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地方大員呼來喝去 發改委如第二中央遭清洗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6年08月29日訊】習近平、王岐山反腐3年多,中共發改委系統落馬官員人數排名第一。發改委官員對中共地方大員能呼來喚去,被認為第二中央。分析認為,中共體制下,絕對的權力,導致絕對的腐敗,只有結束中共制度,才能解決根本問題。

8月28日,港媒刊登署名評論文章,討論中共國務院屬下發改委被反腐清算後的整改情況。文章認為,不拋棄中共體制,發改委作為官商勾結的大本營主要角色很難改變。

文章介紹,過去3年多,已有近30個中共國家發改委系統官員被調查,人數及涉案金額位踞國務院各部委之首。文章舉例,中共國家能源局煤炭司原副司長魏鵬遠落馬後,他的家中被搜出人民幣現金2億餘元,創下最大數額紀錄。

據悉,發改委系統非常霸道,就連中共地方省長、書記到發改委審批項目,被發改委處長呼來喝去是家常便飯;級別較低的中共地方官員到發改委更苦,甚至沒有座位,只能站在走廊外排隊「罰站」。

發改委權限過大,集各領域的審批權於一身,被認為是其糜爛的原因之一。文章揭示說,在國家發改委大院後面,開了許多種諮詢公司,實際上都是中共發改委官員親屬、同學所經營的紅頂中介。據稱,中共地方當局申報的基建項目,若沒有紅頂中介引見、審核,根本排不上發改委的議事日程。

有些發改委官員在審批國家大型基建時,甚至為中共地方當局指定工程承包方,否則就想方設法拖延審批。中共發改委前副主任劉鐵男與其子,被認為是典型的例子,劉掌管能源審批項目,其子在外攬活,一明一暗進行密切配合。

有文章對紅頂中介的描繪是:戴市場的帽子、拿政府的鞭子、收企業的票子、供官員兼職的位子。據悉,紅頂中介收取的費用,除小部分迴流權力部門,成為福利「小金庫」外,絕大部分成為貪官私人的腰包。

中共國家發改委淪為官商勾結大本營,主要是權力不受制約,「絕對權力導致絕對腐敗」。本次整改中,該部門副處級以上中共官員,其配偶、子女經商辦企業情況被要求進行全面梳理。但表面上不準該部門親屬在該部門官員權力範圍內經商,但很多中共官員親屬都是找代理人經營公司,自己只不過是在暗中操控。因此,新的整改工作被認為不過是「換湯不換藥」,治標不治本。

拋棄中共體制,效仿西方國家成功經驗,通過官員財產公示、利益關係迴避、政治透明化等整套陽光法案,遏制官員親屬的裙帶式腐敗行為,被認為是真正有效的做法。這一點需要習近平陣營擁有足夠的改革決心。

(記者公孫覺綜合報導/責任編輯:趙雲)

相關文章
評論