於可以看到你了。」每個月母親都奔波在探監的路上,父母覺得來的頻繁一點,監獄對我的迫害或許就會顧忌一些。就如王曉丹對父親所作的一切,她做得多一點,爸爸的安全就多一分保障。

在監獄時,每年過年時的團圓飯家人都會為我擺上一雙碗筷,寄託全家人對我的思念。在我出國之後,相信母親又擺上了三雙碗筷,那是妻子和孩子的。知道我要出國時,母親摟著唯一的孫子說:「出去好,省得擔驚受怕,那你什麼時候回來呢?」剛說完,又自言自語到:「迫害不結束,千萬不要回來呀!」

由於中共的阻撓,王曉丹和先生不得不留下老父。她擦乾眼淚,從再次離開父親的悲痛中迅速恢復,王曉丹建立呼籲營救父親的網站(http://freemydad.org)上發起了征簽。我在上面簽上我的名字,希望他們父女早日團聚,也希望這場迫害早日結束,不再讓慈父慈母、孝兒孝女淚眼闌珊。

回望故國,依舊雲遮霧繞。滾滾太平洋,擋不住一樣的思念,也希望迫害早日結束,中共早日解體。當我們再次返回故土、飛越太平洋時,神州重開太平,春色滿園。

──轉自《大紀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